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市场放缓,为下次加速蓄力

        本报记者 袁云儿

        310亿元,这是截至6月30日今年内地电影上半年的总票房,比去年总票房的一半略高。然而,今年1月至5月票房和观影人次均出现了自2011年来的首次下降,这让许多人开始担心起来。不过,多数业内人士对此仍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数据的变动表明市场趋于平稳,观众日渐成熟,中国电影正在为下一次的加速积蓄力量。

        现状

        观影人次下降剧组开机减少

        根据猫眼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5月中国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同比增速均为负,是自2011年来的首次负增长。今年1月至5月,中国电影票房(含服务费)累计270亿元,同比下降约3%;观影人数为6.89亿人次,同比去年减少约1亿人次。

        观影人次减少1亿,这个数据不禁让很多电影人眼前一黑。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中国观众是否正在远离电影院?

        “票价感觉涨了很多,以前有票补的时候,平均价格15元,现在30元起步,怎么看?”“《复联4》之后就一直没什么高质量的片儿了。”“2019年是我给国产片掏钱最多的一年,然而真正让我觉得满足的,目前也就《流浪地球》。下半年也就带老爸去看《八佰》,自己去看徐克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剩下的没啥想看的了。国产片就这样,电影的数量远远跟不上市场的扩展。”翻看网友对电影票房数据的高赞评论,对票价、影片质量的不满比比皆是。

        电影人同样感受到了困难。在刚过去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直言,今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光线影业董事长王长田颇有些自责地表示,自己此前预言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倒闭太像“乌鸦嘴”,“我们现在有两万家影视公司,有的刚成立不久,还没来得及做事就先关门了,有的是撑不下去,正在倒闭之中。”

        “以前横店一个月可能有一千多个剧组同时开机,现在只剩下几十个。有的小影视公司原来同时做好几个项目,现在一年到头就攒一个项目,如果不行,整个公司就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曾经从事影视宣传的任女士透露。

        原因

        上半年爆款影片少得可怜

        好影片补给不足,被认为是造成这场行业危机最大的原因之一。“除了春节档《流浪地球》等几部国产片,以及后来的《复联4》,今年上半年就没什么爆款影片,观众觉得根本没必要去电影院。”影院从业者张淼直言,今年上半年的一些影片虽然阵容豪华,卖相不错,但口碑比较一般,严重降低了观众去影院观影的积极性。

        “就连《雷霆沙赞》《X战警:黑凤凰》《黑衣人》这样的大片都表现疲软,剧情缺少新意,观众根本提不起来兴趣。”张淼说,现在流媒体很发达,很多电影上映一个月后,观众就可以在电脑、手机上看到,这渐渐成为很多人的主流观影方式,不一定非要去影院。

        2019年以来,尽管市场上出现了《流浪地球》这样票房口碑双丰收的现象级大片,但独木难成林,除春节档之外,其他档期均令人失望,清明档、五一档、端午档的票房总量均低于预期,相比去年同期均出现明显下滑。在上半年的票房排行榜前十名中,除了春节档的几部影片,还没有一部国产片加入10亿元俱乐部。截至6月30日,今年内地总票房是310亿元,略超去年总票房609亿元的一半。此外,随着资本市场降温,电影融资变得愈发困难,一些中小成本影片很难拿到投资,开机率大幅度下降。

        应对

        发行放映可推行深度改革

        不过,多数业内人士对目前形势仍持乐观态度。“票房和观影人次的暂时下降是很正常的,任何事情都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中国电影高速发展了这么多年,肯定会有倒退、重复的时刻,不能因为这一次数据下降就否认整体的发展。”张淼认为,这反而证明中国电影正在调整节奏,准备迎接未来的自我超越。

        “这件事也有积极的一面,证明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成熟,不是盲目看电影了。要是当年的《捉妖记》放在现在,大家肯定觉得一般了。今天的观众能够欣赏各种类型题材的影片,不管战争片、纪录片还是动画片都有市场,这能刺激制片公司更好地去制作影片,而不是追逐流量明星。”新丽影业总裁李宁的回应也显得信心十足,“市场趋于平稳,观众越来越成熟,我们并不担心中国电影会有什么危机。”

        “电影公司不要想项目要做得多大,而是应该关注如何能做得更准确、更完善,4000万元的投资,演员可以不用大咖,用更符合剧情的人选,小兵立大功。”开画影业董事长许一顶说,当市场发生变化时,影视公司也应该去积极面对变化,“比如要更关注四五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以及成为主流的90后观众,创作时多思考他们想看什么样的电影。还有多开辟介质不同的内容,电影、网络大电影、网剧甚至短视频都可以同时推进。”

        推进电影行业在发行放映上的深度改革,也被更多人呼吁。王长田在上影节上曾建议调整票房分账比例,将5%的电影专项基金全部给片方。电影产业研究专家蒋勇建议,相关政策可否再优惠一些,“之前组织郭帆等青年导演去好莱坞参观学习,也非常值得继续做下去。”此外,他认为可以尝试自主发行、分线放映制度:“每个院线可以放不一样的影片,让观众看到更多不同的好电影,北影节、上影节观众抢票这么积极,说明好电影相当有市场。”

  • 素人相亲,竟然比偶像剧还好看?

