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能源车指标申请量超43万

        本报讯(记者 金可)昨天,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公布了今年第三期摇号数据。超326万人参与小客车摇号,新能源车指标申请量在上期小幅下降后,又再次回弹,共有超过43万个有效编码参与申请。按现在的分配标准,新能源车指标需排8年。今天上午,今年第3期小客车指标摇号将准时进行。

        经审核,截至6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264065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62596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30656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8802家。

        今年以来,新能源车申请量在第一期配置时达44.3万,第二期时降至41.7万个。而本期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量回升,达43万。

        据介绍,2019年北京共计配置5.4万个个人新能源指标,这些指标已经于第一期配置完毕。审核通过的有效申请编码按照规定将继续轮候配置。按目前的情况测算,新申请者预计至少要等8年多才能获得新能源指标。

        根据相关部门公布的《2019年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各期配置数量的通告》,今年普通小客车指标4万个。其中个人指标占年度指标95%,为38000个,按照整数平均分配原则,前五期每期为6333个,其余6335个指标在第六期分配。单位指标占年度指标4%,为1600个,按照整数平均分配原则,前五期每期为266个,其余270个指标在第六期分配。

        今年,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共6万个。个人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90%,共计54000个。单位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5%,共计3000个。按照规定,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

        本期,经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审核确认,2018年4月26日中签过期未用个人普通小客车配置指标40个,按规定纳入本期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配置,因此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73个;配置单位普通小客车指标266个。

        据介绍,指标配置工作结束1小时后,申请人可在北京缓解拥堵网站(www.bjhjyd.gov.cn)登录用户中心查询配置结果,也可通过拨打电话12580查询当期配置结果。小客车指标办也提醒市民,由于指标配置当日网站访问量较大,建议申请人错峰查询。

        指标配置结果公布后,取得指标的个人和单位可登录北京缓解拥堵网站(www.bjhjyd.gov.cn)自行下载打印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也可携带个人或单位有效证件到各区对外办公窗口领取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

        此外,经本市法院认定,本期共有5283个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参与小客车指标配置。申请人如果对自身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有异议的,可通过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www.bjcourt.gov.cn)查询具体认定案由,也可以依法向执行法院提出。

  • “最美书店”钟书阁京城首店开业

        本报讯(记者 于丽爽)被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评为“中国最美书店”、十余次获国际设计大奖、已在全国开了17家连锁店的钟书阁京城首店,日前在北四环边上的融科资讯中心开业,迅速成为网红打卡地,开业不久就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

        钟书阁融科店营业面积660平方米,有文学、社科、艺术、经济、育儿等藏书近6万册,营业时间为每天10时至21时。记者23日一早前来探访,书店还没开门,门口就已排起了几十米长队。读者都想一窥“中国最美书店”京城首店的模样,大多是情侣或父母带着孩子来。读者热情超出预期,书店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确保阅读环境。当天开业仅6小时,入店客人已近2000人,营业额4万余元。

        “融科资讯中心周围基本是中科院的科研院所,传统书店当然有,但充满设计感、时尚感的书店太少了。进来可以看书、买书,还能坐着喝杯咖啡,静静心,所以想来看看!”一位附近的居民说。

        钟书阁的口号是“只做书店的书店”。创始人金浩来自上海松江,在农村学校执教15年,从普通教师做到校长,1995年下海创业,创办了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2013年,他以女儿的名字命名,创办了“钟书阁”书店品牌。截至目前,已在上海、扬州、杭州、无锡、苏州、西安、贵阳、武汉等地开了17家店。钟书阁作为“中国最美书店”的最大特色,在于独树一帜的书店设计,每来到一个城市,都会把城市的文化特色和底蕴融入到书店空间设计中。

        融科店就是“京味儿”钟书阁。坐扶梯来到融科资讯中心B2层,眼前是喷泉小桥。右边,黑底金字、隶书体的钟书阁牌匾并不张扬。进入书店,仿佛来到魔法世界:镜面屋顶让书架虚实交错,目光所及到处都是书,人仿佛进入书的殿堂。迎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间是整个融科店设计的最大亮点所在:楼梯宽度差不多仅容一人通过,曲折陡峭,几乎每三两级台阶就要转折一下,因为镜像的缘故,楼梯周围几乎360度都是书架。走到楼梯尽头回望,书架和楼梯围裹出的平面恰如一个中国结。

