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央美“棒棒糖一代”考生毕业了

        本报记者 李洋

        昨天清晨7时,2019年中央美院毕业典礼庄重开始。与此同时,遍布校园内多个空间的本科生毕业作品展正式落幕。在893名“说再见”的本科毕业生中,有160位来自设计学院的学生格外引人注目。4年前,他们在艺考中遭遇闻名全国的奇葩考题——棒棒糖,也因此被调侃为吃着棒棒糖进入央美的甜蜜一代。大学期间,他们也成为央美设计学院教学改革的第一批“小白鼠”,经历了师兄师姐未曾感受过的挑战。

        艺考回忆

        奇葩考题一发就有人离场

        “当年考题一发下来,我那个考场就有七八个人起身离场了。”时隔4年,央美设计学院2015级本科生巩毅还清楚记得当初看到考题时内心受到的“暴击”。上午“造型基础”的考题,是打开棒棒糖并写生;下午的“设计基础”考题,是先吃糖再以品出的味道设计糖纸。这与前些年教室一角、书桌一角等传统题目完全不是一个路子。

        “大家以为奇葩,但2015年的题目还相对保守,还带着专业性的技能考核。比如打开糖再画,怎么打开?打开一点、一半还是多少,这需要自己来设计场景再画。”央美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说,2015年是设计学院学生选拔改革的第一年,从单纯考察绘画技术改变为考察创造力和综合能力。“今天,设计学和市场的关系已经与过去非常不同。”他说,过去的教学经验是以物理学产品分类来设定学科,培养的是实用人才,但是今天产品的属性和生产核心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苹果公司去造汽车,是因为汽车已经成为交互系统发展的产物。设计人才未来要面对的所谓“产品”,正在从物理形态变为大数据形态,这些本质性的变化,要求设计人才必须是有不同以往的综合能力。“所以从考试到教学,都得改。”

        那年,巩毅在考场里把自己的棒棒糖打开放到嘴里嚼成碎块,又在现场写生了这些碎块,最终获得了考官认可。而临时退场的考生中,大多只会画考前培训班“压题”题目,没有变通能力、真正的写实功夫也不够。还有一些学生一开始没注意到棒棒糖就在装考题的口袋里,审题又不细致,把写生变成了默画一根自己脑海中的棒棒糖而错过央美。

        上学挑战

        学生上什么课全凭自己选

        特殊选拔上来的160名设计学院本科生,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特殊不仅仅体现在考题上。一年级下学期,他们被告知不会再像师兄师姐那样每个人要选择一个细分专业,而是有了充分自主权——不分专业、没有固定课表,想上什么课全凭自己做主!

        设计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张欣荣给记者看了一张最新的课表,这张表上有密密麻麻298门课,能满足学生们在二、三年级对专业知识的探索。其中,除了学校规定的必修课之外,还有符号学与消费社会理论、黑科技与表演、人与社群、DIY现成品科技玩具、治愈艺术探索等设计学各细分专业的理论课、基础课、核心课以及研究型课程。张欣荣说,由于每门课程都会限定学生人数,学校干脆把二、三年级课程打通形成“小开环”,学生在四个学期内都有机会选到自己喜欢的课程。

        选课自由直接为设计学院学生彭巾卿打开了眼界。这个小女生入学前很想学习服装设计专业,按照以往的教学,她要老老实实学习手绘画图、品牌调研、平面裁剪、立体裁剪等课程。有了自主权之后,她虽然仍选择服装设计方向,但把师兄师姐们课表中的一部分替换成了摄影、平面设计、交互影像等课程。“我想把视野打开。之前有点闭塞,不太能看懂其他专业做的东西。上过课以后对交互、编程等都有了解,而且发现其实这些都能与服装设计相结合。”她说。