        本报记者 李夏至

        都市男女恋爱社交推理真人秀《心动的信号》第二季日前上线播出。这档在去年就曾被认为是黑马综艺档的生活观察类节目,从第一季开始就面临着“素人拿剧本”的质疑。第二季上线首播以来,清一色高帅美的素人嘉宾,再一次引发“素人来演戏”的质疑。

        作为一档素人恋爱节目,《心动的信号》(以下简称《心动》)第一季豆瓣评分为7.6分,远高于一众由明星参与的真人秀节目。素人婚恋节目并不新鲜,早在明星婚恋《我们相爱吧》中就曾出现过纯素人的相亲恋爱真人秀,但《心动》之所以能“杀出重围”,除了创新加入了明星的室内观察讨论环节,更重要的还在于同处一室的素人嘉宾,不仅都长相俊美、条件优越,在镜头前也毫不怯场,建立恋爱关系过程中主动“出击”。三男三女的彼此选择中还充满了猜测、怀疑、心动和试探,“好看”程度不亚于一部品质优秀的青春偶像剧。

        《心动2》同样延续了第一季的设定,“素人别墅相亲+明星室内观察”的设定加以保留,而嘉宾外貌水平有增无减。当首位男嘉宾陈奕辰登场时,神似演员陈坤的长相,一度让演播室内的女明星们惊呼,“节目组从哪里找到的这种男嘉宾!”除了陈奕辰之外,另外两位男嘉宾的长相也毫不逊色,女嘉宾也都性格各异,秀外慧中。在澎湃新闻娱评人曾于里看来,《心动》这种素人综艺嘉宾颜值高,是因为以《心动的信号》为代表的恋爱社交类节目立志于创造出一种观看效果,“它可以比偶像剧更加偶像剧”。“在快餐化的大众娱乐时代,观众是没有耐心和兴趣看两个‘不好看’的人谈恋爱的。”曾于里表示,大家对于爱情“唯美”的追求也包含“外在美”。

        除了外貌优秀,《心动1》主角可能“拿剧本”的问题在第二季中同样出现。由于节目模式来自韩国,在第一季首播时就有观众仔细对比过节目中嘉宾人设,发现与韩版相差无几,“大方知性的女一号,甜美可爱的女二号,还有文艺爽朗的女三号”,就连最难预测的感情线也有相似。“韩版中稳重的男一号‘老中医’金道钧喜欢上了爱笑的林玹珠。中国版中稳重的创业建筑师周游也是对亲切可人的英语老师胡金铭一见钟情”。

        虽然目前《心动2》的感情线还没有展开,但目前素人嘉宾的人设已基本明确:女一号温柔大方,女二号是干练的职场精英,女三号则文艺气质十足;而男嘉宾则分别走温柔内敛、强势主动和霸气商务路线。按照《心动1》的套路,整个节目的规则设计将引导六位嘉宾发现自己喜欢的对象,并在反复的猜测和试探中确认“心动的信号”。曾于里指出,这类节目其实并不在乎嘉宾能不能配对成功,而更多的是给观众创造一种代入感的观看感受,“观众期待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担心‘心悦君兮君不知’的遗憾发生。因此,观看过程中,心动与紧张的情绪反复交织,极大增加了观众的代入感、参与感和沉浸感。节目中的素人嘉宾是否心动不得而知,但有些观众心中已经小鹿乱撞了。”

        对于节目和嘉宾来说,观众越入戏,收益就越高。韩国原版第二季中,男女嘉宾人气暴涨,纷纷进军娱乐圈。不过,对于热心关注节目中嘉宾感情线的观众来说,观看这类节目不必太较真,毕竟节目再好看,也不是现实生活本身。

  • 青春剧创新跳出“甜宠”套路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这两年来,青春校园题材成了网剧爆款的一大重要类型。从《最好的我们》到《你好,旧时光》,从《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到《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几乎每部主打清新甜蜜风格的青春剧都直击了网友的软肋,成为观众心中不可多得的“白月光”。

        近期在腾讯视频先后播出的《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和《暗恋橘生淮南》,也是同题材下的全新创作。其中,《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以下简称《小时光》)今年4月首播,开播至今播放量突破21亿,微信指数巅峰突破百万,更是成为2019年全网范围内首部豆瓣评分8分以上的青春剧。双羯影业CEO、《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总制片人之一沈浛颖表示,在青春剧已经开始泛滥的市场情况下,《小时光》还能打动观众,在于其不仅能满足用户对于“甜宠”剧情的需求,还在细节上不断创新,具备足够的新鲜感。

        “一部好的青春恋爱剧同时具备着‘梦幻’及‘真实’,它不仅能够带给观众甜美幻想的故事剧情,并且需要以真实、合乎逻辑的场景、节奏呈现出来。”沈浛颖认为,精良的作品除了能成功地描写出男女感情的美好之处,还要能够提供足够的新鲜感,这就是“套路”及“反套路”。

