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白鹭天鹅来安家 推开窗子就赏景

        本报讯(记者 朱松梅 通讯员 杨亚清)东南四环边,芳林公园最近正式亮相凉水河畔。园子占地7.6万平方米,是朝阳区小红门乡拆平违建后开辟的一处休闲公园。

        昨天,记者来到凉水河小红门跨河桥。阳光炽烈,河畔的芳林公园却绿意葱茏,花木葳蕤。它以“凉水芳林,河畔新绿”为主题,是一处集生态、景观、休闲为一体的城市休闲公园。

        曲曲折折的步道上,不时有居民遛弯儿。“方圆两三公里,这是惟一的一个大公园,名字好听,景儿也美。”居民苏丽说,公园和多个小区隔河相望,才开放个把月,就成了大家散步最常去的地方。

        在小红门乡副乡长沙莎看来,园子有更为独特的地方。“咱们脚下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像一块大海绵,吸纳吞吐雨水。”在园中小径漫步,沙莎告诉记者,步道砖可透水,下面还铺设了碎石、枕木等生态材料。雨水层层下渗汇入蓄水池,暴雨来临时,可削减洪峰。暴雨过后,又能用于浇灌绿地,“用专业名词来说,它是一座雨水花园。”

        展开一张小红门地图,刚刚落成的芳林公园格外显眼。它沿凉水河呈带状延伸,长度超过700米,总面积7.6万平方米,比10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还大。在繁华的东南四环,要开辟这样一处大公园,着实并非易事。过去两年,小红门乡在凉水河右岸拆除了数百间违建,才为公园腾出了建设空间。

        按照规划,芳林公园所在地块原本就该是城市绿地,但由于历史原因,拖了十多年,迟迟未能建成。“这块地儿乱糟糟,遍布违建,有住人的房屋,也有垃圾回收场站,污水直接排进河道。”沙莎说,这里地处朝阳、大兴两区交界处,又涉及多个产权单位,仅靠乡政府难以推动拆违工作。

        2017年起,小红门乡落实“河长制”,并多次利用“吹哨报到”机制,多次协调市、区相关部门召开联合整治会议,开展凉水河沿岸联合整治行动。属地政府与水务、城管、消防等多个部门联动,仅用数月时间,就拆掉了扎根十余年的违建。今年,针对拆违后的裸地,小红门乡又加大沿河两岸绿化修复,开展了植被恢复工程、河边道路工程,并结合凉水河生态廊道规划筹建了芳林公园。

        岸绿了,水质也变得清澈。不远处,小红门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改造,沿岸污水可尽数消纳。净化后的污水又重新注入河流,俯身细看,清澈见底的凉水河里水草飘摇,鱼儿游弋,一派勃勃生机。

        凉水河畔添新景,最高兴的是当地居民。“过去,凉水河污水横流、臭气熏天,是城市‘下水道’。现在,河水清亮,连野生的白鹭、天鹅也来安家,我们推开窗子就能赏景儿。”一位居民说。

  • 82户137人稳定脱低

        本报记者 潘福达

        白墙灰瓦的民宿小院点缀在层峦叠嶂之中,在青山绿树映衬下更显素雅。院内,青石铺就的路面通向古风犹存的客房,后院几垄菜地种满了新鲜蔬菜;院外,漫山遍野的菜地迸发一片新绿,鳞次栉比的老宅正陆续翻修换新颜……

        这是一处诞生于去年5月北京市管企业“一企一村”精准扶贫新模式的民宿,这是一个曾经远近闻名的低收入村。去年初夏,51家国企与54个低收入村签订结对帮扶协议书,北京国资公司与门头沟区清水镇梁家庄村结对。仅过了1年,梁家庄村近日实现了低收入村“摘帽”,今年82户低收入户、137人低收入人口实现稳定脱低。村里新兴的高端民宿产业,正助推梁家庄村村民走上幸福路。

        民宿迎客 村民收入翻了倍

        北京城区已入盛夏,来到地处深山的梁家庄村,凉爽的山风扑面而来。走进闲置老宅改造成的民宿院落,风铃声入耳,3名管家正忙碌着打理院子的各个角落。

        “这俩院子提前运行俩月,现在周末和节假日都客满了!” 北京国资公司所属北科建集团派驻梁家庄帮扶项目负责人李建军皮肤晒得黑红,提起这两个小院,他总是提高嗓门,兴奋地和客人介绍着它的故事。

        阳光从宽大的落地门窗透进来,房间布局考究又精致温馨;宽敞的厨房和客厅内,典雅古朴的中式家具陈列其中。这两套民宿都有个富有诗意的名字,一套叫“观览山居”,另一套叫做“栖隐山房”。