        开放式的课程结构为学生们提供了若干兴趣点。“学生们通过广泛接触,对多种知识进行比较,最终选择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出口。”宋协伟说,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地、德国包豪斯学校有个理念,认为设计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责任和态度。“而这种责任和态度如何得来?必须通过广泛阅读,关注艺术、政治、经济、科技等方方面面,形成独立思考,才能有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毕业成果

        这届学生更有创新能力

        “棒棒糖一代”是否善用了他们的“自由”?成果在毕业设计中可见一斑。160名本科生围绕着《今日简史》《未来简史》《人类简史》三部著作展开的毕业设计,连日来惊艳了不少老师和同学,“更多元”“更综合”是许多人给出的评价。

        彭巾卿在毕业设计中已独立研发出一系列新型服装面料。在央美7号楼4层至6层的跨层空间里,她的作品《悲观预知》中展示了多种新型生物复合材料。这些材料是她利用几个月时间,在实验室里研究淀粉、蔗糖、钠、镁等得来的成果。她以一系列生物材料,突破了服装面料的软硬边界,使其不仅可以很柔软,还能很坚硬。这些面料还带有百分百降解、无污染、可收缩膨胀等多种特性。彭巾卿感慨,“创作研发过程非常难,是学校和老师一直鼓励:做设计就是要想未来需要什么。否则,我没有底气去尝试这个项目。”

        另一位学生何守一在经历自由选课的比较之后,从平面设计方向转向数字媒体方向,并且运用多学科知识在毕业作品中做出了自己家庭记忆的综合呈现。他收集了家中20年来的合影,以时间顺序编辑,在影像中搭建了一个类似建筑空间的“生命体”,并为观众提供了很新颖的观看设计,从而引发一种心理讨论。

        而遵循自己入学初衷走向平面设计方向的巩毅,在毕设作品中也突破平面设计,采用综合材料创作了立体感作品《全世界》。他把孩子们眼中由树棍、糖豆等小物件构建起来的“全世界”,以带有成年人审美的金属材料模仿出来,以此审视孩童独特想象力和思维方式的消失。

        “这届学生毕设作品普遍水准较高。但是还不能以毕业展来判断招考和教改的成果,这样太短视了。”宋协伟说,设计师不是技术工人,他们的创造力思维模式会在更长远未来显现出来。

  • 他主编的《大学语文》发行超3000万册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徐中玉的名字是和“大学语文”联系在一起的,他主编的《大学语文》影响了几代学子。6月25日凌晨3时35分,文艺理论家、作家、语文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徐中玉在上海逝世,享年105岁。

        就在今年2月,徐中玉等主编的《大学语文》已出了11版,发行量至今已超过3000万册。这本教材寄托着一位纯粹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和高远追求。1978年秋,时任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与华东师大中文系主任徐中玉,联合倡议恢复大学语文课程。1980年,由南京大学和华东师大联合发起的大学语文教学研讨会在沪召开,全国共20所高校参加。会上决定成立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没有教材,徐中玉等人立即成立《大学语文》教材编审委员会。参与编写的各高校,穷数月之功,赶在当年年底前完成初稿。其后40年的时间里,由徐中玉等主编并开创的《大学语文》出了11个版本,最新版本延续此前诸多版本基本编写思路,选目视野又有所拓宽,在内容设计和撰写上也日臻完善。

        很多人并不知道,著名的“华师大作家群”的幕后推手正是徐中玉。在徐中玉担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期间,华东师大中文系成了培养“作家的摇篮”,他的学生中有著名作家孙颙、赵丽宏、王小鹰、陈丹燕、南帆、毛时安、陈伯海等。作家赵丽宏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考进华东师大中文系时,徐中玉正是系主任,他在系里宣布,创作上取得成绩的学生,毕业论文可用文学作品代替。赵丽宏回忆,自己曾以一本诗集《珊瑚》交出了毕业论文,孙颙、王小鹰当年也分别拿出小说等作品。“先生遵循传统之道,也大胆创新,无门派之见。他在看到我写的长诗《泪花赋》之后,夸我写得蛮好,但是同时告诫我,文学创作的同时也要重视文艺理论修养,这是他对我的提醒。”

