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京津冀艺术联盟衡水保定奏起交响乐

        本报记者 李如意

        5月30日晚,当柴可夫斯基的《第4交响曲》在衡水保利大剧院演奏结束时,场下掌声雷动,资深乐迷崔丽更是热泪盈眶。当天是保利剧院托管运营衡水大剧院一周年的日子,由京津冀三地交响乐演奏家联袂带来了《命运之力——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音乐会》,更突显了纪念意义。

        近年来,随着协同发展向深度纵向推进,北京作为文化资源的富矿,优质的文艺演出逐渐向天津、河北辐射。三地交响乐团成立了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京津冀三地居民在家门口便可享受到极佳的视听盛宴。

        呈献近150场高水平演出

        崔丽是衡水市一名普通公务员,热爱音乐的她此前经常前往北京欣赏音乐会。“去北京,来回至少要一天,很多时候只能挑周末去。”去年5月30日,衡水保利大剧院完成首演剧目《红色娘子军》。她说:“现在可以在家门口看这么好的演出,太方便了。我骑车10分钟就到这儿了。”今年5月30日是周四,崔丽又是早早来到衡水保利大剧院等候演出开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英姿绰约,《乌兰图雅演唱会》令人心旷神怡,还有享誉国际的百老汇名剧《音乐之声》……”

        据了解,按照保利剧院公司与衡水市的协议,保利剧院每年都为衡水提供60场高水平演出,其中包括18场国际和国家级演出、24场省级演出以及18场地方传统文化类的演出。到今年5月底,衡水保利大剧院已经举办了近150场演出。衡水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段术虎介绍,到去年底,衡水保利大剧院用7个月时间就举行了79场演出,已超额完成全年任务,“今年的五个月,也已超额完成了年度计划”。

        观众累计达20万人次

        本次演出采取了公益送票的方式,衡水大剧院早早便座无虚席。演出由著名指挥家李飚执棒,梁大南担任首席,北京交响乐团携手天津交响乐团与河北交响乐团的乐手,为观众演绎了多首经典名曲。

        段术虎介绍,过去一年剧院的上座率是69.75%,平均票价70元,观众累计达到20万人次,“这反映出大家对文艺演出的旺盛需求。”今年4月底,衡水保利大剧院还承办了衡水市首届戏曲节。中国评剧院的《母亲》,北京京剧院的《四郎探母》,还有唐山的评剧《杨三姐告状》《花为媒》,都会到衡水进行演出。“我们计划做10场演出,前5场演出都是一票难求,第6场演出因为太过火爆,我们在现场加了150个座椅。”

        为了更好地引入优质文艺演出,在与保利剧院的合作中,衡水市对剧院的经营进行一定的补贴。衡水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新闻发言人李栋梁介绍,戏曲节的票价最低仅为10元,最大限度降低门槛,让更多居民可以观看文艺演出。同时,衡水市政府向市民发放3000张文化惠民卡,除享受市政府补贴的费用外,买票可以享受“折上折”。

        每到暑假,衡水保利大剧院还会举行专门针对青少年的“打开艺术之门”活动。“这个活动与北京中山音乐堂是一样的,我们通过各种方式激发青少年对音乐、艺术的兴趣,受到家长的追捧,今年还会继续做下去。” 段术虎说。

        优质演出惠及京津冀

        5月31日,演出团队“移师”保定,在关汉卿大剧院举行了《歌唱祖国——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音乐会》。排队两小时领到票的保定市民张老先生激动地说,“我曾在北京交响乐团成立初期欣赏过一次他们的演出,当时震撼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没想到时隔几十年能够在家门口再欣赏到北京交响乐团的演出,无论如何也要亲自来领票。”

        5月14日,北京、天津、河北三地交响乐团与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这将成为三地打造环首都交响乐艺术走廊的重要一步。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衡水大剧院、保定大剧院先后举办了由三个交响乐团的乐家联袂演出的专场音乐会。此外,联盟还将举办一系列活动,包括互派互借指挥、演奏员参与兄弟团各类演出活动以及互办大师班等。

        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还将通过搭建艺术创作、交流、演出平台,不断促进京津冀三地乐团在艺术创作、音乐普及和乐团管理等方面相互学习支持、共同提高,扩大乐团自身造血能力和交响乐艺术的影响力,整合三地古典音乐领域和演出市场资源,推动全民艺术普及。

