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九旬李光羲:我不想离开舞台

        本报记者 韩轩

        “《北京日报》我很熟,我还在上面发表过文章呐!”说这话的是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从出演新中国第一部外国歌剧《茶花女》男主角,到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演唱《松花江上》;从改革开放初期唱响《祝酒歌》,到2019年春节九旬高龄登上春节联欢晚会舞台,李光羲不仅多次登上国家级舞台,还深入社区,乐此不疲地为群众文化贡献力量。数十年来,他参与并见证了新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

        《茶花女》 借鉴电影,担纲新中国首部洋歌剧

        说李光羲是新中国歌剧界的第一个全民偶像,恐怕不为过。1956年,新中国第一部洋歌剧《茶花女》首演,李光羲因饰演男主角阿尔弗莱德一举成名。

        “那是新中国建立初期,周恩来总理说我们过去是农村包围城市,条件艰苦没有剧场,全国解放之后,我们占领了大城市,大城市有剧场,我们就要‘占领剧场’。”回忆起70年前的旧事,李光羲依旧历历在目,“占领剧场”就要有剧目,于是,李光羲所在的中央歌剧院开始排演西方古典歌剧《茶花女》。

        《茶花女》是洋歌剧,以前从未排过。“演外国人,唱西洋歌剧,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李光羲说,当时大家就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选拔演员、翻译剧本、练习演唱、学习表演,一点一点摸索着。有趣的是,当时排演《茶花女》的李光羲其实不是专业出身的声乐演员。从小生活在天津的他,自幼酷爱音乐和戏曲,京剧、京韵大鼓和其他地方戏他听过,传入天津的西洋音乐他也听过,再加上有一把好嗓子又热爱歌唱,李光羲考入了中央歌剧院,并参与了《茶花女》的排演。

        “要演《茶花女》,我就想起了我之前看过的美国电影《茶花女》。”李光羲对这部电影非常痴迷,从演员到故事,从场景到造型他都烂熟于心,他演阿尔弗莱德时,就把脑海中那个好莱坞男主角的形象展现在舞台上,就连开门的动作,他都借鉴了电影中的表演。

        李光羲说,要排一部剧目,就要在舞台上把自己从内到外地变成剧中的人物。但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大量艺术家来自延安,对《茶花女》中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并不了解。“苏联专家就教我们,怎么从形象、声音、气质上把自己变成法国人。”外国绅士怎么与人交流,怎么走路,怎么站着才礼貌,怎么看人,都是他们学习的内容。“后来大家都说,我借鉴电影的方法是对的。”原本并非A组演员的李光羲,在正式公演前被苏联专家选定,成为《茶花女》第一号男主角。

        当然,总结这些成功经验都是后话了。当1956年12月《茶花女》在北京天桥剧场首演时,整个文艺界都沉浸在“中国人也能排演西洋歌剧”的兴奋中。“那时候我们都说,歌剧是戏剧中的‘重工业’,要排外国大歌剧更是不能想象。”李光羲说,当时的《茶花女》不仅在北京场场爆满,还吸引了全国的爱好者来看。“那时候中国戏多,外国戏就这一个,很多地方上的文艺工作者听说了也都来看!当时从广州到北京得走4天,新疆到北京要一个星期,但他们都来。”李光羲也因表现出色一炮而红,从1956年到1984年,《茶花女》无数次复排他都出演男主角,一直演到55岁。

        李光羲特意强调,这部歌剧是用中文演唱,“我们的文艺要为工农兵、老百姓服务,如果在当时唱意大利文,老百姓也不知道你在唱什么。”为了让观众听得明白,中央歌剧院懂俄语的专家,就把意大利语《茶花女》翻译成俄语,再翻译成中文,教歌唱家们演唱。自1956年首演后几十年中,剧本的翻译也不断调整,剧本唱词也越来越完善。

        “现在年轻人学外文,可以用原文唱歌剧,出国演出也方便。无论中文外文,都是艺术表演的形式,都挺好。”李光羲并非排斥用原文演唱歌剧,而是在强调,当年我国排演第一部西方歌剧时就已想着向普通老百姓推广高雅艺术。用中文演唱西洋歌剧,也成了中央歌剧院演出歌剧的传统。

        《祝酒歌》 改革开放浪潮涌动,唱出时代心声

        除了《茶花女》,后来李光羲还出演了《货郎与小姐》《叶普盖尼·奥涅金》等西方古典歌剧。《货郎与小姐》是在北京上演的第一部外国喜歌剧,等到1962年上演柴可夫斯基歌剧《叶普盖尼·奥涅金》时,公派留学苏联、并在国际上获奖的歌唱家郭淑珍与男中音歌唱家刘秉义加入进来,李光羲觉得中国排演外国歌剧的质量“上去了”,“跟国际接轨了”。1987年4月9日,《北京日报》刊发报道《他在思考如何繁荣中国的歌剧事业——访新增补的全国政协委员李光羲》,回顾他饰演的多个歌剧角色,称他“成功地塑造了一批为观众所喜爱的人物形象,从而奠定了他在歌坛的地位”。

