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国电影需重建信心重振士气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此刻,我们需要一场胜利。”“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王者,只要活着,都有希望。”“别人都不相信,但我们相信,中国电影最后一定能赢。”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引用并改编电影《绝杀慕尼黑》里的几句台词,让现场气氛变得有点“悲壮”。可能是因为目前略显低迷的电影市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没人“炮轰”,阿里、腾讯、中影、上影、光线、博纳、万达的七位老总坐在一起,平静地聊起中国电影现状和发展,并互相加油打气。在他们看来,面对当下的市场环境,电影人需要抱团取暖,共克时艰。

        汇报

        各家影企积极推出献礼片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论坛一开场,几位影业公司的老板便纷纷汇报今年各家将推出的献礼片。中影股份公司总经理江平透露,今年国庆前后中影将推出以解放南京为背景的战争片《百万雄师》,通过一支深入敌后、打进虎穴的小分队故事,表现这场大战役,堪称“新版《渡江侦察记》”。还有一部请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团队拍摄的《太阳升起的时刻》正在制作中,该片讲述的是开国大典举行时一支部队仍在解放一座城市的故事。

        拥有主场优势的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则重点介绍了影片《攀登者》。该片由徐克监制,李仁港执导,拥有吴京、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等强大演员阵容。“《攀登者》讲述的是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员两次登上珠峰的事迹。当时中华民族处在比较艰难困苦的时代,影片要表达的坚韧、勇敢、无私等精神,不是出黑板报、拉横幅能表现的。”对于有人担忧影片的“神仙阵容”是不是只是露个面跑个场,他回应,这些演员都在片中担当了重要角色,而且表现得都很出色,他现在每次看片时的感受都是四个字“精彩、感动”。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透露,今年光线还有十几部电影上映,其中重点是张艺谋新片《坚如磐石》,影片“集反腐、警匪、扫黑等多种元素为一身”,他认为将成为中国电影史同时也是张艺谋个人艺术生涯的一部重要影片。此外,光线还将制作以哪吒、姜子牙为题材的带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几部动画片。

        博纳影业这几年一直是拍摄主旋律影片的领军企业,董事长于冬说,今年博纳主要集中拍摄了三部献礼片,都是有真实原型、反映当代故事的作品。其中林超贤执导的《紧急救援》表现的是海上救援,《烈火·英雄》讲的是消防员,《中国机长》则是航空机组相关题材。“还有一部《决胜时刻》(曾用名《中国1949·香山之春》)讲得是新中国成立前六个月开国领袖的故事。”他透露,这几部影片共调动了70多位明星,希望在今年8月份以后密集投放市场。

        “阿里影业的目标是做电影行业基础设施和优质内容。献礼片不是一两天能拍出来的,在座的几位在电影上有二十多年的沉淀积累,我们的目标就是帮助他们做好发行和宣传业务,一起把献礼片做好。”阿里影业总裁樊路远笑言。

        呼吁

        给电影人更多宽容和掌声

        于冬发挥“暖场王”作用,将话题转到电影行业现状上,这也是每年上影节论坛业内大咖的必聊内容。于冬说,2019年每家公司都困难重重,在影片方向、题材、演员上都要有所调整,但这也是一次洗牌的机会。在他看来,今年的一大目标是电影总票房要超过去年,“大盘高位增长了十几年,不能在2019年掉下去。”这需要一大批优秀的各类型影片。“如果我们都没信心了,还如何挑大梁?”

