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唐反恐故事”能量密度高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受不了国产剧拖沓注水的观众,往往会打开视频网站的倍速功能,按照1.5倍甚至2倍的速度迅速刷剧。相比加快速率播放,0.5倍的慢速播放很少有人使用。不过,毫无宣传突然在优酷“裸播”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因为紧凑的剧情和巨大的信息量,令不少观众直呼:“看《长安十二时辰》最好不要开弹幕,0.5倍速,才能静心细细品味。”

        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的《长安十二时辰》,上演了一出“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死囚张小敬(雷佳音饰)临危受命,与天才少年靖安司主脑李必(易烊千玺饰)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目前,《长安十二时辰》豆瓣评分高达8.7,五万多人打分,超过一半给出五星,锁定目前国产剧口碑冠军。

        快节奏

        美剧范儿一追停不下来

        仿佛一夜之间,《长安十二时辰》一下子火了起来。很多观众看了第一集就欲罢不能,上周末一口气刷完已经上线的12集。故事开端,有“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经历的死囚张小敬就被押解到一个年轻人面前。年轻人面容消瘦,身居情报机关靖安司要职。随后张小敬被安排去抓“恐怖分子”——剧中被称为狼卫的反派。简单三五分钟时间,一场“反恐大戏”就拉开了架势。

        节奏明快,是《长安十二时辰》抓住观众的重要原因,所有故事在一天之内发生,仅仅前两集就交代了大的历史背景,朝堂上的明争暗斗,长安城面对的危机。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计时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时辰来推进,既突出了剧情的紧张感,又有浓浓的传统文化烙印。

        《长安十二时辰》故事发生在十二个时辰内,但算上插叙补充的必要背景和支线情节,其实内容远不止十二个时辰。对习惯了加速看剧的观众来说,该剧因为案件牵扯多方关系、信息量庞大,理解起来确实有难度,也难怪不少人发出“智商不够用”“看不懂”这样的弹幕。

        而对“看得懂”的观众来说,《长安十二时辰》让他们看到了国产剧少有的美剧质感。而这种美剧范儿,直接来自小说原著,原著作者马伯庸坦言:“在创作《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在想着美剧。美剧的特点不在于它的想象力、形式、制作,而是在于它的速度感,它的情节速度的推进是中国电视剧的好几倍,这种强推动力和中国古装剧的结合是我想放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的。”

        强细节

        服化道处处有大唐风华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唐风唐韵没叫观众失望。开场就是2分钟的一镜到底,让人瞬间“沦陷”:上元节至,西市大街上熙熙攘攘,楼里的美艳歌姬在抚琴,路边的杂耍艺人在表演;有人在装饰花灯、有人正牵马走过;突然一家商铺的灯笼起了火,逛街的女子被吓得躲到一边,扫地小厮赶紧端起水盆泼了上去;小贩在吆喝卖饼,小孩在嬉闹奔跑;红衣礼官随即登楼,宣布上元节西市正式开市……

        毫无疑问,细节的真实是撑起《长安十二时辰》的关键点。正如作为西安人的该剧导演曹盾所言,努力想要还原大唐的一天,在十二时辰内展现长安城内上至皇城下至市井人们的衣食住行、工作、娱乐、社交,“我希望观众能从这一天里看到:早上起来大家在干什么、中间要干什么、晚上要干什么、这个节日是怎么过的。”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长女黑泽和子担任了《长安十二时辰》的造型指导。她带领的团队,对剧中人物的服饰、发型、武器等都做了大量的考古还原,展现了唐朝时的风貌。据她介绍,雷佳音饰演的男主角张小敬,一身织锦缺胯袍配六合靴,这是当时公职人员的常见装束,张小敬也穿过一件西域狮子连珠纹的袍服,体现了胡风在唐朝的广泛流行。此外,因为张小敬是侦查人员,身上佩有缚索、刀、烟丸等器具,烟丸在抓捕可疑的狼卫时,会发散带颜色的烟,堪比现在的GPS定位。