        一层楼梯间右侧是儿童馆,一层层小木屋书架好像北京四合院的门楼,每一座木屋书架后还设置了一组卡座,孩子们可以席地而坐阅读自己喜欢的图书。七巧板图案组成的墙面书架、斑斓缤纷的色彩,都让儿童馆充满童趣。

        书店二层,屏风书架是空间主角。随着书架的开合、转折,将完整的空间切割成和而不同的小空间,休息座椅总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面前。在不经意的角落,还可以邂逅京剧脸谱雕塑。二层设有咖啡吧,点上一杯咖啡或茶饮,翻开心仪的好书,便能享受一段静谧、悠闲的阅读时光。

        据介绍,目前,海淀区正在修订完善实体书店扶持管理办法,将根据书店规模、营业时间、藏书量等情况,通过补贴、奖励、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对辖区内实体书店进行扶持。

        金浩介绍,钟书阁京城第二家书店计划于2020年1月在西单老佛爷百货开业,占地1000多平方米。

  • “光明影院”让视障人士饱览电影之美

        本报记者 朱松梅

        朝阳区和中国传媒大学共同启动的“光明影院”项目,目前已制作完成超百部无障碍电影。团队通过在电影声音空白的地方插入解说词,让失明人士享受观影乐趣,共享文化盛宴。

        视障人士“闭眼”看电影

        “《红海行动》讲述的是中国海军蛟龙突击队8人小组,奉命执行撤侨任务的故事……”伴随着电影开场,洪亮的讲述词在朝阳区紫光影城8号放映厅响起。这是2018年热门电影《红海行动》无障碍版的首次对外放映。

        入场的50多位观众,都有不同程度的视力问题。60岁的张先生患有严重的青光眼,如今仅有光感。在志愿者的引导下,他十几年来头一次进入影院,落座观影。

        “闭眼”看电影,靠的是恰如其分的解说。比如电影开头的十几秒,是中国商船遭劫的情景。镜头画面十分紧张,但原片中并没有对白和旁白,盲人会“看”得稀里糊涂。无障碍版则添加了解说,以此告诉观众,这一段影片呈现的是“海盗在血泊中倒下,船员迅速占领船舱”的场景。

        中国传媒大学教师赵希婧告诉记者,无障碍电影不会改变电影时长、内容、结构。它是在电影声音空白的地方,将画面或者人物的内心活动描述出来,让视障观众了解剧情发展,去想象自己的光影世界。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张先生不但仔仔细细“看”完了,还理解了大部分情节。他告诉记者,自己失明后也曾试着用电脑听电影,“可是很多时候,感觉场景热热闹闹,就是听不明白。”

        逐帧观看写下3万字解说词

        一部电影要转化成无障碍版本,其间要经历多个步骤,且每一步都极具挑战性。2018年,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的师生成立了一支“光明影院”团队。先后有100多位同学参与进来,义务制作无障碍电影。

        首先便是如何选择影片。“对白和旁白过多的不行,因为很难插入足够的讲述词;年头太长的电影和英文电影也不在优先之列。”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王海龙说。正式开始制作之前,他们还走进社区、盲校进行调研,了解视障人士的特点,从而更有针对性地制作无障碍电影。

        接下来就是撰稿。“撰稿人会不断拉片,一帧帧反复观看,从视障人士能够理解、听懂的语言来写讲述稿。”王海龙说,就拿《红海行动》来说,他和团队成员反复观看不下30次,历时一周时间,写下了3万多字的讲述稿。讲述稿中的语言要凝练、准确,要详略得当,不能有歧义,“既要让观众明白发生了什么,又要让他们理解事件背后的意义。”

        后期,还要进行审稿、录音、剪辑、校对等步骤。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提高视障人士的观影体验。