        于冬的发言引起了王长田的共鸣,他直言,现在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是信心和士气”,因此中国电影人首先需要“重塑形象”。“第二是‘重振士气’,现在电影申报数量、各家开机数量都严重下滑,大家都在观望等待。第三要‘重建信心’,要让观众意识到电影工业的进步,相信我们能生产出好产品。”在他看来,电影技术、工业标准建立等问题可以通过市场竞争解决,而信心最为重要。“请大家给电影人一些宽容和掌声。”曾茂军呼吁。

        建议

        引进来和走出去都要积极

        中国电影要如何走出寒冬,获得新的提升?抱团取暖,共克时艰,成为几位嘉宾的共识。此外,他们也从各自最关注的地方提出了建议。

        作为电影业的国企代表,江平和任仲伦都认为,优质内容仍然是未来电影人最重要的发力点。江平直言,电影生产数量和票房不是目标,拿出作品证明“电影是电影”“凭良心做电影”才最重要。他还建议不要限制献礼片的题材,观众喜闻乐见的影片,很多都能纳入献礼片范畴。

        樊路远从工业化角度提出自己的期许。在他看来,工业化不是指电影后期制作多么精良,而是电影人才综合素质的提升。以系列电影为例,好莱坞有很多持续多年的系列电影,但国内不论电影还是电视剧,能出三部以上的系列作品很少。

        对于电影引进来和走出去,曾茂军表示开放是最大的机遇,越来越多国家的影片在中国取得了非常突出的票房成绩,我们需要引进更多进口片,同时国产片也需要更多走出去。于冬补充说,尽管中国影片进入欧美市场是一个漫长的艰巨任务,但“我们要有策略,返销中国产品进入世界市场”。他提出可以“打造全球同步的春节档”,让春节档的国产片不仅在国内上映,也在国外有唐人街的地方放映,并逐步扩大规模。

  • “父亲走了后,我再也没父亲可叫了”

        本报记者  路艳霞

        “这个父亲节,有多少人只能望向天空,默默道一声父亲节快乐?”6月16日是父亲节,作家庞余亮在其新书分享会上的一席话令人动容,“父亲在世时,我一点也没觉得父亲的重要,父亲走了之后我才感到父亲的不可缺少,我再没有父亲可叫了。”

        庞余亮推出的是其首部自传体亲情散文集《半个父亲在疼》,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蕴藏了作家对父亲、母亲以及个人成长史的坦诚书写,是一次人间大爱的极致表达。至真的坦白,至疼的亲情,催泪弹般的文字,穿透了世间的尘埃,让人看到岁月无声的流逝,亲情的暖心力量。

        全书有四辑。“父亲在天上”一辑是献给父亲的文字。分别从卖甘蔗的船上、种黄豆、过年,以及父亲中风后等不同的视角描写了一个严厉、暴躁、任劳任怨,偶尔也会表现出温柔一面的父亲形象。第二辑“报母亲大人书”,是献给母亲的文字。从母亲的日常劳作,例如捣石臼、做汤圆等,描写了一个隐忍、温柔、坚强的母亲形象。另外两辑则是关于作者的成长、阅读,以及对生命、生活的思考等。

        这本书是庞余亮前后用了30年写成的。他说,他家养鸭子,父亲在村庄里一直是个英雄,是村里起得最早也是最勤劳的人。但1989年春天因中风,这个村庄的英雄只能困在身体中,脾气变得更加暴躁。“他病了之后,跟他相处的五年时间里,我们没有任何感情,他骂人,用拐杖打人。”庞余亮还记得给父亲洗澡时,因为重心不稳跌下来,然后父亲就开始骂,他也和父亲对骂。

        庞余亮的父亲1994年秋天去世,父亲去世后那几天他每天都在狂奔,希望以此来转移自己的痛。但他并不想写任何关于父亲的文章,直到有一天在公园看到一位中风的老人,“他身上的气息就是我父亲的气息。”当天晚上他就开始写《半个父亲在疼》这篇文章。

        庞余亮写出了暴怒、无助,甚至有点不堪的父亲。他在现场也回忆了父亲留给他的温暖。他1983年考上大学去扬州,父亲送他到学校,告诉他两个生活“秘密”,一个是在陌生的地方,夜晚来临之前要找到卫生间在哪里,一个是把布鞋经常拿到太阳底下晒晒。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们因诗歌而疯狂,庞余亮在家里写诗,文盲父亲觉得当作家、当诗人养不活自己,下地干活才是正道。但儿子说诗歌可以上报纸、可以换钱,一首诗有8元稿费。父亲算了下,8元可以换100斤大米,于是下令:“你今天什么都不干,就写这个。”

