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雷锋班”的第218个兵

        本报记者 金可

        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路边贴出了征兵海报。海报上,有鲜艳的八一军旗,有雷锋,有长城,还有一位年轻的战士,手握钢枪,目视远方……

        “抱歉,抱歉,刚忙完,来晚了,来晚了!”

        一扭头,画中人,来到面前。

        唐青,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今年荣获“北京市优秀退役大学生士兵”荣誉称号,成为新一任征兵形象大使。

        校园里的唐青,看上去似乎比海报上的唐青,文弱了一些,但举手投足,还是有军人的影子,就连锁个小蓝车,也要车头车尾与其他车排齐。

        2012年,唐青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刚入学时,他特别“活跃”,还没读完大一,他就转系到了国际关系学院;又没读两年,他又决定参军了。

        大三下学期,同学有的找工作,有的考研,有的准备出国……本来挺有主意的唐青则有点迷茫,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而且“拖延症”越发严重。参军的机会来了,唐青终于有了精神,他决定去军营,“好好修理一下自己”。

        2015年9月17日,新兵唐青来到“雷锋团”服役,这是雷锋同志生前所在部队。

        刚到部队门口,唐青竟有了“转身就跑”的念头,“也许那是对未来生活一无所知的恐惧吧。”唐青回忆着。

        理智战胜了恐惧,唐青走进了新兵营。

        紧张的训练,严格的纪律,锤炼着唐青的筋骨和精神。他早忘了恐惧,咬牙坚持着完成每一个训练科目,“都是血性男儿,谁也不愿意被人瞧不起,谁都想取得成绩和荣誉。”唐青说到做到,赢下了入伍后的第一个荣誉——“队列标兵”。

        新兵训练结束,表现优异的唐青被分到“雷锋连雷锋班”,这是雷锋同志生前所在的连队。唐青是同批新兵中惟一进入“雷锋班”的战士。

        “雷锋!”

        “到!”“到!”“到!”

        连队点名,第一个被点到的是“雷锋”,全体战士一起大喊三声“到!”

        站在队列里的唐青,热血沸腾。

        “唐青!”

        “到!”

        “你是雷锋班第218个兵!”

        ……

        入班仪式上,班长的话,深深刻在了唐青的心中,“雷锋班”第218名个兵,成为唐青最珍视的身份。

        “雷锋班”至今仍保留着老班长雷锋的铺位,被子、军装、帽子和腰带,一如当年。和每一位“雷锋班”的新战士一样,唐青睡在老班长的上铺,负责为老班长整理内务。

        “要知道,我是当年全军惟一住在雷锋同志上铺的战士。”唐青现在说起来,还有些激动,“这是光荣,更是责任,我必须是最了解雷锋,最践行雷锋精神的战士。”

        自此开始,唐青认真学习雷锋同志事迹,并担任“雷锋班”和“雷锋连”荣誉室解说员。他还从每月的津贴中拿出钱捐款,资助失学儿童和有困难的人。

        “雷锋连”是汽车连,要求人人会驾驶。唐青入伍前根本不会开车。

        怎么办,练呗。唐青像“钉子”一样,“钉”在老战士身边,利用各种出车和车辆保养的机会,学习驾驶技术。回到宿舍,他甚至用脸盆模拟方向盘,琢磨着该什么时候给油,什么时候打方向,什么时候减速,什么时候换挡……

        勤学终有回报。唐青在同届新兵中第一个完成驾驶训练考核,成为连队独立驾驶员。

        入伍不到一年,唐青就被发展为预备党员,这对唐青来说是极大的肯定,也激励他更加努力。“百名强军先锋人物”“三等功”……荣誉接踵而至,唐青没有发飘,脚踏实地地过好军旅的每一天。

        2017年9月,唐青退伍,回到北大。那个有些拖延、有些散漫的唐青不见了,一个精神饱满、做事井井有条的唐青开始了新的生活。

        最近,唐青正帮院系做论文答辩秘书,各种论文送审、签字等程序,搁以前的性格,唐青怎么也得拖一个礼拜,现在两天就都干完了。连老师都惊呼:“这么快!”