        作家格非充满感情地回忆道,离开华师大后,眼前一直出现徐先生的面容。在他眼里,徐中玉是一位严肃又温厚的长者。“在上海,在华东师大,如果说有一位师长一直默默地记挂和注视着我们的成长,这人就是徐中玉先生。每当我想起他清朗而亲切的面容,都会感受到他对我们的关心、鞭策和鼓励。”

        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南帆说,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就读之后,常常见到徐先生拎一个公文包疾步穿过校园的背影。他当时担任中文系主任,兼任上海作家协会主席,还是《文艺理论研究》和《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两份学术刊物的主编,手边的事务极多。对于南帆和同学来说,徐先生的课铭记至今。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会在徐先生家的书房上课。几个研究生坐在一张旧沙发上,手捧一杯热茶,自由自在地讨论乃至激辩。“徐先生从不干涉我们的想法。他通常是坐在那把硬木椅上,仔细倾听我们的观点,最后略为点拨,或者做一个引导性的总结,留下让我们自己领悟的空间。”上课结束后,有时还能在徐先生的家里蹭到一顿丰盛的午饭。

        而在多人的记忆中,徐中玉家中的书是他治学严谨、淡泊名利的一个见证。书橱顶天立地,一层层隔板都被压弯了。打开大衣橱是成箱的书,窗台上、橱柜顶上、沙发靠背上,还是数不清的一捆捆书,连不少鞋箱里也塞着书。2013年徐中玉捐出生平积蓄100万元和5万多册藏书,设立“中玉教育基金”,这个决定感动了许多人。

  • 《带着爸爸去留学》沦为闹剧,留学题材经不起这么折腾

        普曼

        正在播出的留学题材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有孙红雷、辛芷蕾、刘敏涛等一众演技派的加持,却恶评如潮,被指出和真实的留学生生活相去甚远,目前豆瓣评分已经降到了4分以下。小留学生去国外学习不到两周,接连遭遇车祸死人,错过面试,校园持枪罪犯杀人,莫名的躁郁症和家长突如其来的过度保护……这样的一锅乱炖,难怪豆瓣上给出一分差评的观众接近一半。

        电视剧要有合理的戏剧冲突,这是创作的必然,但《带着爸爸去留学》的剧情,处处都是为了冲突而冲突,缺乏基本的逻辑勾连。剧中,孙红雷演了一个嬉皮笑脸、虚荣心强的陪读父亲,辛芷蕾演了一个性格直接、脾气爽朗的后妈,涂松岩演了一个有复杂家庭关系的富豪,曾舜晞和蒋依依饰演两个独生子女小留学生……把如此多标签化人物聚集在一起,是需要创作者进行“降温”处理的,把人物的复杂性用合理的逻辑串联起来,但该剧肤浅的表达却起到了反面效果。

        遗憾的是,本应该聚焦的留学生生活中的学习困境、心理健康,以及自立和成长,在《带着爸爸去留学》中全都略过,取而代之的是国产都市剧与家庭剧的“狗血”惯性在剧中按捺不住地涌动。于是我们看到,剧集播出近半,大部分时间,都在吵架——孩子跟家长吵架,家长跟家长吵架,孩子跟孩子吵架。更要命的是,该剧给留学生扣上这样一顶刻板印象的帽子:都是家里的宝贝,所以自理能力差,热水器不会用、日用品不会买,就连喝牛奶这种事都得让房东给准备好。

        一部作品受到好评或者恶评,从编剧到拍摄再到后期剪辑,每个环节应该都有责任。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编剧,导演姚晓峰也在采访中坦承,编剧没有实际留学经验,剧本是在大量采访中完成的。而《带着爸爸去留学》开头几集剧情的逻辑极其混乱,相比乱炖的剧情,该剧广告植入也可以用“疯狂”形容,奶粉、零食、教育、租房、旅游等一拥而上。

