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京味儿端午亮相东京商业区

        特派记者 路艳霞

        为纪念北京市与东京都缔结友好城市关系40周年,“北京周”系列活动6月6日至6月9日在东京秋叶原会展中心举行。

        “北京周”系列活动包括“北京之夜”文艺演出、“魅力北京”文化旅游推介会、北京冬奥会说明会、中关村科技创新主题推介会、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说明商谈会等。现场的非遗手工技艺产品制作、特色小吃品尝、文艺表演观赏等,让日本观众流连忘返。

        现场文旅推介生动活泼

        6月7日,作为纪念“东京北京缔结友好城市关系4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魅力北京”文化旅游推介会拉开帷幕,此次活动也是北京文旅融合后首次在主要客源市场举办的大型文化旅游推介。

        南锣鼓巷、798艺术区、三里屯、天坛,北京的地铁、共享单车、高铁……古老而现代的北京通过大屏幕展现在日本观众面前,日本资深旅游达人本堂亚纪女士生动而活泼的介绍,更强化了大家的北京印象。推介会上,为了充分展示北京深厚的文化底蕴,昆曲表演艺术家魏春荣现场演唱了《牡丹亭》片段,来自北京民族乐团的艺术家演奏了《北京一夜》、日本民乐《花开》、《花好月圆》等曲目。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说:“通过‘北京周’这样的活动,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日本观众多了解中国的传统艺术,也希望中国的传统艺术走进日本的大街小巷。”

        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陈冬在现场致辞中说,日本连续多年是北京第二大入境客源市场,2019年第一季度,北京接待日本游客达到7.4万人次,同比增长5.9%。“希望通过今天的推广活动,增进两国文化的交流互鉴,邀请更多的日本朋友来北京做客,为北京和东京友好城市迈向下一个40年共同努力。”

        市委宣传部对外推广处副处长周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希望日本的民众通过推介活动,能够到北京去走一走看一看,加深彼此的了解,共谋未来发展。”

        此外, 在本次系列活动主要环节之一——“投资北京”金融洽谈会上,中关村发展集团董事长赵长山与株式会社瑞穗银行常务执行董事菅原正幸、瑞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兼北京分行行长石原至就设立“中关村国际创新基金”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本次合作将为中关村对接国际化创业服务资源,为中关村科技创新企业出海及全球科创企业来中关村发展提供资源保障和资金支持。

        “中轴线”“冬奥会”展示抢眼

        在“北京周”系列活动现场,“魅力北京”图片展吸引了众多日本参观者的目光。30幅精美的照片述说着中轴线的壮阔与雄伟,北京古老与现代的完美融合、东西文化的交相辉映打动了观众。

        中日友好小大使幸田遼说:“我看了有关中轴线展览,觉得非常新鲜,通过中轴线,我就能以天安门为中心点,从南到北对北京进行整体全面的了解。这非常有利于我对于北京文化和地理的学习。”

        图、文、音、视、物相结合,立体展示北京冬奥会筹办的进展,吸引了大量观众。在33平方米的展墙上,北京冬奥会的愿景、会徽、竞赛项目和赛区规划、国家速滑馆、北京冬季运动传统等五部分内容得以展示,点面结合、图文并茂地呈现北京冬奥会宏观情况和微观信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展览精选的中国与日本冰球队比赛老照片,巧妙呼应了北京与东京缔结友好城市关系40周年和北京冬奥会两个主题。现场播放的北京冬奥会宣传片、《冬奥首发》系列短视频、北京冬奥会筹办进展纪录片等视频内容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常宇说:“我们把一些新的技术尝试,包括场馆建设等内容一起带到东京来,希望当地的朋友们能够对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有更多的了解。”戴上AR眼镜,观众小林英子感受到了国家速滑馆“最快的冰”和曲面幕墙、首钢滑雪大跳台“飞天”曲线,以及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山石赛道的独特魅力,赞叹连连。

        粽子被日本观众品尝一空

        丝编粽子、内画鼻烟壶、北京风筝、香囊、中国结……通过美食、服饰、器物、手作、茶道等一系列展示,“北京周”开展了非遗互动体验以及产业的交流互动,体现出中日文化的交融和文明的互鉴。

        香勺、香筒、点香器、香篆,阵阵清香引来观众驻足。宋玉丰来自北京市紫微阳光股份有限公司,他在现场进行的端午知识普及充满吸引力。在场观众从他的叙述中了解到,五月初五在古时被称作浴兰节,后来又称之为端午。“端午时节,在民间会开展踏百草、斗百草的游戏,还有采艾草塑成香篆并焚燃的习俗。人们还会佩戴艾叶在身上,也会去观竞渡。”

