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红军为什么能冲出绝境?

        1934年底,中央红军进入广西,打响著名的湘江战役,这成为红军长征开始以来最壮烈一仗。

        战役结束后,中央红军从长征开始时的8.6万人,减至3万余人。

        红军遭遇空前的艰难危险:地理上的天然屏障,国民党数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内部“左”倾错误路线的危害。

        这使力量已经比较弱小的红军濒于绝境。然而,在困苦磨难中,红军却变得更加强大,最终取得胜利,并为后世留下宝贵精神财富。

        为了大局而置生死于度外

        兴安县界首至全州县屏山渡口的几十里湘江江面,宽处不过一两百米,窄的只有几十米。80多年前,中央红军付出巨大代价,从这里渡过湘江,突破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

        距界首渡口仅几百米的一座叫“三官堂”的祠堂见证了历史。彭德怀曾把指挥部设于此,指挥红三军团部队掩护中央纵队过江。

        “看,那片树林后面,就是湘江。敌军见正面攻击不行,就改从两侧上来。”兴安县长征史研究专家、县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兴华站在昔日阵地上对记者说。

        这是界首渡口附近的光华铺,小山包上矗立着一座红军墓,中间大碑旁侧有两座小些的碑,刻着两个名字:沈述清和杜中美。沈述清是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团长,他在11月29日的战斗中牺牲,杜中美立即受命接任,又在当天捐躯。

        在灌阳县持续三昼夜的新圩阻击战中,红三军团第五师参谋长、红十四团团长以及副团长、参谋长、政治处主任都英勇牺牲,阻击部队伤亡2000多人,坚持到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全部过江。

        在全州县脚山铺阻击战阵地上,26岁的红一军团第二师五团政委易荡平身负重伤,为不当俘虏,开枪自杀。

        灌阳县史志办主任史秋莹说,担任阻击任务的红军指战员心里很清楚,他们背后就是中央军委第一、第二纵队,哪怕牺牲再大也决不后退一步。

        “红军将士顾全大局、服从命令、严守纪律,他们用理想信念和英雄气概粉碎了困难。”她说。

        湘江之战中,当地百姓帮助红军架浮桥、送粮草,救助红军伤员,为红军冲出绝境提供了大力支持。

        人人心中都有坚强意志

        主峰海拔2100多米的老山界,是红军长征越过的第一座高山。这里的悬崖上瀑布飞溅,森林茂密,雾气缭绕。即便是乘车上山,也能体会到山势的危险。

        很难想象,当年渡过湘江的红军,在敌军追击、人员疲惫、粮食匮乏的情况下,是如何翻越这座大山的。陆定一在《老山界》中写道:“肚子很饿,气力不够,但是必须鼓着勇气前进。”

        他记叙,翻越老山界中,他和大家“一路上都在写着标语贴”,“我们完成了任务,把一个坚强的意志灌输到整个纵队每个人心中,饥饿,疲劳甚至受伤的痛苦都被这个意志克服了”。

        就在老山界主峰下面的千家寺村,留下一座红军“标语楼”。

        “当红军有田分”“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20多条标语刷在红军宿营的一座寺庙的墙上,字体遒劲昂扬。如今这里矗立着一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红军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还在大力宣传革命理想,这体现了必胜的信念。”陈兴华说。

        发动和依靠群众,是红军不断取得胜利的法宝之一。在翻越老山界时,瑶族民众为红军做向导,提供饭食,成为红军继续长征的有力保障。

        这时,广大指战员也纷纷质疑博古、李德执行的错误路线。“从老山界开始的争论,持续到湖南通道境内。”《红军长征史》写道。陈兴华说,这为红军实事求是制定正确战略方针打下了基础,促成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

        钢铁战士铸就不朽丰碑

        抢渡湘江、翻越老山界后,红军还经历数百场战斗,渡过金沙江、大渡河,爬雪山、过草地,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

        英国学者迪克·威尔逊评述:“长征的艰苦,锻炼了人们的纪律性和献身精神。”德国友人王安娜写道,长征的激烈战火把部队“锤炼成钢铁战士”,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说,红军是“历史上一支无与伦比的坚强队伍”。

        如今,红军烈士倒下的地方,分布着宽阔平坦的马路和美丽整洁的村庄,当年的战场上矗立起了纪念场馆。

        在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里,3000多名红军烈士的名字被镌刻在墙上。灌阳县党史专家文东柏说,当地群众不希望英雄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因此多年来各方不断努力,尽可能找到所有牺牲在此的红军英烈名字。

