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伟大转折是怎样发生的

        84年前,黔北重镇遵义,中国共产党人作出一次历史性抉择,中国革命实现从“谷底”步步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

        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之际,记者再走长征路来到遵义会议会址,重温来时路,寻找继续前进的不竭动力。

        信仰融入大地

        遵义市子尹路的贵州旧军阀柏辉章公馆,2层的青瓦小楼高墙壁立、朱门厚重。1935年1月,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召开了“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的遵义会议。

        记者挤过熙熙攘攘的参观者,踩着木楼梯来到二楼东头的一个房间。地面铺着红木地板,天花板上吊着一盏煤油灯,中间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藤条木椅围成一圈。

        讲解员介绍,这里就是当时的会议室。她熟练地念出了20位参会人的姓名。

        柏辉章公馆在当时遵义城内无人不晓,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确认这栋楼和这间会议室还颇费了些周折。遵义会议纪念馆副馆长张小灵说,会议召开极为保密,遵义本地没有知情人,当地曾将红军当年召开群众代表大会的天主教堂误认为是遵义会议会址。

        确认会议的房间更是一波三折。1935年红军离开遵义后,柏辉章家族的一名亲戚较早进入公馆。他记得:“在厢房楼上一间屋内,桌凳摆设的情形有开过会的模样,墙壁上还有一张大胡子外国人的像。”

        几经查证,遵义会议会址和会议室最终确认。墙上的那张大胡子外国人像,就是马克思的画像。

        现在已无从查知,这张马克思画像从哪里由何人带来。也许,它来自红军出征的江西,经历了第五次反“围剿”、湘江战役、黎平会议,突破乌江天险,来到遵义城,贴在了会场里。

        风雨坎坷,九死一生,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始终在中国共产党人心中坚如磐石。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天气一定很冷,因为会议桌下放着一个火盆。屋外天寒地冻,屋内热火朝天。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著的《红军长征史》记载:“会议一共开了三天,气氛紧张激烈,发言的声音很高,每天总是开到半夜才休会。”

        痛定思痛,中国共产党在自我革命中走向成熟。

        会议作出了“选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等重要决定,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高度评价遵义会议,称之为“在党的历史上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在这以后,中国革命开始摆脱不真正了解中国情况的共产国际的干预和束缚,展示出无穷的生命力。”张小灵说。

        “如果继续照搬教条主义、照套本本,是什么结果?会前的湘江之战和会后的四渡赤水就是最好的对照。”遵义会议纪念馆原副馆长、党史专家费侃如说,从那时起,我们党便深刻认识到,必须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民心推动转折

        记者瞻仰会址时,惊讶地发现,墙壁上“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等标语仍然完好。红军离开遵义后,这些标语还能“幸存”?

        张小灵解开了记者疑问:红军撤离后,柏辉章家人曾找当地群众来铲除这些标语。群众对红军有感情,从中“做了手脚”,用可清洗的石灰浆水将标语覆盖。解放后,经当地一名泥工指认,对墙壁进行清洗后,红军标语赫然重现。

        “能如此得民心,中国共产党在遵义召开会议,实现伟大转折,进而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绝不是偶然。”张小灵说。

        1935年1月,红军攻占遵义城。进城前,红军总政治部专门下发文件,要求红军战士严守纪律。战士们对群众秋毫无犯,还大力宣传红军不收苛捐杂税、主张抗日等。当红军大部队出现在遵义城边的丰乐桥桥头时,大批民众挥舞着三角小旗,把鞭炮放得“噼噼啪啪”震天响,热烈欢迎红军队伍进城。

        “红军不打人不骂人,把地主的粮食和房子分给老百姓,我觉得这支队伍很好,愿意跟着红军走。”在遵义参加红军的李光生前回忆说。他中午参军,当天下午便打了一仗,这一仗正是为了保卫正在城内召开的遵义会议。

        在遵义市桐梓县,当地群众100多人昼夜为红军碾米20多万斤,十多名缝纫工人和几十名辅助女工,自带缝纫机为红军赶制军衣3000多套。不少遵义群众还为红军带路、送情报、抬担架,有的为红军印刷文件、布告、宣传品,为红军抢修枪炮等。

