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市推荐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全国诚实守信模范候选人

        漂亮承诺

        苑永萍:北京靓诺派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

        本报记者 王谌

        苑永萍是别人眼中的怪人。

        1997年,大多数人的梦想是在国企上班,每天朝九晚五过“安稳”的生活。42岁的苑永萍却选择创业,成立北京靓诺派时装有限公司,开启了22年无假无休的“衣痴”生活。

        当时,苑永萍的公司只是一个胡同里的小店儿。别看店面小,顾客却不少,特别是丰满的女士,只要穿上苑永萍店里的衣服,一照镜子,立马儿感觉瘦了一圈儿,“神了哎,您家这不是哈哈镜吧?”

        口碑远播,顾客蜂拥而至。一时间,小店里乌泱乌泱的全都是试穿的人,很快衣服就卖光了。好多远道赶来的顾客,乘兴而来却没有衣服可买。“这不是骗人嘛,衣服在哪儿呢?”有的顾客急了。为了不失信,苑永萍当即决定:逐一量体,下单制衣,还保持低价,不收定金。

        累得透支、利润为零,苑永萍兑现了每一张订单,顾客也没有一人弃单。苑永萍赢得了顾客的信任。

        通过对3000多名女性的人体数据研究,苑永萍整理出独特的时装人体结构比例数据库和版型精算公式,首创“立裁百号、量产定制”服装技术,打破时装界一直以来只有成衣与定制两大概念板块的格局。

        一条裤子的料率大约是1.15米,靓诺为了保证裤型和裤线,每条要多用15厘米;在制作工序上,一般企业是几十道,而靓诺高达168道,保证衣服永远不缩水、不变形。虽然每年的成本要多出500万元左右,但普通百姓花流水线的钱,就能享受到高级定制的服务。

        苑永萍在制衣车间最醒目的地方挂了几把剪子,这些剪子不是用来做衣服,而是用来剪碎不合格衣服的。

        一次,苑永萍因为高烧,正在医院挂吊瓶,突然接到产品事故的电话。她拔掉针头,赶到现场,问了大家三句话:“什么决定产品,什么代表人品?知道人品决定产品,衣服做成这样,自己是什么人品?诚信是价值和尊严的起点,质量不保、诚信不讲,难道我们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吗?”

        苑永萍毫不犹豫地拿起剪子,对大家说:“每人剪5件!”时至今日,她依然经常带领厂长、组长、品控经理等业务主管,一起检验服装质量,将不合格的产品剪碎挂在车间。

        22年,苑永萍恪守诚信、苛求质量,让靓诺专卖店遍布北京大型商场,并推广到全国和世界。苑永萍说,每当看到消费者穿着她家的衣服变美了,她还是打心底里有成就感,“要让咱中国人穿得更有气质!”

        幸福豌豆

        张涛:北京荣涛豌豆产销专业合作社社长。“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荣获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荣登“中国好人榜”。

        本报记者 任珊

        一颗小小的豌豆,让张涛做成了大生意,为京津冀四千余农户铺就了致富幸福路。

        23年前,张涛还是一个走街串巷卖粮食的小生意人。那时,有农民想买米却没钱,用自家种的杂粮换,张涛没多想就答应了,收到杂粮,她又拿到市场上出售。一来二去,张涛发现卖豌豆竞争少、利润高,而且市场上货源不足。她到甘肃、内蒙古等地收购豌豆时发现,当地豌豆亩产五六百斤,比平谷附近高一倍。

        这个发现,让张涛很兴奋。她回村立即承包了80亩地,到中国农业科学院买了新培育的良种,请专家全程指导种豌豆。当年亩产就达到600斤,第二年试验,亩产又多了100斤。第三年,张涛注册成立公司,在周边农村发展豌豆种植户。