        对于《半个父亲在疼》,作家周晓枫现场评价,书里包含着足够的诚恳,足够的力气,这种文字是慢慢酿出来的,像一棵树分泌树脂一样。诗人王家新说,作者对父亲爱恨交加,悲喜交集,那种疼痛的感受,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非常真实地呈现在了我们面前,而真实的力量让人心动、让人心颤。

        在王家新看来,儿子与父亲的关系古老、复杂,有时候甚至非常黑暗。他现场分享他的诗作《和儿子一起喝酒》:“一个年过五十的人还有什么雄心壮志/他的梦想不过是和久别的/已长大的儿子坐在一起喝上一杯/两只杯子碰在一起/这就是他们拥抱的方式/也是他们和解的方式……”不论父亲在天上还是在人间,父子之间终要和解,这犹如人们共同的命运。

        而庞余亮说,在他的印象中,中国的母亲都是称职的、伟大的,但中国的父亲并不完美,“我希望读者读了这本书之后,能不能问一问自己,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称职的、理想的父亲。”

  • 影片重现中国队员登顶珠峰事迹

        本报上海电(记者 袁云儿)由吴京、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等人组成的“国民免检阵容”,将在电影《攀登者》中首次讲述1960年和1975年我国登山队员两次登顶珠峰的英勇事迹。昨晚,包括监制徐克、导演李仁港在内的影片主创阵容集体亮相上影节,宣布影片将于9月30日上映,为共和国70周年华诞献礼。

        作家阿来是该片编剧之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举国之力完成的两次登顶珠峰,曾在他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记。“现在登高是一件很时尚的事情,很多户外爱好者被叫做‘驴友’,但这个词有点儿悲哀,因为很多人并没有思考登高的意义。”他说,登高一直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当人类面临极限高度时,对自我、自然、世界会有很多全新的认识,只有有了这个思考过程,登高才有意义。因为对登顶珠峰这一题材非常感兴趣,阿来曾采访很多登山者,其中包括很多没有成功登顶的人,他们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有身体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如果说《攀登者》找阿来创作剧本是正中下怀的话,那么李仁港接拍该片则是一个突然袭击。“接到任务是去年八九月,知道今年‘十一’要上映,把我吓死了。”他坦言,这次拍摄最大的困难便是创作时间太短,因为登山只有天冷时才能拍,该片的拍摄周期只能从去年12月到过年,要在三个月内拍完,还要尽可能拍得真实。“很幸运熬过了,应该能赶上‘十一’上映。”

        片中,吴京饰演两届登山队队长方五洲。他说,自己以前曾尝试登珠峰,但因为身体原因,到了海拔6000米就没上去了。“现实中去不了,能在戏里面圆一下这个梦,特别值得。值得就要付出,所以我就去拍了。”为此,他还专门去青海体验了一把登山,但因为感冒,还是没冲顶成功。不过,他笑言至少这次体验生活让他知道高原反应是什么感受,生病状态下登山需要哪些生理、精神和物质支持。

        章子怡在片中饰演一位气象学家。她透露,这次她主要负责片中的气象技术和情感故事。“接到剧本时,心里还是挺慌的。看到‘高低空急流’‘气旋’这些术语觉得很蒙。我会想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当你对人物有了好奇心,戏就接对了。”她说,演这部电影是莫大的荣誉,“也许我们一辈子爬不上珠峰,但心中要有一座山,这座山不一定那么高,但一定要有这么一个目标。”

        张译在片中饰演1975年登山训练营总教练。他坦言,刚刚接到角色时,心里有点儿打鼓,直到影片杀青也不知道最终的呈现会怎样。但他很荣幸能出演这部电影,还在拍摄中交到了很多好朋友。

