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盐碱地上崛起千亿元产业集群

        本报记者 李如意 通讯员 祖天林

        6月18日中午,在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园珐博进(中国)沧州工厂办公楼大厅内,厂长孙国伟头戴安全帽正在主持生产调度会。沧州工厂刚刚投产,流程需要理顺,因此每天都会召集各部门开会。大厅的背板上写着大约10条工作计划,他要将这些计划分配至各部门,同时还要及时掌握存在的问题。目前,工厂生产进展顺利,很快沧州工厂生产出的原料药将直供北京的制剂公司。

        2015年,京冀签订协议,“共建、共管、共享”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承接京津医药产业转移。随后,几十家北京药企将原料药部分搬迁至渤海新区,北京与沧州在原料药领域紧密联系起来。春华秋实,四年有成。经历了项目建设期和生产质量管理审核期,今年落户这里的北京药企“扎堆儿”投产。一个千亿元级的产业集群正在这片盐碱地上崛起。

        北京药企密集投产

        孙国伟曾在华药集团工作,浸淫制药行业20多年的他看到珐博进公司在沧州建厂的消息,便前来应聘厂长,“新建工厂,机会难得,我想来试一试”。珐博进公司是家美国企业,中国总部设在北京亦庄开发区。他介绍说,经过10年努力,公司研发出治疗因肾病引起贫血的国家一类创新药罗沙司他。基于政策原因考虑,公司将生产罗沙司他的原料药工厂放在了渤海新区。“这里就是一块‘飞地’,正常需要两年的审批手续,这次只用了半年。”正是由于京冀两地创新药品监管模式,项目落户后的进展大大加快。孙国伟介绍,2018年底,药品正式获批。今年5月,沧州工厂就可以进行生产了,“可以说是无缝对接了”。

        “我们的生产计划从7月份开始排的。”北京北陆药业沧州工厂安环部经理贾丽荣表示。与其他药企不同,这家总部位于密云的药企,此前原材料由供应商供货,设立沧州工厂后,公司将使用自己生产的原料药,“有了沧州工厂,我们的产品质量更加可控,我们对未来信心满满”。

        渤海新区生物医药园招商局局长刘帅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已签约生物医药项目137个,总投资438亿元,已取得土地证项目68个,已完成北京药品GMP认证项目7个,其中试生产项目5个。除珐博进公司和北京北陆药业外,还有3家已开始生产。刘帅表示,今年下半年,还有一批项目试生产,预计到年底,投产的北京项目可以达到两位数。

        药企自发提高环保标准

        孙国伟介绍,由项目签约到最终落地投产,离不开园区的协助,公共产品的协调上更是解了企业燃眉之急,“这条路现在只有我们一家企业投产,但是园区方面还是积极联系有关部门确定蒸汽线路,让我们及时用上了蒸汽,保证了生产”。2018年,在园区和企业共同努力,用数据说话,通过实施按排放划分级别的管理办法,秋冬季采暖季药企不再受到停产和限产影响,这也让落户企业更加安心。

        北京金城泰尔沧州公司于2016年就已投产,对于这里“严苛”的环保要求,生产负责人冀伟伟认为,“只有好的环境企业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为此,公司投入3000万元进行技术改造和环保设备改造,“我们要打造无味车间、无味工厂”。

        伴随医药企业落户建立起来的渤海新区生物医药协会也逐渐发挥作用。渤海新区医药行业协会与北京医药行业协会沧州分会共同制定了《制药企业环保规范条件(试行)》。协会副会长李玉波表示,条例的规定高于国家环保标准,作为行业自律规范,在协会倡导下,已在园区内普遍推行,“这表明企业提高环保处理水平的意识和主动性不断加强,在设计时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超低排放成为共识”。 

        正在建设全产业链

        据了解,珐博进公司和北京北陆药业所生产的药品都属于创新性产品,已建成的原料药工厂能够有效供给各自的制剂工厂。刘帅也表示,目前正在积极引进医药制剂和大健康产业项目,进一步丰富园区的产业类型。

        当下,沧州市与天津南开大学共建的绿色化工研究院正在加紧进行内部装修,预计下半年可以投入使用。研究院将在技术服务、成果转化、人才培养、产业发展和高级人才引进等方面开展系列工作。化药孵化平台也将于下半年投入使用,吸引京津高端科研团队来开发区开展创新药研发工作。另外,渤海新区还设立总额度5亿元的天使基金和产业引导基金,重点用于支持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高成长性企业。