        “我种大半辈子田了,你才多大,能有多少经验?”许多种植户不相信张涛。

        一位农户半信半疑,签了合同,其中写明,豌豆的保护收购价一块钱一斤,亏了由张涛补,市场收购价格就高不就低,年底还会给二次返利。这是张涛签的第一份合同。

        新品种豌豆是直立的,不爬蔓儿,不用搭架子,收时省人工。仅仅一年就见了成效,农户种的豌豆亩产600多斤,年底结算时,一斤豆子赚了四毛六,这位农民拿到了2600块分红款,“明年我再多包点儿地!”农民乐开了花。附近的农民看到了实惠,争相和张涛合作。就这样,张涛的豌豆种植面积第二年就变成了两三万亩,签约农户达到两三千户。

        2008年,张涛注册成立荣涛豌豆产销专业合作社,她决定自己建厂,对豌豆进行深加工,给农户更多的利润。

        第一年,合作社把豌豆磨成粉,再加工成小食品。由于原料使用的是优质豌豆,成本比别人出厂价还高,赔了不少钱。第二年,张涛调整思路,生产整粒豌豆休闲食品,逐渐畅销全国。张涛的豌豆生意逐渐形成“科研、制种、推广、种植、加工、销售”产业链条。

        刚开始加工豌豆食品时,一些企业将豌豆产品标榜为美国青豆。张涛不跟风,有一次,天津一家市场订了荣涛的豌豆产品,货送到了,卸车的时候发现包装袋上写的是豌豆,当场就要求退货,虽然遭遇多次退货,但张涛仍然拒称“美国青豆”,“做的是什么,就卖什么。”张涛说。

        小小的豌豆,帮越来越多的农户致富,大家都感谢张涛,叫她“豌豆女王”。张涛觉得,这都是水到渠成,“产品质量好、销售得好,利润自然就来了,诚信比什么都重要。”

        全国敬业奉献模范候选人

        攻关国药

        程刚:北京康立生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

        本报记者 王谌

        从程刚记事起,病痛总是伤害着身边的亲人,家里经济拮据看不起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相继因疾病而去世。程刚在心底暗暗立誓:定要让折磨亲人的病有药可医,让天下所有病人都能用上放心药和便宜药!

        工作后,程刚发现,药物杂质得不到有效控制是当前同类国产药效不如进口药的主要因素之一。程刚创立康立生医药,建立了国际标准的实验室,引进流式细胞仪、离子色谱、制备色谱原子吸收等一系列全球顶尖的医药研发设备,着手研发药品杂质标准品。

        经过几年刻苦钻研,康立生成功研制了三千多种药品杂质标准品,解决了几十个国际上久未攻克的遗留问题,帮我国数百家医药企业提质增效,近千种药品质量得到有效提升。同时,康立生还通过了英国皇家实验室、美国FDA等国际顶尖机构的严苛考核,还成为国家食药总局药品杂质标准品的定点采购单位。

        我国肺癌患者达上百万人,不少患者家庭被巨额药费拖垮,因病返贫的现象很严重。2015年,程刚带领团队开始研制抗肺癌新药,提出了“将国际上三种主流抗肺癌药物技术融合到一种药物上”的研究方案。

        在毒理研究阶段,项目陷入困境,虽反复调整技术路线,毒副作用还是没有明显下降。“放弃吧,损失的资金算是买个教训。”很多朋友劝程刚。“不是钱的事,多少钱也买不了生命!”程刚没有放弃。

        那段时间,程刚和同事几乎吃住都在单位,困了就躺在沙发上睡一会儿,醒了就继续做实验,连续两个多月没出过实验楼。经过数百次的实验,闯过千百个技术难关,终于达到了预期疗效。

        2018年,这个药品进入临床阶段,预计三年后上市,届时,肺癌患者每天的药费将降至几十元。

        程刚说,类似这种新药,只是康立生创新研究并成功获批的60多种药品其中之一。治疗糖尿病肾病的一类新药,填补国际糖尿病肾病治疗药物市场空白;一系列纳米抗肿瘤药,开创国内纳米技术用于肿瘤药物治疗先河;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新药,疗效和毒副作用均有明显优势……

        面对未来,程刚很有信心,“随着我国在医药研发领域投入的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疑难杂症的治疗都将拥有疗效好、价格低的国产新药!”