        高质量的留学生题材的影视剧,似乎已经停留在特定的时代,当年的《北京人在纽约》《别了,温哥华》成为一种美好追忆似的存在。近一两年的留学题材剧,几乎没有一部不悬浮,从《归去来》到《留学妈妈》,再到这部《带着爸爸去留学》,集体陷入了“形散神也散”的窘境——当年作品中对留学生们梦想与失落、生存与挣扎的深入刻画,早已一去不复返。这背后折射的是创作者想当然的“懒政思维”,胡乱堆砌素材,表面华丽,内核空虚。

        留学故事的精髓在于展现留学生初到新环境的“文化休克”,如果电视剧只是为了讲一下中国家庭在富裕起来之后的求学故事,其实放在内地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成立,根本不需要留学这个“框”。好好的留学题材,如今已经有污名化的趋势,因为该类题材烂剧太多——如果观众只能把留学剧当做不过脑子的泡沫闹剧看,恰恰是对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创作最大的伤害。

  • 邱华栋新作寻找当代人精神出路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邱华栋《唯有大海不悲伤》分享朗诵会日前在SKP RENDEZ-VOUS书店举行,作家宁肯、徐则臣以及邱华栋与读者分享了《唯有大海不悲伤》的阅读感受,并就“如何潜水、抓鳄鱼和攀登雪峰”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唯有大海不悲伤》是著名作家邱华栋的最新小说集,收录了三部中篇小说。它们分别讲述了“如何潜水、抓鳄鱼和攀登雪峰”的故事,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与此同时,它们又代表了作者的文学新思索,寻找当代人古老而别样的精神出路,展现了一种走向高山大海的生态写作。

        宁肯读到这本书时,感受是悲伤的。他认为这是一种普世的悲伤,甚至是永恒的。“悲伤是文学永恒的主题,邱华栋虽然没有去渲染它,却是把它与大自然和生命对应起来的。”宁肯认为,这本书有很大的探索性,因为这本书有相当程度的非虚构成分。“邱华栋在写这些具有极大的非虚构特点的东西时,却有一种小说的腔调。他把本来没有调子的一些事物、一些对象给出了调子,而且这种腔调是邱华栋特有的。”

        “作家的想象力有多远?我觉得就像今天的题目,远方有多远,一个作家的想象力就可能有多远。”徐则臣坦言,阅读邱华栋的小说时,获得了巨大的知识上的快感,他认为一般小说很少具有这么大的知识量,而读者便是这些庞大知识量的最直接的受惠者。

        邱华栋坦言,他喜欢写一系列小说强化一个主题,关于这类“中国人在海外生活”主题的小说,他之后还会写很多。“地球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只要展开想象和经验,让两者重合起来,一定会写出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 优酷、华为视频达成深度合作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昨天下午,优酷、华为视频联合对外宣布,华为视频在其APP中设置优酷专区,两个平台的账号将实行双向打通、权益共享,合作覆盖华为终端旗下所有智能手机、平板产品。

        此前华为终端内置的视频就以“视频·优酷版”的形式出现过,此次合作是对之前的升级,优酷内容全量注入华为视频APP中。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表示,优酷专区在华为视频上线后,华为的用户将直接看到优酷的内容,未来也希望让更多华为用户变成优酷的忠实用户。

        据介绍,2019年6月开始,华为旗下Y系列、G系列所有机型新出厂手机上,优酷联合华为定制的视频·优酷版APP将全线升级为优酷视频正式版,由优酷独立运营。而6月份之前出厂的华为旗下所有终端产品中,双方联合定制的视频·优酷版,将升级为优酷lite版,由双方联合运营变为优酷独立运营,成为优酷独立用户。

        目前,在华为视频APP最新版本中,优酷专区已经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