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家人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7月16日        版次: 09     作者:

    沈琦(右)

    本报记者 任珊

    “我是一个被家人疼爱的小片儿警。”沈琦总喜欢这么介绍自己,她说她有3000多户家人。

    沈琦今年37岁,是牛街派出所社区警务队队长,她说的“家人”,就是派出所辖区内的居民。

    沈琦就在牛街长大,小时候,她可没觉得家人有这么多,还总认为这片儿的居民跟她抢爸爸。“我爸也是警察,工作忙,老不回家。”沈琦说。

    沈琦的爸爸是位刑警,同事都叫他大沈。小时候,沈琦总抱怨爸爸不回家,直到12岁那年,她听到有人说,“你爸爸是个英雄!”

    那年,牛街附近发生了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尾随小女孩入室抢劫。为了抓到嫌疑人,大沈乔装成收废品的,蹲守侦查,酷暑、严冬……整整守了1年多。终于,嫌疑人出现了,虽然他戴着墨镜口罩,但还是被大沈一眼认出来,抓捕归案。听别人说自己爸爸是英雄,小沈琦很骄傲,“我第一次觉得,爸爸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大学毕业那一年,沈琦和爸爸在牛街买肉,突然一个人走过来,抱住大沈,感谢他救命之恩。大沈有点儿发愣,来人说了来龙去脉,他才隐隐有些印象。原来,20年前,他们一家人煤气中毒。幸亏巡逻路过此地的大沈察觉到不对劲儿,踹门而入,把这一家人背了出来。这一幕,让沈琦很震撼,她确信,自己的爸爸就是在从事一个伟大的职业,她也决定投身其中。

    大学毕业,沈琦如愿当了警察,服务的片儿区就是从小长大的牛街地区。头上班的时候,大沈嘱咐闺女,“做社区工作,其实就是一点——多为居民想着点儿。”

    沈琦把爸爸的话,记在了心里。

    社区有位老太太,每次见到沈琦,都叫“闺女”,沈琦也叫“妈”,叫得倍儿亲。这妈,是沈琦给找回来的。

    七年前,老太太和沈琦在居委会第一次见面。当时,老人的老伴儿刚刚离世。老人说自己年纪大了,经常犯迷糊,子女住得远不在身边……沈琦一听,赶紧拿出张“警民联系卡”,“阿姨,您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把我当闺女一样使唤!”。老人接过卡,边看边念叨,“闺女,哦好,闺女的电话。”此后,老人兜里总揣着这张“警民联系卡”,还用手绢儿,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沈琦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们这儿有位老大妈,找不到家了,我们从她身上找到了您的联系卡。”沈琦立马儿想起那位老人,她赶紧赶了过去。见到老太太,沈琦鼻头发酸,老人满身泥土、目光呆滞。一见到沈琦,老人的眼里泛起光,使劲攥住她的手,“闺女,接妈回家吧!”沈琦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点点头,搀住老人,“妈,咱娘儿俩这就回家!”

    从此,沈琦多了个妈,也多了个家。现在,老人90多岁了,一见着沈琦就高兴,拉着她聊社区里的新鲜事儿。

    不仅仅是这位老人,社区里,沈琦的家人越来越多,岁数大的居民看见沈琦,都乐意叫她一声“闺女”,遇到什么难事儿、烦心事儿,都愿意找“闺女”聊。

    2017年初,牛街西里二区居民张大伯找到沈琦,一开始,老人支支吾吾,似乎有什么顾虑,在沈琦的鼓励下,老人才下定决心,开了口:“闺女啊,大伯有个难事儿,你大妈眼睛不好,咱们小区的路灯太暗了,比萤火虫亮不了多少。一到傍晚我们连门都不敢出……”张大伯说着,瞅了瞅沈琦,见她听得认真,就又说:“大伯知道,警察管不了路灯的事,我就是想求你帮忙给反映反映。”

    “大伯,您别着急,我给您反映。”送走老人,沈琦琢磨起来,“路灯黑对小区夜间治安也不好啊。”她赶紧写报告,通过派出所报送街道办事处。张大伯的难事儿此前也有居民提过,办事处很重视,专门请沈琦一起研究解决方案,初定年底为社区解决照明问题。

    没想到,进展比计划更快,当年9月1日,小区换上了LED路灯。晚上,朋友圈里就像过年一样,全是小区美丽的路灯夜景,一片欢乐。许多居民还给沈琦发来微信,有美图,更多的是感谢……

    “那感觉美妙至极!”沈琦笑着说。

    牛街西里二区社区警务室里,还有个“平安小剧场”,这是沈琦和同事们的“创意”,他们经常在小剧场,给居民播放微电影,演小品,办小课堂,宣传防范入室盗窃、电信诈骗、消防安全、暑期安全的知识。

    “哟,这不是我们小区的张大爷吗?”“这是在咱们楼附近拍的,我认识。”……看着微电影,居民们热烈议论,交流防范心得。沈琦计划请更多的居民“拍戏”,“我准备拍电信诈骗新手段、禁毒、家长课堂这些内容,居民参与演出,就更能理解防范知识,更好地保护自己。”

    每天没事儿的时候,沈琦喜欢看看社区居民的微信群、朋友圈,看着一张一张笑脸,她特别满足,“家里人疼我,信任我,我就得替他们多张罗着;家里人开心,我就觉得特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