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金街沉浮

        本报记者 曹政

        一家玩具店,开业第一天竟然卖了200多万元!

        今年2月开业的乐高王府井旗舰店并未确认过这一业绩,但好消息不胫而走。当天店外排起的长龙,让附近的商家们大吃一惊。

        属于王府井的传说——“日进斗金”终于再现。顶着“金街”的头衔,王府井商街曾闻名全国。上世纪90年代以后,王府井大街客流量锐减,金街黯然失色。

        去年,王府井成为全国首批步行街改造提升试点,这条大街迎来转型升级的新契机。但重拾人气只是金街转型的及格线,如何重回全国商业圣地的显赫地位,仍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

        “本地人不来王府井”破局

        没人记得是从哪天起,“外地游客逛王府井,本地人购物奔西单”成为约定俗成。

        在“50后”“60后”的记忆里,王府井百货大楼可以买到最时髦的商品。“百货大楼里都没有,全国别处不用看了”,这是市民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1999年,王府井步行街开街,高峰时一天客流90万人次。

        可如今,王府井大街上每天客流约20万人次,即便是节假日也只有三四十万人次。

        “本地顾客30%,外地游客占到了70%。”为王府井大街提供顾问服务的世邦魏理仕交易服务商业部董事王君说。

        王府井大街从过去一条全国著名的商街,逐渐变成了一条区域型商街。第一太平戴维斯华北区商业顾问负责人赵伟达分析,外部新商圈兴起,加上停车不便、堵车严重等问题,让王府井的吸引力逐渐减弱。

        “印象中这条街都是各类运动品牌,家门口的商场都有,我为什么还跑十几公里来王府井买?”“80后”的北京青年王少宇曾这样认为。但时隔三年,他重回王府井,为了带孩子逛乐高旗舰店。这次来,他才发现王府井开了很多“潮店”。

        从河北驱车200多公里赶到王府井的周先生,则是为了抢购一款刚上市的乐高玩具。乐高王府井店是中国第三家、北京第一家旗舰店。这款乐高开售第二天只剩了三件,再晚来一会儿就会被抢空。

        王府井其实最熟悉这种首店、旗舰店的魅力。1992年,王府井开起了当时世界上面积最大、也是北京第一家麦当劳餐厅,排队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当日消费人次过万,远胜今日的各类网红餐厅。

        “首店和旗舰店往往有不一样的产品,让顾客体验到不一样的服务,集聚更多人气。”王君分析。

        王府井一度被淡忘的日子,国贸、金融街商圈迅速扩张,“争抢”到不少国际知名品牌的首店和旗舰店。近两年,王府井也开始在商业综合体里加码布局品牌首店和旗舰店,收获了不错的效果。如一年前开业的王府中环,引入100家“潮牌”,其中就包括13家首次进入北京的品牌。

        王君还提供了另一份数据:相比王府井大街上本地顾客和外地游客的“三七分”,大街两侧的apm、东方新天地、王府井百货大楼和王府中环里的本地顾客已占到70%,本地消费力、尤其是年轻人正在被一点点拉回。

        700年老街挖掘文化底蕴

        王府中环里,首层连接二层的绝佳位置,并没留给奢侈品大牌,而给了一家名为“言几又”的书店。不久前,日本著名漫画家寺田克在这里办起了分享会,引来全国百余粉丝。

        “每周末都会举办名家见面会、作者签售会、设计师沙龙、新书发布会、脱口秀演出等活动。”言几又书店负责人介绍。

        在国际奢侈品大牌云集的王府中环里,如此文艺的店面能活下来吗?有意思的是,在小红书等社交软件上,搜索“王府中环”,排在前列的几乎都是各类艺术展。看似最商业的地方,文艺活动的吸引力不容小觑。

        700年的王府井文化底子本来并不薄。810米长、40米宽的大街两侧,有11家文化艺术设施,街区范围内还有多家文物保护单位,中国照相馆、首都剧场、外文书店、老舍故居等也集聚于此。

        但王府井常被诟病的也是文化气息被商业氛围掩盖,丰富的文化资源难与商业、旅游资源互动。

        如何让“外地人必来、北京人常来”?一年多前,王府井百货迈出转型的关键一步:把1到5层的黄金位置改造为世界最大的哈姆雷斯旗舰店,巨大的旋转木马和各类玩具体验区成为孩子们的天堂。紧邻旗舰店的,就是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二者可以相互借力、吸引人气。而更多消费者也期盼着,能在王府井体验到更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产权分立考验整体业态升级

