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企业迟迟不搬 湿地公园难建

        近日,家住朝阳区高碑店乡的村民向本报反映,该乡小郊亭村西侧、紧邻高碑店再生水厂的大院里,堆放着不少电缆、建筑材料和各种杂物,搭建的彩钢顶平房内有办公室,有工人宿舍,有人使用液化气生火做饭。他希望通过本报呼吁,有关部门能早日整治腾退这处堆放建材并住人的大院。

        6月18日,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位于东五环内广渠路北侧的这处大院了解情况。

        大院有人把守禁止进入

        周边土地已经腾退平整

        从广渠路高碑店再生水厂门口经过时,记者注意到路边立起了一道一人多高的绿色围挡,围挡上写着“中国·水谷”“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等字样。在路北侧有一个大门,门口站着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保安,门内是一片空地。

        进入大门后是一条往北的土路,路东侧是一大片已经平整过、覆盖厚厚黄土的空地,路西侧是一片红砖墙围起来的平房院落,一扇大门敞开,门口坐着两三名年轻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记者。随行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就是他反映的住了很多工人的大院,因为每天门口都有人看守,一般人根本不让进。该村民说,院子里多的时候住着近百人,少的时候也有二三十人。

        记者注意到,大院的北侧、东侧和南侧都是空地,空地上堆积着厚厚的黄土,上面还有车辙。尤其是东侧的这片空地面积非常大,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四五台黄色大型施工车辆分布其间。

        在大院一人多高的墙上,记者看到一条横幅,上写“早签协议早搬家早回新房早受益”。横幅往北的红砖墙凹进去,形成一块空地,里面停放着四五辆废旧的货车,车门都没了,车身破旧,锈迹斑斑,车辆四周堆满各种杂物。空地中还停着几辆“缺胳膊少腿”的共享单车,有几块绿色的苫布遮盖着裸露的砖头瓦块。

        村民还说,目光所及的这片空地和这个大院都属于高碑店乡小郊亭村,这里将来要建湿地公园,为此,去年3000多位村民的宅基地全部拆除,现在村民都在外边租房周转,今后将统一搬迁住进位于广渠路南侧的新村,但唯独这个大院没有挪窝。

        记者到达的时间正好是下午,大院内非常安静,听不到人声。一位村民说,搬迁之前,他们家就紧挨着大院,每天傍晚,有数十名工人下班回来,这个院子才开始热闹,“说话、做饭、洗洗涮涮的声音非常清楚。”“这个大院形成有多久了?”记者问。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有了,归一家国企使用,工人居住这里的时间,至少也有十几年了。

        建多排彩钢顶平房

        院内地面堆物堆料

        据悉,大院所在的小郊亭村,是高碑店乡半壁店村下属的自然村。为了解这片厂房大院没有腾退的原因,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高碑店乡半壁店村村委会,采访了相关负责人。

        一位负责人拿出了村委会的会议纪要、测绘报告、视频资料等。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大院内部的视频资料:“这是我们拍摄的大院内部的视频资料,现状一目了然。”

        这段影像是从空中拍摄的,记者看到,大院呈南北走向,东南角开了一扇大门,院中间由南往北是一条几米宽的道路,路中央地面有十几个雨箅子,路两侧是一排排平房,几乎所有的平房屋顶都采用蓝色彩钢板。路东侧平房比较集中,呈回字形,其中靠近东南门的地方,还有一栋两层小楼。在其北侧靠近院墙的位置,有几间彩钢板搭成的简易房,房前的空地上有几个类似桌子的物体,上面盖着蓝色彩钢板,旁边地面上堆着几十根水泥管子和几根铁架子。

        小路的西侧,七八排平房整齐排列,房屋之间有几名男子来回走动,其中一名身穿白上衣的男子一直仰望着摄像机。在这排平房的最北侧有个小院儿,里面整齐地堆放着不少货物,一个个金属的箱子摞在一起,地面还堆放着其他杂物,因为拍摄角度问题,看不太清楚。与小院一墙之隔,有几个巨大的圆形水池,据该村负责人介绍,这就是高碑店再生水厂的过滤水池。

        多次与企业协调腾退未果

        拖慢湿地建设进度各方急

        从该村提供的资料,记者得知,这一片原属于半壁店村下属自然村小郊亭村的空地,是正在兴建的“中国·水谷”再生水湿地公园其中的“人文谷”的一部分,目前正在进行地面的平整工作。按照市区的要求,湿地公园将于今年8月底建成,按计划,今年3月底前就应该完成湿地公园用地范围内的建筑腾退工作,可现在已是6月了,因为这片12627.47平方米的大院没有搬迁,建设进度大受影响。

        该村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个大院紧邻高碑店再生水厂,占用单位是一家叫市政四公司的企业,该公司提出了数千万元的搬迁补偿金,但依据目前的搬迁政策,该村无力承担这笔巨大的费用,各级政府多次与该企业召开协调会议,都无法达成一致,现在还处于僵持阶段。

