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吴冠中缘何独领市场风骚?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数场国内最重要的书画类春拍,日前在京落下帷幕。对于这一季春拍,人们最直观的感受是惊天巨额成交少了。截至目前,今春唯一过亿元的书画作品便是出自吴冠中之手的《狮子林》,而往年至少会有两三件拍品在亿元价位成交;过千万元拍品数量也比往年逊色不少,吴冠中亦有多件作品位列其中。在吴冠中去世九年后,其绘画艺术越发彰显,市场行情独领风骚,似乎成为一种现象。

        拍场亮眼

        吴冠中作品行情一路看涨

        6月2日晚近十点,当吴冠中作品《狮子林》登临嘉德春拍中国书画“大观”夜场时,全场许多藏家激动地举起手机,用镜头记录这件明星拍品的竞拍过程。作品以8800万元起拍,在突破1亿元、1.2亿元时赢得了在场观众的自发掌声,最终以1.25亿元落槌,加佣金1.4375亿元成交,再创吴冠中中国画最高价纪录,成为今春最轰动的艺术市场新闻。

        这件拍品曾出现在2011年保利春拍中,当时拍卖市场位于行情高点,又恰逢吴冠中逝世后的重要时间节点,该作因此在当时拍出惊人的1.15亿元。如今拍卖市场总体下滑,《狮子林》仍能增值近3000万元成交,其稳固的市场价值尽显。

        而在6月4日晚,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夜场”的吴冠中专题“山一程,水一程”中,5件拍品全部成交,3件拍品过千万元,共收获6118万元。其中,吴冠中1976年创作的油画《渔港》表现出色,从1200万元起拍,成交价为2242.5万元,为此次专题之最。

        再往前追溯至去年12月的保利秋拍,吴冠中生平代表作——1988年以彩墨创作的《双燕》和1994年以油画创作的《双燕》“双燕合璧”,共拍出1.6675亿元,其中油画《双燕》更是成为2018年国内第一件拍价过亿元的油画。与吴冠中开创的彩墨画相比,其油画市场后发先至,市场行情甚至更热。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截至2018年,吴冠中各类作品在雅昌指标拍卖行中共成交2047件,以超85亿元的总成交额,在兼擅油画和中国画的大家中,超越徐悲鸿、林风眠等人位居榜首。在日趋理性的国内拍场,吴冠中作品每每亮相都能吸引藏家竞逐,吴冠中已是首屈一指的顶级拍卖成绩缔造者。

        强势有因

        天时地利与艺术价值兼备

        今年正值吴冠中“百年诞辰”,中国美术馆、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及荣宝斋等纷纷举办吴冠中回顾展。密集的纪念展览和活动,令更多人关注这位中国画坛开拓创新、中西合璧的代表人物,吴冠中“风筝不断线”的艺术理念亦受到更加广泛的认同。

        “吴冠中作品这次拍得好,有诞辰100周年的因素,但更因为他在画坛的超高学术地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评价道。对此,独立艺评人、资深艺术投资顾问奚耀艺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吴冠中作品的市场价格与其艺术价值以及学术地位是相辅相成的。他是中国艺术市场三十年来最受社会关注的艺术家之一,其人、其作品、其观点是艺术市场的长期热点话题,至今不衰。我认为未来的艺术市场将会长期保持吴冠中的行情热点和价值稳定。”

        “吴冠中是他那一代中最坚守自己艺术理想的艺术家之一,始终坚持艺术的创新和情感的真诚,如他以点、线、面的现代造型形式,开辟了一条打破传统程式化的彩墨表现新道路,这在他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是难能可贵的。”奚耀艺评价道。

        他回忆,早在中国艺术市场尚未形成规模的改革开放初期,吴冠中的作品已经进入市场,并先期在东南亚、港台地区拥有了一批其作品的忠实藏家,也因此其作品在中国艺术市场真正形成之前就建立了良好的市场基础。有业内声音称,随着内地买家对吴冠中认知的逐渐深入,以及需求的增大,吴冠中作品的主力市场正从港台、东南亚逐渐回流至内地,其晚期重要作品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除了吴冠中毋庸置疑的艺术成就和学术地位之外,其画册的整理出版也为藏家提供了清晰的收藏指引。2007年,吴冠中在世时《吴冠中全集》的出版,为其个人作品的真伪鉴定起了很大的作用。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林家如发现,“只要有出版,藏家基本都会买,买得非常有信心,所以很多新藏家一进场,就可以从吴冠中入门。”