  • 人工智能课为雄安学生插上梦想翅膀

        本报记者 李如意

        6月13日早上8点,在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主楼一间教室内,信息化老师贾振峰正在为5年级学生上无电脑编程课程。为了让学生便于理解人机交互过程,老师从四个小组中选了三位学生,分别扮演指挥者、机器人和障碍物。蒙上眼睛的指挥者需要通过机器人对障碍物的反馈信息,发布指令,最终控制机器人成功避开障碍物。整个过程,孩子们非常踊跃,在游戏的环境中,初步理解了电脑编程背后的逻辑。课后,贾振峰笑言,“学生表现非常积极,有时候他们比我学得都快。孩子们的思维非常活跃、新奇,逼得我都要课后加紧学习。”

        去年4月,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正式揭牌成立,原来的雄县二小成为过去时。6月,雄安校区建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据了解,人工智能是现在的热门领域,这个实验室本可以建在中关村三小在北京的校区,但为了帮助雄安校区的发展,最终决定将实验室建在雄县。

        实验室包含机器人、航模、3D打印、编程等模块,教具非常先进。但受制于条件,当地没有合适的老师和教材能够带领学生们进行相关学习。于是,负责课程设计的北京支教老师郭学锐找来了对这些方面感兴趣的老师开始了研究。他介绍,老师们在网上找到了一些课程,在家自学;远程教学不理想的,就参加实地培训;学校老师还抓住一切机会向北京总校的老师请教。经过努力,人工智能课程在5年级开起来了。

        现在航模、编程、3D打印的课程每周至少有一节人工智能课程。同时学校还建立了这些领域的社团,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参与进来。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副校长刘为民说:“可以说,人工智能教育方面,我们走在了雄安新区各个小学的前列。”

        6月12日,第二届人工智能与教育发展论坛在雄安新区举行。来自全国的300多名教育工作者来到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观摩人工智能课程。刘为民说:“尽管有人参观,我们的课程都是没有经过排练的课程,就是要展示最真实的课堂。”

        郭学锐介绍,创业维艰,这些信息化老师有的之前是行政老师,有的是会计,但是大家对这些领域非常感兴趣。现在的课程比较初级,老师们都是一节一节地备课。后面的课程可能还会有难度。课程设计上,会确定一个学期的课程目标,结合学生的接受能力逐步分解目标。他说:“不是每个学生都会成为技术专家,但是在接触过程中,我们锻炼了学生的动手能力、逻辑思维和空间想象力。”

        中小学教育专家委员会会长聂延军表示,雄安新区是未来之城,代表雄安新区未来的学生更要在这方面加强学习,将来成为助力新区发展的栋梁之才。人工智能与教育教学论坛更创造了雄安教师与全国优质资源对接交流的机会。中关村三小校长刘可钦同样表示,现在来看,雄安三县教育相对落后,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技术手段让教育更加均等化,这也能够帮助这里的学生提高学习能力,提高见识,这对他们的成长成才非常重要。

        实际上,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揭牌一年多来,改变发生在许多方面。在体育课改革方面,体育老师的数量由原来的六七个增加到13个;低年级每天都有一节体育课,高年级每周3节体育课。课程内容设置上,体育老师根据特长和专项进行授课,学生每学期都可以上高质量的足球、篮球、田径课程。学科教育方面,学校每周都组织了教研活动。12位北京支教老师分派到高中低年级,每位老师带一个团队,每周定期进行教研活动。同时,北京总校每周都会派出精英教师到雄安校区,进行交流。

        刘可钦对记者说,小学时代是兴趣培养和快乐学习的时代。体育课增多,学生可以强身健体,同时培养团队意识。现在学生都非常愿意来上学,眼神里都有了光,有了精气神,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很有意义。

  • 宽城背杆:头顶上的秧歌儿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宋立新

        一张尘封的黑白老照片,记录着一项独一无二的传统技艺。

        在承德宽城满族自治县北街村,35岁的村民许雪亮向记者展示了这张照片。只见层层叠叠的人群头顶,赫然“飘”着十来个身着戏装、头戴配饰的孩子。仔细一看,他们身下都有一个成年人手持一人多高的长杆。长杆顶部有一个圆盘,孩子脚踩圆盘,再由绑带固定。这就是传承数百年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宽城背杆。

        许雪亮是宽城背杆第14代传承人。他骄傲地告诉记者,北街村就是宽城背杆的发祥地。宽城背杆每逢重大节庆演出,当地人叫“出会”。北街村地处宽城县城所在地宽城镇,自诞生以来,背杆也就成为宽城最重要的民俗活动之一。