        2018年“光明影院”项目启动。一年多以来,传媒大学团队已经累计完成超百部无障碍电影的制作。

        无障碍电影放映期待常态化

        目前,朝阳区紫光影城、劲松电影院、朝阳剧场、苏宁影城4家电影院,成为“光明影院”项目首批试点,并将开辟专门的无障碍放映厅。接下来,朝阳区将以社区为单位,组织视障人士就近免费观影。

        在朝阳区,持残疾证的视障人士有5400多人,而在整个北京市,这个数字是5.7万人。“再加上很多老年人也患有弱视方面的疾病,林林总总算下来,全北京的视障人士超过10万人。”朝阳区盲人协会主席曹军说,此次《红海行动》无障碍版的放映,为视障人士观影带来了崭新的希望。

        但同时,盲人观影仍存在不少困难。放映技术就是其中一方面。“我们是周一接到的此次放映通知,时间非常紧张。”紫光影城的经理郑柏说,由于无障碍版电影与普通电影的格式不同,影院进行了紧急调试,利用高清传输系统将影片导入放映机,并接入5.1声道。不过与普通版本的电影相比,无障碍版的声光效果还是略逊一筹。

        曹军更关注的则是无障碍电影放映能否常态化。“我们更希望,一部电影在上映之前就能准备无障碍版本。甚至可以特别为盲人设置一个声道,他们带着蓝牙耳机,就能和普通观众一起观影。”曹军说。此外,影院的无障碍放映厅还应进行设施改造,如改台阶为坡道,方便盲人出入。

  • 法院明确教科书著作权受保护

        本报讯(记者 高健)教育培训市场日趋火爆,“教辅类”图书侵权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西城法院调查显示:五类教辅易遭盗版侵权。法院明确,教科书具有著作权。

        法院民五庭庭长吴献雅介绍,市场上公开发行的教辅类图书种类繁多,但容易产生侵权纠纷的主要有五种:引用名人名作进行评析的“阅读欣赏型”教辅;体例和结构仿照教材的“同步学习型”教辅;对教材进行解析的“注释型”教辅;对外文或者古文进行翻译的“翻译型”教辅;以及对历年考题进行汇编的“习题集类”教辅。侵权形式既有原封不动复制原作的低级抄袭行为,也有改变字面表述,但实质内容与原作相同的高级抄袭行为。侵权载体既有传统的纸媒形式的侵权,也有数字化背景下电子形式的侵权。

        一起案例中,某教育机构起诉称,其是一家具有中小学教材编写资格的教育研究机构,经主管部门批准,出版发行了义务教育课程标准试验教科书《英语》(七年级下册)。被告某出版社出版了与原告教科书相配套的教辅图书。被告出版的图书在目录标题、章节结构与体系设计上与原告的教科书完全相同,并且复制了原告教科书中的大量内容。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其依法享有的著作权,起诉至法院。被告则认为原告出版的教科书是按照国家教学大纲的要求编写的,其出版也是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原告出版的教材应当属于公共产品,原告不能享有涉案图书的著作权。

        吴献雅表示,教科书具有著作权。被告意欲通过抗辩原告编写的教科书属于公共产品不享有著作权来否认侵权行为,此种抗辩不能成立。一方面,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了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几种客体,比如官方文件、时事新闻、通用表格等,其中并不包括教材。另一方面,虽然教科书的编写必须依据国家的教学大纲和一定的课程标准,经过行政审批才能出版发行,但相关的教学大纲和课程标准对教科书的编写只能起到宏观的指导作用,并未规定教科书的具体内容和体系结构。教科书是否具有著作权,最终的判断标准仍是是否满足著作权法所规定的独创性要求。因此,教科书无论是在素材的选择方面,还是在素材的设计、组合方面,均体现了编写者独特的风格,属于独创性智力成果,构成作品,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

        法院建议,使用他人作品应当事先取得授权,在构成法定许可的情形下,编写者虽无需事先获得著作权人的同意,但是仍需要支付报酬,并不得侵犯著作人享有的其他权利。此外,出版社应规范图书署名。虽然著作权法尊重作者署名的自由,可以署真名、假名或者不署名,但是法院建议图书编写机构采用可体现与作者相关联的适当方式署名。