        牟建平还观察到,北京保利拍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对吴冠中的市场推广,推出了许多吴冠中绘画专场,不少天价纪录正是由此诞生。此外,北京保利拍卖公司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殷华杰认为吴冠中作品的行情也存在偶然性因素。例如吴冠中一些上世纪90年代质量上乘的作品直至近几年才浮出水面,连续几个高价引领了吴冠中油画价格的整体上涨。

        赝品水深

        六千拍品中仅有千件真品

        尽管吴冠中作品行情的水涨船高让藏家“心动不已”,但业内人士提醒,以吴冠中生前友人、学生收藏、香港或新加坡旧藏等名目招摇撞骗的市场赝品近年来时常出现,藏家入手之前要做好功课。

        据不完全统计,吴冠中画作近年共上拍6000多件,但牟建平直言,除去重复拍卖的作品,再去掉赝品的数量,真品不过千幅左右,其中大尺幅画作不足百件,精品仅50件左右。“因为自上世纪90年代末吴冠中本人就不再卖画,流向市场的极少。目前市场流通的绝大部分都是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品,六七十年代的作品较少,多是些油画。”

        牟建平提醒,近期发现两件名为《江南春柳》的作品,构图完全一样,有一件线条僵硬,题字呆板,与吴冠中真迹出入较大。另外一件估价200万元的《春之颂》,是模仿吴冠中的抽象作品,但线条组织混乱不堪,与真迹相比也是云泥之别。

        “目前市场中,吴冠中的油画最贵,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创作的那些木板油画,即便很小,也动辄上千万元,1米大小的都在5000万元以上,而且被藏家买走后就难再流出,一旦市场出现吴冠中的油画,往往最吸引买家的眼球。彩墨画数量相对较多,但比较有代表性的精品不是很多,因为吴冠中把那些画作大多都捐给博物馆了,流向市场的不多。”在牟建平看来,吴冠中于上世纪90年代创作的抽象画,未来还有更多可挖掘的空间。

        “赝品问题每一个行情好的艺术家都有,古代作品和近现代作品此类问题更多。对买家来说,还是要做好自己的研究。”奚耀艺说,“艺术市场上不是‘有钱就可以任性’的,最终还是要靠自身的艺术研究和判断力。”

  • 痛惜!中国少了一位优秀罗西尼男高音

        本报记者 韩轩

        一则令人悲伤的消息在音乐圈传开,6月10日下午,我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杨阳不幸去世,年仅41岁。他的去世或与身患抑郁症有关,其突然离去也让亲友倍感震惊与沉痛,纷纷感叹:中国少了一位能胜任罗西尼笔下男高音的优秀歌唱家。

        杨阳是首都师范大学声乐教授,也是中央歌剧院特聘艺术家,曾入选“中国十大男高音”。2005年,他获得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意大利《唐璜》国际歌剧比赛男高音第一名,并获得中国政府舞台艺术最高大奖第十二届“文华表演奖”、中国声乐最高奖第四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等奖项。

        杨阳多次登上国内外表演舞台,就在今年年初,他还在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出演角色。以至于6月11日凌晨,杨阳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开时,很多音乐圈人士感到难以置信。在得知消息属实后,许多认识他的朋友、听过他歌唱的观众和曾接受他指导的学生自发悼念。

        著名乐评人陈志音也是6月11日早上听到杨阳去世的消息。从2006年歌剧《杜十娘》首演起,陈志音就开始关注在剧中饰演男一号的杨阳。虽然当时年轻的杨阳在表演上还略显生涩,但陈志音觉得,他的音色非常好听。后来,杨阳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了不少中外歌剧。“印象很深的就是他和石倚洁以AB角形式出演的《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我觉得他毫不逊色。”而在《北川兰辉》中,陈志音形容杨阳的歌声恰似“亚平宁海面初升的朝阳,光华绚丽,美妙无比”。

        在陈志音看来,杨阳是优秀的罗西尼男高音歌唱家,“他的中低声区有密度、有力度,高音也非常松弛,极具穿透力。”而且陈志音认为,在杨阳这一代青年男高音中,他是音乐修养非常好、钢琴也弹得很好的人,“可能很多男高音在这方面都不及他,正当艺术成熟期英年早逝,不胜痛惜!”