        女性角色的服饰造型,参考了唐朝时期的仕女图和陶俑造型。剧中一位长安著名歌女的造型,高度还原了唐代“彩绘双环望仙髻女舞俑”,这个女舞俑是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品之一。观众发现,哪怕是剧中的一位女路人,也妆容精致。《长安十二时辰》的造型团队解释,剧中的女装都是齐胸裙,高束到胸部,因为唐代女性的身材都比较丰腴,但只是微胖,“有人考证过杨玉环的身高体重,史料记载杨玉环的身高163厘米,体重120斤左右,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和一些粗制滥造的“伪历史剧”不同,《长安十二时辰》台词极少用大白话,剧中角色随口就来上一段文言文,还涉及很多唐朝的官吏名称、市坊管理制度、礼仪等。剧中主要人物李必、何执政、严太真、程参、林九郎、李玙都有历史原型,分别对应李泌、贺知章、杨玉环、岑参、李林甫、李亨。

        好表演

        主角配角不缺人性表达

        有观众从《长安十二时辰》中看出了社会的复杂,一句台词“这里是长安”,仿佛是一个万花筒,不同人读出不同意味。长安不仅有鼎盛繁华的那一面,也有权贵阶层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外贸通达、胡汉交融之外,更有藏污纳垢、鱼龙混杂、暗流涌动。剧评人“虾球”认为,这部剧的精髓,比悬疑、传奇、朝野斗争更深的一个维度,是带给观众一个繁华璀璨又复杂多样的长安,带观众看这样的长安下所展现出来的复杂人性。

        雷佳音剥洋葱式的表演,是这种复杂性的最佳注脚,在探案过程中亦庄亦谐亦痞。张小敬号称“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狠辣毒绝”,人送外号“五尊阎罗”。可就是这么个看似无情的狠人,当得知“赦死罪”是一句空谈,而长安真的陷入巨大危机时,还是将百姓安危放在了首位。随着剧情展开,观众发现看似杀人不眨眼的张小敬,其实极重情义。林小乙为了给张小敬当暗桩(卧底)砍断自己的小指,张小敬为了给林小乙留全尸也砍断了小指。

        配角的复杂性同样处处在剧中体现。剧中涉及的配角,有青年官僚,有治安官员,有大唐街市的小商人,他们各有各的善良,也各有各的自私和阴暗,但他们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剧中的配角闻染,痛恨长安,不惜摧毁它,因为长安“杀”了她的父亲,长安不是她想象的样子,把人变成了“怪物”。哪怕是剧中看似反派的狼卫首领,也会在面对长安旅社老板的可爱女儿时,想到自己的女儿,露出内心的柔软。

  • 任贤齐:不经磨难怎知能扛多少责任?

        本报记者 韩轩

        对任贤齐来说,2019年“齐迹巡回演唱会”开始得有点突然。要不是电影《跑马》因钮承泽事件被搁置,歌迷们想在舞台上看到任贤齐,可能还要等上一阵子。

        但事情就是这么阴差阳错,为了拍电影增肥再减肥的任贤齐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热搜,也因电影暂停感到“受挫”。就在等待剧组安排的空当儿里,任贤齐在全国范围内马不停蹄地开启巡演。北京场的演出计划暂定明年。

        《跑马》中断,但非“白胖一场”

        近来,出道29年的任贤齐突然变身“热搜体质”,三番五次因身材变化成为网友的话题。

        先是被人拍到挺着啤酒肚夜跑,因为胖到认不出,被网友称为“中国版的小李子”;后来网友们才知道,他是因担任电影《跑马》主演才增肥到200斤,但电影又因钮承泽事件中断,任贤齐变成“白胖一场”;不久后又传出消息,因任贤齐对剧本非常喜爱,打算自己接手拍摄,这意味着当时已经减重不少的他,还得再胖回去。

        对此,任贤齐回应说,“目前电影是暂停拍摄的状况,当然我希望把它拍好。”因为剧组成员和演员们都有自己的时间安排,现在的他正在“伺机而动”,随时等待拍摄重新开工,“它是一部很好的电影,手法和题材都蛮新颖。我们会纯粹回归到电影的艺术和制作层面,尽全力把它完成。”

