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互鉴共促发展

        中国剧场建设进入全盛阶段

        面临五大挑战

        国家大剧院首任院长

        中国剧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陈平

        21世纪,我国剧场建设进入到全盛阶段,具有全覆盖、体量大、多功能、专业化四个特点。剧院繁荣建设给我国表演艺术发展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同时也提出了五个方面的重大挑战。

        1.演出节目挑战。剧院数量的增加意味着演出节目需求量的增长,但是否有足够的节目供给仍是个问题。建议实现剧场和院团之间的深度融合。

        2.观众参与率。如何让更多人走进剧院观看演出,首先,要有好的演出产品,能让观众在一次次观看演出的过程中提升艺术素养,养成观演习惯;其次,剧院也要在培养观众上下功夫,一棵苗一棵苗不断培养观众。

        3.运营模式创新。经过多年探索,我国剧院整体水平在提升,也形成了比较好的剧院运营模式,但就全国而言,模式创新还不够,尤其在经营理念、组织运作、产品运营上还有很多的需要创新的地方。

        4.大量人才需求。随着剧院数量的增长,我们需要以下几类人才:导演、指挥、编剧等演艺创作人才;演艺表演人才;剧院制作、演出经营、宣传营销等演艺管理人才;特别需要那些既懂艺术又善管理的复合型人才。

        5.鲍莫尔成本病的破解。就剧院发展来说,除了政府和社会给予的必要支持和赞助外,必须有其他破解成本病的途径。5月11日国家大剧院全球首次采用4K+5G高清技术进行舞剧直播,科技进步给剧院带来的新机遇、带来的新的传播途径,无疑正是需要我们关注的破解途径之一。

        歌剧制作要找到强势合作伙伴

        努力让更多年轻人接触歌剧艺术

        德国柏林国家歌剧院院长 马缇亚斯·舒尔茨

        推广歌剧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足够有能力的合作伙伴,5月份我们与国家大剧院联合制作了歌剧《采珠人》,证明了强强合作的重要性。

        让年轻人接触歌剧也是柏林国家歌剧院的重要目标之一。我们与儿童乐团、幼儿园、学校进行合作,启发青年人对歌剧的兴趣。

        柏林国家歌剧院不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我们不只为富裕阶层、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提供歌剧表演,而是要把歌剧带给每一个人,我们的票价是大家都可以负担得起的,这也就成就了我们观众群体的增长。

        我们每年都会举行管弦乐团的露天音乐会,并面向全市直播。我们还有许多增加公众参与度的项目,例如免门票的柏林音乐会;30岁以下人群交15欧就可以得到的古典音乐卡;针对学生和儿童可以参与到彩排中的“0门槛”歌剧项目。这些都是我们推广歌剧的重要方式。

        对观众进行更多引导

        为他们提供沉浸式剧院体验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数字发展部部长

        克里斯托弗·魏道尔

        为什么观众不来看我们的演出呢?我们曾做过一个 4000人样本调查,大体原因:第一,人们有强烈的阶级分层的意识,认为自己不属于富裕和受过良好教育的阶级; 第二,观众没有想到过看歌剧。这要归咎于剧院没有做到足够多的努力让人们认识到这一点;第三,不方便,很多人觉得观看一场演出不方便;第四,找不到人和我一起去;第五,票价太贵,性价比不高。

        为此我认为首先应该对观众有更多引导,提供沉浸式剧院体验,通过管理客户关系提升他们的观演体验。另外,数字科技使我们邀请更多的观众进行互动,比如歌剧游戏可以加强人们对艺术的理解。同时提供数字课程,让人们可以在线听歌剧,可以跟着唱,甚至去指挥。

        选择高水准巡演合作伙伴,保证演出质量

        俄罗斯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副团长

        米哈伊勒·马卢舍夫斯基

        组织大规模的巡演,首要任务是经费保障。首先,在宣传方面,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加大广告宣传的力度。其次,巡演组织者需要具备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于大型巡演的远见卓识。第三,选择高水准的巡演合作公司,才能保证艺术团的演出质量和观众视听享受。第四,巡演时,如果仅仅是举办一两场音乐会,即使是大型音乐会,也很难有收益。一般而言,商演场次达5至7场,才能支付巡演的全部费用。第五,巡演需要有舒适良好的演出场地,才能实现团队的演出效果。最后,信心非常重要。相信团队拥有强大的潜力和天份,才能使他们所创造的艺术价值享誉世界。没有这样的信心和信念就不会在舞台上呈现出优秀的表演。