        该负责人拿出了一份盖有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朝阳分局红章的复函,上面写道:“你乡提供用地面积为12627.47平方米的地籍测绘成果范围内的土地,属于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半壁店村集体土地……”复函时间为2012年1月17日。

        市政四公司对于这块地的权属却存有异议。该公司一位经办此事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块占地一万多平方米的区域确实是他们公司的办公区域,里面有工作人员办公,也有工人居住。上世纪90年代,公司为了修建高碑店再生水厂,需要占半壁店村的这片地用于办公,当时支付了一笔钱,他们认为是征用土地的费用,但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时至今日,因为这块地要腾退建湿地公园,双方僵持不下。该负责人说,希望双方能够尊重历史,协调解决土地腾退问题。

        “这是本村的集体土地,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因为建设高碑店再生水厂,被建设单位占用,这两年以来,市区级相关部门协调过多次,想收回土地,建设湿地公园进行绿化,但至今无果。自己的土地怎么还不能自己做主呢?”半壁店村的负责人无奈地说。

        他希望通过本报呼吁,“中国·水谷”是本市的重大工程,也是广渠路延长线两侧的重要绿化景观带,因为大院不能腾退,给这一重点工程的建设造成严重影响,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早日实现搬迁腾退。

        本报记者 杨晓斌 通讯员 王讯 文并摄

  • 清早施工吵得居民无法睡觉

        近日,家住西城区白广路社区的居民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最近十多天,他们家楼下的一处施工工地每天清早四点多钟就开始施工,金属敲打的声音吵得居民无法睡觉,他们向施工方反映过,也拨打过相关投诉电话,但是第二天一早又开始扰民了。他希望属地管理部门能够制止扰民行为,也希望施工单位能够严格按照本市的相关规定文明施工。

        “不到五点钟,楼下的建筑工地就开始敲敲打打干活了,根本没法睡觉。”反映问题的张先生说,他们家所在的楼正好位于这处施工工地旁边,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整个工地,目前这栋大楼已经建设出了地面,从窗户往下看,有无数根钢筋从楼体钻出来伸向天空,几十名工人在工地忙碌,还有一个吊车不停地运送建筑材料。他告诉记者,这几天工人在已经建好的楼板上面铺设黑色木板,搭建钢管脚手架,其间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一吵就是一整天。这个工地已经盖了四年,进入六月份以后,每天早晨四点半左右就开始施工,吵得整栋楼的居民不能睡觉。据他了解,接下来该工地将有水泥罐车进场,届时,施工将使用水泥搅拌棒,发出来的声音会更加刺耳。

        记者在工地门口看到一块蓝色的项目维权告示牌,项目名称为西城区南线阁60号厂房改扩建工程,建设单位为中水建设实业有限公司,施工总承包企业为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记者试图拨打上面的联系电话,但截至发稿时未能拨通。本报记者 杨晓斌 通讯员 建龙 文并摄

  • 十里河地铁站外黑摩的猖狂

        近日有市民反映,地铁10号线十里河地铁站A口附近黑摩的揽客猖獗,每天早晚高峰时,有数十辆黑摩的在周边小区和地铁站之间来回穿梭揽客。执法部门整治后不久,这些车又回来了。市民们认为,这是因为这条路上没有通公交车,居民出行不便,黑摩的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所以屡禁不止。希望公交公司能够在这条路上设置公交车站,方便居民乘车出行。

        晚高峰时段,笔者来到了位于10号线十里河地铁站附近的弘燕南一路了解情况。不到晚上6点钟,地铁站A口已经有很多乘客进出站。笔者看到距离站口几十米远的路边,停着一辆黑摩的,车里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向过往乘客吆喝。一名女子上前和他说了几句,他下车打开车门,女子上车后他开车飞快地驶上了弘燕南一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地铁站口附近的几辆黑摩的先后都拉上乘客开走了,不一会儿,又有几辆黑摩的驶来,拉上乘客走了。笔者估算了一下,平均三五分钟就会有一辆摩的从地铁站开走。

        笔者了解到,乘坐黑摩的一般两公里以内的路程,车费10元,超过两公里以后车费会增加。之前,相关执法部门来这里整治过黑摩的,有一次,黑摩的在距检查人员几十米外的路边等候,执法人员一走,他们又继续揽客。

        地铁站到周边居民小区没有公交车,是导致黑摩的横行的原因之一。笔者从地铁站口沿着弘燕南一路一直向东,走到与西大望路延长线的交叉口,这段长1.5公里的道路中间没有一座公交车站,两侧多是商铺和居民,有周庄嘉园ABCD、6、7号院、弘燕路、山水文园等小区。附近道路只有一趟28路公交车,但要乘坐这趟车需要绕行到大羊坊路上的车站乘坐,如果遇上堵车,坐这趟公交车需要花30分钟才能到达地铁站。居民们希望弘燕南一路能够规划公交线路,方便居民出行,同时让黑摩的彻底没了市场。徐云 文并摄  