        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唱家刘嵩虎也对杨阳的音乐修养印象非常深刻。“他弹钢琴是声乐圈里弹得最好的几位之一,而且他是一个对专业一丝不苟的人。唱罗西尼男高音只有精益求精才能唱好,他就是。”2003年刘嵩虎和杨阳一起在德国比赛时就相识了,后来多次合作,在刘嵩虎印象里,杨阳排演剧目时,在音乐作业的环节表现就很完美,“等到了台上他放得很开,而在生活中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

        做事一丝不苟、为人认真,几乎是所有人对杨阳的统一评价。中国东方歌舞团独唱演员、著名民歌歌唱家赵大地曾在2000年和杨阳一同参加中央电视台青歌赛,还与杨阳是室友。“他特好学,没事儿就练歌,还特别关注民族唱法,总问我们几个唱民歌的:‘你们怎么唱那么高?’”赵大地说,杨阳在歌唱时也借鉴了民族唱法的发声方法。2008年,杨阳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年音乐会中使用意大利语演唱陕北民歌“泪蛋蛋落在沙蒿蒿林”,为中国民歌走向世界作出积极尝试。

        此外,刘嵩虎还向记者指出,网传杨阳今年44岁或45岁的年龄并不属实,“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他在德国时还在我家里住过一个星期,我记得他出生于1978年。”后经杨阳微信官方认证平台“杨阳声乐塾”公布,杨阳年仅41岁。

  • 下次蜘蛛侠可能来中国执行任务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北京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可以推荐给我们吗?”刚见到中国媒体,第一次来到北京的杰克·吉伦哈尔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而一旁的“荷兰弟”汤姆·赫兰德早就因为“在任蜘蛛侠”的身份多次光临中国。昨天,超级英雄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在京举行中国首映礼,导演乔·沃茨携蜘蛛侠饰演者汤姆·赫兰德、神秘客饰演者杰克·吉伦哈尔亮相。该片是《复仇者联盟4》之后的第一部漫威电影,将于6月28日在内地上映,比北美提前4天。

        在这部电影中,“邻家小蜘蛛”彼得·帕克和朋友奈德等人一起去欧洲旅游。“小蜘蛛”本想好好享受这次假期,却被神盾局局长打断,无奈穿上蜘蛛侠的衣服,去阻止新反派。据说,这次的反派是灭霸一个响指打响后重出江湖的神秘怪兽。“《复仇者联盟4》以后,一切都发生了巨变,蜘蛛侠失去了他的导师钢铁侠,美国队长也退休了。他将何去何从?会如何适应这个新世界?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蜘蛛侠。”导演乔·沃茨介绍,影片将延续上一部蜘蛛侠电影比较写实的特点,侧重表现“小蜘蛛”的成长和蜕变,片中还有较多的爱情戏。

        回忆起和“荷兰弟”的初次见面,吉伦哈尔笑言,当时“荷兰弟”正在吃西瓜,于是二人握手的时候有点尴尬,还互相喂对方吃西瓜。“他就是个孩子,我们在一起合作的时候非常开心,经常会笑场,需要休息几分钟再拍。”吉伦哈尔还透露自己此前不知道“荷兰弟”学过舞蹈,第一场对手戏时,后者直接做了几个空翻,把他惊到了。

        曾在《断背山》《夜行者》《夜行动物》等片中有过精湛表演的吉伦哈尔此前较多出演文艺片,这是他第一次拍摄超级英雄电影。对于神秘客这个角色,他透露此人并非反派,拥有飞行技能,最重要的是非常聪明,几乎无所不知,还向坠入爱河的“小蜘蛛”传授恋爱技巧。