        除了在歌剧方面的开拓与尝试,数十年来,李光羲还演唱了多首经典歌曲。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的《松花江上》由他演唱,《北京颂歌》也是其代表作,而在改革开放初期李光羲首唱的《祝酒歌》,成为他众多歌唱作品中流传最为广远的一首。

        上世纪70年代末,各大文艺院团都开始恢复业务排练剧目。正在中央歌剧院复排歌剧《阿依古丽》的李光羲,在排练厅中看见女中音苏凤娟拿着一页歌篇,正是《祝酒歌》。李光羲看了歌篇无比激动,忍不住写了一封信给作曲家施光南,请作曲家编写乐队配器。可在当时,社会思想还没有完全开放,《祝酒歌》并没有通过审查。

        “有人说这首歌老‘来来来’的,贫气;还有人说这首歌怎么号召大家喝酒,不能唱。但这首歌抒发了一种豪情,我心里这把火不能熄灭。”李光羲太喜欢这首歌了,后来在一次国宾宴会上,他悄悄说服了乐队,带上这首歌的谱子演唱,自此广受好评。1979年除夕,在中央电视台“迎新春文艺晚会”上,李光羲正式登台演唱了这首歌曲。当“美酒飘香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的歌声通过电视信号传遍千家万户,这首带着时代气息的欢快歌曲也唱进了人们的心里,“人们压抑许久的感情被这首歌释放出来,这首歌还唱出了大家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伴随改革开放的浪潮推进,老百姓文化生活日渐丰富,但高雅艺术,尤其是在剧院中上演的剧目却在发展中面临挑战。1994年6月10日,李光羲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文章《让人民喜闻乐见》,回顾了几十年来他对文化发展的感受。他坦言,改革开放前他演名剧唱名曲,把舞台当做自己的“天堂”,但新时期后出现很多新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剧院改变了从前的境况,我似乎失去了‘天堂’。”

        多年之后的今天,李光羲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况:“改革开放前大家文化生活形式简单,基本就是去剧场看演出。但上世纪80年代之后有了电视,大家的选择就多了,剧场演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冲击。”再加上流行音乐的引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时尚的文化艺术形式吸引。他记得有好几次,他在台上唱着歌,台下就有小青年喊:“李老师,唱点通俗歌曲吧!”

        不可否认,李光羲曾感到一丝失落,但他很快转变了想法,“时代潮流不可抗拒,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潮流,现在年轻人喜欢摇滚、喜欢流行,都可以理解。”他感觉到,改革开放之后,个体的愿望得到抒发,“不管有什么喜好,都能找到可欣赏的对象,这是文化发展的表现。”

        《东方红》 好作品记录时代,唱到人们心里

        新的变化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发生。1997年,李光羲参加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复排并接受《北京日报》采访。在1997年9月12日《北京日报》发表的《重唱<东方红>》一文中,他感叹说这两年“气候”变了,老演员比歌星更受欢迎。

        在他看来,老演员受欢迎,其实是他们演唱的作品依旧受欢迎,比如《东方红》,多次复排总是一票难求。“为什么《东方红》从几十年前演到现在还能打动人,而有些歌曲就只能流行几年?因为好的歌曲记录了那个时代,唱出了当时人们的心情、情绪。”他认为,不管什么形式的音乐,能留下来的作品都是与人们产生共鸣、唱到了人们心里去的作品。

        当然,观众开始愿意重回剧场看老艺术家们的演出,这与艺术普及步伐的加深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别的不说,就说北京的剧场,李光羲眼见着这座城市的剧场越来越多,天桥剧场、北京音乐厅、中山公园音乐堂、保利剧院、北京剧院、国图艺术中心、国家大剧院……每天都有不同的演出在京城各处上演,观众可选择的精神食粮越来越丰富多元。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如何推广高雅艺术遇到了新挑战。“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为人民服务,老百姓就是我们服务的对象。”李光羲说得非常认真,“我喜欢唱歌,不想离开舞台,那我也要与时俱进。”于是他开始下功夫学习流行歌曲演唱,那时他已经七十岁高龄了。《让我欢喜让我忧》《牵手》《大笑江湖》,这位老艺术家全都唱了下来。登台演出时,他除了演唱《祝酒歌》《松花江上》等经典曲目,也带上一两首“有流量”的歌曲,呈现出的“反差萌”让不少观众震惊。