        美丽的中国古代服饰进行了现场展示,玉碧色、积翠色、月缟色、霁青色、代赭色的服装不断被观众拍摄进手机,存档留念。这些服饰来历不凡,北京楚和听香公司运营总监刘蛟告诉记者,他们从古代的文物中寻找面料和色彩,从面料和染色技术层面开始复原,结合古代的传统纹样和工艺,独创了属于今天的东方美学服饰。

        北京扎燕风筝是日本观众最感兴趣的,很多观众现场画风筝,感受北京风筝文化,忙得不亦乐乎。东城区区级传承人杨利平的讲解,更引来观众的浓厚兴趣,“风筝寓意特别多,这个出水芙蓉,代表娃娃出污泥而不染。”

        “这个我能吃一个吗?”眼见着丝编粽子就在眼前,一位观众不愿意错过美味,细细品尝过后,又不断追问这是什么口味、那是什么口味。见他吃得香,不少观众也来了兴致,豆沙、大枣、鲜肉等各种口味的粽子很快被品尝一空。

  • 这个端午档,影片口碑齐崩盘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好莱坞大片《X战警:黑凤凰》黯然落幕,导演王晶的《追龙2》表现退步,《最好的我们》落入国产青春片俗套,今年端午档的三部影片,上映前被寄予厚望,上映后却遭遇口碑集体崩盘,票房远远不及预期,也低于去年同期市场成绩。

        “撞车”高考观影人群减少

        “今年端午档票房中规中矩,没有火爆的影片,跟去年相比热度有些差距。”UME国际影城双井店市场经理张佳兴透露,端午三天假期自家影院的日票房产出不如去年同期。

        超级英雄电影《X战警:黑凤凰》走好莱坞大片路线,《追龙2》是港式国产大片,《最好的我们》则主打青春片题材,从题材卖相看,今年端午档最重要的三部影片各有千秋,都有一定的实力,然而最后的实绩都不及预期。6月7日端午档第一天,《X战警:黑凤凰》以30%的排片占比领跑市场,单日票房破亿元,《追龙2》位居第二,《最好的我们》则被老片《哥斯拉2》压制。但到了第二天,《追龙2》票房便因口碑较低跌至第四位,竟然被《最好的我们》反超,《X战警:黑凤凰》和《哥斯拉2》则基本锁定档期票房冠亚军地位。截至昨天下午,端午档三天的内地总票房达到7.1亿元,而去年的这一数字为9.1亿元。

        今年端午档刚好跟高考“撞车”,很多家庭因此没有安排观影计划。此外,利用小长假外出游玩成为不少人过节首选活动,去影院的时间也被挤占。“当然市场冷淡还是跟影片有直接关系,比如五一档因为有《复仇者联盟4》,每家影院都很火爆。现在观众对影片的要求变高了,不会盲目去看每一部影片,而是会考虑是不是值得付出金钱和时间去影院。”张佳兴分析。

        重点影片口碑远不及预期

        重点影片口碑集体崩塌,是造成今年端午档票房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在豆瓣,三部影片的评分自上映后一路往下掉,评分最高的《X战警:黑凤凰》也仅为6分,《最好的我们》和《追龙2》一个5.9分、一个5.8分,均不及格。三部影片在人物塑造和情节打磨上均存在较大缺陷。

        “其实《X战警:黑凤凰》就是一部不过不失的影片,不算烂,但因为它是X战警系列重启后的完结篇,观众期待看到像《复仇者联盟4》那样一个华丽的落幕,就难免失望了。”影评人“二十二岛主”直言,影片担不起最终章这一称号,尽管片尾的火车厢决战拍得还算精彩,但剧情和人物都立不住,也难怪观众不买账。

        影评人赛人认为,王晶试图把《追龙2》打造成一个故事在几天之内发生的纯事件性电影,这一手法符合戏剧三一律,但对剧作要求极高,需要不停制造情节障碍,因此影片最后的完成度不太好。“片中所有人物形象都太单薄,梁家辉饰演的‘贼王’龙志强服装造型太夸张了,走在路上一看就不是好人;给古天乐饰演的卧底警察设定了一个顾家的特点,很套路化;林家栋饰演的龙志强副手最后倒戈,也严重缺乏铺垫。”不少网友感慨,《追龙》刚刚让大家看到了一个认真的王晶,没想到《追龙2》便将他打回原形。

