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有意思的味道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7月16日        版次: 09     作者:

    本报记者 王天淇

    “酸梅汤那个桂花味儿,喝到您嘴里头冒凉气儿,又解渴,又带凉,不信您就拿碗儿尝……”

    灰墙灰瓦的胡同里,清脆抑扬的吆喝声,转檐绕梁。徐岩,站在树下,眯着眼咂摸着,“嗯,这才是熟悉的味道。”

    北京有名的胡同三千七,不知名的赛牛毛。南锣鼓巷,许是现在北京最知名的胡同之一。12年前,南锣鼓巷还不像现在这般出名,徐岩就在胡同里开了家餐厅,取名“咂摸”,他希望自己的餐厅,也能和这胡同一样,越咂摸越有味道。

    当时,整条街不过50来家店,各有各的味道。北京奥运会后,南锣鼓巷名声骤起,游客越来越多,房租越来越贵。胡同热闹了,徐岩反而皱起了眉头,“越咂摸,越不是味儿。”徐岩说,以前大家开店是凭兴趣,后来就变成跟着钱开店,“正餐不如快餐,快餐不如小吃,小吃不如卖水的,卖水的不如假冒伪劣。”

    南锣鼓巷是热闹了,可味道没了,就剩下“味儿”了。2014年的时候,整条街光各种卖炸串儿、烤串儿的店就有七八十家,主街实体店也就二三百家,可占道游商多达七八百户,“胡同地面上的油都粘脚”,徐岩摇了摇头,“而且,打架的还多了。商户和商户打,商户和客户打,商户和游商打,商户、游商和街道管理者打,都是‘罗圈儿架’,哪天也得两三起。”

    当时,徐岩已是南锣鼓巷商会会长,他坐不住了,召集商户,提出《南锣公约》——“不卖过期变质商品,依法纳税,做好门前三包,再出现纠纷由商会出面调解,因产品质量问题与客户出现纠纷由商户、商会先行赔付……”

    公约挺管用,打架的基本没了。但南锣鼓巷过度商业化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转过年,街道下决心整顿南锣鼓巷地区环境,提出要关停76家商户,这一下,捅了“马蜂窝”。

    关谁家都不乐意呀,整顿一度陷入僵局。

    当时,徐岩摔伤了腿,正在外地康复,听说整顿遇到困难,他立即飞回北京,坐着轮椅,拄着拐,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

    “我也是开店做买卖的,铺子要关,您的心情我特别理解,可采取过激的办法解决不了问题,您有什么困难,咱们实打实的说,我去跟街道谈,能解决的我肯定全力以赴帮您争取。”徐岩耐心劝说。

    “关我的店我以后收入怎么办?一大家子指这个活着呢,都等着饿死啊?”店主一点儿没给面儿。

    “明白了,您是想有个地方能重新开店,还把这摊儿事儿支应起来,这个我来想办法。”徐岩承诺道。

    说到做到,徐岩联合商会为要关停的商户寻找新的店面,地理位置、租金都和原先差不多,甚至租金还更便宜。

    连着奔波了两三个月,关停计划顺利完成。徐岩长舒一口气,指了指腿上的石膏,“也得亏瘸了,人家不好意思轰我。”

    找回味道的努力,还在继续。

    2016年,徐岩和商会动员商户转型,统一店内经营、一照一店、全部重新装修……“几乎所有商户都增加了成本,好在最后大家都支持。”徐岩说,经此一变,南锣鼓巷焕然一新。

    此后,借助“疏整促”,南锣鼓巷再升级。徐岩和商会订立的“规矩”越来越细,甚至店铺门前排队是竖排,还是横排都有规定,排队超过10人,必须暂时停止售卖……每周三,商会还带领全体商户为南锣鼓巷“洗澡”,清扫地面、商铺外墙、玻璃、招牌……

    如今,南锣鼓巷古香古色,人流如织,味道回来了。徐岩又有了新的目标。他带领商会开创南锣鼓巷原创平台,支持好的项目和产品;他还计划让“南锣鼓巷”的品牌走出去,在国外设立商业街,展示老北京的味道……

    “再过四五个月,第一条在国外的南锣商业街——曼谷南锣就要开街了。”徐岩开心地笑着,“让有意思的人开有意思的店,吸引有意思的顾客。”徐岩期待着,南锣这“有意思”的味道,能越来越浓,传得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