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清河实验:从乡村振兴到城市更新

        本报记者 陈雪柠

        如果想一睹数十年来北京城市快速发展的缩影,不妨将目光投向北五环外的海淀清河。

        “眼瞅着这片楼就起来了。刚来时周围基本都是大菜地,就小营西路是条砂石路。”上世纪60年代,李志良从河北石家庄来到海淀清河,满目仍是农耕景象。如今,他家所在的阳光社区,已经变成了2000户居民的大家园。

        农田消失,高楼矗立,人口稠密,“倒挂”严重。清河,成了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来来往往的居民里,有顶尖互联网企业的高科技人才,有国营厂的退休职工,也有老农民和年轻的北漂族。

        城市建设的一日千里,不可避免地带来基层治理的难题。

        2014年开始,海淀区清河街道与清华大学课题组合作,开启社区治理创新试点,由专家引导居民广泛参与,推动城市更新。退休后的李志良成了社区议事委员。他们的探索,正与上世纪20年代老一辈社会学家推动乡村振兴的“清河实验”一脉相承。

        协商一年

        三角地改造居民拿主意

        2015年11月16日,气温骤降,阳光南里社区活动中心却陆续“挤”进了二十来人。有温文尔雅的大学老师,有满头白发的老居民,有社区居委会的“大管家”,也有背着双肩包的大学生。

        他们相约到此,要完成一个“艰巨”任务,把废弃的社区三角地改造成居民使用的公共空间。

        阳光南里的三角地位于小区入口,是一块约700平方米的空地。“零零散散种着几棵树,但常年缺乏养护。”一提起三角地,李志良直摇头。居民总在这儿遛狗,到处“埋伏”着狗屎,路过的人随手丢垃圾、堆杂物,实在有碍观瞻,气味儿也不好。

        “老人们想溜达,要么就沿着马路牙子随便走走,要么穿过两个红绿灯,到北边小区的活动场地。麻烦不说,还有点危险。”李志良的话说到了居民的心坎里。

        能不能有个地方让人安稳地坐下晒太阳?三角地改造计划应运而生。

        “以往政府官员、规划专家高高在上的精英式设计,已经难以适应现在的社区更新需求。”在课题组成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副教授刘佳燕看来,真正在社区生活、陪伴社区成长的是居民,居民的看法至关重要。

        清河街道的阳光社区,就成了这样一块专家引领、居民充分表达意愿、共同参与社区治理的“试验田”。

        经过来自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年轻设计师的反复修改,当天讨论的三角地改造方案已经是第7版。“一些方案很现代、时尚,但居民说不实用。”刘佳燕坚持,只有居民点头的方案才是最贴近社区的方案,也最能激发归属感。

        木质的休闲座椅便于老人围坐拉家常,同时方便照看一旁娱乐区里游乐的儿童,不远处还有使用率极高的健身器械……经过一年多的讨论与协商,阳光南里三角地终于敲定改造方案,并在2017年夏天正式完工。

        群策群力

        社区共治寻回邻里人情味

        利用专家力量,在社区调查的基础上组织居民共同参与社区治理,这样的探索在清河早有先例。

        1928年,燕京大学社会学家杨开道、许世廉等人就曾在这里做过一次著名的“清河实验”。他们在农村社区培养有威望的社区领袖,增强农民的自我组织能力,从经济、社会等多方面提出改良措施,为乡村振兴树立了优秀典范。

        随着抗战爆发,持续9年的老“清河实验”被迫中断。数十年的岁月改变了清河的样貌,聚焦公众参与的社区治理经验却在这片土地延续。

        2014年2月,清华大学课题组与海淀区政府合作,在清河街道开启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试点,即新“清河实验”。

        “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让邻里之间变得淡漠,社区居委会由于行政任务重,也难以发挥自治功能。”刘佳燕感慨。

        李志良所在的阳光南里24号楼,就聚集着天南海北的住户。最早的单位职工搬走了,外来住户越来越多,大家互不认识,甚至见面连招呼也不打。搬家工人把墙皮蹭掉了,地面上开始掉烟头、留痰迹,单元门修了又坏……逐渐杂乱的楼道环境折射出冷淡的人情味儿。