        村里还有15套院子即将完成翻修,17套民宿将在8月份整体投入试运营,带动村里19人稳定就业,收入持续增加。村民种植的南果梨、生态蔬菜、高山茶、高山芦笋等产品也将摆进民宿里展销,打开了赚钱脱低的新渠道。

        “以前说‘低’真觉得自己低人一头,现在稳定工作送到咱家门口!”民宿管家张建梅就是这19人之一。有了这份工作,她的收入不仅翻了倍、有钱供孩子上学,还能更好地照顾家里。下一步,她和另外两名管家还要带徒弟,带动更多村民稳定脱低。

        不再吃煤 闲置农房成了钱袋子

        在脱低之前梁家庄村民都吃什么?问起村民,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汉子挠了挠头:“煤。”

        这个毗邻龙门涧、灵山等景区的村子,过去不知道怎么靠风景挣钱。在北科建进驻之前,村里还没有一户农家乐,更别提民宿甚至高端民宿了。

        刚接到与梁家庄村结对的任务,北科建集团项目团队立马扎进了村,所见所闻却让他们心里没了底:曾经全村经济主要依靠开采煤炭,煤矿和养殖业都无法持续,年轻人都进城打工了,村里还能发展啥?

        经历了深入考察,帮扶新思路让所有人底气倍增——以党建为引领,以产业帮扶、就业帮扶、文化帮扶、资金帮扶、品牌帮扶为主导开展脱低工作,依靠民宿业带动农林业发展。

        国企搞帮扶就要真心实意。北京国资公司计划3年内向梁家庄村捐助善款共计400万元,北科建集团和村集体经济组织签订全面开发运营该村高端民宿的项目合作协议,村集体占比51%分享经营成果。不需要村里和村民掏一分钱,北科建全部承担民宿产业的开发运营和融资任务。“我们将举全系统之力打好脱贫攻坚战,以产业帮扶为主导,帮助梁家庄村稳定脱低,走上致富道路。”北京国资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岳鹏说。

        为更好开展帮扶,北科建集团专门注资成立了脱低帮扶平台公司——北京梁家庄创艺乡居文化有限公司,首期民宿产业项目获取20年使用经营权。闲置农房成为了村民的新“钱袋子”,还增加了90多个就业岗位,帮助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低”。

        提前摘帽 党建引领脱低帮扶

        “经过项目组这几天的排查,村里最后37位低收入村民实现稳定脱低,我们提前半年摘掉了‘低收入村’的帽子!”梁家庄村党支部书记肖海清喜上眉梢。

        随着精品民宿即将开张,更多村民将来到民宿和农林新岗位,收获可观的收入,稳定脱低的后期目标也将实现。“国企来帮扶,村里产业一下子带活了,家家户户的老百姓都很满意!”他感慨。

        在村党支部,北京国资公司捐助100万元党费援建的一座党员活动示范中心在“七一”前正式竣工投用,党建宣传室、村史展览室、党员活动室等一应俱全。多家单位党支部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都将选择来到这里,村里越来越旺的人气指日可待。

        据介绍,党员活动示范中心将成为门头沟区脱低帮扶工作交流平台,把市属单位党建工作的先进理念和经验做法带入村庄,提升村民的经营管理水平和脱低致富的信心。

        沉睡已久的村落终于被唤醒,焕发了新生命。稳定脱低后,村民们将走上更宽广的致富路。

  • 海淀牵手“合伙人” 厚植“创新雨林”

        本报记者  于丽爽

        今年2月,地平线公司公告,宣布B轮获约6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30亿美元。此时,距离这家企业2015年7月创立不过短短三年半时间。

        这样振奋人心的创业故事,在海淀各个园区走一圈,能听到很多很多。这些,源于海淀区赋予各种创新主体“创新合伙人”地位,持续不断地构建“创新生态雨林”,为创新发展厚植沃土。

        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在海淀布局了以中科院为代表的重大科研、教育等基础设施,为后来海淀以科技创新引领发展奠定雄厚基础,而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海淀从未停止创新发展的脚步,从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到中关村科学城,始终走在全国创新发展的最前沿。

        政府服务曾一度跟不上企业发展的脚步。

        “我在政务服务中心工作时,政府对企业的服务还围绕‘审批’来,态度热情一点、给倒杯水。公司要上市,我们给出具一个‘未偷税漏税’证明就完了。主要还是外围服务。”海淀区区委书记于军回忆。他在海淀区上大学、在海淀区工作,是海淀创新发展的见证人和参与者。

        进入新时代,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政府如何参与、怎么提供服务?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海淀区提出“创新合伙人”概念,把政府掌握的、能影响和撬动的科学家、高校、高新企业、第三方机构等各种创新资源整合起来,赋予“创新合伙人”地位,再发挥地方党委政府的组织优势,以企业需求为核心,围绕企业发展过程中的痛点和难点提供服务。

