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稳”也是“进”

        崔文佳

        评价中国经济,既要看速度,也要看增量,更要看质量。我国经济总量已突破90万亿元,如此之巨的基数之上,国内生产总值1个百分点的增量,大致相当于5年前1.5个百分点、10年前的3个百分点。近些年,中国经济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

        仲夏之日,万物并秀,中国经济交出了一份不俗的半年成绩单。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介绍了当前形势:中国经济总体平稳、运行在合理区间,经济基本面继续保持稳中向好态势,主要经济指标符合预期。结合发展阶段和体量规模,我们可以进一步说,如今的“稳”实际上也是“进”,中国经济依然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和巨大的增长潜力。

        如是判断有着扎实论据。且看今年前5个月,外贸稳定,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4.1%;投资增长,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6%;消费强劲,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1%,“三驾马车”拉动着中国经济平稳前行。再看就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已完成全年计划的半数以上,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连续3个月下降。来自不同维度、不同领域的数字胜于雄辩,中国经济之“稳”名副其实。

        “稳”,形容的是中国经济的气质,而就增长坐标看,今日中国经济之“稳”就是“进”。虽然名义增长率从两位数换挡回落,但更要看到,我国经济总量已突破90万亿元,如此之巨的基数之上,国内生产总值1个百分点的增量,大致相当于5年前的1.5个百分点、10年前的3个百分点;即使增速维持在6%,一年下来的绝对增加值也有5.4万亿元。以国际视野进行横向比较,更会让人心生厚积薄发之感。中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经济总量已是其2.6倍,而2018年中国经济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2017年的经济总量。可以说,中国经济现在的一小步,相当于过去的一大步。

        评价中国经济,既要看速度,也要看增量,更要看质量。我们拥有1亿多户市场主体、近14亿人口、9亿劳动力、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中国经济必然是“大块头”。更令人欣慰的是,这个巨人不是“虚胖”而是“强壮”。近些年,中国经济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过剩产能被化解,落后产能在淘汰,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此起彼伏之间,每分钟约7件专利递交申请,每小时约25万人乘高铁出行,每天约1.65万户企业新登记成立……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分享经济等为代表的新动能不断孕育壮大,中国高质量发展动力澎湃。这意味着,目前这张中国经济成绩单上,数字背后的“含金量”足了,成绩的取得越来越从依靠人口红利、扩大规模转变为依靠智慧、提升效率。

        放眼望去,将中国经济置于世界坐标中,我们更能体会到这铿锵步伐的来之不易。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进一步加剧着全球市场波动,打击投资者信心,市场预期一再下挫,世贸组织已将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调至3年来最低。虽然首当其冲,但中国不仅顶住了压力,而且进出口总额继续增加、贸易结构持续优化,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唯一被上调今年增长预期的主要经济体。事实说明,中国经济的大海,没有人能轻易掀翻。得益于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消费升级潜力,内需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成为中国抵御外贸风险的有力武器。我们不讳言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影响,但总体而言影响是有限的、可控的。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经济运行不是百米跑,而是马拉松,心中有数、保持节奏才是取胜关键。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对外,保持战略定力;对内,持续优化结构。只要变中谋稳、稳中求进、进中突破,我们就能把一个个坎都迈过去,“什么陷阱啊,什么围追堵截啊,什么封锁线啊,把它们通通抛在身后!”

  • 不严惩暴力行径还叫法治社会吗

        张砥

        在香港各界人士纪念香港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之际,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却借口反对特区政府有关条例修订,制造了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事件。这是对香港法治的严重践踏,是对香港社会秩序的极大破坏,是对“一国两制”底线的公然挑战。目前,警方已拘捕11男1女,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等罪行。