        沧州市委常委,渤海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国栋表示,产业转移不能是简单“搬家”,必须在原有基础上实现质的飞跃。园区正在按照“产业链—循环圈—生态网”的渐进方式,打造高端原料药、医药制剂、现代中药、大健康产业和医药特色小镇“五位一体”发展格局。他说:“如今一个个医药项目正在这里开花结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个千亿元级别的高端绿色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将在这里崛起。”

  • 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亮灯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朱炅 孙慧军)京张高铁建成后不仅会成为服务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快捷通道,还将为沿线城市新添地标景观。记者日前从河北怀来县交通运输局了解到,18日晚开始,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第一拱首批次上弦杆洗墙灯调试点亮。

        该桥景观照明系统将于7月10日前完成全部8拱安装调试,届时行驶京藏高速公路可提前近距离一睹集奥运五环、重大节日等多种中国元素于一体、并根据不同元素内容变换光束、颜色和样式的震撼灯光效果。

        怀来县交通运输局局长王玉成介绍,同京张高铁的诸多科技智能创新同频,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景观照明系统是精品工程、智能京张建设的设计创新工程内容之一,它突出“百年京张,龙腾盛世”主题,采取传统与现代、光线与造型、速度与激情上的“三结合”的设计思路,利用桥梁犹如彩虹跨越湖面,结构富有韵律、造型优美的特点,使灯光元素与桥梁结构紧密结合,采用独立智能照明控制系统,实现就地和远程控制、区域控制、模式控制、定时控制等。

        在灯光表现形式和布局上,桥梁上弦杆连续设条形洗墙灯采用RGB(红、绿、蓝)三色通道,打亮桥梁拱形外轮廓,结合水面倒影,表现五环奥运主题效果;桥梁正上方顶部垂直于线路方向的上平联两端设暖色宽光束投光灯,从上往下向桥梁外侧投射,照亮线路外侧人行通道,以内部发光的形式表现桥梁的整体结构,并兼做功能性照明;桥墩外侧设投光灯,形成照明支点。

        在应对风、雪、雨、雾等恶劣气候条件上,景观照明系统经过了从灯具出厂到安装的全过程跟踪、全周期调试和全覆盖试验的质量检测过程。“京张高铁通车后,景观照明系统将在节假日或特定时段开启,以它璀璨夺目特有的光和色,照亮百年京张110年负重前行的光辉历程。”王玉成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外,在烟波浩渺的官厅水库上还有三座大桥,包括1997年建成的京包铁路妫水河大桥、2002年建成的京藏高速公路官厅水库大桥以及将于今年9月底通车的怀来县跨官厅水库公路大桥。

        这其中,京藏高速公路官厅水库大桥就在京张高铁官厅大桥南侧约70米,两桥基本并行,一边是引领未来的高铁,一边是飞驰而过的高速公路,极为壮观。

  • “订单式种植”的启示

        鲍南

        河北涞源,革命老区的贫困县,现在有了一座“植物工厂”。原来,北京丰台企业绿山谷的芽苗菜生产车间落户于此,一茬茬茁壮成长的芽苗菜,成了摆脱贫困的新希望。

        涞源地处太行山脉深处,人多地少、交通不便,水源匮乏。这种自然条件,让易地搬迁成为脱贫的首要措施,千千万万村民靠着政策福利搬出了深山,住进了集中安置小区。

        走出大山、搬进楼房,只是村民脱贫的第一步,只有“授人以渔”才能确保不返贫。由于,许多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劳动能力差、就业能力弱,适应不了技术含量高的制造产业。当地政府部门综合研判这些情况,主动联系了类似芽苗菜生产这样的劳动密集型现代农业项目。更可贵的是,双方还联合推出了“三金一订单”模式,在租金、股金、薪金给村民带来实实在在利益的同时,用“订单式种植”免除了销售之忧。