        新中国成立后,丰乐桥改名迎红桥。桥的名字变了,但遵义人民对红军的感情从未改变。

        今年3月,电视剧《伟大的转折》在遵义汇川区团泽镇卜台村拍摄时,当地村民敲起震天响的腰鼓,抬着一头绑着大红花的大肥猪,挑着水果、自家蔬菜、鸡蛋,自发前来拍摄地慰问。抬在最前面的大红标语格外动人——“欢迎红军再回家”。

        “遵义群众坚信,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来帮助穷人翻身的,因此民众不光欢迎红军、拥护红军,还帮助筹集军费、充实物资,积极加入红军队伍,为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和后来的长征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遵义市长征学会常务副会长黄先荣说。

        坚定走向远方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我姓红,叫红军,我住在中国。”

        在遵义市绥阳县,一名负责为部队断后的红军战士被捕,面对反动派的严刑拷打,他竟如此镇定豪迈地回答,直到被推入滔滔河水中,英勇牺牲。

        在无数壮烈牺牲的红军英雄的心目中,为“中国”而死,为千千万万同胞更好地活下去而死,虽死犹生。

        1934年12月25日,遵义市余庆县龙家镇,59名失散红军面对敌人的疯狂屠杀,视死如归。刽子手们见红军战士个个豪气冲天,十分恐慌,一阵乱刀砍杀后,匆匆把59名红军推入“万丈深坑”,仓惶而逃。

        生死关头,信念不移,浩然的精神力量震撼人心。

        一组数据令人惊叹:

        长征出发时,红军指战员每3人才有一支步枪,每支枪不到50发子弹;轻重机枪,平均每挺仅约300发子弹。湘江之战后,部队弹药所剩无几。到达遵义地区后,每支枪平均只剩3发子弹。

        而此时,国民党军40万重兵正急速向红军包围而来。红军用这“每支枪3发子弹”的装备,几乎是赤手空拳,与配备飞机、大炮的敌人展开搏斗。

        在贵州的深山密林中,自然条件极其恶劣,每天还要面临严酷的环境和绝地断粮等生死考验。

        若要问,他们一往无前的勇气来自哪里?答案是:信念。

        一名跟随红军行军560天的英国传教士写道:“中国红军那种令人惊异的热情,对新世界的追求和希望,对自己信仰的执着是前所未有的。”

        记者走出小楼,在会址门口的大槐树下享受夏日的清凉。康克清曾回忆,开遵义会议时住在小楼里,推开窗就看见一棵小槐树。如今,这棵小槐树已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大树下有一面党旗,络绎不绝的人们来到这里庄严肃立,重温入党誓词。张小灵说,自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以来,前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人数激增,仅6月就接待约28万人次。

        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覃爱华认为,在遵义会议会址“既能寻找到初心,还能真切感受到我们党敢于直面问题、勇于修正错误,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精神”。

        “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中国共产党在长征中深刻回答了这三个问题,逐渐从幼年走向成熟。”黄先荣说,“艰苦卓绝斗争中形成的传统和优势,一直引领着这个国家前进,如今正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征程上显示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新华社记 胡星 李惊亚 朱超  

        (新华社贵阳7月14日电)  

  • 各执一词 日韩误会闹大了!

        日本和韩国政府代表12日在日本首都东京举行工作级对话,没有就解决双方贸易摩擦取得进展。这还不算,双方13日谈及前一天的对话,对会议性质、韩方代表是否要求日方撤销出口管制等各执一词,争吵越发激烈。

        是否要求撤销管制?

        争吵原因之一是,韩方声称12日向日方提出撤销管制的要求,日方否认韩方提出过这一要求。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一名官员13日说,韩方“在昨天的会议上清楚地要求日方撤销贸易限制,就这一点不应该与日方有误会”。另外,一名韩方代表13日离开东京回国前告诉媒体记者,韩方在会议中对日方做法表示遗憾,要求日方撤销管制。

        然而,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岩松润在记者会上说,“我们审视了会议记录”,韩方不曾向日方提出“要求撤销(管制)的明确意见”,而只是要求日方解释出口管制的原因。

        日本政府本月1日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工业材料加强审查和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以外。12日会议是双方首次就此直接接触,日韩各派出两名代表。

        是磋商还是解释?

        争吵原因之二是,12日会议的“性质”究竟是日韩互相磋商,还是日方向韩方作出解释。

        按照岩松润的说法,“会议的性质不是磋商,而是日方收到韩国政府要求后作出解释的一个场合”。至于韩方官员描述会议是“磋商”,日方对这一说法“想予以纠正”。

        日方声称向韩方作出全面解释,并且在实施管制前通知过韩方,而这两个说法均遭韩方否认。韩方质疑日方出口管制措施,要求日方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或理由。

        是否提议再磋商?