        选址、管建结合、演出季:

        三个环节不可忽视

        上海大剧院首任艺术总监 钱世锦

        在建设运营剧院的过程当中,有三个环节是不可忽视的。

        第一,选址。要把剧院建在城市的什么位置,往往有一个根本出发点会被忽视,即从想要进入剧院去欣赏艺术表演的观众的角度考虑。将上海大剧院建立在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交通四通八达,人流进出非常方便。

        第二,管建结合。我们经常听到所谓交钥匙工程的说法,即建设者在工程结束以后就把使用权交给管理运营者,这其实对于剧院建设运营是非常不利的,剧院建设是相当复杂的工程,一个细节被忽略,就会给运营者带来不小的麻烦。

        第三,演出季的设置。剧院在开幕前两年甚至三年,就必须要用心把开幕以后的演出季建立起来,所谓演出季就是剧院演出的内容,设立演出季已经是世界上所有经济发达国家的艺术机构,不论是表演团体还是剧院文化中心都在遵循的运作模式。设立演出季也是一个艺术机构运营是否专业、是否规范,体现一个剧院艺术品位、艺术追求、艺术特色重要标志。

        将最新技术融入艺术创作

        实现更多可能性

        日本新国立剧院执行总监 村田直樹

        日本新国立剧院成立于1997年,我们在剧目制作和剧院运营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并一直致力于同国际剧院、不同公司,以及年轻艺术家合作,试图在合作过程中,摸索出更多具有创新价值的剧院管理模式。

        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日本新国立剧院有非常优秀的歌唱家、作曲家、指挥家,他们不仅具有良好的歌唱和表演能力,更能为剧目创作提供富有创意的想法。第二,日本新国立剧院始终坚持将独特传统文化融入创作中,让久远且深厚的传统文化得到传承与发扬。第三,日本新国立剧院与时俱进,勇于尝试一切新鲜事物。如2020年东京奥运会期间将推出由孩子和人工智能共同完成的歌剧,我们与东京大学研究实验室、人工智能开发商进行了密切沟通,试图将最新技术融入艺术创作,实现剧目创作的更多可能性。

        不惜成本发展新观众

        为未来投资

        西班牙利赛欧歌剧院总经理 瓦伦蒂·奥维耶多·科奈约

        现在歌剧观众普遍在45岁以上,我们想要吸引年轻人,所以开始了“利赛欧35”项目和“全新利赛欧”项目。

        “利赛欧35”项目是在每年的戏剧季中专门安排面向35岁以下观众的剧目,票价为15欧元。我们通过社交媒体用年轻人的语言和思路进行宣传。比如,演出开始之前会有迎宾鸡尾酒、演出导赏。幕间休息时工作人员会向观众介绍剧院内可以参观的地点,还有一个小测验让观众想象演出的结局。年轻人喜欢拍照,他们会上传在剧院的照片到社交媒体上,这样就建立起与剧院的联系。除此之外,还有项目在演出开始前15天允许35岁以下的观众以30欧元的价格买票。

        “全新利赛欧”项目是在乡镇的广场、公共地点直播歌剧。我们还会在120多个乡镇举行歌剧讲座,讲解歌剧的历史、剧情等,结果吸引了很多乡镇的观众来利赛欧歌剧院看演出。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发展新观众,不要考虑预算,只需要考虑如何把他们吸引过来。因为我们是在为未来投资!