  • 禁毒宣传进社区

        昨天,石景山区八角街道举办国际禁毒日宣传活动。居民现场观看禁毒宣传片、禁毒宣传展板,树立防毒意识,提高拒毒能力。本报记者 吴镝摄  

  • 超7成哮喘患者未经医生诊断

        本报讯(记者 刘欢)昨天,《中国成人哮喘流行状况、风险因素与疾病管理现状》对外发布。当前,我国20岁及以上人群哮喘患病率为4.2%,患者总数达4570万,远超以往估计,而这些患者中,超过七成的人没有经过医生诊断。

        中日友好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呼吸病学研究院、国家呼吸临床研究中心等单位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10省市5万余名20岁及以上城乡居民,进行了细致现场调查及严格肺功能检查。研究显示,我国20岁及以上人群哮喘患病率为4.2%,其中男性患病率4.6%,女性患病率3.7%,患者总人数4570万(男性2570万,女性2000万)。研究还发现,过敏性鼻炎、吸烟、幼年时期肺炎或支气管炎病史、父母有呼吸系统疾病史等与哮喘患病风险增加有关。吸烟者较非吸烟者更易罹患哮喘,患病率分别为5.8%和3.5%,控烟依然是哮喘防控最重要的手段之一。研究显示,我国20岁及以上哮喘患者中有71.2%从未被医生诊断,只有5.6%接受了基本的糖皮质激素治疗,凸显我国哮喘在规范化诊治上的突出问题。

        中国成人肺部健康研究负责人、国家呼吸临床研究中心主任王辰院士呼吁,我国各项卫生保健与疾病防控政策与规划中,都应将慢阻肺、哮喘等重大呼吸疾病放在重要位置,以尽快补齐呼吸疾病这一整体疾病防控中的突出短板。

  • 顺义“国门讲坛”开讲

        本报讯(记者 王谌)顺义区“国门讲坛”专题讲座日前正式开讲。该培训为学员提供培训“菜单”,搭建常态化的干部学习知识、提升素质的重要平台。第一期讲座中,顺义区310名处级干部、优秀年轻科级干部参加。

        “国门讲坛”是顺义区创新培训方式,提升培训实效性的重要举措。培训除了聚焦建设首都机场临空经济示范区、创新产业集群示范区等中心工作,还通过开展需求调研,了解干部最想学的知识技能,设置5G技术、服务热线办理等培训“菜单”,由干部自主选学,弥补短板弱项。

        授课除了统筹党校、高校、科研院所、职能部门等优质资源,既聘请名师、专家授课,也邀请主管部门的领导干部授课,为干部提供“本土化”业务知识。

        培训还将讲坛内容纳入北京干教网顺义分中心课程体系,为更多的干部提供在线学习的机会,实现面授培训与网络学习相结合。

        据悉,相关培训将利用每月两个周五下午半天的时间,不影响本职工作,每4期讲座可实现全区处级干部参加一次培训。

  • 东花市微型消防站组队比武

        本报讯(记者 于丽爽)4×30米负重接力折返跑、初期火灾扑救、双人水带连接出水操……昨天上午,东城区东花市街道第二届微型消防站比武竞赛在花市消防中队举行,16个微型消防站组成16支代表队参赛。

        比赛开始,各个代表队斗志昂扬,队员们一会儿抱着水带奋力奔跑,一会儿背着灭火器负重前行,一会儿拿着灭火器冲着火盆奋力扑救,场地边的拉拉队呼喊加油,气氛热烈。

        本次比武竞赛由东花市街道社区平安办和东城区公安消防支队组织,结合辖区高层建筑多的特点,按照微型消防队伍日常训练的实际,开展三个比武竞赛科目:4×30米负重接力折返跑、初期火灾扑救、双人水带连接出水操。现场还设置了消防器材展示区、消防安全科普VR体验区,通过高科技手段,将消防安全的理念形象化、具体化,普及推广消防知识,增强大家的消防安全意识。

        据介绍,东花市地区一共有16个微型消防站,大部分由企业单位员工、物业工作人员、写字楼保安等组成,每6个人组成一个站点,配备灭火器、灭火毯、防护服等基本设施。除了负责本单位的消防工作外,其中8个还被命名为“社区微型消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