        至于根据同名畅销青春小说改编的电影《最好的我们》,此前已有刘昊然、谭松韵版的网剧版珠玉在前,这次的电影版虽然没有车祸、堕胎等国产青春片的俗套桥段,但偶像剧式画风过于甜腻,且陈飞宇饰演的男主角余淮因演技生硬呆板而被网友吐槽“无限接近吴亦凡”。

        影市回温只能期待优质影片

        2008年开始,端午节成为法定假日。2014年好莱坞大片的进驻,让这一档期开始走热。从2016年上映的《魔兽》开始,端午档成为进口大片称霸市场的档期,《加勒比海盗5》《摔跤吧!爸爸》《侏罗纪世界2》都曾在这一档期赚得盆满钵满,并在票房占比上超过国产片。今年虽然无论进口片还是国产片都表现一般,但《X战警:黑凤凰》和《哥斯拉2》加起来的票房仍占据了端午档总票房的一半。

        因为几部影片的口碑都很一般,端午档竞争也显得格外激烈。《最好的我们》上映期间,有自媒体曝出该片“24小时944场满座,依靠‘幽灵场’逆袭票房”,得到《追龙2》的导演王晶转发并评论“电影圈还需要这样脏吗?电影局请注意一下”。随后,《最好的我们》官微发布严正声明,否认票房注水和抹黑同档期作品,称“欢迎行业关注和监督”。目前,这一事件双方各执一词,还没有相关管理部门介入调查。

        “今年端午档这几部影片看似受众不同,但因为质量半斤八两,竞争关系很明显。在此情况下,为了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出现了互相攻击的现象。斗来斗去,其实大家都差不多。”“二十二岛主”直言。

        最先受到低迷票房冲击的影院,则已经感受到了形势的严峻。张佳兴坦言,不光端午档,今年电影市场自从春节档以来就出现观影人次下滑、单体影院票房收入下降的情况,虽有《复仇者联盟4》掀起一阵观影高潮,但这样的“爆款影片还是太少了”,市场期待更多的优质影片。“影院处于整个产业链终端,除了做好服务,在排片上给观众更多选择,能做的事情并不多,还是需要上游有更多好的影片才能带动影院。”

  • 北京乐迷慕名来听“布商大厦”

        本报记者 韩轩

        “今天真是来值了,现场的布鲁克纳《第五交响曲》真震撼!”6月8日晚,古典音乐乐迷程先生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6月8日、9日连续两晚,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在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的带领下登台国家大剧院。面对这支“被名字耽误的乐团”,北京观众相当有眼力,一大批乐迷相聚大剧院,感受这支百年名团的风采。

        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中文译名中有“布商大厦”几个字,容易使普通观众误解,低估他们的水平。事实上,已成立276年的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被评选为“欧洲文化遗产”,巴赫、门德尔松、布鲁克纳、柴科夫斯基等多位伟大作曲家都曾经与乐团有过密切合作。只因在闲置的布匹交易场所(即布商大厦)修建音乐厅并入驻,乐团才有了这个名字。因其成立时间极早,当时古典音乐界还没有音乐总监的称谓,担任这个职务的艺术家在该团被称为“乐师长”,并沿用至今。十年前,该团曾在执掌该团帅印的乐师长、著名指挥家里卡尔多·夏伊的带领下造访大剧院,成为当年北京古典乐坛的一大事件。

        十年后再度登台大剧院,率团前来的则是新任“布商大厦乐师长”安德里斯·尼尔森斯,这位同时执掌“布商大厦”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指挥家,被称为新一代指挥翘楚。“我之前没听过尼尔森斯的现场,而且他们的第一场曲目还是布鲁克纳的《第五交响曲》,这太难得了。”程先生说,他不是专业学音乐出身的,喜欢古典音乐这几年,很少有机会听到这首曲子的现场。“所以演出一开票我就买了,不少喜欢音乐的朋友也都很期待。”

        坦白说,布鲁克纳的这首曲子有点儿“难啃”,全曲时长超过一个小时不说,音乐细节对乐团和指挥来说也是考验。在该团登台大剧院的第一场演出中,也只有这一部曲目。当晚,在尼尔森斯的执棒下,乐团演奏出柔和的弦乐旋律。这部作品风格大开大合,爆发性强的地方,铜管和定音鼓的演奏震撼人心;而在轻缓的地方,弦乐的拨弦配上双簧管的旋律,扣人心弦又带有淡淡的哀伤。演出中,虽然圆号的发挥略有小瑕疵,但乐团的整体风格令人赞叹。