        任贤齐为这部电影耗费了太多心血,电影中他饰演的就是个颓废的胖子,他拒绝用特殊化装的手法达到拍摄效果,而是让自己增肥50多斤,用这种“最笨的方法”感受人物的心态。身材的变化招致外界的评论,任贤齐其实全都知道,“在马路上被拍到,被人家笑很久,人们看我的眼光都是‘你怎么了,真是不自爱’或者‘不红了,就颓废了’。”

        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为自己的身材出来澄清,他觉得不必解释,“等我将作品交出来的时候,大家会说原来你在干这件事情啊,好像还不简单呢。”等到电影暂停拍摄,任贤齐觉得自己确实遭遇了一次“跌倒或者受挫”,但也不至于陷入“至暗时刻”。“人不可能一辈子都顺风顺水。”要接手电影拍摄的任贤齐反问道,“你不经历一些挑战或磨难,怎么知道能扛下多少责任?”

        直面年龄,想做《山丘》那样的歌

        由于电影被搁置,已经4年没开过巡演的任贤齐决定重开个人演唱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启“齐迹巡回演唱会”。1998年任贤齐出道以来的第一场演唱会,就叫这个名字。他觉得这次意料之外的巡演行程,有点找回赤子之心的意味。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次巡回演唱会是在拍完电影之后,等任贤齐完全瘦回来再启动。但现在电影停拍,重新开拍的时间未知,任贤齐决定在“重新胖回去”之前,先把演唱会提上日程。“这一轮巡回演唱会我酝酿很久了,在上一次巡回时我就在想这一次了,这次我会尽量去一些之前没去过的城市,比如洛阳、苏州、太原、成都等。”

        从1998年到现在,任贤齐积累了太多金曲,《心太软》《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浪花一朵朵》《春天花会开》,每每开个唱,这些歌曲的呼声往往最高。但当被问到对自己唱过的哪首歌最有感触,他居然说出了《有梦的人》的名字。不是任贤齐铁粉的人,可能不太会注意到这首歌。但每次唱起它,任贤齐都会想起刚入行的年少岁月,他背着吉他到处唱歌,“有时脚底下就是两三只小猫,但只要有人愿意聆听,我都愿意去唱。”就像歌词里唱的,“不管有没有人喜欢我的歌唱,我都愿意继续飞翔继续分享。”

        现在的任贤齐依旧有做音乐的计划,“我现在不能做那些娱乐型的音乐,那种音乐让大家笑一笑,玩一玩,可然后呢?”任贤齐说,“我还是要有像李宗盛大哥《山丘》那样有人生历练跟感悟的作品,这才比较适合我,因为我们不再年轻了。”当年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的他,今年已经53岁了。他笑着说很多人是听他的歌长大的,但现在任贤齐要直面自己的年龄,“在最对的时候做最准确的事情。”

        得到大家喜欢,比得大奖更重要

        任贤齐爱好丰富,除了唱歌,近年来他一直没有间断地赛车,还频繁涉足影坛,拍了不少电影,但他没有拿到电影类的大奖。当被问到是否感到失落时,任贤齐一口否定:“基本没有失落。”

        “就像我的音乐一样,我也没有入围过金曲奖啊。”他做了这样一个类比。当年他的《心太软》在大街小巷播放,但并未拿过金曲奖之类的大奖,“我的音乐就是那么通俗,平易近人,流行音乐要拥抱群众,让人感动。如果让我跟大家产生距离,那不是我的风格,大家都喜欢我的歌,我觉得这比得奖更重要。”

        在任贤齐看来,他是个“好朋友”式的歌手,带有一种“平凡的了不起”。歌词易懂、音乐上口正是他歌曲的特点,看似平凡的作品能让几代人感动,就是了不起,“就像环卫工人清扫街道,也是平凡而了不起的。”任贤齐说,他的电影也一样,《心愿》和《夏日的麽麽茶》有很多人喜欢,“但这些戏不可能拿奖的,只要我在大家心中留一个位置,大家记得这个角色,我就觉得我拿奖了。”