        芳华敦煌

        李东方:东方宝笈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技术总监,“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荣登“中国好人榜”。

        本报记者 任珊

        李东方曾扎根戈壁20多年。从1984年开始,她以珂罗版技术复制国家瑰宝——敦煌莫高窟壁画,自掏腰包完成了9个敦煌精品特窟、约300平方米经典壁画的临制,为后人留下珍贵的文化财富。李东方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敦煌,如今,63岁的她仍在为此忙碌。

        1983年,日本画家提出以日本方式复制敦煌壁画,这让当时还在国家文物局从事珂罗版临制文物工作的李东方很是激动,“我们中国人自己可以复制!”李东方主动写信申请前去敦煌。第二年,李东方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敦煌莫高窟。当亲眼看到这些绚丽壁画被自然环境损毁得面目全非时,李东方大哭一场。

        那一年她才28岁,而这段延续国宝生命的传奇故事也就此展开。

        珂罗版技术临制文物需要“照相”“修版”“晒版”“印刷”四个步骤。在“照相”之前,则需要分析作品颜色的色调、层次、下笔先后顺序等,这需要巨大的耐心和高超的技艺。根据前期分析进行分色制版,往往一种颜色就需要一张版,复制一幅画有时需要数十块版叠加才能完成。

        完成一次复制耗时久。复制敦煌112洞窟《反弹琵琶》时,李东方和她的同事们花了8个月,才最终完成。

        到2008年,李东方已对敦煌莫高窟的9个特别精选的洞窟及壁画局部进行了精心复制,面积达300平方米。

        24年的戈壁生活,耗尽了李东方的青春年华。她每年往返于敦煌和北京之间,半年时间坚守在戈壁滩,由于饮食营养无法保障,最劳累的时候曾出现短暂失明症状。余下半年时间,她回到北京找其他工作,攒钱继续进行接下来的复制工作。国家文物局得知此事后,拨款10万元奖励李东方,她又将这笔钱一分不剩地投入到壁画复制中。

        “我用这笔钱挑战了003窟千手千眼观音图的临制。”珂罗版的最大尺寸为50×60厘米,而千手千眼观音图绘制在大约4平方米的墙壁上。在进行84张珂罗版底片的分色制版后,还要进行更为复杂的拼接,工作难度成倍增加。12个月后,这件稀世国宝终于从墙壁上“移动”下来。

        把芳华奉献给了敦煌的李东方如今还是忙得不亦乐乎,她成立东方宝笈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带领年轻人继续从事文物保护复制工作。“在自己有生之年,我要将这门独有的技艺传承下去。我还要用这门技艺,将祖国流失海外的国宝书画尽可能地带回家!”李东方说。

        全国孝老爱亲模范候选人

        温暖的家

        王晓旌: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纺织工作部部长,“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荣获首都道德模范等称号,被授予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

        本报记者 任珊

        第一次进金涛家门,王晓旌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金涛9岁多的儿子,穿着一件明显大几号的衣服,全家人的午餐就是盐水煮黄豆加半瓶酱豆腐,因为王晓旌来了,才又特意加了一个午餐肉罐头。

        王晓旌和金涛是重组家庭,她想让自己这个新的家温暖起来。进门不到一周,王晓旌就定了三条家规:第一,无论谁回家都要和大家打招呼;第二,离开家三天以上,回来要和家人抱一抱;第三,如果遇到家人生病或特殊情况,起码要问候三句话。

        刚开始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太适应,尤其是金涛父子,甭说抱一下,就是“早上好”“晚安”都扭捏着说不出来。