        成立全球剧院管理联盟

        加速国际间交流协作

        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王黎光

        面对信息化社会的来临,如何在诠释文化、表现文化的过程中,展示各自优势、整合不同文化、实现共同传播是值得思考的命题。因此,全方位升级剧院管理模式、提高演出质量和水平,是今后成立全球剧院管理联盟的最重要方面。

        剧院不仅是艺术殿堂,更是文化传播的重要渠道和平台。成立全球剧院管理联盟,能加速国际间剧院的交流与协作,取长补短、互通有无,在演出质量、演出种类、演出管理、节目制作、运营方式等方面,形成更多剧院管理的新模式和新理念,为推动各国、各民族音乐发展做出重要贡献。通过全球剧院管理联盟组织一系列活动,打造21世纪新型剧院管理的模式和体系是成立联盟的既定目标。

        全球剧院管理联盟工作内容必须包括:成员单位共享有效信息、资源服务,搭建剧院管理资源平台,定期举办剧院管理学术交流、考察活动,构建联盟网站等。全球剧院管理联盟成立后可以整合更多不同资源,让不同文化背景的文艺作品,在相互交流过程中得到发展。

        新技术和新媒体

        让艺术成为大众生活方式

        美国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国际项目副总裁 艾丽西亚·亚当斯

        科学技术在今天的世界日新月异,我们通过新媒体技术,吸引更多观众。同时,虚拟现实技术也让观众可以更加身临其境地接触艺术家与艺术作品。

        肯尼迪艺术中心将在社区内新建场馆。广大观众可以在其中散步、观看快闪、欣赏装置艺术等。同时,在新的场馆内观众还将有机会观看排练,与艺术家有更亲密地接触,通过观摩创作过程,进一步加深对艺术的理解。此前,我们通过爵士乐与滑板运动的跨界合作,吸引了很多年轻的观众。而有了新空间,我们可以继续拓展这些跨界合作。

        艺术对健康和学习的影响,是肯尼迪艺术中心又一个重点关注的领域。肯尼迪艺术中心与蕾妮·弗莱明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启动的“健康”项目,希望可以通过研究音乐对大脑的影响,治疗某些生理或心理疾病。

        肯尼迪艺术中心是美国一个很大的文化生态体系。未来,隔开观众与艺术家的墙将被打破。新技术和新媒体,也会让艺术影响更多的人。艺术和艺术家既不会仅属于少部分人,也不会边缘化,而是会成为大众的一种生活方式。

        创造文化红利

        丰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

        英国巴比肯中心总经理 尼古拉斯·凯尼恩

        关于未来艺术中心的建设,我想提以下五点建议。

        首先是品牌,打造清晰的品牌,视觉上有独特性和冲击力,有利于在其他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其次是参与度,尤其对于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受众群体。他们非常积极地想要参与到这些演出当中,比如听一场交响乐或者感受一次美术展览,这些都是艺术参与;第三点是多样性,要平等和包容,“巴斯奎特——真正的轰动”是我们目前最成功的美术展览,而大批前来观看的正是非常年轻的观众,他们映射出了伦敦多样的文化背景;第四点是国际化,这是我们所有项目的核心要点,不论你是什么政治背景、什么信仰,我们的项目永远都是国际化的,观众、表演艺术家来自各个国家。最后,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合作,必须与不同文化背景的演出团体进行合作,这样才能够为观众提供更加多样化丰富的选择。

        巴比肯艺术中心、伦敦交响乐团、博物馆等艺术机构共同组成了伦敦金融城的“文化英里”,让两千年的历史与今天的文化进行碰撞。艺术活动点亮了曾经破败的街区,我们希望创造文化红利丰富人们生活,使每一个角落活跃起来,激活建筑之间的空间。

        创造性地将本土文化与世界经典融合

        进一步加强本土文化创作

        泰国曼谷歌剧院艺术总监 桑姆托·苏恰里库

        曼谷歌剧院不仅演出经典作品,也推出独创的本土作品,以及不常上演的经典作品,致力于将本土文化从孤立向世界同行的方向不断拉近。

        在当今时代,亚洲音乐家在国际上占有很大比例。要引起外界关注,不仅仅要融入世界主流舞台,更要发出属于自己国家、具有本土特色的声音。比如我们制作的歌剧《奥赛罗》就创造性地将本土文化和世界经典融合在了一起,我们还计划结合东南亚的神话和历史打造全套《指环》,以及制作了《泰伊斯》等虽被熟知但鲜少上演的经典作品。

