即时新闻

色彩京城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7月19日        版次: 15     作者: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17)班 吕思语

    我站在长城脚下,这便是国人引以为豪的长城啊!顺着驿道登上长城,指腹掠过青灰的石砖。静谧无声,只有八面而来的风,于山谷山脊之间横冲直撞,最后裂为飘丝挂在草尖。长城犹如一条青灰巨龙,在崇山峻岭间腾挪起伏。遥想古代戍边镇关的将士们,立在风中,眼中满是那充满豪迈、悲壮的青灰色。

    乘车来到南锣鼓巷,远远望见那棵西府海棠伫立依旧,顺着人流,踏在那古朴青砖上,目光突然被一抹金黄所吸引。“大爷,要一张‘马到成功’!”我走到卖糖画的老大爷前,“好嘞!”大爷从桶中舀出一勺黄澄澄的糖,双臂摆动,那糖便顺着沟槽缓缓流下,一顿,一停,看着老大爷纯熟的技法,我搭话道:“这手艺得有几十年了吧!”“可不是嘛,我自小长在北京,这是祖传的手艺。”老大爷边做边说,“呐,做好了。”我拿起糖画,虽由糖做,却有势不可当的气势,我将钱递给老大爷,正想转身离开,老大爷却喊住了我,“您多给了5块钱!”我一愣,老大爷追上来,将钱塞给我,说:“咱北京人的手艺,一分价值一分货,多的钱,不能收!”

    还是那条街,顺着一线金黄的琉璃瓦,我走到国子监大门前,那片片瓦砾都仿佛化作毛笔,等待着骚人墨客尽情挥洒。穿过状元门,便看到了孔子像,阳光将孔子的脸勾上金色,顿时间,读过的所有典籍都鲜活了起来,孔子推开石像向我走来,清癯的面容不禁让我想起了他所说的:“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他注六经,定六艺,赋予这国子监仁义礼智信,教导一代又一代学子在这京城的最高学府,走向君子之道。这里,便是那时京城栋梁的源泉,这里,便是京城的文化根基!

    畅游京城,清灰色的厚重与金黄色的辉煌相得益彰,既有曾经的皇家典范,又有市井的生活气息,既古朴,又充满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