        一天,金涛因工作应酬喝了酒,回家难受得直吐,王晓旌忙着照顾,没想到,本来已经睡下的儿子又爬起来,给爸爸端来一杯温水,拿来一条毛巾,“爸,您好点吗?”金涛和王晓旌对视一眼,眼圈都红了。

        金涛的前妻去世得早,上小学的儿子挺敏感,有一次,他小心地问王晓旌:“你们会不会再要一个孩子?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爱我了?” 王晓旌被问住了,她左思右想,和金涛达成共识,然后,她对孩子说,“我们只有你这一个孩子。”小男孩儿使劲点点头,显得很开心。

        除了关心孩子,还要孝顺老人。王晓旌不仅照顾自己的父母,公婆,还要照顾丈夫前妻的父母。

        2017年,王晓旌年近八旬的父亲遭遇第三次脑梗,住进ICU。王晓旌安顿好父亲,又把母亲接到自己家照顾,她还重新改造装修父母家,方便老人生活。

        每年寒暑假,王晓旌都催着丈夫回南方老家把公婆接到北京。家里不宽裕,王晓旌宁愿打地铺,也要让老人住着舒服。平时,王晓旌很节俭,但她送公公婆婆礼物时很大方,单反相机、随身带的电饭煲等,“老人高兴,我们就开心。” 王晓旌说。

        “照顾这么多人,累不累?”

        “不累,都是一家人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晓旌笑着说,“爱,就是给予,是奉献,是吃亏在前,有了爱,家才能温暖,大家才能幸福。”

        家有七老

        田琴:北京市密云区新城子镇太古石村村民,“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成员。

        本报记者 王谌

        “80后”田琴,有着和同龄人不一样的青春。20多年来,她不曾远离家门,只为照顾家里的七位老人。

        田琴家在密云区新城子镇太古石村,家中姐妹二人。姐姐出嫁后,田琴放弃走出大山的想法,留在家里照顾爷爷、奶奶、父亲、母亲。

        2003年田琴结婚,丈夫在外面打工,她在家里打短工。家境不是很富裕,却也是有滋有味。

        没想到,一个接一个的意外打破了平静的生活。2004年,丈夫的弟弟在车祸中丧生,照顾公婆和爷爷公的重担落在了田琴夫妇的身上。田琴的婆家在承德宽城县,每次去婆家,早晨5点出门,晚上6点才能到。田琴帮着干完农活,就得赶紧往回赶,照顾娘家的几位老人。等回到密云,就已经是第三天。

        2006年,田琴的母亲突然得了脑血栓,住了二十多天院。医生告诉田琴,老人病重,恐怕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田琴只好含泪把母亲接回家里伺候。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3年,田琴的公公又得了重度脑血栓,卧病在床,生活已不能自理。夫妻俩把老人接到密云治疗。考虑到婆家还有年迈的爷爷公需要伺候,婆婆也年岁大了,田琴夫妇商量,把另两位老人也都接到太古石。家里的老人一下子变成了七位。

        整个家庭全靠丈夫打工的收入,日子过得十分紧张。有时,这个老人刚照顾好,那个老人又犯病了。生活的压力一度让田琴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

        冬天山区温度低,田琴把锅炉烧得热热的,以防老人受凉感冒;夏天天儿热,她就经常开窗通风,为老人擦拭身体,防止湿潮生疮。田琴还经常给老人们讲外面的新鲜事儿,帮他们按摩,老人想吃的东西,她都竭尽所能满足。

        因为过度劳累,田琴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和脊椎病,到了晚上浑身酸疼,但在伺候老人的事情上,她一刻也没有怠慢。

        2015年,爷爷去世前,拉着田琴的手说:“孩子,是我们拖累了你,要不是因为这几个老人,你也可以和别的年轻人一样,风风光光地去城里打工挣钱。”

        田琴始终觉得,“尽孝是每个人都应该做到的事情。”现在,每天儿子放学回家,都会主动帮田琴做家务,这是田琴最欣慰的时候,她说:“孝心,是可以传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