        海淀区各部门把深入走访企业作为日常,为科技型创新企业画像:人才结构、技术领先状况、有哪几家竞争对手、处于什么样的市场地位等全部掌握。初创企业、瞪羚企业、隐形冠军企业……针对不同企业,配备不同的服务团队。

        作为人工智能企业,最大的难题是缺乏让技术落地的应用场景。“AI技术是刚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技术,需要落地的场景,人工智能算法需要训练,经过实验的积累,才能知道我的算法行不行,哪儿需要改进。”地平线公司战略发展部负责人秦臻介绍。

        海淀区结合人工智能企业的需求,推出了支持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政策集成“人工智能15条”,为人工智能技术落地提供应用场景。2018年年底,海淀区宣布启动“城市大脑”建设,并在全区40个社区开展“智慧社区”试点,覆盖单元门、小区大门、消防通道、岗亭、重点区域、小区周界、主干道、电梯轿厢、消防栓、窨井等18个场景的智慧化建设。地平线公司作为海淀区政府的“创新合伙人”,就是参与者之一。

        “智慧社区建设涉及到的技术很多,包括摄像头等设备生产商、智慧管理平台商等等。比如,海淀做人工智能算法的企业很多,他们的算法需要在地平线公司的芯片上实现。这就打通了人工智能领域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壮大了我们的朋友圈。”秦臻说。

        创立19年的北京千方科技股份公司,也是海淀区政府的“创新合伙人”。在市政府支持下,海淀区正在建设100平方公里的开放式自动驾驶测试场。测试场北至沙阳路、东至上庄路、南至温泉路、西至聂各庄—北安河路,以及海淀驾校至五矿观山区域。眼下,千方公司正在这一范围内,安装车路协同设备,预计2020年,测试场将建成开放。

        “我们是深度参与企业之一。未来,这个测试场将成为全国最好的智能驾驶开放测试场,这不但会给一大批企业提供测试技术的平台,也会壮大整个产业,让海淀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领先优势。”千方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围绕科技成果产生、转化、产业化全链条配置资源;围绕企业发展不同阶段的不同需求提供服务……从最初的“伴行人”,到后来的“铺路人”“组织者”,海淀区作为地方政府的协同创新效能在持续优化,创新资源配置和供给水平在持续提高。

        截至目前,海淀区共有市场主体28万家,其中,企业26万家,个体户仅有2万家,企个比全市最优。28万个市场主体中,科技型企业占51.4%。在海淀区,每成立两家企业,就有一家是科技型企业。

        今年一季度,海淀区地区生产总值1651亿元,占全市经济总量的22.3%,同比增长7.4%,已连续13个季度保持了7%以上的较快速度增长。

  • 曲艺作品说回天 居民代表受感动

        本报记者 李洋

        7月4日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市文联6层一间会议室内的气氛却比天气还热烈。“以人民为中心,共谱回天新曲——回天题材作品诵读会”上,来自回龙观、天通苑的居民代表整个下午几乎一直举着手机在拍摄,出现在镜头里的是北京曲协副主席王玥波、李菁,以及甄齐、孙宏超、回想、郑思杰、张涛、王波、康珣、叶蓬、白金鑫、吉祥、如意等优秀青年演员活灵活现的表演。单弦、群口相声、对口数来宝、小品、相声、小品等9部作品轮番上阵,说回天人、话回天事、讲回天变化,让居民们一会儿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又笑中带泪忆起过去的种种不容易。

        “这9部作品的创作始自3月28日,曲协主席李伟建带队深入到回龙观龙泽苑、天通西苑采风,以及后来艺术家们多次分头前去采风的结果。”北京曲协工作人员简单介绍了创作过程后,王玥波表演的单弦《飞天彩虹》就开唱了。“通勤是个大问题。其实也就六七公里,六点起床,可还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早高峰得先往北……坐地铁六七趟愣没挤上去。”王玥波在作品中再现了回龙观IT工作人员去上地上班时的折腾和尴尬,随后把6月份开通的自行车专用道为居民带来的方便也详细刻画出来。

        龙泽社区主任伊然说,“这‘飞天彩虹’太形象了,自行车专用道每到人流高峰,最多有1万多人上去骑行。因为这条路确实很美,也凉快。”

        接下来,回想等演员诵读的小品《大城小事》,以五六个人物表演出小区里水兵舞、僵尸舞两支广场舞队伍抢地盘的故事。多地区方言的综合运用,对居民拌嘴的生动还原,逗得在场的人笑得前仰后合。可这热闹背后,社区工作人员左右为难、苦口婆心做工作的细节也惹得伊然流下眼泪。