        “在做业态升级规划和策划时,王府井大街对标的是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新加坡乌节路、日本东京银座等世界级商业街。”王君说。

        但实际上,王府井大街与这些商街仍有较大差距。在很多人眼里,这里不过是特产店扎堆儿的旅游一条街。记者数了一下,500米长的步行街,临街店铺和商场里竟有19家卖稻香村的,店员经常比顾客都多。

        再往前推几年,王府井盛行卖运动服装。在百度地图全景功能里,还保留着“2013年王府井消夏购物季”时大街上的店面设置,临街店面以耐克、361°等运动品牌为主。而更早的时候,王府井临街店面清一色卖花花绿绿的景泰蓝手镯,10元3个。

        “王府井大街上的临街小店都是一波一波的,看哪样东西好卖就蜂拥着都卖,没人要了再换另一种。”一位在王府井附近上班的“老北京”说。这恰恰是王府井转型升级亟待解决的难题——同质化低端业态聚集。

        酝酿了大约十年,王府井大街终于迎来商业新势力——香港置地内地第一家商场王府中环。商场中,即便是大堂里的一盏吊灯都成了“打卡胜地”。鲜为人知的是,东城区相关部门为此做出了巨大努力。

        除了王府中环本身的建设,项目周边大片违建同时拆除,王府井西街等三横一纵的道路重新铺设,长期集结在附近的百八十辆旅游大巴被清走,街区景观整体提升。王府井建管办专职副主任吕绘说,王府中环的开业,可以慢慢带动王府井西街的辅街经济,让游客不再只是逛一条主街。

        今年年初,王府井入选商务部第一批步行街改造提升试点,这对王府井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未来王府井大街在继续向北延伸的同时,要按照街区式的方式打造王府井,通过步行区域的拓展,实现商旅文化设施的融合发展。

        不过,区别于上海南京路等国内其它商业步行街,有700年历史的王府井还要跨越沿街店面产权分散的障碍。赵伟达说,王府井商街业态主要是自发形成,不像全新的商业街区有开发、运营的统筹过程,虽然政府可以积极主导,但不能全盘掌握,“业态上容易出现同质化、高中低档品牌鱼龙混杂的情况。”

        经历了过去两年的环境整治提升,下一步王府井如何加速商街业态的更新与升级?重塑金街的市场大考还刚刚开始。

  • 华为电视来了,改良还是颠覆?

        本报记者 赵鹏 实习记者 杨天悦

        昨天,酝酿已久的华为系物联网电视——荣耀“智慧屏”发布,将与物联网电视先锋小米直接展开角逐。传统电视厂商能否跟上5G和物联网风潮?电视能否再度赢得家庭情感中心的位置?新一轮大战有望揭晓谜底。

        荣耀“智慧屏”8月上市

        在通吃电信领域后,华为竟然转身杀进了似乎吃力不讨好的电视领域。昨天,荣耀、华为联合京东、苏宁、国美共同推出全新产品智慧屏。

        据介绍,荣耀智慧屏将利用华为自研芯片、AI深度学习、性能加速、传感技术,以及华为最重要的物联网布局等自主创新科技,打造出崭新的物联网电视。荣耀新品类发布后,华为消费者业务便真正实现了大中小屏全覆盖,即智慧屏、电脑和手机。京东副总裁闫小兵透露,智慧屏将于8月上旬通过电商渠道正式销售。不过,这款产品的价格昨天并未揭晓。

        此前,华为进军彩电市场的消息传了一年之久,但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不止一次表示,华为不做传统家电,正在研究的是具备电视功能的大屏产品。华为荣耀总裁赵明也在此次发布会现场强调,智慧屏不是电视。

        尽管如此,普通消费者仍将这款产品视为智能电视的再升级。

        统计显示,今年1月至5月国内彩电累计零售量同比下降1%,“6·18”期间彩电售价再探历史最低,整体均价大幅向2000元以下倾斜。价格连连走低的情况下,彩电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海信集团旗下主营彩电业务的“海信电器”财报显示,去年净利润仅为0.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91.8%。同期主营彩电的创维数码的净利润也仅有2.88亿元。相形之下,主营空调的格力电器去年利润足足超过262亿元。

        行业如此不景气,华为为何要进入这个似乎难以看到希望的市场?