        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得不得奖的纠结,始终抱着赤子之心前行。“赤子之心不是幼稚,而是增加你人生的阅历,拓展你的事业,宽阔你的胸襟和内涵。”任贤齐透出一份淡然,“老天爷是公平的,我们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50岁啊,对不对?我们也曾经是小鲜肉啊!老天爷会给你青春美貌,但是他也会收回去,我们自己可以努力的,就是把人生的阅历赶快装进去。”

  • 大剧院“公益座”邀党员代表观演

        本报讯(记者 韩轩)7月1日是党的生日,来自北京西长安街街道的优秀党员代表们,在国家大剧院“公益座”活动邀请下,观看上海芭蕾舞团的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

        西长安街街道是“红墙意识”发源地,也是体现“四个服务”、塑造大国首都形象、展示北京文化魅力、代表基层治理品质最为直接的窗口地区之一。就在6月25日,西长安街街道荣获“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称号。西长安街街道党员代表大部分都曾荣获嘉奖。他们中有全国文明城区创建与迎检工作先进个人,有巾帼建功标兵,有北京市先进居委会主任,还有西城区优秀共产党员,他们都曾为社区、为城市发展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为感谢这些为首都城市建设和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的党员代表们,国家大剧院通过“公益座”活动,邀请西长安街街道的16位优秀党员代表观看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该剧由上海芭蕾舞团根据银幕经典《闪闪的红星》改编,把革命的红色情怀与芭蕾舞的浪漫色彩结合,演员们用优雅的舞姿表现红军战士的飒爽英姿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看《闪闪的红星》,真的很感动,看到前辈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抛头颅、洒热血,我们觉得深受教育。”西长安街街道党群工作办公室党员代表宋军玲在观演后说道。和她一起受邀前来的代表同样深受触动,“《闪闪的红星》的故事我们都熟悉,但是以芭蕾舞的形式还是头一次看到,尤其是在顶尖的剧院,受到公益座的邀请真的很荣幸。”西长安街街道市民服务中心党员代表王永慧说,“我们是离国家大剧院最近的党组织,也是首都核心区的基层党组织,我们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发扬红墙精神,服务好地区百姓。”

        “七一”前后,不只有《闪闪的红星》一部红色经典剧目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红旗飘飘”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8周年特别音乐会、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在灿烂阳光下”红色经典歌曲合唱音乐会、重庆市川剧院的川剧《江姐》等相继登台,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看。党的生日当天,观众的热情最为高涨,一批批党员观众来到大剧院标志性铜门旁,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红色背板前合影,他们戴着党徽、手持党旗,把庆祝党的生日的情怀与观看红色经典剧目结合起来。“这几天,我们大剧院上演的都是红色经典剧目,很多观众都是戴着党徽来的。服务好所有观众,这也是我们大剧院党员干部的主题党日!”国家大剧院相关负责人说。

        国家大剧院也开展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系列党日活动。7月1日,国家大剧院组织全院党员群众观看重庆市川剧院上演的川剧《江姐》,重温江姐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川剧《江姐》带我们重温往昔峥嵘岁月,以红色经典激励广大党员群众坚定信仰,这正是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讲话精神的深入贯彻。通过今天的活动,我感到受益匪浅。”国家大剧院一位基层党员说。

  • 这个行业需要建立信心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针对国内新导演的扶持、近期电影市场环境等问题,第六代导演贾樟柯与曾经拍摄过《盲井》《盲山》的导演李杨近日在三里屯展开了一场对谈。贾樟柯表示,当前国内电影产业确实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

        今年上半年内地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双双下滑,引发了外界对电影行业前景的担忧。贾樟柯坦言,目前国内的电影行业确实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不过,他也提出电影票房放缓是一个全球性话题,不仅在中国,法国的数据也不是很乐观,票房下降很厉害,因为现在新媒体竞争越来越厉害,奈飞等新观影模式获得了非常多的年轻观众。“从大环境看,电影这个媒介处在一个新的困难时期,但是在电影院看电影的人下滑了,不意味着看电影的人下滑了,因为观看电影的渠道非常多。现在很多导演已经放弃电影院了,直接为网络拍电影,我觉得也是一个选择。如果你还在意电影院放映这样一个传统模式,那就要在创作时更加电影化、电影院化,就是只有在电影院看才能呈现出它的视听魅力。”

