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五个必须”办好群众身边事

        本报记者 周林

        困扰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东区学生的烦心事,最近解决了。

        去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东区学生们的正常学习受到了校园附近一处工地的影响。原来,怀北庄村棚改安置房项目就在校园南边,13栋安置房正在紧张施工。施工方按照相关规定,施工时间为早6点至晚上10点。学生午休和晚自习的时间也恰在施工时段内。一开始还能够克服,但是时间一长,学生们受不了。“其他时间还能接受,就是到午休和晚自习时噪音太大,非常不舒服。”于是,有学生拨通了12345市民热线电话。

        怀北镇接件后,第一时间启动了“接诉即办”机制,镇派件审核小组在核实情况之后,立刻委派村镇办工作人员前往解决问题。村镇办负责人贺晓飞到达工地后,约谈了工地负责人,通过协商,施工方同意在中午和晚自习时段减少大型机械作业以降低音贝。学生们反映的噪音问题在当天就得以解决。

        这个问题的顺利解决,源于怀北镇完善了“五个必须”工作机制: “收件必审核”,即成立由党委副书记为组长的派件审核小组,核实情况,研究派件问题;“办件必会面”,即在办理群众诉求的过程中,必须与诉求人见面,疑难诉求更是不少于3次面对面沟通;“难件必包案”,即镇主要领导每天检查办理情况,针对疑难件,调度相关负责人会商解决方案,责成一名班子成员包案到底;“完件必回访”,即安排一名专职回访督察员,对满意度进行回访;“结果必通报”,即每周一在全体机关干部大会上通报科室上周接件办理情况。通过“五个必须”,传导压力,形成合力,怀北镇建立起群众诉求快速响应机制,在第一时间解决群众身边的烦心事、揪心事。

        “我们的工作就是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群众的诉求就是哨声。”怀北镇党委书记张茹莘说,怀北镇近年来发展提速,历史遗留问题很多,在处理问题过程中,有些同志存在畏难情绪。为此,怀北镇首先要求镇村干部从思想上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提出“认真整改不讲条件,奋起直追不怕困难”,为镇村干部补齐了业务素质、工作作风、工作效率“三个短板”,并结合工作实际,摸索完善了“五个必须”工作机制,有效解决压力传导不够、动力不足、能力不强的问题。

        怀北镇5月份受理并反馈“12345”案件206件,其中北京市抽访案件32件,响应率100%,解决率71.88%,满意率87.5%,在全市排名中从321名提升至36名。

        记者手记

        把压力转化成动力能力

        “接诉即办”确实给乡镇带来了工作压力,但这又何尝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应有之义。人民有呼声,政府就得有回应。怀北镇在“接诉即办”工作中,要求镇村干部改进作风,提高效率,完善“五个必须”工作机制,有效传导压力、形成合力,第一时间解决群众身边的烦心事、揪心事。面对压力,怀北镇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切实把压力转化成为工作动力、工作能力。

  • “三级联动”提升解决效率

        本报记者 张小英

        从上个月开始,顺义区张镇组织施工人员在路面易积水点安装排水管道,以便安全度汛。但这件事情,却给市民刘先生带来困扰。

        家住张镇永强小区的市民刘先生,在小区北门附近有一家商铺。门外的道路施工,不仅影响了车辆出行,也使前来消费的顾客减少。5月7日,刘先生按捺不住一时的情绪,拨打了12345反映问题。

        第二天上午,镇政府接件后,镇党委副书记董昌国立即带领包村干部和相关工作人员,到现场核实情况。董昌国告诉记者,“一刻也没耽误,在路上就给城管、水务所、农业发展办等相关科室的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尽快到现场与工程负责人见面。”

        查明现场情况后,要求施工方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施工,同时公示施工信息。施工单位积极配合,很快按要求更新了公示牌,不仅注明工期,还公示了工程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让群众能和施工方及时沟通。

        随即,董昌国、包村干部、相关科室的工作人员亲自向市民刘先生当面解释。“原本一肚子火,一看他们这么多人都来关心我的难处,一下子就没了脾气,我很满意。”刘先生说。

        按照公示信息,施工预计六月底完成,但负责市民服务热线工作的田金雨,绷着的弦却没敢松下来。他隔三差五就去现场看看,“昨天,我发现围挡内部的路面已经铺平了,为了防止尘土污染,路面也都用苫布盖上了。”