        香港素以“法治社会”为傲,尊重法治也是其繁荣稳定的根本保证。而这些口口声声叫嚷着“要法治”“要民主”的暴徒,却目无法纪、肆无忌惮,不仅打砸立法会大楼,用有毒化学粉末攻击警察,更强行闯入立法会大楼、肆意损毁庄严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种种暴行令人震惊,令“法治”蒙羞,也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都绝不能容忍的。讲法治,核心一条就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对违法行为追究到底,对极端激进分子绝不姑息,既是给广大香港市民一个交代,也是切实保障社会秩序、捍卫法治红线的必然之举。

        法治社会需要包容不同声音,但这并不意味着少数人可以为所欲为。将特区政府正常条例修订妖魔化并由此不断制造社会纷争,早已偏离了基本法和香港法治的轨道,更与法律程序、民主精神背道而驰。践踏法治的土壤,结不出民主的果实。一如几年前的非法“占中”“旺角暴乱”,不法分子诉诸“街头政治”,压根儿不是为了什么“民主自由”,而是试图借此破坏香港现有秩序,把香港变成任由他们摆布的“独立王国”。这种别有用心的政治企图,正在损害香港民主发展的宪制基础和法治根据,已经成为香港民主发展的绊脚石。

        “是回归以来的22年有更多的民主,还是那155年有更多的民主”?在殖民统治期间,作为行政首长的总督皆由伦敦委派,一向由英国人担任,香港人不但没有选举港督的权利,连向伦敦要求或提议由香港人来推选港督的权利都没有,更别提批评英国的“言论自由”了。可以说,英国殖民者在离港前,压根儿就没有在香港实行过一天民主制度。现在,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框架下,香港民主程度显著提高,一群人却上蹿下跳,日日煽动市民“争取民主”,如此表演,不是愚蠢装瞎,就是居心叵测。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内地只会真心为香港好。细察香港街头的这一幕幕,西方势力在背后鼓动操纵。以前的各种撑腰打气姑且不提,此次冲击立法会的暴行刚刚发酵,他们就忙不迭跳出来大喊“关切”,直言“香港人民应拥有和平抗议权利”,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国家在应对这类暴力冲击事件时的草木皆兵。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再次暴露了西方政客行事的一贯套路——煽动矛盾从中渔利。事件发生后,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外交部等先后发声,“追究到底”的严正姿态正是对这些反华势力的有力回击,妄图通过肮脏手段危害中国发展利益,都是痴人说梦。

        从百余年殖民历史中转身,香港需要重新调校自己的坐标,而法治,将是最有力的手段。我们期望,香港各界团结一致,为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发展经济、保障民生营造良好社会氛围。我们坚信,在中央政府和广大香港市民的支持下,香港必定继续保持繁荣稳定,“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必定不断取得新的硕果。

  • 传统美德亟需时代表达

        胡宇齐

        近日,朝阳区高碑店村“孝悌园”内,一组“二十四孝”主题石雕引发关注。尝粪忧心、为母埋儿、恣蚊饱血等高度还原典故的雕像,让许多人质疑:都2019年了,还要大肆宣扬这样的“孝道”么?

        作为元代的童蒙读物,二十四孝的故事流传已久,陷入争议也不是一两次了。其中最广为人知,莫过于鲁迅先生的批评。在杂文《二十四孝图》中,他毫不掩饰对故事的反感,并直言“诬蔑了古人,教坏了后人”。而随着时代进步与理念更新,今天再看这些孝道故事,更会感到别扭:其中有的包含人身依附的陈腐味道,有的超越常理、违背常识,更有甚者根本就是违法之举。如今再原封不动地将千百年前的教化典故搬到公众面前,引发吐槽抨击,实不意外。

        不唯孝悌,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中国传统美德,无不寄托着国人朴素美好的情感。在这个“传统文化复兴最好的时代”,更多人珍视其正面意义,从中汲取抚慰心灵的力量。置身巨变的现代社会,面对如此旺盛的文化需求,通过一些恰当方式,宣扬美德、劝人向善,很有必要。但需要明确的是,那些诞生于千百年前的故事、标准、教条等,往往时代烙印鲜明,有无法摆脱的历史局限,有些甚至干脆就是封建糟粕,必须有个“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过程。如若一提到宣扬传统,便泥古不化、照本宣科,不仅会招致反感与质疑,也会消解传统中蕴含的美好。