        “这都是部队培养出来的习惯,必须打出提前量。”唐青说。

        现在,唐青在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新媒体是他很感兴趣的专业领域。“我们‘雷锋班’也开了抖音号了。”唐青得意地说,“我曾是‘雷锋班’的战士,我得利用我的知识,通过新媒体更好地传播雷锋精神,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感悟雷锋精神。”

        “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服务人民、助人为乐的奉献精神,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的敬业精神,锐意进取、自强不息的创新精神,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创业精神。”唐青说,这是他理解的雷锋精神。

        “我唐青一日为兵,终生为兵,走到哪里我都是‘雷锋班’的第218名战士,永为‘雷锋班’增光添彩。我定将雷锋精神的种子,播撒到校园的每个角落。”唐青说着,望向征兵海报,海报上,唐青的头顶,写着两行字——“传承红色基因,赓续光荣血脉”。

  • 京乐笛声

        本报记者 于丽爽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天,一位已近花甲的老者推开智化寺的大门。

        这座已历五百余年风雨的寺院,院墙破败,大殿恨不得都快塌了。站在院内的老者脸现痛惜之情。

        忽然,乐声悠悠,老者精神一振,循声望去,几位衣衫破旧的艺僧,正拿着笙、管、笛、锣,一丝不苟地演奏着。

        这古音令老人痴迷,即使回到家中,他仍念念不忘。他提笔给艺僧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看到了你们的乐器和乐谱,听到了你们的乐调和乐音,我十分惭愧地感到:反而是你们这些过去被视为‘下贱僧徒’的苦人们,终能拿出证据,去驳倒所谓日本的‘中国音乐文史世界权威’的鬼话,终能否定他所肯定的‘中国音乐史家’所供给他的材料;终能替祖国这些光荣传统理直……”

        这位老人叫查阜西,著名的古琴演奏家、音乐理论家和教育家,那令他着迷的乐曲就是被称为中国五大传统古乐之一的京音乐。当时,音乐史界,日本人田边尚雄曾扬言,“在中国则隋唐音乐今皆佚灭无存,而日本今尚传存。故欲研究隋唐音乐之性质,至日本方面考之,殊为便利。”看到智化寺京音乐活的存在,查阜西怎能不激动。

        半个多世纪后,王辉读到了查阜西给智化寺僧众的这封信。此时,他已从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毕业。上学的时候,王辉读过音乐学家杨荫浏所著《中国古代音乐史稿》,第一次听说智化寺京音乐,当时,他并不知道,智化寺尚存,京音乐尚在。查阜西信中所描绘的艺僧,震撼了王辉,他决定去智化寺当乐师,传承古乐。

        500余年来,智化寺京音乐的传承一直靠寺内一代代艺僧口传心授。此时,最后一代艺僧早已还俗,他们从民间招收的徒弟,每天在智化寺里表演、传承京音乐。王辉加入时,乐队里只剩下五个人,只要有一个人请假,上下午各一场的演出就进行不了。

        王辉成为乐队里第一位科班出身的京音乐传人,也是智化寺第一位专职京音乐演奏员。

        智化寺京音乐乐队包括笙、管、笛、锣、鼓六种乐器,王辉演奏笛子。他想尽快掌握曲子,确保每天的演出都能正常进行。可说着容易,学起来却异乎寻常的慢。

        “京音乐使用的是工尺谱,虽然看着谱子也能吹,但离开口传心授,怎么听都不是哪个味儿。”王辉说,“难学、易忘、少人知,这是智化寺京音乐的特点。”

        智化寺京音乐,曾用于佛教法事、民俗仪礼等活动,一首曲子下来,旋律听着都差不多,但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小节是一样的,而且之间毫无关联。

        没有捷径,就一点儿一点儿地扣。

        王辉先听录音,不同版本对比着听,再一句句学唱。京音乐的谱子绕,很难唱,“每次练习,都觉得难以开始,但唱了20分钟以后,就上瘾了,不愿意停下来。”王辉说,要是停下来,再想接上就难了,“常常是唱了上句,忘下句。”王辉不好意思地笑笑。