        脚山铺阻击战米花山阵地旧址附近,一座红军烈士墓碑上的红星在青山映衬下亮得耀眼。村民蒋石林的爷爷蒋忠太80多年前把湘江战役的7名红军烈士埋葬在这里,从此一家五代人每年清明和春节都来祭扫,并向访客讲述红军故事。

        在灌阳、兴安、全州等地的湘江战役旧址,每天都有大批各地群众前来瞻仰。“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需要我们继承和弘扬长征中体现的对党忠诚、信念坚定、顾全大局、担当牺牲精神。”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教授赵晓刚说。

        新华社记者 黄浩铭 朱超 张瑞杰  

        (新华社南宁7月7日电)  

  • 满洲里口岸乱收费为何如此任性?

        违规设立政府收费项目、巧立名目收取关门费、要挟企业强行缴纳仓储费……

        近期,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内蒙古满洲里口岸明察暗访,发现满洲里口岸存在违规乱收费、变相涨价收费等问题,大幅增加企业成本,抵消国家减税降费效果。

        进出口企业成“唐僧肉”

        国办督查室发现,在减税降费大背景下,满洲里市政府对违规设立的口岸设施维护费未及时取消;一些垄断企业巧立名目,违规收取人工费、关门费、仓储费等各种费用。

        调查中,国办督查室发现,满洲里口岸物业服务中心向过境货物收取每吨8元的口岸设施维护费,仅2018年初至2019年5月就收取1.5亿元。

        据悉,这笔维护费实际是由满洲里口岸物业服务中心代收,然后上缴满洲里市财政局,属于政府性质收费。国办督查室认为,满洲里市政府通过下属企业以经营性服务收费名义收取该费用,实际上是规避国家规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审批权限,属于违规设立政府收费项目、加重企业负担的乱收费行为。

        此外,还有不少进出口企业反映,满洲里口岸一些海关、铁路方面的垄断企业有乱收费行为。

        满洲里一些外贸运输代理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满洲里站国际集装箱场装卸搬运作业和掏装箱作业等业务均由满洲里晋西龙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独家承担。2018年8月以来,该公司在货主已向满洲里站按标准全额缴纳查验费用的情况下,每箱额外收取人工费300元。2019年5月以来,每箱又开始收取关门费50元。据统计,短短数月,该公司就额外获利近200万元。

        乱收费导致国家对进出口企业的减税政策大打折扣。据测算,口岸设施维护费的收取导致减税红利直接被冲抵70%;晋西龙公司及关联方违规收取人工费和关门费的行为直接蚕食减税红利11.1%;熏蒸服务收费上涨直接蚕食减税红利39.3%。

        垄断企业乱收费

        记者调查发现,满洲里口岸乱收费现象暴露相关部门监管严重缺位问题。

        被点名批评违规收取关门费的满洲里晋西龙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段世林称,公司只是觉得利润不足就应该收费,并不知道私自收费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记者调查发现,在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满洲里站与该公司签订的《铁路运输货物装卸作业业务合同》中,双方约定“在铁路货场自行收费或向货主索要其他好处费用的”,铁路方面有权解约并索赔。但直至国办督查发现问题前,却无人来监管承包企业的乱收费行为。

        坚决斩断乱收费的黑手

        据记者了解,国办督查之后,当地已全面停止收取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满洲里铁路车站已与涉事公司终止合同,并清退违规收费;满洲里海关下属融合公司也暂停收取进口原木熏蒸费,正在制定新的收费标准。

        满洲里市副市长王长春说,满洲里市政府已联合满洲里海关、满洲里铁路车站等联检联运部门成立了检查组,对口岸通关环节各类收费行为进行全面排查、整顿,切实优化口岸营商环境。

        国办督查室强调,对一些地方出现变换花样乱收费、乱涨价抵消减税降费成果的现象,必须露头就打、施以重拳、决不姑息,坚决斩断伸向减税降费红利的黑手。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邹俭朴  

        (据新华社呼和浩特7月7日电)  

        新华时评

        减税降费的羊毛也敢薅?