        “麻姑献瑞”“算粮登殿”“穆柯寨”“烟火棍”“血手印”“刘二姐逛庙”……一场宽城背杆出会,通常同时演出十三出“戏”,都是传统戏曲中的经典段落。杆上的孩子称为“上角儿”,杆下的成年人称为“下角儿”,两人都带着戏曲的行头亮相,二者合一即为一出戏。出会时,背杆队伍在县城主要街道行进,上角儿随着鼓乐节奏扭动,前方由仿清代宫廷仪仗的黄龙伞、龙凤旗开道,锣鼓喧天,浩浩荡荡,热闹非凡。因此,宽城背杆又被称为“头顶上的秧歌儿”。一次出会,所有的演出、工作人员加起来,规模能达到150人。

        北街村的张洪伟还不到10岁,但已经是宽城背杆的一位“资深演员”了。2014年春节,宽城背杆在中断多年后首次出会。张洪伟的妈妈小时候做过上角儿,谁知道,在家里看到妈妈儿时出会的照片后,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洪伟竟对背杆产生了兴趣。57岁的马英与许雪亮同为宽城背杆第十四代传承人,提起张洪伟仍然津津乐道:“这孩子身体条件好,也喜欢背杆。一开始他妈说让他试试,就让他爸顶着他,结果一试不得了……”

        张洪伟现在已经不再“上杆”,同样是因为“身体条件”已不允许。“上角儿必须是四到七岁的小孩来当,大了下角儿吃力。”马英告诉记者,孩子要选胆儿大、个儿高、有表演欲的,如果害怕,还要家长鼓励。“出会当天凌晨3点开始准备,给演员化妆。孩子吃些点心、鸡蛋,不能吃稀的、凉的。早晨7点半上杆,一上就是将近5个小时不能下来,必须得撑住。”

        背杆出会多在农历正月,天寒地冻,幼小的孩子情绪、身体都难免出现问题,所以上角儿必须安排一些替补。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会换人,因为为了安全起见,上角儿被牢牢固定在杆上,固定过程也十分繁琐,“换下来就得全拆。”马英说。

        上角儿辛苦,下角儿也不好当。一个下角儿最多可以顶三个上角儿,光有蛮劲儿还不行,靠的得是巧劲儿。由于费时费力,唯有出会的时候上下角儿才能到齐,平时下角儿只能在杆上绑着沙袋找感觉,上角儿则进行一些戏曲表演的基础训练。

        马英的父亲马春来在1989年根据记忆绘制的“背杆会模拟图”是宽城背杆出会最重要的参考资料。服装的样式、上角儿的绑法、道具的形态,无不细致入微,令人赞叹。

        岁月更替,古老的宽城背杆也在“与时俱进”。例如固定上角儿的绑带从布的换成了高弹的,既节省时间又更安全。

        自2014年全面恢复后,宽城背杆已连续出会近三十次,还曾来北京平谷演出。这一古老而神奇的技艺绽放出了新的光彩。

  • “曲周故事”的协同启示

        晁星

        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千年盐碱滩变成米粮川……近段时间,中国农业大学几代师生扎根曲周、造福一方的故事引发热议。从治碱到推动农业综合开发,再到探索农业绿色发展,这场跨越45年的京冀校县合作,不仅使农民粮仓更加殷实,更打造了科研助农、乡村振兴的“协同样板”。

        农业兴,则基础牢。搞好农业,始终是发展的重大课题。只不过,不同的发展阶段,有着不同的方向与目标。“春天白茫茫,夏天水汪汪,只听耧声响,不见粮归仓。”上世纪70年代,对于河北曲周以及黄淮海平原来说,改土治碱是最大的难题。彼时,任务落在了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前身)众师生肩上,他们“吃住在村里”,经过大量调研和数据分析,提出了科学的综合治理方案,使得“废壤”成了千里沃野。如今,农业发展迎来绿色变革,农大应时而为,借助“实验站”“科技小院”为农民提供零距离技术服务,农业科技推广的“最后一公里”逐步被打通。从中不难看出,实现乡村振兴,高校、科研院所等大有可为。京津有着丰厚的科研资源,河北又是农业大省,三地当要发挥优势、主动作为,为农业改革和发展贡献更多京津冀方案。