        “目前,便民电话诉求都直接派发给主管副职领导、包村干部或主管科室科长,核心是要俯下身子办事。接到派单后,包村干部以及相关科室会同村党支部书记深入各村各户,面对面倾听群众心声;对一时难以解决的诉求,包片领导要及时向党委书记、镇长汇报,及时组织召开调度会,尽快给群众答复办理进度。”张镇党委、政府总结的“三级联动”工作模式,是几个月以来“倒逼”出来的结果。

        全市各街乡镇开展接诉即办工作以来,张镇成立工作专项组,摸索建立了派发、响应、解决、回访、反馈的工作机制,但在全市的排名居中不前。3月以后,镇党委、政府下大力气,从党建办、督查科抽调工作人员,包片领导、包村干部、村党支部书记三级压力层层传导,压紧压实每个人的责任,解决效率迅速提升。

        记者手记

        一级带着一级干

        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越是在基层开展工作,越要重视发挥领导干部的带头作用。

        张镇三级联动的工作机制,让一级带着一级干,一级对一级负责,形成上级带头、领导示范、上行下效的局面,从而加大12345热线电话办理情况督查力度。只有把百姓家门口的事时时挂在心上,才能把事情办进老百姓心坎儿里。

  • 老旧小区也能花钱买物业服务

        本报记者 曹政

        对于老旧小区而言,物业服务管理本是一道难题:居民住了几十年都没有专业的物业服务,也没有养成交物业费买服务的习惯。因此很多小区经过改造、环境提升后,反而陷入“失管”的困境。

        朝阳门内大街216和218号,本来也是这样的老旧小区。这两栋楼建于上世纪90年代,院内现有居民176户,基本为回迁居民。由于历史原因,房屋产权几经易手,2016年6月居民和产权单位最终达成“房改房”政策落实协议。

        小区居民从“租户”变成“产权人”后,新的问题随之而来。“产权一变,原来负责小区基本管理的产权单位也要撤出,小区很快面临无人管理的问题。”朝阳门街道朝西社区居委会主任于春明说,过去小区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管理,环境脏乱、违建丛生;这下没人管了,岂不会越来越糟?

        为避免小区出现“管理真空”, 朝阳门街道工委、社区党委在“居民自主议事”平台的基础上,引导小区居民成立了“居民自管会”,代行部分物业职能,通过居民协商实现自治管理。

        “在自管会成员的构成上,7名自管会常务委员中党员和非党员的比例为3:4,从而使党员模范引领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小区自管会主任梁国宁说,通过居民协商,小区通过集中收费、分类管理的方式实现管理,即居民每月向自管会缴纳每平方米0.5元的委托管理费,由居民自管会委托保洁、保安对小区进行日常管理,并公示支出情况。

        通过此举,小区困境得到解决,享受服务需付费的意识也在居民中初步建立。但5毛钱享受到的只能是保洁、保安这两项最基本的服务。“每年只能收上来6万多块钱,这6万多块钱要想雇专业的物业公司太难,连物业经理的工资都不够。”梁国宁说。

        2017年,朝阳门内大街216和218号纳入东城区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试点项目之中。与以往不同,本市这一轮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设置了“硬杠杠”:在老旧小区改造工作启动前,物业管理与改造工程将同步表决,业主同意实施物业管理、并同意按要求缴纳物业管理费的,可以列入综合改造计划。也就是说,这两栋楼要想纳入老旧小区改造,得先有物业服务管理。

        但有了专业的物业公司,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居民需要支付较高的物业管理费。居民愿不愿意?

        有些新建小区的物业服务并不适用老旧小区。为了给两栋老楼找到合适的物业服务企业,一种“菜单式物业服务”被创造出来。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焱说,老楼居民经过协商,可以选择物业公司提供的服务单项,再按照项目多少核算出物业管理费。“这样一来,服务就能更适合老旧小区,也更划算。”他说。

        在选择物业公司、挑选服务项目和制定物业费标准等方面,“议事平台”再度发挥作用。在这过程中,街道、社区、自管会和居民代表坐到一起协商讨论,再到各家各户里入户调查、投票表决。

        据了解,作为东城区新阶段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试点工作,两栋老楼将主要进行楼本体综合改造、完善小区基础配套设施。同时小区也将健全治理体系,以“菜单式”服务的模式为社区居民提供基本物业管理服务,培养居民“花钱购买服务意识”,从而避免改造后失管,有效巩固老旧小区改造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