  • 龙腾苑三区受伤大树获救

        6月12日,本报刊发了题为《龙腾苑三区多棵大树被剥皮枯死》的文章,引起了昌平区住房城乡建设委、回龙观镇的高度重视,立即部署相关人员,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核实处理。

        经查,龙腾苑三区共有楼房28栋,现有住户1342户,绿化面积为32283平方米,杨树为主要树种。物业管理方为天鸿宝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6月13日,针对媒体报道的问题,昌平区住房城乡建设委、回龙观镇城管执法队约谈了该物业公司负责人,责令限期整改报道中的问题,同时依据物业合同规定,履行服务义务,切实做好小区绿化管护工作。

        经现场核实,龙腾苑三区被剥皮致死的树木共7棵,其中14号楼南侧6棵,22号楼南侧1棵,树种为杨树。经走访调查社区群众及物业公司,暂未查明实施损毁树木的责任人,对于损毁树木行为,城管部门正在依法调查处理。物业公司计划在7棵枯死树木位置补种7棵银杏。目前物业公司已将死树砍伐申请书报送至园林绿化部门,待批复后及时应季补种,确保树木当期成活。

        被剥皮致伤的树木共3棵,位于22号楼东侧,树种为栾树,破坏人为22号楼内某业主。城管执法人员依据《北京市绿化条例》第67条规定对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6月14日已完成3棵受伤栾树的补救工作。物业公司已安排保安加大巡视力度,由每日巡视2次,增加为每日4次,确保小区绿植安全生长。

        下一步,昌平区住房城乡建设委、回龙观镇将督促物业公司尽快完成整改工作,并进一步强化对该物业公司日常监管,督促其切实依据物业合同履行服务。关生  

  • 凭啥强行加售摆渡车票

        市民王先生通过“京津冀旅游一卡通”的年票到房山区百瑞谷景区游玩,可没想到景区的一个做法,让他们有些气愤。

        近日,王先生和妻子自驾从东四环外的朝阳区去往房山区百瑞谷景区。到了景区门口,他们拿着“京津冀旅游一卡通”到售票窗口去验票,还没有走到售票处,就听到售票窗口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正在卖力地向大家宣传,凡是进入景区都需要购买摆渡车票。持有一卡通的游客每人需要买一张48元的摆渡车往返车票,全程约15公里。王先生询问售票处得知,不持有一卡通的游客,单独购买景区门票价格是80元,如果加上摆渡车的费用是110元。王先生认为强制购买摆渡车票不合理,是霸王条款。

        笔者在景区向其他游客了解他们对此的看法,很多游客表示,如果步行上山大约7公里,确实有些吃不消,坐摆渡车可以省些力气。但像这样不但摆渡车价格偏高,而且一律要求购买的做法,在其他景区都没有见到过。甄建勇

  • 阎村镇清走偷倒垃圾

        市民刘先生:房山区阎村镇一些村民反映,在该镇的京周路收费桥、小董、西坟等村,发现不少货车私自倾倒建筑、生活垃圾。

        房山区政府:经核实,报道描述的位置应为房山区山区迁移办负责的施工工地。属地政府目前已将偷倒垃圾清理完毕,并已告知房山区山区迁移办负责将裸露土地进行苫盖,做好洒水降尘等工作。    针对偷倒垃圾行为,属地政府不断完善措施予以应对。通过成立专业队伍、加大执法力量、设置防范设备、加强部门沟通等措施,不断打击垃圾偷倒违法行为。

  • 摆放锥桶并引导车辆停进车场

        市民梁女士:在石景山区朝阳医院西院往北约200米的临街底商门前,长约150米的人行步道和盲道被乱停车辆占据,尤其是傍晚以后,乱停车现象更严重,影响行人通行。

        石景山区政府:属地已在道路红线外摆放锥桶进行隔离,同时责成商户对停车人员进行告知劝阻,并引导车辆停入周边停车场。

  • 清理垃圾树枝750立方米

        市民何先生:昌平区辉煌培训中心东南一条无名道路旁边,堆放了大量的建筑垃圾和树枝,既影响环境又存在安全隐患。

        昌平区政府:属地已责成环卫部门对建筑垃圾和树枝清理完毕,共清理建筑垃圾和树枝约750立方米。

  • 全市普查充电桩安装难点

        市民焦先生:不少购买了新能源汽车的市民无法在自家小区内安装充电桩,只能去小区外找公共充电桩充电,一是不方便,二是等候充电时间长。市民希望涉及相关部门能够联动协调,推进充电桩进小区。

        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已将该项工作列入2019年重点落实的工作序列,正会同房管部门、电力部门梳理充电桩安装难点,对全市充电桩情况进行普查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