        李光羲还做了大量群众艺术工作。近十几年,他曾担任朝阳区文联主席,也是潘家园社区的社区委员,平时还给社区合唱团做指导。2001年3月24日,《北京日报》刊发《李光羲当选居委会委员》的报道,他当选为潘家园社区居委会特邀委员,报道称“每年小区举办的文艺汇演,都可看到他的身影”。

        “我就是有瘾,有舞台展示才能,别人看到了有所得,我也有成就感和荣誉感。”他对艺术的热爱一如往昔,“现在我的年龄大了,嗓音条件不如年轻时候了,但我每天还坚持练声,为的就是让自己有点用。能给大家唱歌,我高兴!”直到现在,李光羲还经常接到电话:“李老师,这两天晚上能给我们来唱个歌不?”哪怕已是九十岁高龄,只要听说有人想听他唱歌,无论是在公园还是社区,无论是大太阳晒着还是小雨下着,无论对方是不是专业人士,只要自己身体情况允许,他都会去。2019年春节,他还和郭淑珍、胡松华等歌唱家一起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近些年国家特别重视人文教育,尤其是党的十九大之后,把美丽、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一起写入强国的目标。”说起几十年来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李光羲对“美丽”这个词颇为感慨,“达到温饱之后开始欣赏艺术,从中汲取精神养分,这是生活的最高境界。对我来说,唱歌不是满足自己的心愿、赶个时髦,而是奉献满腔的热情,在这个层面,我还要继续奉献!”

  • 当代题材为主,58部创月备案新低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国家广电总局近日公布今年6月全国电视剧备案公示,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共58部,2002集。这是今年电视剧月备案数量首次降到60部以下,创备案数新低。开年以来,单部剧目平均集数达到39集以上的月份寥寥,在刚刚过去的6月,这一数据仅有34集。总体来看,国产剧备案集数的下降率普遍大于部数的下降率,这意味着,单部电视剧的平均集数正在缩减,注水剧的“水”,正被大幅度拧干。

        和国产剧集脱水相伴的,是短集数的现代题材剧成为6月备案电视剧的主流——按题材划分,当代题材占比最高,达到47部、1554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81.03%和77.62%;古代题材持续低迷,仅为3部、117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5.17%和5.84%。古装剧长久以来一直是国产剧“注水”的重灾区。SMG影视剧中心主任、东方卫视总监王磊卿就曾公开吐槽:“大多龙头烂尾水蛇腰,好像古装剧没有七八十集就不能叫大剧,那中间是否有注水?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掺水的干货剧,市场需要30集左右快节奏的创新剧!”

        事实上,近期电视剧主管部门的声音也成为国产剧“去泡沫化”的重要标志。7月3日,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聂辰席到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调研。调研中,他特别强调,针对注水剧、宫斗剧、翻拍剧、演员高片酬等问题,深入挖掘瓶颈症结,始终保持高压。

        在6月备案的47部当代题材作品中,当代都市题材达到28部,990集。越来越倡导现实题材创作的当今剧集市场,都市剧无疑是更容易与现实题材靠拢的题材类型,也是最容易让当代观众产生共鸣的剧集类型。但如今的都市剧普遍存在“谈判都去华尔街,恋爱都去巴黎秀”这样悬浮的套路剧情。已播的多部都市剧,都被批评剧情无脑,表演浮夸,和真实的生活相去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虽然备案的农村题材剧绝对数量并没有明显增加,但受到整体备案剧数量减少的影响,农村题材剧集备案占比有所提高。2019年上半年共备案38部农村题材剧,占全部备案剧集的8.82%;2018年下半年共备案49部农村题材剧集,占全部备案剧数量的7.83%。近期在江苏卫视播出的《哥哥姐姐的花样年华》是农村题材剧集的代表,收视表现不差。而以《乡村爱情》为代表的喜剧类农村剧更是深深抓住了观众的心,至今已播出11部。

  • 20余场流动书展走进回天地区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一辆载着3000余册图书的流动书车日前来到昌平区北店时代广场,这些图书里不仅有最新出版的精品图书,还有经典名著和少儿读物。截至7月15日,回天地区3个月共举办20余场流动书展。

        贴有“回天有我,阅润昌平”醒目标识的流动书车一来到现场,就吸引了不少热心读者聚集在周围。书展一开始,大人孩子像淘宝一样,睁大眼睛仔细翻看起来。现场还设有儿童阅读专区,主办方精挑细选的童书、绘本等让孩子们爱不释手。