        “笙、管都在,我就能吹下来,但让我自己吹,就又忘了。”王辉苦笑着。智化寺京音乐流传下来的曲谱有48首,王辉目前能演奏20来首。其中,《金五上》全长15分钟,王辉学了整整两年。

        难学,才更说明传承的价值。

        勤学苦练,日日不辍。王辉和他的7个同伴努力守护着古乐。

        “尺工工尺六的六,五六凡工上的上……”王辉把工尺谱翻译成简谱,至今已翻译了七八首,以便于普及。王辉还负责演出解说词的编撰,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更新一遍,注入新的理解。

        丰富智化寺京音乐的展陈介绍,举办笙等主题展览,申报筚篥(管子)研究课题,到外地演出,去大中小学开普及课程……对京音乐的了解越多,对艺僧的故事研究得越深入,王辉就越愿意为京音乐的传承忙碌。

        “非到近处不可信,身临其境方知真。这笙管齐鸣是音乐中的桃花源。”王辉说,“能把这传承数百年的古乐保存下来,能让现在的人们了解古乐本来的模样,这是我最大的愿望。”王辉拿起笛子,抚笛吹声,古音悠然……

  • 管道上的名字

        本报记者 王天淇

        未晓朋伸出手,手心,满是老茧;手背,则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这都是焊接时烫的。”未晓朋平静地说,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未晓朋才32岁,是中国核工业二三建设公司连云港项目部管道队焊工班班长,手握焊枪已经15年。

        2016年,田湾核电站二期正在紧张建设。曲曲折折的管道,最终大都指向核电站的“心脏”——核电厂。主管道是连接核电站心脏的“大动脉”。核电厂设计寿命40年,使用期间,高辐射、高流速、高温、高压的介质日夜不息地从主管道流过,对主管道的焊接工艺要求极高。

        承担主管道焊接任务的,就是未晓朋。他身材高大,穿上工作服后,肩宽约70厘米,可主管道内径只有90厘米。施工时,为了保证视线角度,他只能半躺半坐,蜷缩在管道里,不能转身。焊枪一开,焊花兜头浇下,工作服烫破了,滚烫的铁水抵在皮肤上,一烧一个血泡,“很疼啊,可是不能动,动了焊缝就歪了。”未晓朋说,语气依旧十分地平静。

        从17岁学焊接起,未晓朋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开始练习,最后一个离开。他仔细观察师傅焊接的一招一式、焊条摆动的频率、幅度,遇到不懂的地方,随时请教。为了看清楚熔池的流动和熔孔的形成,他的眼睛被弧光照得通红,泪流不止,脸上的皮肤也因为灼烧,一层层掉皮。

        勤学苦练,未晓朋上手很快,他所焊接的管道一次合格率高达99%以上,老焊工们都惊讶不已。

        未晓朋没有沾沾自喜,因为他始终忘不了第一次出现的焊接失误。

        当时,由未晓朋完成的一道焊口,经无损检测发现有超过规定大小的气孔,需要返修。“那几天都抬不起头来,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未晓朋说。后来返修时,他发现,焊口的缺陷是因为两个气孔几乎叠加到了一起,如果按实际气孔大小算,这道焊口不算有缺陷。工友们都说未晓朋只是 “运气不佳”,他连连摇头:“到底是缺陷,下次还要再慢一点儿,再认真一点儿。”

        如果无损检测合格率是100%,焊工就可以把工号刻在管道上。“我的名字刻在那儿,那条焊口就和我的命运永远绑在了一起!”未晓朋的语气终于有了变化,在他看来,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为了这荣誉,吃多少苦也值得。