        自从“荷兰弟”接任蜘蛛侠以来,这一角色便成为漫威宇宙中的人气担当,不仅广受粉丝喜欢,在超级英雄团体中也是当之无愧的“团宠”。当被问及为什么自己这么受喜爱时,“荷兰弟”有点蒙了,看来,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里。吉伦哈尔表示,“荷兰弟”饰演的蜘蛛侠和以前的版本有很大不同,“其他人是超级英雄,但他只是个上高中的孩子,更接地气,而且更具可能性。他跟其他的超级英雄都有互动,性格幽默,这可能就是他很受欢迎的原因吧。”

        这次蜘蛛侠的主战场在欧洲,下一次会来中国吗?面对这个问题,乔·沃茨哈哈一笑:“为什么不呢?我们很感兴趣,希望能把蜘蛛侠带到他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 刷量平台被查,是给所有流量明星敲响的警钟

        普曼

        去年,流量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引发了一场关于“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巨大争议。最近,在公安部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蔡徐坤1亿转发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泉州市星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查,法人代表蔡坤苗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被批捕。靴子落地,以法律的名义,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

        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恐怕除了他的铁杆儿粉丝,任何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绝无可能。2018年的新浪微博用户为3.4亿,“转发量过亿”也就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1个在转发,难道国人都这么闲?蔡徐坤的微博粉丝还不到2500万,“转发量过亿”更意味着不仅其每一个粉丝都参与,还有7500多万的“编外粉丝”参与,这符合常理吗?而转发量超过1亿次,评论量超过240万次,点赞量超过106万次,这三个数据怎么看也都不相匹配。

        流量时代,各路明星的粉丝们为了维护自家“爱豆”,自发组建或由经纪公司安排成立的明星微博数据站应运而生。事到如今,还有不少蔡徐坤的粉丝们在给“我们家坤坤”叫屈:“别人家的‘爱豆’一样在刷榜啊,那谁谁,以及谁谁谁刷得更厉害……”但在法律面前,这种叫屈显得苍白无力。

        流量明星在当下的舆论场中,早已不是什么褒义词。当下流量明星的一大共性是“才不配位”,除了看似唬人的流量,并没有优秀的影视或音乐作品,所以会出现流量反噬的尴尬——去年迪丽热巴拿下第十二届金鹰奖“视后”,被群嘲为“水后”,甚至她参加的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也受到牵连,口碑大受影响。

        影视圈“唯流量至上”的恶性循环,是伴随前几年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而兴起的。这场饮鸩止渴的游戏里,人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可悲之处在于,尽管泡沫被戳破是迟早的事情,但所有局内人都心存侥幸,不相信自己会是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一棒。造假产业链的逻辑是,任何人只要肯出钱,就能在相关平台上“买赞”“买粉”。而在这场狂欢中,艺人经纪公司的推波助澜,社交媒体平台方监管的缺位,以及演艺市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都难辞其咎。看似夸张的虚假数据,就是在一环扣一环的“合谋”中应运而生。

        天下苦流量久矣。既然无法指望行业内部的“自律”,那么就只能通过法律这一“他律”手段捅破数据造假的脓包。刷量平台被查的丧钟,是给所有流量明星敲响的警钟。当大众对数据丧失信任,数据造假也就没有意义,逐利的资本也会迅速退去,那么就亟须新的评价体系形成。让公众的口碑成为真正的流量,之所以很难,恰恰是因为影视行业的内容生产者们走得太远而忘记了为什么出发——“用作品说话”五个字,在哪个时代都是最大的流量。

  • 周梅森再出力作《人民的财产》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自上一部《那年花开月正圆》后,孙俪鲜有新作面世。昨天,在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耀客传媒发布了多部重点影视剧项目,由孙俪、罗晋主演,六六编剧,安建执导的都市现实剧《卖房子的人》正式“官宣”。《卖房子的人》由六六和九枚玉担纲编剧,安建执导,孙俪、罗晋、张萌、郭涛、胡可等联合主演。孙俪介绍,该剧以房产中介为切口,用房子串起中国社会的晴雨表,讨论房子、家、幸福的当代社会关系。