        “华为要像做手机一样做智慧屏。”赵明说,未来,手机和智慧屏将成为用户智慧生活的双中心:其中,手机仍然是用户个人中心,而智慧屏则会成为家庭情感中心。智慧屏将承担家庭中的更多角色,不仅是家庭的影音娱乐中心,更是信息共享中心、控制管理中心和多设备交互中心。

        产业经济观察家、家电行业专家梁振鹏认为,与传统电视不同,荣耀物联网电视将成为未来智能家居体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鉴于人们对华为系电视还欠缺直观认知,加之国内智能家居体系和物联网产业尚未完全成熟,伴随着5G和物联网的发展,明年起华为系电视的影响将会超过今年。

        物联网电视老将小米遇挑战

        与艰难度日的其他电视企业相比,2018年小米电视全球出货量840万台,同比增长225%,成了电视圈唯一的亮点。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至2019年4月,小米电视在国内连续6个月销量第一。华为系电视的到来,能否打破小米电视一骑绝尘的表现?

        背靠整个小米的物联网平台,小米电视这一优势令传统家电企业望尘莫及。小米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小米的物联网战略中,小米电视已进化成可视化大屏控制中心,可与空调、手机、净化器、扫地机器人、洗衣机、小爱同学、智能门铃等400多款智能终端互联互通。

        目前小米的人工智能系统“小爱同学”全部功能已内置到小米电视中,用户动动嘴就能控制几乎所有智能设备,人工智能终于不再是人工智障。

        截至2019年3月31日,小米物联网平台连接的设备(不包括手机和电脑)已达1.71亿件,同比猛增70%。

        5G不仅是新一代通讯技术,更是实现万物互联的基础。未来车联网与物联网将使得车辆、手机和家电设备都将互联互通,这将带来新一轮规模巨大的智能家居设备的换机潮。业界分析,华为系电视选择这个时点进入市场,无疑是想抓住5G带来的物联网设备销售高峰。

        小米董事长雷军公开表示,未来5年,小米将在智能物联网领域再投入100亿元。记者获悉,华为系电视的目标则很可能是年销售1000万台,意图成为国内电视行业第一名。显然,华为与小米之间的交锋将日趋激烈。

  • 马布里来了,北控男篮变了

        本报记者 王笑笑

        他在球场中央踱着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不经意地晃悠着哨绳,双眼则紧盯着身边飞奔而过的球员,目光犀利,不怒自威。

        这眼神,属于曾经NBA赛场上的“独狼”、CBA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如今属于北控男篮新任主教练——马布里。昨天,记者来到球队驻地,见到了上任已两周的老马。“这段时间感觉还不错,但我更关心的是,球员这半个月练得都很好。”老马用对队伍的评价,代替了对自己的阶段性评价,“我很高兴,看到队伍每天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菜鸟”教练的新理念

        尽管作为球员荣誉等身,但这还是老马第一次执掌职业球队帅印。不过,经过两周的“亲密接触”,这位“菜鸟”教练已经得到了队员的充分认可。“尤其在细节方面,他提出的要求给队伍带来了很多改变。”队长于梁说。

        据了解,北控男篮目前有相当一部分队员因接受手术、随国奥队征战等原因尚未归队,参与训练的十余名球员多为试训球员。因此,这两周的训练以运球、投篮等基础技术为主。但老马并未因此有丝毫懈怠,依然时刻盯紧每一个人,不仅严把细节关,更不时亲自上阵。

        “往前运一步,然后跳投,不是原地拍一下。”老马及时“叫停”正在投篮的内线球员张铭浩,并上前作出示范动作。

        “要像比赛一样传球,接球时集中精力。”说罢,老马撒丫子从中场奔向篮下,做了一次跑位。

        “他经常强调,要从训练时就把细节做好,哪怕是最基础的环节。”于梁认为,比起先进的技战术,“马指导”带来的新理念更重要,“比如他一直强调减少失误,要求我们珍惜每一个球,不要随便把机会葬送掉,这是队伍整体实力提升的基础。而且他很强调团队篮球,不喜欢我们单打独斗,希望每个队员都能分享球,让球运转起来,给队友创造更好的机会。打对抗时,每当出现精彩的传球,他就会鼓掌。同时,他更喜欢以鼓励的方式去帮助球员进步,而不是批评、挑毛病,这令年轻球员很受鼓舞。”