        农大人在曲周的接续奋斗,是科技为民的奉献故事,亦是出彩的协同篇章。科研助农、科技扶贫取得成效,少不了几代师生扎根田野的坚持,亦少不了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以及当地农民的信任配合。跨越两地的校县“牵手”,也实现了双赢。一方面,“先有实验站,后富曲周县”,农民的粮仓满了、钱袋鼓了。另一方面,农大人也在曲周取得“丰收”,40多年来,从农大曲周实验站走出了三位院士、两任农大校长、70多名教授、300多名博士硕士;“科技小院”的教学模式还获得了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事实证明,科技创新与兴农富民相得益彰。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眼下,三地校企、校县合作越来越多,都旨在打通科研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夯实“京津研发、河北转化”的创新协作新模式。但农大人在曲周的试验启示我们,要想科研资源发挥出应有功效,参与各方尤其是科研人员必须俯下身、扎下根,到生产一线调查研究,惟有如此才能找出切实可行的应用方案,助力产业转型升级。

        农大人曾说,“治不好碱,我们就不走!”在协同发展中,三地当要发扬奋斗韧劲,谱写出更多“曲周故事”。

  • 京张高铁张家口站主体结构基本完工

        本报讯 (记者 丰家卫 张家口日报记者 马明明)近日,记者从铁路部门获悉,京张高铁终点站张家口站主体结构基本完工,预计于2019年年底通车。

        京张高铁张家口站位于张家口市主城区以南,京包铁路张家口南站旧址。车站总建筑面积约9.6万平方米,其中,南北站房、高架候车厅规模约为35000平方米,站场规模6台16线,北侧3台8线为高速场(京张场),南侧3台8线为普速场(京包场),中间为高速普速合用站台。

        站房设计以“雪国境门”为设计理念,将张家口大境门的拱门与自然地貌的弧形元素加以抽象,同时融入百年京张“人”字形铁路形象,造型意象丰富并具有动感,预示在即将到来的冬奥会迎接世界八方来宾。

        京张高铁张家口站于2017年11月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年底完工通车,届时,张家口站将成为呼张、京张和大张三条高铁线路的交汇地,跃升为京津冀区域又一高铁新枢纽,成为西北地区接入京津冀高铁路网的新驿站。

  • 跃马塞北

        6月8日,由河北张家口赛克风马业主办的赛马文化节在塞北管理区草原举行,吸引来自北京、内蒙古、河北等地的50多名选手参加了驯马、赛马比赛。图为骑手在驯服野性十足的“生马”。张家口日报记者 武殿森 通讯员 邢天君摄  

  • 全国相声非遗传承人津门深造

        本报讯(记者 白波)2019年中国非遗传承人群曲艺(相声)研培班日前在天津艺术职业学院举行开班仪式,来自全国的近50名相声学员将在这里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学习。

        天津艺术职业学院曾经培养出许多享誉国内外的曲艺名家,2018年已先后举办两期京津冀非遗传承人群曲艺(鼓曲)研培班,本次是相声研培班首次举办。为了办好这次活动,天津艺术职业学院做了大量前期工作。按照文旅部非遗司对本年度研培工作的要求,学院组建了调研工作小组,走访南方相声重镇南京、北方相声重镇哈尔滨、新兴相声基地大同,并且请京、津、陕、皖等地的演员和专家,就课程方案、学习计划等提出建议。在深入广泛的调研之后,学院制订了更为科学的教学计划。

        除专业课外,研培班还设计了专家讲座、艺术采风、下基层演出等内容。姜昆、田立禾、魏文亮、刘俊杰、李金斗等知名艺术家将为学员授课。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学员们通过研培班的学习与实践,提高传承能力及艺术修养,丰富文化艺术内涵,进一步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 平谷望都共建软硬镜微创医疗中心

        本报讯(记者 白波 通讯员 黄建文)平谷区与河北望都县合作共建的软硬镜微创医疗中心近日在望都县医院正式揭牌。

        在京保扶贫对接合作过程中,望都县医院积极与北京友谊医院平谷医院进行对接,制定医疗帮扶的合作框架,细化工作措施,深入地开展了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的医疗对接,在北京友谊医院平谷医院帮助下,望都县医院积极引进腹腔镜、胆道镜、胃肠镜、支气管镜、喉镜等先进医疗设备,已可开展常规及无痛胃肠镜、胃肠镜下息肉切除术、子宫切除术等镜下操作技术及镜下微创手术。

        望都县县长孙晨光表示,平谷区在农业产业、医疗卫生、教育扶贫等方面不断深化对接帮扶,一年多来取得了重大成效。望都县将抓住北京友谊医院平谷医院共建软硬镜微创医疗中心的机遇,不断提高基层大病诊疗能力,使全县百姓足不出县就能享受北京水准的医疗服务,缓解基层患者看病难、看病贵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