        涞源与丰台携手推出的“订单式种植”,是一只值得解剖的“麻雀”。从长期实践来看,贫困地区引入相关产业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这些产业落地生根、为民盈利。北京消费市场广阔、消费能力强劲,高质量农产品不愁销路,这为“订单式种植”奠定了基础。然而一些贫困人口对新事物认知慢、创业主动性不高,呼唤政府与企业多花心思。比如涞源的很多村民此前不知芽苗菜为何物,心有疑虑,绿山谷公司就想了一招儿,凡是来听培训课的,每人每小时奖励5元钱,就此打开了推广种植的突破口。目前,由于项目运行效果良好,康保县、蔚县等贫困地区也开始与企业牵手,尝试“订单式”扶贫,着实令人欣慰。

        脱贫攻坚进入冲刺阶段,必须再接再厉。北京有市场,河北有人力,我们相信,只要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都能开动脑筋,“订单式种植”之类扶贫模式会越来越多。

  • 京津冀交界村,家家都有上班族

        本报记者 丰家卫

        天津武清区大王古庄镇利尚屯村,北接北京通州区,西临河北廊坊开发区,村北处有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市交界的界碑,可谓“鸡鸣一声闻三省”。

        炎炎夏日,绿树成荫,走进该村,人不多,偶尔可见几个老人在树荫下纳凉,但只看该村街巷整洁、院落繁花开放,便知道这里不是“空心村”。

        人去哪儿了?“我们村地理位置特殊,距离廊坊开发区和京滨工业园都将近3公里,村里3000多人,有三分之一壮劳力都就近在这两个园区打工,可以说,村里家家都有上班族。”利尚屯村村主任香万成说。

        香万成是1979年生人,当过兵,退伍之后在廊坊创业,2012年回村竞选村主任,如今往那儿一站,身材挺拔、声音洪亮,让人觉得这个村集体带头人有朝气。

        香万成回忆,利尚屯村早年间是一个传统农业大村,由于紧邻北京、河北,村民从来不用为作物的销路发愁,出村向西是河北的桐柏集,向北就是北京的永乐店集,总能卖到好价钱。“近年来,凭借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周边工业园区趁势而起,村民就近上班,人均年工资收入可达5万元左右,而过去种地人均年收入也就1万元出头。”

        武清和北京通州、河北廊坊“地相接、水相连、人相亲”,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金三角”。利尚屯村的发展得益于武清区近年来种好通武廊这个“小京津冀”试验田。

        6月18日,天津市武清区副区长刘东海介绍了该区主动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最新情况,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以来,武清区每年引进北京项目1000家以上。2018年引进北京项目1354个,总投资146亿元。今年以来,武清区已引进大红门农垦等北京项目254个,预计总投资达131亿元。

        园区是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主战场。刘东海介绍,该区拥有“一区五园”,武清开发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天津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京滨园主打智能制造,电商园主打电子商务,汽车园主打新能源、新材料,科技谷主打节能环保,高村园则重点发展大数据产业。“可以说,武清的工业园区产业特色鲜明,各类疏解企业在武清都有发展空间。”

        企业快速入驻,园区迅速扩大,服务企业发展,武清区不断优化通武廊路网。

        “2018年武清区投资1亿元,高标准建成了2.57公里的高王路延长线,主动向北京靠拢。”武清区交通局局长黄占国说,该局目前正在积极进行北京排污河大桥建设,今年国庆节前将建成,届时武清高王路延长线将跨河与通州觅西路连通,从武清高村镇到北京五环仅需15分钟,比过去绕行103国道少约半个小时车程。

        到目前为止,武清区先后在6条穿境高速公路设立了14个出入口,全区所有行政村15分钟都可到达高速公路入口,为武清各产业园提供了快速高效的运输便利。

  • 京冀联合保障大兴机场陆侧交通

        本报讯(记者 白波)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和河北省交通运输厅近日签署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陆侧交通保障合作框架协议》,决定成立由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分管负责人共同牵头,出租汽车、省际客运、交通执法等行业主管部门和廊坊市交通运输局共同参加的协调小组,建立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陆侧综合交通联合保障机制。

        协议进一步明确了北京和河北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陆侧交通保障涉及的交通执法、出租(租赁)汽车管理、省际客运班线的行政许可和管理等相关工作。这一框架协议的签署,标志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跨地域运营管理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顺利通航奠定了陆侧综合交通保障基础。下一步,京冀双方将共同推进陆侧综合交通保障各项工作落实,确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营后各种运输方式衔接顺畅,为旅客提供方便快捷的出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