        正在转战大银幕的胡歌在片中饰演登山队员杨光,他透露这一角色人如其名,性格非常阳光,是队伍中的开心果。“我在十几年前登过海拔6200多米的山,让我最震撼的不是登顶那一刻,而是每一步过程都有收获。这次回到登山队伍,我对人和自然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不能说登山是我们征服了自然,而是自然接受了人类。我们能够征服的只有自己。”

  • 国家京剧院花脸名家吴钰璋去世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记者从国家京剧院获悉,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京剧院花脸演员吴钰璋先生于昨天上午因病逝世,享年79岁。

        吴钰璋生于1940年,北京人,自幼随父吴松岩学习花脸,宗金(少山)派。上世纪50年代入戏曲实验学校,受教于宋富亭、赵荣欣、孙盛文、侯喜瑞、李春恒等名师。可贵的是,他先后师从于众多名师,学习各个流派,成为花脸表演集大成者。1958年,吴钰璋毕业后加入中国京剧院四团,1961年拜裘盛戎为师,学习了《铡包勉》《赤桑镇》《姚期》等剧。1963年,他又拜袁世海为师,向袁世海学了《牛皋招亲》《淮河营》《野猪林》《九江口》《李逵探母》《将相和》等。

        吴钰璋钻研“金派”唱法,研究“裘派”声腔,学习“袁派”表演,博采众长,成就自身的表演。他在新编古装戏《强项令》担任主演,被观众认识,后又演出《姚期》《铡包勉》《铡美案》《赤桑镇》等裘派戏,以及《探阴山》《锁五龙》《刺王僚》《探皇陵》等金派戏。1964年后,他在《红松店》《杜鹃山》《海港》等现代剧目中均扮演重要角色,特别是在影片《平原作战》中扮演李胜,令人印象深刻。刚刚二十出头,他就曾与李少春、袁世海、杜近芳、叶盛兰等众多名家同台演出,得到名家的提携,也是花脸行当中成熟较早的演员。

        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戏曲采风》栏目策划、编导刘连伦表示,吴钰璋先生去世是中国戏曲界的一大损失,“唱花脸的演员最难得的就是‘架子铜锤两门抱’,而这恰巧是吴钰璋的最大特点,唱做皆优,发展全面。”

  • 《中国新说唱》回归风格大变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上周六,由爱奇艺倾力打造的S+超级自制网综《中国新说唱2019》正式开播。在延续去年导师阵容不变的情况下,今年诸位导师的个人风格有了明显变化。

        曾带火流行语“skr”,并以严厉态度著称的吴亦凡,今年明显变得十分温柔。在首播发布会上他表示,今年自己虽然变温柔了,“但选人标准没有降低,内心还是严格的,今年唯一改变的是我会更加注重多样性。”节目中,吴亦凡似乎对于选手歌词中的点睛之语十分在意,对此他透露,“点睛之语其实代表了我希望追求音乐的多样性,有能吸引我的‘点’,玩嗨了才是最好的。”

        在歌词中唱出“不在乎、不服输”的张震岳和热狗MC Hotdog作为节目中最具代表性的说唱歌手,今年可谓是标准大变,在对选手提高要求的同时,也明确表示出对于“新意”的需求。张震岳现场表明自己对华语说唱的看法:“我的音乐观念是包容、宽广的,不管什么样的说唱,对我来说都可以,好听就好了。我相信说唱可以往更高的位置走,我也很看好说唱在中国的市场。”

        本季恢复了节目在最初时的体育馆千人海选环节,节目首播也有众多人气说唱歌手亮相,西奥Sio、杨和苏、黄旭、孙旭、孙骁等一众实力选手的竞逐让今年的整体竞争氛围更加浓厚。首次面对千名选手进行体育馆海选,也让导师邓紫棋表示压力不小。但首播节目中极具爆发力的开场秀让她成功控场,斩获不少网友好评。作为去年的冠军导师,今年她依旧不肯舍弃冠军宝座,自信表示:“我对我的队员非常有信心,我相信我的队员里会有冠军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