        与现代相遇,传统美德需要寻觅时代表达,尤其要将其植根于日常生活,“接地气”、近生活。比如,有人提出广被认可的“新二十四孝”:仔细聆听父母的往事、带父母参观你工作的地方等;比如,有人录了一段温暖的家庭视频:从还在上学的孩子到步履蹒跚的老人,四代人在一声声“妈”的呼唤声中,依次登场……看似寻常的场景,却有打动人心、唤起真情的力量。这些事例说明,人们不是抗拒传统美德,某些质疑更并非针对内核本身,而是表达形式之过。只要寻觅契合时代的言说方式,找到有新意的视角、发掘有故事的人物、展现有深度的思考,必能激起最广泛的共鸣。

  • “假”放

        进入暑假,不少孩子反而比平时更忙,除了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类暑期班,有的还要参与海外游学项目。快节奏、高强度的课程,让暑假变成了“第三学期”。而课程带来的巨大花销,也让很多家长倍感压力。李嘉/漫画

  • 别让红色教育成为“跟团打卡”

        汤华臻

        一段时间以来,红色景点火热,一些党性教育基地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紧俏场面。不过,浓厚的学习氛围之中,却出现了一种怪现象:摩肩接踵参观完,有些人连英烈的名字都没记住;队伍呼呼隆隆,嚷嚷得最多的是“记得合影”。红色教育,俨然成了“跟团打卡”“到此一游”,大大变了味儿。

        革命遗址,核心是进行红色教育、传承红色基因。伫立于烈士碑前,注视斑驳旧物,细读那些慷慨激昂的文章信函,重温艰苦年代的奋斗激情,将给予我们无尽的前行力量。尤其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红色资源被挖掘开发,到基地接受现场教育已成党员学习的重要方式之一。只是纵观前来参观学习之人,心怀虔诚者很多,心浮气躁者亦不少。一些人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身在心不在、只打卡不学习,甚至有些单位本身活动组织得就毫无章法,最终红色教育发生异化也就在所难免了。

        营造严肃的学习氛围,取得良好的学习效果,最关键的是需要参观者自身端正态度。与此同时,也不能忽视教育基地的主观能动性。必须正视,一些地方虽然争先开发红色教育资源,但充分性、生动性、贴近性还很欠缺。有的地方挂了牌子,但只有孤零零、空荡荡的几幢旧建筑,里面既无布展也无人维护;有的虽有图片、旧物及简介,却相当简单粗陋,读来艰涩乏味;还有的敛了故事细节,又流于娱乐化、庸俗化,完全偏离了红色教育的初心。诸如种种,不仅辜负了前来学习者的诚意,浪费了手中的宝贵资源,也是对革命先辈、峥嵘岁月的不够尊重。

        今天的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享受着岁月静好。但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幸福生活是如何得来的。红色遗存,决不只是“古董”,它凝聚着无数革命先辈的奋斗与牺牲,记录着中华民族的不屈与抗争。无论是参观者还是管理者,都不能敷衍对待,必须足够珍视,让它们“活起来”“火起来”。无论是主动探索多样灵活的展陈方式、还是进行生动详实的内容讲解……只要多用心一分,参观者的获得感就会多一分。而且身处信息时代,已经有许多先进技术可以利用。将展陈信息编辑好,就能通过“扫一扫”实现讲解;将VR虚拟技术引入,就能让人产生身临其境之感,哪怕是简单的路线图绘制,只要肯下点功夫,都能变得更有意思更有意义。

        当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正在扎实开展。把红色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让党员干部和群众到现场去接受生动教育,上好“触摸党史,感受党魂”的重要一课,将激励我们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 牌子挂得越多,越可能是形式主义