        争吵原因之三是,双方就韩国是否提议再次举行磋商说法不一。

        按照日方的说法,韩国方面没有提议再次举行磋商。韩方却坚称,已经“多次提议”在7月24日以前举行新一轮对话,只是日方没有明确表示是否会接受提议。

        路透社报道,12日会议在一间小会议室里举行,双方没有打招呼,日方代表在韩方代表入场时既没有站立也没有鞠躬。日本方面后来解释,双方代表会议前见过面,打过招呼。

        韩国媒体报道,韩方代表受到冷遇,会议在一个像“车库”的房间里举行。会议气氛“十分紧张”,双方代表互不对视,开场时没有握手问好。

        王雪梅 (新华社专特稿)  

  • 土耳其在S-400上摊牌 美国如何接招

        第四架装载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的俄罗斯货机13日飞抵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土国防部前一日宣布,从俄罗斯购买的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首批设备当天运抵安卡拉附近的穆尔特德空军基地。

        分析人士指出,在美国先前多次威胁制裁的背景下,土耳其坚持从俄罗斯购买S-400系统,恐难免遭到美国制裁。考虑到多种因素,美方或将采取相对温和的制裁方式。

        土方高调展示

        土国防部12日特地安排媒体记者前往穆尔特德空军基地采访报道,并于当天下午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接收S-400的图片和视频。据土媒体报道,S-400交付过程预计将持续到今年10月,一套将部署在首都安卡拉附近,另一套将部署在土东南部靠近叙利亚边境地区。

        土耳其是首个购买S-400系统的北约成员国。美方以S-400系统与北约防空系统不兼容并可能危及美制F-35型战机安全为由,多次要求土方取消S-400订单,改为购买美制“爱国者”,并威胁对土方施行制裁、暂停向土方交付F-35战机零部件并暂停F-35项目合作。

        土国防部长阿卡尔12日与美代理国防部长埃斯珀通电话时表示,土方坚持继续参与F-35战机研发项目,并将继续研究美方有关购买“爱国者”系统的提议。他还强调,S-400系统对美国和北约成员国完全不构成威胁。

        分析人士认为,土方对接收S-400系统进行高调展示,凸显其在此问题上的坚定立场。在与俄方进一步靠近的同时,土耳其也不希望土美关系恶化,释放了与美国进行对话与合作的信号。

        美方谨慎应对

        美国国会两党参议员在S-400首批设备运抵安卡拉后对土方进行了谴责,并呼吁立即对其实施制裁。但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却保持沉默,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表态。

        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外交委员会领导层12日发表联合声明称,土耳其购买S-400系统的行为对F-35项目构成威胁,表明土俄在战略上靠近,国会要求总统特朗普在《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框架内对土进行制裁,并要求国防部禁止土参与F-35项目。

        近几个月来,土耳其采取措施试图避免制裁或削弱制裁力度、推迟制裁时间。土方首先是争取特朗普的理解。在6月召开的G20峰会上,土美元首举行双边会晤讨论了S-400等议题。此外,土方还提议土美成立联合委员会研究解决S-400系统技术争议问题,并计划暂缓启用S-400系统。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系统已构成美国实施制裁的条件,但目前制裁仍存在一定变数。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撰文指出,特朗普6月与埃尔多安会晤时曾将土耳其购买S-400系统归咎于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这表明特朗普或许会推迟对土耳其的制裁。

        美国智库外交政策研究所中东项目主任阿伦·斯坦表示,土耳其受制裁或许不可避免,但问题是制裁力度会有多大以及会在何时实施。特朗普本人将成为实施制裁的不确定因素。 

        土安全问题专家梅廷·居尔灿认为,美国国会很可能在对土制裁时间上展现出灵活性,但制裁难以避免。

        美军长期使用土境内的因吉尔利克基地并在基地内储存核武器。专家认为,考虑到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同时也担心制裁力度过大将导致土耳其收回因吉尔利克基地使用权,美国可能会对土实施相对温和的制裁。

        新华社记者 施春 秦彦洋  

        (据新华社安卡拉7月13日电)  