        腾飞影业创始人、《暗恋橘生淮南》出品人之一郑筱君认为,爆款作品难以复制,打造精品需要不断向新领域探索,一成不变的形式和内容会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在她看来,《暗恋橘生淮南》跳脱出一般“甜宠”剧的套路,着力刻画人物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用全新的方式讲述了年轻人在成长中的阵痛。她直言,对于大多数看惯了“甜宠”情节和夸张戏剧化表达的网剧观众来说,也许《暗恋橘生淮南》一开始显得过于平淡,但往往随着剧情的展开,反而能发现这种反套路的返璞归真。不少一开始因为该剧选角产生质疑的网友,在看到剧集后半段时就开始发挥“真香定律”,发现了剧中人物特别的人格魅力。

  • 二十部精品剧作诠释京演十年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昨晚,随着现代乐舞作场《清平乐·大都吟》空灵缥缈的舞姿在舞台上悠然而去,“温故知心·铸魂逐梦”北京演艺集团成立十周年暨第六届“梦想成真”五月演出季也正式落下帷幕。从5月1日到6月30日,两个月时间里,20部精品剧目在北京12家剧场演出46场,展现了京演集团十年积累的品牌与品质。

        作为演出季的闭幕演出,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8年度资助项目《清平乐·大都吟》,以北京歌剧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为代表,展现了京演集团的创作者们如何在坚守传统的同时又勇于融合创新的创作理念。整部作品以传统国风样式、现代乐舞作场的形式多角度演绎文脉发展,让艺术在舞台上流动、鲜活起来。全剧共分五大章节,将《大都阙》《大都曲》《大都剧》《大都乐》《大都月》巧妙“联网”,展示了一幅“全景式”元代社会文化画卷。

        现代乐舞作场是一种新的演出形式,相当于融入综合性戏剧元素的舞蹈剧场,在歌舞艺术的本体之上,融入诗词歌赋的文学性、讲述故事和塑造人物的戏剧性、音乐舞蹈的综合性。

        作品主创团队邀约曹路生担任编剧,何晓彬担任总导演,杜鸣担任编曲,顶级编创阵容为该剧打下扎实基础,70余位一流舞蹈演员使该剧高水准呈现在舞台上。总导演何晓彬说:“此次编排,在舞蹈元素、音乐风格等方面都进行了有意识的编织,是一次尝试,也是一种突破。”观众赵先生在看完演出后格外惊喜,“从去年就关注了北歌的这个戏,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气质独特的元代歌舞,感到很惊艳。”

        坚守传统的同时又不忘创新,不仅仅是这一部作品的特点,也是京演集团旗下九家院团共有的风格。在本届演出季其它展演作品中也能看到这一特点,如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京曲艺团《“艺”往情深曲艺专场》、北京儿艺的《北京童谣》等作品都是如此。

        回顾整个五月演出季,京演集团通过院团“公众开放日”和一场场精彩的演出,使得普通的剧目展演变成一座座桥梁,建立起文艺院团与戏迷、年轻观众和演艺市场的连接,也为文艺院团运营做了很好的尝试。

  • “我和我的祖国”诵读大赛激情澎湃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西城区图书馆推出了一系列活动,上周六举办的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西城区第一图书馆诵读大赛是系列活动中的“重头戏”,各年龄段选手身着演出服深情朗诵的场面让人感动。

        现场,参赛选手们以高昂的热情、澎湃的激情集体朗诵了《七十年沧海巨变》,比赛序幕也由此拉开。饱含深情的个人朗诵《祖国,我亲爱的祖国》将比赛带入高潮。个人朗诵《当五星红旗升起》则激情昂扬,为诵读大赛画下了完美的句点。

        参加此次比赛的选手既有经验丰富的朗诵团成员,也有社区里热爱朗诵艺术的普通居民;既有六七十岁仍在发挥余热的老年志愿者,也有二十来岁朝气蓬勃的在校大学生。本次大赛共征集原创参赛作品31篇,18名选手参加诵读大赛个人组的角逐,35名选手参加集体组的较量,比赛优胜者还将被选送参加2019年“阅读北京”全市诵读大赛。

  • 逾百万游客参观乌镇当代艺术展

        本报讯(记者 李洋)昨天,持续了3个月的“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落幕。艺术展的两个收费展区乌镇北栅丝厂、粮仓展区吸引累计超15万人次观众,另有逾百万人次游客在西栅景区欣赏到了公开展出的作品。

        今年是乌镇第二次举办当代艺术展,共有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位(组)艺术家的90件(组)作品参加展出,其中有35件作品是全球首展。在展览落幕之时,此次展览上两件专门为乌镇场地创作的作品,普利兹克奖得主、著名建筑师妹岛和世的户外装置《另一水面》和瑞士艺术家卡特娅·辛克创作的《天空》,由艺术家捐赠给主办方永久收藏。艺术展也为公共空间转换为公共艺术空间提供了经验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