        课题组在统计576份问卷后发现,人们心中的理想社区最看重的就是邻里关系,其次才是环境和设施条件。

        2015年1月,阳光社区成立居民议事委员会。10名议事委员通过居委会推举、他人推举、个人自荐,最终从参加选举的17人中脱颖而出。他们有的是单位退休的老干部,有的是热心公益的社区积极分子。收集居民意见,讨论形成议题,三角地改造、社区美化、自行车棚建设等老大难问题在他们的联席会上一一解决。

        作为议事委员,李志良最满意的是家门口的楼门美化。作为牵头人,他带领楼内居民共同合作,把原本脏乱差的楼道变成了温馨的大客厅。寒冬腊月里,四五位老人家亲手刷楼道、铺地垫、挂装饰画,废弃的置物架还被改造成小广告收纳架,保持墙面干净整洁。

        楼道和小区的变化,年轻住户们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现在碰到李志良,他们也会微笑着叫一声“大伯”。

        精细治理

        推动城市街区微更新

        阳光社区以南,毛纺北小区门口,一栋三层高的小楼正在进行紧张的内部装修。今年盛夏,这处4300平方米的公共空间将作为清河生活馆,正式为周边居民服务。

        “这个社区是原来国营毛纺厂的职工大院,居民老龄化严重,商业设施不足,整体居住环境比较差。”清河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说,社区“一老一小”需求最多,所以生活馆一层将提供便民服务,二层有儿童活动区,三层是养老驿站,屋顶还有供居民认领种植的社区花园。

        老楼装电梯、立体停车库、养老驿站,在课题组和街道的共同谋划下,毛纺北小区也变得更有活力,更加宜居。越来越多的居民像李志良一样参与到社区事务中。

        加气厂小区7号楼前,荒废已久的绿地将变成社区花园。大雨中,30多名从社会招募的志愿者用铁锹、铲子、锤子,将一根根杉木条固定在空地上,绘出花园步道的边界。规划师与居民们卷起衣袖一起劳动,就连旁边8号楼、9号楼的居民也主动参与,雨水与汗水交织。

        “清河实验”搭建起街道与居民上下沟通的桥梁,社区的议事委员会成了居民需求的传声筒、项目落地的监督员。

        作为课题组发起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虽年近古稀,仍年复一年指导学生参与“清河实验”。去年6月,街道、课题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通过手机App的方式向居民征集到1200余条街头微公园的建议,来自年轻居民的点子越来越多。

        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要求,目前各区都在因地制宜地建立健全街区责任规划师制度,街区更新成了主要工作之一。作为本市参与式规划的先行者,“清河实验”为责任规划师制度的广泛推行闯出了一条明路。

  • 世园会安徽日:寻梦徽州

        本报记者 李瑶

        看花鼓灯、赏黄梅戏、游徽州古村,昨天上午开幕的世园会安徽日,带领游人寻梦徽州。持续三天的安徽主题日,不仅将上演徽剧、黄梅戏、花鼓灯等精彩戏剧演出,还有明德折扇制作技艺、千年古井贡酒酿造工艺等安徽非遗精品展。

        徽剧、黄梅戏是备受全国人民喜爱的地方剧种。世园会“安徽日”期间,共有六场“徽黄佳话”和“花鼓天下”文艺演出,表演具有代表性的徽剧、黄梅戏及花鼓灯,演出团队由来自于安徽省徽京剧院、安庆市黄梅戏剧院等80余名演员组成,还有8位国家一级演员。其中,“花鼓天下”在安徽园正门口演出,共有包括经典剧目《千里长淮一条线》在内的14个节目,“徽黄佳话”在世园会妫汭剧场内演出,共表演15个节目,包括徽剧唱段《贵妃醉酒》和黄梅戏小戏折子戏《女驸马》等经典剧目。