        书展现场不仅有图书展示,主办方还邀请到作家、阅读推广人等进行讲座,为大家推荐优秀图书。阅读推广人菠菠阿姨为孩子们带来的是故事《我们的身体》,她的讲述风格生动有趣,现场笑声不断。

        新颖灵活的流动书展由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主办,此次带来的都是经过专家和阅读推广人精心挑选的图书。自今年4月18日启动以来,流动书展在昌平回天地区已输送23场,其中包括天南街道、霍营街道、天北街道、回龙观镇以及东小口镇的20个社区和3所学校,已有近2万人次参与。

        近年来,昌平区全民阅读在“阅润昌平”系列读书推广活动的引领下,开展了近千场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全民阅读活动,吸引群众参与,体验读书快乐。流动书展是回天地区全民阅读推进过程中对“小而美”阅读空间的有益实践。

        北京阅读季流动书展相关负责人说,除了回天地区,北京阅读季流动书展重点服务人口较多但阅读资源尚不充分的地区,如通州、亦庄等,成为图书馆、书店等阅读基础设施的补充。接下来,流动书展将持续走进这些地区。

  • 天桥艺术中心授牌音乐剧人才培训

        本报讯(记者 韩轩)随着音乐剧在国内演出市场上受众越来越广,音乐剧行业也需要更专业的人才。7月1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正式向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授牌,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认定的“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音乐剧人才培训基地” 正式设立。首期“音乐剧制作人及舞台监督”培训班将于8月5日至16日在天桥艺术中心举办。

        在首期“音乐剧制作人及舞台监督”培训班中,亚洲最大的音乐剧剧团日本四季剧团将派遣三名制作、营销、舞台技术方面的资深负责人,加入此次培训班的师资阵营。制作音乐剧《顶头锤》的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也将前来,与多位近年来活跃在音乐剧制作与运营一线的专业人士授课,课程内容将围绕戏剧制作、剧团运营、产业现状等多个角度。

        此外,天桥艺术中心还公布了未来三年的音乐剧人才培养计划。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管理有限总经理张利介绍,中心将在第一年培训音乐剧制作人和舞台监督,第二年进入音乐剧演员和制作人才的全面培养,第三年争取以这些人才为依托打造本土化和原创作品。

  • 《哪吒之魔童降世》颠覆观众印象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大圣之后,哪吒又来了。国产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将于7月26日上映,该片由青年导演饺子执导,将中国传统神话中的哪吒进行了颠覆性改编。

        一头齐刘海,眼睛虽大但黑眼圈严重,经常露出“邪恶”一笑,片中的哪吒形象跟以往完全不一样。该片讲述了哪吒虽“生而为魔”,但誓与自己的命运抗争到底的故事。导演饺子说,哪吒是中国传奇中最具有反叛精神的少年英雄之一,这次的创作理念是传达“不认命”、打破成见的信念。片中的哪吒因为天生神力而终日被限制行动,但在父母的鼓励和引导下,他从一个愤怒的“问题儿童”转变为一个肯为百姓牺牲性命的“超级英雄”。

        该片剧本经过两年打磨,制作时间长达三年,有近两千个镜头,其中约80%为特效镜头。饺子透露,影片小哪吒的形象经历了超过一百版的设计,最终形象契合影片“打破成见”的核心,“观众起初会觉得丑、无法接受但在观影后可能会逐渐喜欢认同这个角色。”他希望同样面对困境和成见的观众在看完哪吒之后,也获得扭转命运的力量。

  • 张震倪妮《宸汐缘》浪漫上演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满园桃花盛开、潺潺流水如注,时隔两年,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导演林玉芬携新作回归,再次讲述东方爱情故事。由张震、倪妮领衔主演,林玉芬执导的剧集《宸汐缘》15日于爱奇艺独家上线播出。

        该剧讲述了九宸(张震饰)和灵汐(倪妮饰)历经种种磨难,依然坚定守护苍生、执着坚持所爱的传奇故事。首播的两集剧情中,少女灵汐因一次阴差阳错的送药之旅,误打误撞唤醒了沉睡五万年之久的九宸,两人间的缘分由此展开。在刚刚发布的片头曲《是缘》MV中,除了展现九宸灵汐缱绻的爱情,也展示了两人坚守正义、对抗邪恶的剧情。

        从缥缈云海中的浮云殿,到恢弘庄严的天宫、静谧温暖的桃林,本剧场景秉承东方浪漫主义风格。《宸汐缘》中,凡间的置景参考宋朝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展现的宋朝富庶、商业高度发达的史实,用整体黑、白、灰等淡雅的色调,以及质朴的原木色、金属原色打造出了错落有致的茶肆店铺、宅府门第等具有市井气息的生活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