        优秀的演绎总让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全场唯一的曲目终了,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掌声、尖叫声、叫好声,首次登台大剧院的尼尔森斯受到了偶像级的待遇,他三番五次被请出来。或许因“布五”太过“大部头”,乐团并没有返场,看着他们离场,观众才恋恋不舍地起身离去。“尼尔森斯是一个好指挥,他动作不大,却充满内在的音乐,他站在台上就像一个列车上的弹簧,内藏强大的冲击力和音乐弹性,不是那样直接,总是那样经过舒适的‘减震’后再出来,音乐很神奇。”音乐会结束后,乐评人景作人这样评价。

        昨晚,尼尔森斯继续率领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上演了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柴科夫斯基《第五交响曲》,从头一天的德奥作品跨越到俄式风味,乐团再一次表现了他们强大的驾驭能力。

  • 河北梆子为雕刻纪念碑石匠立传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每到节假日,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道当人们看到巍然耸立的纪念碑时,有没有想过是一群怎样的人立起这高大的碑,他们身上又有什么故事?北京演艺集团旗下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创作的现代戏《人民英雄纪念碑》,就将视角聚焦在这些纪念碑后的小人物身上,把他们的人生悲喜凝练成一首燕赵高歌,唱响在舞台上。日前,经过多次打磨,该剧作为京演集团“梦想成真”五月演出季的重点作品再度上演,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肯定。

        《人民英雄纪念碑》看似是一个宏大的主旋律题材,但该剧舞台上仍活跃着一群有血有肉接地气的小人物,让观众很容易产生共鸣。故事背景设定在1952年春,描写了在军代表玉琴奉命回到老家石雕之乡河北曲阳,采办石材,招募石匠去北京雕刻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过程中,与石匠石老爹之间所发生的恩怨纠葛。在旧社会跪着为帝王将相刻碑的石匠们如何站着为人民英雄刻碑?如何让在解放战争中痛失爱子的石老爹放下个人恩怨,不雕小碑雕大碑?家长里短的故事里蕴含着中国老百姓的家国情怀,既有真切动人的情节,又不乏慷慨激昂的唱段。

        作为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作品,该剧集结了编剧咏之、总导演孟冰、导演李杰等业界大咖加盟,并由两位梅花奖得主王洪玲、王英会及国家一级演员张四刚等艺术家出演。艺术家们精湛娴熟的表演将河北梆子艺术的独特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主人公石老爹、玉琴的核心唱段高亢激昂时动人心魄,低回婉转时又让人心酸掉泪。剧中有一段石老爹和玉琴的对唱,文辞优美,情感真挚,让不少观众掉下眼泪。

        石老爹这个角色情感层次丰富,形象饱满,是河北梆子舞台上不多见的形象。虽然是梅花奖获得者,也在舞台上饰演过许多角色,但面对这个角色,王英会依然很谦虚地表示:“我是第一次饰演这种情感丰富饱满的老人,很有挑战性。”在他看来,塑造这个角色很重要的一步是表演分寸的把握,“这是一个现代戏,石老爹是一个当代人,但这个角色又不能简单等同于当代人,因为他性格耿直粗犷,又是传统手工艺人,会带有旧时代的痕迹,完全按当代人演就不对了。”一边是传统,一边是现代,这不偏不倚的分寸把握就显现出演员的功力。呈现在舞台上的石老爹,台步、念白中既有传统韵味,但真实的人物情感又拉近了角色和当代观众的距离。

        王洪玲既是当下河北梆子演员中的翘楚,又是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的团长,但在这部戏里,她饰演的玉琴却不是戏份最多的角色,这在她成名后的演出中几乎从未有过。王洪玲表示,演员表上个人的排名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戏能不能成功。玉琴这个角色可谓“命运多舛”,在一稿又一稿的修改中,她一会儿生,一会儿死。王洪玲的剧本也是改了又改,但她没有怨言,利用自己几十年的艺术积累尽可能使玉琴这个人物更丰满一些。

        该剧首演至今演出近40场,足迹遍布京郊大地,已有两万多人次的观众欣赏到了这部作品。京演集团日前也为该剧召开专家研讨会,希望听取专家意见,使该剧能够得到进一步提升。多位专家在为该剧提出许多具体修改意见的同时,也从选材、创作、表演等各方面给予肯定。中国剧协秘书长崔伟认为,这是一部撞击心灵的作品,而著名评论家王蕴明在看过该剧后,感受到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惊喜,“这部作品从大事着眼、从小事着手,从‘侧峰’走到‘高峰’,艺术笔法在当前主旋律作品中非常少见。”京演集团总经理王珏在听取各方意见后表示,该剧还将继续打磨,打造成一部精品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