        关于如何生存,答案是以任何形式生存。首先,我们将持续与来自其他国家的艺术伙伴合作,将作品带到国外;第二,要不断创新。比如通过上演《星球大战》《哈利波特》等音乐会来适应年轻观众的需求;要让歌剧的概念更为广泛,比如邀请跨界艺术家来演绎歌剧。

        倡议建立创作资源共享机制,搭建互通桥梁

        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陕西省文联主席

        赵季平

        作为作曲家,我对剧院有着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喜爱。我和国家大剧院第一次合作是在2013年,以我的经历来看,国家大剧院对于作曲家来说是一个通向世界的平台。今天世界各地剧院的管理者都聚集在这里,都发表了自己的主旨演讲,我作为一名作曲家感到特别兴奋。我想借此机会表达,是你们的存在实现了创作的意义,可以激发更好的创作内容。我有一个大胆倡议,在如此济济一堂的论坛上,可否发起建立创作资源的共享机制,让更多优秀的国家级表演艺术平台之间搭建互通的桥梁,为不同肤色、不同风格、有着多元艺术追求的艺术家们提供更多机会,让他们走到一起深入交流、分享经验、共同成长。

        发挥艺术院校在艺术创作、人才培养

        艺术研究的“三大中心”作用

        中央音乐学院院长 俞峰

        为了更好地进行艺术创作并加强艺术团体的深度融合,中央音乐学院成立了“三大中心”。首先是创作中心,这里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创作力量,这支将近300人的庞大创作队伍也为国家大剧院和其他艺术团体不断提供优秀的原创作品。我们每年还在纽约林肯艺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进行演出,培养了大批音乐家、音乐干部和复合型管理人才。

        其次是表演艺术中心,作为一流的音乐学院,应当拥有自己的职业交响乐团、职业合唱团、职业民族乐团,服务于教学、音乐人才的培养、新作品创造、比赛及大师班活动等,肩负起推动国家艺术水平发展的使命。

        第三个“中心”是音乐学研究所,旨在打造国家的文艺智库。我们邀请作曲家、各大歌剧院院长、理论家组成了三个团队,研究50年代以来在剧目生产与创作方面的经验以及遇到的困难,深入思考我国歌剧下一步应该怎样健康发展。

        打造文化惠民公益品牌

        广开艺术之门

        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郭文鹏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力度不断加大,国民经济收入不断提升以及文化修养不断提升,中国演出市场发展还会有一个大的飞跃。

        保利拥有全国最多的剧场,如何管理运营好每一家剧院是我们面对重大的课题和挑战,通过多年的经营和实践总结出既符合中国市场发展规律,又可以引领影响观众审美、品位的“保利模式”。我们合理运用各种演出资源统筹,根据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观众接受能力实现标准化的管理和个性化的经营,同时持续打造文化惠民公益品牌,广开艺术之门。未来保利还将继续探索在内容发展方面努力打造国际水平,中国味道和保利印记。

        让艺术家成为艺术节的核心

        鼓励新作品创作

        香港艺术节副节目总监 苏国云

        我认为,有专业创作团队,鼓励他们有创造性的想法,同时也进行国际合作,主要的理念是让艺术家能够成为艺术节的核心,并且希望新的作品和观众产生共鸣。

        一开始创立香港艺术节的时候,我们只表演一些欧洲的作品,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创作原创作品,原创作品反映的都是中国香港独特的文化和艺术。我们和内地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合作。比如,和中国国家话剧院合作了《青蛇》,和上海、台北的艺术家联合制作歌剧等。

        最近几年,我们有一个新计划,希望与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和国际机构合作。除了香港原创作品之外,也鼓励和其他世界一些歌剧院、团体进行合作,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探索全覆盖服务模式

        直面重建设轻管理痛点

        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秦文焕

        中国对外文化集团下属中演院线通过建立全产业链演出经营模式,形成了以剧院运营为主营业务,演出制作、剧目配送,票务销售、咨询服务的全覆盖服务模式。其具体表现为四个方面:

        一是2016年成立了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简称“丝盟”),截止到目前拥有107家成员单位,在平台建设、品牌打造、演艺产品输出和引进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二是依托平台资源优势,提升中国原创剧目制作水平。三是推动优秀剧目引进来和走出去。四是拓展剧院咨询服务新业务,建设国内优秀演出服务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