        将自己的“篮球哲学”灌输给球员,正是马布里现阶段为自己制定的工作重点。“我虽然是个新手教练,但我打了很多年篮球,也从很多教练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也很了解中国教练的执教方式,我会把我的理念和队员习惯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让大家尽快适应。”老马认为,打球和执教有相通之处,“总之,我很乐意接受新身份带来的挑战。”

        垫底球队要更刻苦

        从训练入手,不止于行动,更在于精神层面。球员时期,马布里就以拼搏精神著称,天没亮就到球馆开练、抽完积液打比赛等事迹早已传为佳话。如今,执起教鞭的老马,希望将这股拼劲儿带到球队中。

        “上赛季我们是联盟倒数第一,很显然,这支队伍必须要作出改变。”上任之时,马布里在对队员讲话时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全情投入、毫无保留。此后的每一堂训练课,“态度”都是他最注重的,“希望大家都能明白,赢球不像说说那么简单,需要靠日积月累的刻苦训练来达成。”

        “Really(真的)?真的是最后一项了吗?”听到老马说训练接近尾声,张铭浩不禁喜笑颜开地问。投篮训练前,他刚刚换下一件被汗水浸透的上衣。才不到半小时,新衣又湿了一大片。

        听到张铭浩问,老马也笑了,“是的,最后了。”笑过之后,他也没忘再次强调,“平时训练投得越多,比赛时命中率就越高,才会越自信。上赛季你们经常在没人防守的情况下投不进,就是因为功夫没下够。”

        作为队长,也是队中以敬业著称的老将,于梁对此深有感触。“我觉得大家应该更多地去学习这种精神。尤其年轻球员,很多人可能安逸惯了,缺乏竞争心态,不能理解为什么受伤还要坚持训练。”32岁的于梁,每堂训练课后都要用厚厚的冰袋包裹住膝盖,“这两周,虽然队伍人员还不齐整,但训练量挺大的。不过全情投入是每个职业球员的本分,没有训练打基础,比赛不可能发挥出高水平。”

        球队的翻译李升阳则说,与老马再次合作,对方的身份变了,本质却没怎么变,“他在这里打球时,就是一名很认真的球员,也影响到了身边的人。现在,他也是一名很认真的教练。”

        “北控,加油!”随着全体将帅齐声高喊,一天的训练结束了。老马背起双肩包走出大门,身后重归寂静的球馆里,一行大字格外醒目:训练多流汗,比赛少遗憾。

  • 中国跳水队世锦赛再夺两金

        本报韩国光州电(记者 李远飞)昨天,2019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的跳水项目又决出两枚金牌。中国组合施廷懋和王涵获得女子双人3米跳板金牌,帮助中国跳水队实现世锦赛该项目十连冠。陈艾森/曹缘组合则在男子双人10米跳台比赛中夺冠。至此,在本届世锦赛已经进行的7个跳水项目决赛中,中国跳水队还没有让金牌旁落。

        在昨天上午进行的女子双人3米跳板预赛中,前三跳中国组合发挥正常,但第四跳305B(反身翻腾两周半曲体)出现瑕疵。失误更明显的则是她们的最后一跳405B(向内翻腾两周半曲体),结果只得到63分,在所有参赛组合中排第五。不过,由于之前的领先优势较大,她俩仍以预赛第一晋级下午的决赛。

        “发挥得不是很好,主要是因为热身的过程中,没能把比赛动作都跳一遍,心里有些没底,整个人没有完全调动起来。”施廷懋说。但首次参加世锦赛女双3米跳板比赛的王涵却很“想得开”,她认为预赛就是最好的热身,“正好可以把决赛的动作都过一遍。”

        王涵是施廷懋在四届世锦赛上的第三位女双3米跳板搭档。之前,施廷懋分别在2013年、2015年搭档吴敏霞,2017年搭档昌雅妮,三次夺得该项目冠军。这一次她和王涵的组合也没有让人失望。决赛中,她们一路领先,最终成功夺冠。