        经过此次诵读会,9部艺术作品都将根据居民的意见和建议回炉精雕细琢。市文联副主席白靖毅介绍,9部作品将组成一台晚会于8月10日在民族宫大剧院展演,邀请回天居民们前来观看。此后,这台节目还将送进回天地区各个社区进行公益演出。

  • 白洋淀进淀污水渐“归零”

        本报记者 孙杰

        3个月前,一条条下水管道曾经从周围村民家直通白洋淀;如今,这些管道被进入污水处理管网的新管道代替,生活污水也经过处理变为汩汩清水。污水进淀逐步“归零”,为白洋淀生态修复翻开新的一页。

        这背后,北京多年来积累下的治污经验正一点点地在白洋淀落地、开花。今年,雄安新区对白洋淀78个淀中、淀边村的污水、垃圾、厕所等启动环境综合治理。记者近日探访获悉,北京排水集团治理的28个村已率先实现生活污水收集、处理。

        仨月还清 “翡翠”漾新意

        刚入7月,白洋淀开始迎来一年之中的最美旅游季,炎热的天气令荷花渐次盛开,大批游客泛舟于芦苇荡,感受着独特的淀中风情。

        安新县安新镇王家寨四周环水,有“淀中翡翠”之称。上午,村民们正在村口码头热情招呼上岸的游客。但与往年不同的是,码头广场今年多了一处喷泉小景观,哗哗的清水冲高数米回落,不仅为炎炎夏日添一丝凉意,也让村口多几分精致感。

        “这可不光是一处景观,它还有水生态治理作用。”河北雄安北排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怀波告诉记者,喷泉下方是一片20平方米左右的小湿地,里面既有沙石填料可过滤水质,还有水葱、菖蒲、金鱼藻等水生植物用于吸附水中污染物,起到进一步净化水质的作用。经此湿地流出的再生水,水质优于河北省一级A污水排放标准,可直排入淀,村民也可用这些水来浇花、为道路洒水。

        王家寨一共有14座岛,常住人口超3500人,是此次治理的首批淀中村。治理的利器就藏在喷泉旁的“集装箱”内。高怀波说,这个可移动式一体化处理装置其实是一座小型污水处理厂,每天能让180吨污水变清。

        在改造原有排水管线的基础上,施工人员结合村子中间高、四周低的特点,又绕岛一周布置收水管线,村民生活污水可全部收集处理。目前村内多数村民家已接入管网,流入小型污水处理站处理。村里的污水变清水,只用短短3个月,如此快的变化让村民非常惊喜。

        北京经验  治污有“菜单”

        在白洋淀,像王家寨这样需要治理的村子一共有78个。在这里,工作人员将污水治理的“北京经验”活用到每个村,开出了不同的药方。

        邵庄子村是白洋淀中心的一个旅游村,平时生活用水50吨左右,但周末和节假日人口比平时多三分之一,多出三四百游客,污水量可能会达到七八十吨。根据工作人员观察,村民排水的集中时段为中午11点到下午1点,每天都能形成排污小高峰。北排装备公司就根据这座小村的排污量精准设置一台日处理80吨污水设备,还专门做出3个污水前期收集桶,共能收集30吨生活污水,从而保障污水稳定处理。

        在白洋淀采用的这种农村小型污水处理“菜单式”治污,其实已在北京怀柔、延庆、平谷、顺义等郊区推广应用。2017年,排水集团对雁栖河上游36座污水处理站进行水质提标改造,更是取得良好的效果。北京排水集团董事长郑江表示,此次白洋淀水环境治理相当于把在北京的治理经验借鉴过来,通过进一步升级优化方案,确保把治理项目打造成“雄安质量”的精品力作。

        年底焕新 78个村将大变

        白洋淀水域有超三分之二位于安新县。要治理修复白洋淀生态环境,首先就要整治淀区村和淀边村环境。今年启动的白洋淀78个村环境一体化治理项目,正是白洋淀内源污染治理的关键一步。

        如何因地制宜消除污染源?安新县住建局相关人员介绍,这几个月以来,按照政府主导、市场运作原则,采取应急设备处理、导流收集、外运处置等多种办法,已对46个不达标污水处理站和淀中村、淀边村排污口进行治理。按计划,78个村综合治理将于年底完成验收并达标运营。

        除污水外,综合整治将对农村生活垃圾进行清扫、保洁、收集、处理、外运,提倡垃圾分类和就地减量化,实现村中生活垃圾的全收集、全处理。

        污水不再直排,厕所改造一新,乱丢垃圾逐渐减少,乡亲们期盼的水更清、岸更绿的白洋淀,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