        满洲里口岸是我国最大陆路口岸,属于典型的“小政府大口岸”,仅靠财政经费运转有一定困难。然而,有难处也不能伸手去薅减税降费的羊毛。大规模减税降费是党中央、国务院为了优化营商环境、增强市场信心、促进经济平稳运行而作出的重大决策,当地在这样重大的问题上都敢耍花招儿,怎能保证在其他改革事项上不会谈条件、搞变通、玩花样?要让改革政策上下贯通、一竿子插到底、红利充分释放,地方党政干部必须在思想上跟党中央保持一致,扫除认识上最后一公里的障碍。否则再好的改革措施也难免变成“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比乱收费、乱涨价更严重的是政府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对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部署认识不到位、态度不坚决、落实不彻底,应该不只在减税降费一事,也不会仅限于满洲里一地。各地应认真对照,举一反三,全面排查,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不折不扣执行到位。

        新华社记者 张丽娜 王靖  

        (据新华社呼和浩特7月7日电)  

  • 倪祥明:无名高地上的英雄

        据新华社郑州7月7日电(记者 王烁)倪祥明,1925年出生在河南省杞县泥沟乡聂寨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父母早逝,由姐姐抚养长大。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是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3团3营7连4班副班长,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1952年7月22日,在朝鲜黄海北道涟川郡老秃山战斗中,倪祥明与战友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子弹打光了,就投掷一颗颗手榴弹。在固守阵地上的洞口时,倪祥明手中剩下最后一颗手榴弹。为了不让敌人接近洞口,他纵身一跃,提起手榴弹扑向敌人,被5个美军围住。倪祥明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紧接着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时年27岁。

        1952年9月5日,根据倪祥明生前的请求,他被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同年9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追记他特等功,同时授予“一级英雄”光荣称号。倪祥明烈士生前所在的4班,也被命名为“一级英雄班”。

  • 鸡鸣三省大桥合龙 助推乌蒙山区脱贫

        这是正在进行主拱圈合龙施工的鸡鸣三省大桥(7月7日无人机拍摄)。当日,位于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顺利合龙,标志大桥建设取得重大阶段性进展,为2019年底建成通车奠定了坚实基础。该桥建成后将解决三省交界一带数十万群众的出行难题,有力助推乌蒙山区脱贫攻坚。新华社发  

  • 南方将迎强降水 气象局启动四级响应

        据新华社北京7月7日电(记者 高敬)7月7日至10日,我国南方将出现新一轮强降水过程。中央气象台7日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中国气象局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雨)四级应急响应。贵州、广西、湖南、江西、浙江及可能受影响的省级气象局根据实际研判保持或调整相应应急响应级别。

        中央气象台预计,7月7日至8日,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广东西北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北部、福建北部、浙江南部以及西藏东南部等地有大雨,其中,贵州东南部、广西东北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部、浙江西南部、福建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或大暴雨(100至180毫米),最大小时降水量30至50毫米,局地可达70毫米以上,部分地区局地并伴有雷暴大风或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指出,这轮强降水过程的特征主要表现为大暴雨覆盖面积较大,部分地区降水持续时间较长。这次过程是今年入汛以来面雨量最大的一次降水过程,累计雨量大于100毫米和200毫米的区域面积比前几次降水过程要大。贵州、湖南、广西等地的强降水持续时间可达3天以上。何立富表示,这次强降水预计11日趋于结束,11日白天降水会明显减弱。

  • 鹤壁进京签约18个项目

        本报讯 由河南省商务厅、鹤壁市政府主办的鹤壁北京产业发展恳谈会日前在京举行,来自中国企业联合会等行业协会的代表,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以及130余家在京重点企业、部分鹤壁企业代表参会,就清洁能源与新材料、汽车电子电器、现代物流、数字经济等行业发展动态进行了交流发言。本次恳谈会共有18个项目签约,投资总额163.8亿元。

        鹤壁市有关领导向与会代表介绍了市情和产业发展状况。鹤壁市着力创建全国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全国城乡融合发展示范区、全国全域生态环保示范区、全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示范区、全省营商环境示范区,加快打造汽车电子电器与新能源汽车、清洁能源与新材料、绿色食品三个千亿级产业基地。在签约仪式上,中国企业联合会与鹤壁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协议、中国二冶集团有限公司城中村搬迁基础设施提升、北控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120MW光伏发电及配套工程等18个项目签约,投资总额163.8亿元,涉及现代物流、现代家居、数字经济、清洁能源与新材料等多个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