        晁星

        “服务站”“委员会”“工作室”……近日,有媒体走访发现,一些村委会门前,满满当当挂着十几块牌子。村干部介绍,这只是一部分,屋里墙上还挂着很多。至于为何要挂这么多牌子,村干部说,上级单位在各类示范村、达标村工作创建和考核中,有工作牌子是一项硬性要求,否则考核就难以通过。对此,有人调侃,“牌子再多,办不好事儿也没用”;亦不乏声音为基层干部鸣不平,“说好的减负呢?”    村委会“牌子满墙”并非个案,而是广泛存在于各地基层单位的普遍现象。此前就有媒体报道,一社区只有四五个工作人员,却挂了二三十块牌子。一块牌子对应一个工作领域,有时候干部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兼了多少职务。而牌子挂在哪里,考核就会跟到哪里。基层单位不仅要积极迎检,还要报送材料,可“有牌无实”又哪来的业绩?到头来,多半是东拼西凑,做些“纸面文章”,敷衍了事。对此,基层并非没有怨言,却又无可奈何——上级部门要挂牌,下级单位哪敢说不?

        形式主义表现在下面,根子在上面。上级部门要求基层单位挂牌,初衷是压实基层工作责任,但如今牌子泛滥,根本上是“留痕主义”作祟。所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一块块牌子最终都成了形式主义的线,来穿基层这个针眼。很多上级部门都希望通过“挂牌”来体现自己的工作,在观感上,牌子在,“阵地”就在,牌子上墙了,工作就沉下去了。如果说,上级部门的工作指导围着牌子转也就罢了,但现实往往是“一挂了之”,平常不闻不问,到了检查考核时“按牌索骥”。既留了“痕”也留了“绩”,即便基层单位的工作实效堪忧,那跟自己也没有了关系。如此这般,实在害人害己。倘若基层干部的精力被如此空耗,干实事的时间必然会变少。而老百姓的事情办不好,挂这么多牌子反而成了讽刺。

        把形式主义的牌子从门上摘下来,把实事求是的牌子挂在心里。当务之急,就是“并同类”“摘虚牌”,只留下必要的牌子。同时更要明确,牌子就是责任,“谁挂牌谁负责”“挂谁的牌谁负责”。说到底,还是要一切从实际出发,从为民服务出发。时刻把握好这一点,形式主义才没有滋生的空间。

  • 开会看手机也许不全怪干部

        鲍南

        市委书记点名批评、当地报纸头版通报、书面检讨被要求重写……近日,某地两名干部因开会时看手机被“严惩”的新闻吸引了不少关注,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开会看手机是否有错,是否需要如此较真儿,值得仔细剖析。

        今天,手机早已成为人们工作、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身在会场中,低头刷手机”,也成了一些干部开会时的常态。对此,会议主持人也是司空见惯,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政府部门的会议大多承担着政策上传下达、经验问题总结等重要功能,关系着一部门、一领域乃至一地区的发展。倘若与会干部在开会时闷头看视频、玩游戏,这样的“身未动,心已远”实际就是“溜号”,也是工作作风不正的表现,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开会玩手机被通报不冤,但平心而论,会场上“低头族”也不尽然是在娱乐消遣。很多时候,干部虽人在会场,但手头的活儿却丝毫不停。工作群里、对话框中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不便接听的电话,迫使大家不得不频频低头。再加上会议往往太多、太长,假如工作时间大多身在会场,那开会期间必然心有旁骛。由此可见,导致干部开会看手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将板子全打在他们身上,不排除“误伤”的可能,而且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开会看手机的现象当然不能放任。让干部们都抬起头来,一来要做好提醒,二来要精简会议。对于一些重要的会议,主持人不妨提前告知禁用手机,让干部充分安排好工作后再进入会场。而一旦强调了会场纪律,那么就可以辅助技术手段维护会议纪律。相较于此,我们更希望相关部门在会议本身上下功夫,少开会、开短会、开管用的会。这不仅是“基层减负年”的必然要求,更是提升效率的科学安排。做到了这些,再来对少数确实是在会场玩手机娱乐的干部该批评就批评,该通报就通报,必然会收获更多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