        “最近大家也知道,大家对电影工业的信心不足。这个行业需要建立信心,包括资本的信心、从业人员的信心、创作人员的信心,电影是一个综合工程,整个行业的心气儿和兴奋感减弱,创作力和工作效能也会下降。”贾樟柯说。

        李杨则认为,电影市场放缓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好事情。“电影行业的一些水分、一些无良投资就被挤出来了,这是一个改变的过程。任何一个事情都不可能一直往上。”

        谈及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国内新导演,贾樟柯评价他们作品的气质、类型、关注的命题都呈现得比较多元,而且身处机会比较多的年代,“我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拍电影,那时候哪有什么创投,也没那么多电影节展,怎么成为一个导演,真的不知道。”他坦言当时自己完全是因为有几个做生意的朋友愿意支持,不然也当不了导演,而现在有各种平台把年轻导演推到公共视野,这是非常大的进步。不过,他认为现在的年轻导演在精神上得到的支持没有他当年那么多,没有太多商业能力或资本支持的电影得到的关注度很少。

        李杨直言,现在很多年轻导演获得的投资比他多得多,甚至处女作拿到上亿元投资的都大有人在,“钱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好的环境。但是,不是有好的环境,就一定会有好电影。年轻导演容易拿到投资,要珍惜而不能瞎搞。我看过一两个(年轻导演的作品),觉得主题非常空洞,看不懂。是我老了吗?我看了一下旁边的观众,也有好多观众站起来就走了。电影是艺术商品,但首先艺术在前面,而不是商品,所以艺术内涵是本质、初心。”

  • “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开讲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6月至8月,人民文学出版社“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第二季如期举办,主题内容为“世界文学”阅读。日前,本季讲座第一场开讲,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余中先围绕雨果与《巴黎圣母院》,兼顾多位法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及作品,讲述那一时期的法国文学。

        《巴黎圣母院》作为雨果第一部引起轰动效应的浪漫派小说,于1831年出版问世。作品艺术地再现了400多年前法王路易十一统治时期的历史真实。余中先从巴黎圣母院与《巴黎圣母院》的关系,讲述它们彼此造就、彼此影响的故事,在此基础上探究雨果历史小说的真实性。

        讲座同时,首都图书馆还举办了讲座涉及图书《巴黎圣母院》《莎士比亚全集》《红楼梦》《堂吉诃德》《托尔斯泰文集》等的插画作品展,及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展,展示了共20余种不同版本的推荐图书,呈现经典流传的轨迹和不同时代的审美特色。人民文学出版社自1982年至今已出版十余种《巴黎圣母院》,先后收入“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增订版”“教育部统编《语文》推荐阅读丛书”“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等,俗称“网格本”的版本也于近期重新面世。

  • 音乐人万军为“一首歌一座城”写歌

        本报讯 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主办、IPTV总分平台共同实施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型全媒体活动《歌唱祖国·一首歌一座城》日前在北京启动。

        该活动将在全国各地区选取70首代表不同城市的歌曲,通过“城”与“歌”的结合,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作为徐州人,曾创作《飞天》等经典歌曲的音乐人万军推出新歌《难忘徐州》,作为献给家乡的音乐礼物,而词曲创作均由他完成,演唱者是《中国好声音》新晋歌手耿斯汉。

        在作品中添加民族音乐元素,一直是万军做音乐剧或写配乐时的坚持,这首三分多钟的歌曲使用了笛子、古筝、二胡等大量民族器乐,给歌曲增添了不少意蕴悠长的味道。万军认为:“现在很多流行音乐创作都在追求国际化,但我认为很多优秀的民族传统音乐元素最值得借鉴和发扬。对传统音乐的继承和发展,不仅仅是取其形,更重要的是取其意,用当今音乐的表达方式来重新诠释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