        孙俪出演的女主角房似锦是一位视业绩如生命的金牌房产中介,当她空降来到剧中的佛系门店,并遭遇了由罗晋扮演的佛系店长徐文昌,她才慢慢体会到人生的真谛。孙俪介绍,这也是她时隔五年后再拍现实题材生活剧,编剧六六专门给她介绍了剧中人物的原型。除了和原型人物深谈,孙俪在开拍前还专门去原型人物家里“以新换旧”,换来了不少旧物在剧中做道具。“我有一个朋友在上海专门做老洋房的房产中介,我自己之前就有个爱好是跟着她去看房,这次的拍摄中,我也把这位朋友的语言习惯、动作形体用在了剧中的表演。”

        作为《卖房子的人》的制片方耀客传媒,此次还发布了《人民的财产》《特战荣耀》和《穿越火线》三部重点剧。作为编剧周梅森继《人民的名义》之后的又一力作,《人民的财产》汇集了靳东、闫妮、陈晓、黄志忠、秦岚、王景春、黄品沅、奚美娟、韩童生等实力派演员,讲述京州一家有着80年壮阔历史的大型企业中福集团转型改革的故事。周梅森表示从大型企业走到文坛,这是他一生最想写的作品,“如果说《人民的名义》是命题作文,那么《人民的财产》是我最渴望写的作品。”这部作品虽然依旧以京州故事为原本,但是把人性挖掘的背景转移到了企业。周梅森说,他希望观众通过这部全景式的影视作品,深入了解一下转型期中国经济和政治社会状况,进一步认识现实主义影视作品该有的样子。

        此外,杨洋首次挑战特种兵造型的军旅剧《特战荣耀》目前正在拍摄。该剧由军旅剧导演徐纪周执导,杨洋、李一桐主演,聚焦当下年轻军人的成长,展现新时代青年的家国情怀。而作为热门游戏IP的《穿越火线》则由徐速编剧,许宏宇执导,鹿晗、吴磊、代露娃主演,这部电竞剧也采用了独特的叙事方式,让两个生活在2008年和2019年的年轻人相遇,希望通过他们永不言败、共同成长蜕变的故事激励当代年轻人。

  • 网络视频市场三年翻三番

        本报记者 李夏至

        国产网络视频的发展向来被称为“蒙眼狂奔”,在历经了多年的高速发展以后,中国网络视频是否也如传统影视行业一样进入了调整转型期?昨天下午,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现场发布了《2019中国网络视频精品报告》,分析中国的网络视频行业发展情况。

        北京大学视听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陆地根据报告对目前的行业现状做了数据分析,指出目前互联网用户持续增长,网络视频用户微幅下降,但网络视频用户已达6.12亿人,占网民总数的73.9%。网络视频应用使用率也高达73.9%,稳居网民使用工具第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起,网络视频市场规模急剧膨胀,在2018年达到1871.3亿元,三年翻了三番。

        网络视频市场规模的扩大,也伴随着视频使用和付费习惯的变迁。据报告显示,2018年网络视频付费用户规模已达3.47亿人,用户的付费意愿也提升明显,而内容付费收入目前也占视频网站总收入的34.5%,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去年以来,短视频的发展也备受关注,报告称短视频市场规模达467.1亿元,从2016年的19亿元起步,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实现如此大的增长,可谓是“指数级爆炸式增长”。

        此外,受到去年影视行业整体趋冷的影响,网络视频的产量也有所下降。以网络剧为例,2018年全网共上线网络剧283部,连续两年产量下滑,而网剧的播放量前五十名的剧目里,来自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的剧目占据了94%,“头部效应”越发明显。陆地指出,这两年政策趋严,更加要求视频网站注重结构细节和价值观引导,尤其是要对青少年更加关注。但5G时代的正式到来与VR等技术的应用,将使产业空间进一步拓宽,“网络视频将取得突破性进步,并带给观众全新的体验。”

        陆地透露,网络视频的市场并不是只有视频网站,传统电视媒体也应该参与进来,芒果TV的成功就证明了传统卫视由“台”转“网”的可行性,“未来电视台依靠精品内容,借助互联网的广阔平台形成联动,也有望‘后发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