        在搭档陈艾森获得男子双人10米跳台金牌后,北京跳水名将曹缘在本届世锦赛上已经收获双冠,接下来,他还将参加男子单人3米跳板的比赛,力争冲击个人第三金。

        此外,在昨天进行的花样游泳混双决赛中,中国组合石浩玙/张雅怡最终以85.5881分名列第五。截至昨晚,中国队在本届世锦赛上已收获8金1银1铜,名列奖牌榜榜首。

  • 施密特:国安争冠还需改善细节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昨天下午,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在工体召开媒体见面会,主教练施密特在会上对球队本赛季至今的表现进行了总结,并展望了接下来的比赛。

        在目前已经结束的17轮中超联赛中,国安队以15胜2负、领先第二名2分的优势暂居积分榜榜首。施帅坦言,赛季之初并未想到球队能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这样的表现一方面离不开俱乐部、队员和球迷的共同努力,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过去两年多以来奠定的技战术基础。

        过去两轮比赛,国安队利用主场优势先后战胜武汉卓尔队和重庆斯威队,施密特表示,这两场比赛球队的整体表现达到了赛季巅峰,“接下来的比赛希望我们尽可能地保持这样的状态,并在细节上继续提高。只要球队、俱乐部和球迷共同努力,我们就有机会争取联赛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国安队上赛季也曾在积分榜上长时间处于领头羊的位置,只可惜在下半程联赛中,球队连续输球,最终仅排名第四位。

        施密特承认,上赛季球队虽然曾长时间保持不败,但在最后阶段输掉了对阵上海上港队、广州恒大队的关键比赛,“上赛季结束后和这个赛季初,我们都总结过上赛季的问题,确实最后阶段球队没能很好地保持状态,好在我们及时调整,拿到了足协杯冠军,这是非常重要的胜利。”施帅认为,每个赛季的情况都是独一无二的,但上个赛季夺得足协杯的经历说明,只要队内所有人团结一致,将精力放在比赛上,就一定能取得出色的成绩。

        不过,国安队接下来的赛程充满挑战。从明晚对阵北京人和队的“京城德比”开始,国安队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踢7场比赛,其中包括客场对阵山东鲁能队的足协杯1/4决赛和主场迎战恒大队的联赛关键战役。

        尽管赛程紧密,施帅似乎也并不打算大规模对人员进行轮换,“我们会针对各场比赛对阵容进行微调,但并不是三天踢一场球就需要大面积轮换,而是要参考实际情况。”施密特说,教练组非常重视帮助比赛机会较少的队员保持状态,“我们会尽量通过训练弥补,让他们保持状态,这样才能在球队需要时贡献力量,最好的例子就是上一场对阵斯威队时替补登场发挥出色的金泰延。后面的比赛,希望替补队员能在球队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今夏转会窗口期间,恒大队和上港队纷纷引进了新援,而国安队却选择按兵不动。施帅解释说,他确实曾和俱乐部就引援问题进行沟通,但最后选择信任现有球员。他表示,非常信任球员们在场上表现出的凝聚力和团队精神,目前队里无论是本土球员还是外援,都在尽全力为球队付出。

  • 中国车队首夺电动方程式总冠军

        本报讯(记者 王笑笑)北京时间昨天凌晨,2018至2019赛季Formula E电动方程式锦标赛(FE)在美国纽约收官。盛力世家旗下DS钛麒车队以积分优势收获年度总冠军,为中国首夺FE车队总冠军荣誉。车队车手让·埃里克·维尔涅蝉联年度车手头名,助车队获得“双料”总冠军。

        上赛季,钛麒车队与总冠军失之交臂,维尔涅则登顶年度车手榜。本赛季,车队一路高歌猛进,总决赛前已占据一定积分优势。决赛中,维尔涅虽未能从杆位发车,但仍凭借稳定发挥不断提升排名,以第七名冲过终点,获得6个积分。最终,他以136分蝉联FE年度车手冠军,钛麒车队则获得车队总冠军,成为本项赛事历史上第四支冠军车队。

        FE的参赛车辆必须仅由电力驱动,吸引了全球众多制造商、科技巨头和顶尖车手加盟。2016年7月,盛力世家投资打造了钛麒车队,这也是目前FE中惟一在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注册、代表中国参赛的车队。车队成立后进步飞快,上赛季与法国汽车品牌DS合作后,本赛季终登最高领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