  • 饶惠谭:一生革命建功沙场

        据新华社武汉7月14日电(记者 王贤)饶惠谭,1915年3月出生于湖北大冶殷祖镇南山村。1928年参加红军。1933年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员。

        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饶惠谭所在的湘鄂赣红军游击队被编入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1938年,新四军一团在铜陵、繁昌地区开展敌后武装斗争。1942年2月,饶惠谭任新四军二旅第四团(后为四十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先后参与指挥了多次反“扫荡”战斗,以及长兴战役、周城战斗等,屡建战功。

        1946年,饶惠谭任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六旅副旅长。1947年,调任渤海纵队十一师(后改为33军99师)副师长,后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三十三军九十九师师长。参加了淮县战役、周村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在渡江战役中,他首批渡江,冒着敌人炮火冲上南岸,指挥部队攻占荻港。

        上海解放后,99师改编为淞沪警备司令部公安第十六师,饶惠谭任师长。

        1952年,饶惠谭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三军参谋长。1953年3月21日,第二十三军指挥所遭到敌机轮番轰炸,饶惠谭壮烈牺牲,时年仅38岁。

  • 浙江警方:初步判断章子欣非失足落水

        新华社杭州7月14日电(记者 马剑)浙江省公安厅14日晚间发布警情通报称,经刑侦技术鉴定,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此外,警方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带走章子欣的两名租客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此前,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章子欣的遗体13日在浙江省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其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9岁的章子欣被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经初查,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鉴于案情重大,浙江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经查,43岁的梁某华是广东省化州市人,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45岁的谢某芳也是广东省化州市人,未婚。二人均无违法犯罪前科,且外出多年未归。

        据警方介绍,谢某芳2005年经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理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7月8日2时1分,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

        经查,自2018年底,特别是2019年4月以来,梁、谢二人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7月4日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章子欣从淳安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

  • 英称愿有条件释放涉伊朗油轮

        据新华社伦敦7月14日电(记者 桂涛)英国外交大臣亨特13日称,如伊朗方面确保此前被英国扣留的油轮目的地并非叙利亚,英国愿释放该油轮。

        英国舆论认为,这一表态为改善因油轮被扣事件导致的英伊两国紧张关系带来了新契机。

        亨特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发文说,与伊朗外长的电话会谈“具有建设性”,伊方告知英国,愿促进这一事件得到解决。

        英国海外领地直布罗陀当局本月初在英国海军协助下扣押装载伊朗原油的油轮“格蕾丝一号”,称其违反欧盟制裁令、向叙利亚运送原油。伊方则否认这一指责,要求立即释放被扣船只,并警告英国不要玩“危险游戏”。

  • 法宣布9月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

        据新华社巴黎7月13日电(记者 唐霁)法国总统马克龙13日在巴黎宣布,法国将于今年9月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加快法国太空军事的发展,应对未来在太空可能发生的冲突。

        马克龙说,他于2018年提出法国将拥有太空防御战略,法国现在已准备就绪,将加强对太空安全形势的了解,以更好保护本国卫星,法国还要在太空领域加大投资。

        7月14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国庆阅兵仪式上,法国空军飞机飞过卢浮宫金字塔广场附近的小凯旋门上空。当日,法国在首都巴黎举行国庆阅兵仪式。新华社记者 高静摄  

  • 纽约曼哈顿突发大面积停电

        据新华社纽约7月13日电(记者 长远 王文)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地区13日晚突发大面积停电,数万居民、商户和部分交通设施受到影响。

        停电发生在当地时间13日晚7时左右,停电导致餐厅、商店等暂停营业。以夜景著称的时报广场大多数LED大屏幕断电,周边百老汇的大部分歌剧院暂停演出,帝国大厦等标志性建筑一片黑暗,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某些电视台不得不使用发电机临时供电。

        停电还导致部分路段交通信号灯失灵,部分地铁线路停运。

        负责纽约地区电力服务的纽约爱迪生联合公司称,停电影响约4.2万用户。部分媒体则表示,停电影响到9万用户。

        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在推特上说,警方已经确认这次停电并非有人故意造成,而是检修孔着火导致。

        纽约州州长科莫13日晚表示,停电暂未造成人身安全事故,但这件事发生本身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他已经要求相关部门彻查事故发生原因,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纽约市上一次发生大面积断电是在1977年7月13日,停电持续了25个小时。其间,有人趁乱抢劫商铺,造成约3000万美元的财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