        安徽园是备受游人喜爱的展园之一。3000平方米的展园分为水口园林区、村落文化及生活园艺展示区、田野园艺区三部分,不论是白墙黛瓦的徽派建筑,还是到处可见的精美雕刻,都传递着徽州特有的诗意与浪漫。踏着青石板、沿着蜿蜒的水流一路游览,仿佛走进“画里乡村”。

        来到安徽园入口,一座近10米高的牌坊让人恍若穿越到了徽州。这座牌坊的原料是一块上千吨的整石,由二十多位非遗传承人手工雕刻而成。展园入口处,是徽派的水口园林,水口园林是徽州古村落的特有形式,因古民居常在水流出村口处,因此人们便在此修建园林。这里有拱桥、休息亭、跌水、大树、条石驳岸,质朴、自然、清幽,为夏日带来一抹清凉。

        在村落文化及生活园艺展示区,游人可以细细品味徽州建筑之美,徽州建筑素有“无宅不雕花”的美誉,凡有建筑处,都可看到匠师们精湛的木雕、石雕和砖雕艺术。园内青砖门罩、石雕漏窗、木雕楹柱等建筑细节,匠心独具、值得玩味。

        漫步向前,田野园艺区带给游人闲云野趣,云雾茶园、药园、果园、文房四宝、奇草异卉园、竹林六个景观小品分列两旁,一个原汁原味的古村落呈现眼前。

        在安徽园内,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游人赏景之余,尽享游玩之趣。明德折扇制作技艺、千年古井贡酒酿造工艺、痘姆陶器制作技艺、徽州三雕(木雕)、芜湖铁画锻制技艺、六安瓜片绿茶和池州润思祁红茶艺表演七大非遗展示让人目不暇接,园内的书法展示,也呈现了中国的文房四宝——宣笔、徽墨、宣纸、歙砚,古韵典雅。

  • 市属三级医院治理号贩子不力将降级

        本报讯(记者 刘欢)北京市接受中央扫黑督导立行立改部署会召开后,针对发挥行业作用治理号贩子乱象不够的问题和薄弱环节,北京市卫健委立即制定了立行立改工作方案。昨天,记者了解到,市卫健委已对北京协和医院等整治不到位的医院负责人进行约谈,同时安排12个暗访组深入到相关医疗机构进行巡查。另外,对号贩子、涉医事件、非法行医等行业乱象治理不力的市属三级医院,年终绩效考核将予以降级。

        中央督导组督导市卫生健康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后,市卫生健康委立即按照中央督导组关于边督边改、立行立改的要求,组织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和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各区卫生健康委主任专题工作会议,要求全系统全力做好市卫生健康系统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

        目前,市卫生健康委正在对督导组和市委书记蔡奇同志讲话中指出的问题逐条逐项进行对照检查,明确整改标准、措施、期限,确保问题整改到位。针对发挥行业作用治理号贩子乱象不够的问题和薄弱环节,制定了市卫生健康委立行立改工作方案,全面落实好主体、属地、行业监管等相关责任。

        市卫健委围绕实现行业对号贩子“治理到位、全面好转、持续保持”的目标,积极主动与公安等部门加强协作与配合,对问题线索加强搜集,对现有案件再次梳理;对整治不到位的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医院负责人进行约谈,明确提出了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坚决做好整改等要求;安排12个暗访组深入到相关医疗机构进行巡查,发现问题马上约谈医疗机构负责人。同时,还以市卫生健康委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名义下发《问题整改督办单》,提出限期整改要求。

        市卫生健康委和市中医局、市医院管理中心领导已带队到各区和有关医疗机构检查整治“号贩子”工作,对因重视不够、日常监管不到位、与公安部门联动不及时,造成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部门和单位负责人,将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从重从严处理。对整治行业乱象不力的市属三级医院,年终绩效考核予以降级;对非市属单位,按照管理权限等,移交主办机关,并在医院评优评先和申报市级科研专项等方面采取严格禁限措施。

        下一步,市卫健委将持续开展卫生行业扫黑除恶专项行动,联合多部门对号贩子、涉医事件、非法行医等行业乱象,开展联合整治,确保全市卫生健康领域安全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