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译林而立好书伴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6月18日        版次: 14     作者:

    今年是译林出版社的而立之年。

    许多朋友认识译林,是从名著开始的。杨苡翻译的《呼啸山庄》、黄源深翻译的《简·爱》、傅雷翻译的《名人传》、郭宏安翻译的《红与黑》、郑克鲁翻译的《茶花女》、许渊冲翻译的《包法利夫人》……如涓涓细流,汇聚成“经典译林”的蓝色海洋。

    1992年,中国加入世界版权公约,译林引进了当时获得奥斯卡五项大奖的影片《沉默的羔羊》原著小说。从此之后,外国流行文学作品佳作频出:《荆棘鸟》的歌声曾经震颤人心,《麦田里的守望者》是青春记忆里的一片金黄……今天,消除与全世界的时差靠的是追剧;那些年,有译林小说。

    世纪之交,译林走向第二个十年,思想学术的迻译是新的志业。1999年开始,“人文与社会译丛”陆续出版。以赛亚·伯林的《自由论》,使得两种自由的概念深入人心,宽容与价值多元的理念在传播中不断获得认同;《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令我们深思中国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所得与所失,乃至有“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的追问。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芒果街上的小屋》都是大胆而成功的尝试;卡尔维诺系列作品的陆续引进,拓展了想象的边界;那本爱书人共同钟情的《查令十字街84号》,即使在很多年后,即使已不再写信,人们依然可以在那段传奇里彼此问候,相互取暖。  

    在30岁生日之际,译林选出了30本译林图书。它们中有没有你熟悉的面孔?哪一个是年少时的所爱?哪一个是你成长道路上的良师?是《杀死一只知更鸟》所传递的勇气和正义,还是《理解媒介》所洞察的技术与人性,抑或《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对“平庸之恶”的正视,提醒我们永不放弃思考的权利?在不断前行的道路上,总有好书与你我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