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山中有诗意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7月12日        版次: 15     作者:

    北京市第十三中学高二(1)班 侯强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李白的这句诗,描绘出天姥山雄伟壮丽的景色。山中景色秀丽繁多,令人目不暇接。我有了求证的好奇心,去查阅了资料,然而事实却告诉我:我被这个浪漫的诗人忽悠了——天姥山真的是不高。

    我由此又想到了许多其他的写山的诗。如:“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或是“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亦或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这诗中的山取意是什么呢?我想,山也无非就是这几种特点值得让人们感慨万千。

    一种,是山的“蔚然而深秀”或是山之“大观”。

    这种诗多是专门写山景的,如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可算是这种。其中那句“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便是专门写了天姥山的景色。这山之景,是处于人之所罕至之地的“奇伟、瑰怪、非常之观”,足以令诗人之心为之颤动,才有惊世之作。

    而另一种似乎更常见于各种诗中,那便是山的宁静,甚至于凄清。这宁静与凄清总会与诗人当时的心境结合在一起。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这些诗似乎都是取了宁静这一点。尤其有两句:“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更是一经典代表。春时花开,却在月夜悄悄落下,夜色朦胧,更让白日喧闹的山林显出幽静和空灵,也显出作者的禅心来。这种诗多将山的静、山的幽来衬托更清幽的诗意以及作者那或悠然或凄凉的情。

    再一种,是山的雄伟壮阔。这一种,总能显出作者的豪气来。

    毛泽东三词:一则“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则“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一则“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便将这种豪气体现得淋漓尽致,使人读之不仅如观山于眼前,更有万千豪情自然而然生发于心。可以说不仅仅是山让诗人生出了豪情,更是诗人将豪情赋予了山。

    山与水,大概是中国的诗词歌赋中最受宠爱的两种景色,多少诗歌,多少诗人,用它们留下了自己千万种情感。它们,可以说撑起了中国文学中的很大一部分。

    这世界上的山也许是有限的,但人的思想却是无限的,当这有限和那无限相遇,便是一片新的天地。当我们走到山前,不妨多想一想这山中的诗和那诗中的山,于此处感悟,于此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