  • 勇气

        本报记者 王谌

        4月的夜,还有点儿凉。

        胡凤鑫走出武汉火车站,穿过西广场附近的公园。公园里,有些昏暗,四下无人。突然,树林深处隐约传来一阵喊声。

        循声望去,胡凤鑫眼前一闪,一条白影和一条黑影纠缠在一起,灌木丛中窸窸窣窣。胡凤鑫定了定神儿,走近灌木丛。

        “救命啊……”一阵呼救声撕心裂肺。

        胡凤鑫赶紧跑过去,一名白衣女孩儿正被一个身着黑色皮风衣的男子压在身下,男子反剪女孩儿双手,正欲强奸。

        “你在干什么!赶紧放开她!”胡凤鑫指着男子,大声喝斥。

        “别多管闲事,不然要你好看!”男子扭过头,眼露凶光。

        胡凤鑫也不答话,飞起一脚,踹倒男子。女孩儿趁机挣脱,跑到胡凤鑫身边。黑衣男子一跃而起,又猛拽住女孩儿脖领子,把她摔在地上。胡凤鑫冲上去,与黑衣男子扭打在一起。黑衣男子没想到,这次碰到硬茬了——胡凤鑫曾在石家庄空军第四飞行学院服役两年,身强力壮,还会擒拿搏击,黑衣男子很快被制服。

        擒住歹徒,还不算完。在去警务岗亭的路上,在通州区梨园镇司法所担任专职人民调解员的胡凤鑫开始习惯性普法,“你知道你这是什么犯罪行为吗?火车站附近到处都是摄像头,你能跑到哪儿去?强奸罪是重罪……”黑衣男子听着,头越来越低。

        做完笔录,已是第二天凌晨1时许,胡凤鑫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到武汉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无奈仓促应考,成绩欠佳,但胡凤鑫不后悔,“考试还有机会,但当时如果不‘多管闲事’,那女孩受到的伤害难以弥补。”

        这并不是胡凤鑫第一次见义勇为,2012年,他还曾擒获一名惯犯。

        通州区西顺城街上,常女士接上放学的儿子,正要驾车离开。这时,一名男子突然敲击车窗,常女士疑惑地摇下车窗,男子趁机强行拉开车门,用拳头猛击常女士头部,然后抓起常女士的背包就跑。

        恰巧经过的胡凤鑫,起初以为是夫妻俩打架,见常女士惊惶无措,他觉得不对劲儿,上前一问,才知是抢劫。

        “等着,我把包给你追回来!”胡凤鑫撂下一句话,大步流星追向歹徒。

        跑过街角,胡凤鑫追上歹徒。歹徒见胡凤鑫身材不高,又赤手空拳,就威胁他少管闲事。胡凤鑫也不多话,解下腰带,就向歹徒猛甩过去,迅速近身搏斗,成功制服歹徒。后来,胡凤鑫从警察处得知,这个歹徒是个惯犯,算上这次已经抢劫八次了。

        这些人身上都可能有凶器,你不怕?有人问胡凤鑫,“当然怕,只是顾不上,当时,我要是害怕不出手,就会有人被坏人伤害。” 胡凤鑫笑着说,“我想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更想让人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也许,这就是他的勇气之源。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未晓朋(中国核工业二三建设有限公司连云港项目部焊工班班长)

        男,1987年11月出生。在田湾二期建设中承担主管道焊接施工任务,被誉为核电站的“心脏搭桥师”。

        ★胡凤鑫(通州区梨园镇司法所专职人民调解员)

        男,1987年8月出生。面对别人的危险,仗义援手,多次见义勇为。

        ★吴加冬(昌平区沙河镇北街家园六区居民)

        男,1955年2月出生。退休后,与妻子一起组织志愿者队伍,为居民义务服务。

        ★施国堂(朝阳区垡头街道翠城趣园社区第二党支部书记)

        男,1949年6月出生。组建“复转军人红星服务队”,老兵们走街串巷,服务老人、孩子,守护社区平安。

        ★王云(北京烹饪协会副秘书长)

        男,1967年6月出生。组织“京津冀百位厨师长锡盟羊肉菜技能大赛”,拉动京郊农家菜品质升级,帮助农村居民脱贫致富。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