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汉藏语系背后的民族源流

        严实

        编者导读

        汉语、藏语、羌语、缅甸语等400多种东亚语言被认为拥有共同的祖先语言,合称为汉藏语系。语言学家对汉藏语系内部各语支亲缘关系、分化时间以及起源地点长期存在争议。

        复旦大学金力院士团队历时两年多,通过语言学和遗传学等多学科交叉的分析方法,揭示汉藏语系约6000年前最早分化于中国北方。日前,该研究论文在线发表于《自然》杂志。本版特约论文共同第一作者、复旦大学人类表型组研究院严实博士撰文介绍相关科学问题。

        1.300年前发现语系的秘密

        我们从哪里来?在数十万年的历史中,人类如何从共同的祖先逐渐演化成为不同的族群?这一直以来都是有意思的问题。语言学是研究人类族群演化的一个重要切入点。因为语言是在传承过程中不断变化的,当一个祖先人群分化成为不同人群并迁往不同的地方而相互隔绝以后,这些人群所说的语言就会逐渐形成方言,以至最终形成不同的语言。

        通过语言学方法,比如对词汇或者语法特征的比较,语言学家能够判断出哪些语言是接近的,并由此认为,这些语言有一个共同祖先。如果人群没有发生过语言换用的话,讲这些相关语言的人群也应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人群。拥有一个共同祖先的语言被划为一个语系。

        人们最早发现的一个语系是印欧语系。大约300年前,欧洲人发现印度的一些语言,比如梵语,和欧洲的拉丁语、希腊语在很多词汇的发音以及整体的语法上都有非常明显的相似性,因此认为这些语言是从一个共同的原始语分化而来的,并把这些语言称作“印欧语系”或者“印度-日耳曼语系”。此后通过语言的整理和比较,语言学家把欧洲绝大多数的语言,以及亚洲的印度、伊朗、亚美尼亚等地的很多语言都划入了印欧语系。再结合历史学、考古学、文化特征等,学者们还推测出,讲原始印欧语的人数千年前生活在黑海和里海北岸的草原上或者安纳托利亚(今土耳其),有车、马、犁等,还能推测出他们各自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样的路径扩散到现在广阔的分布地域的。

        通过同样的办法,语言学家们尝试把世界各处的语言都联系起来,归入一百多个语系。人们发现汉语和藏语、缅甸语、彝语、嘉绒语、白语、土家语、西夏语、景颇语、克伦语等都共享大量的词汇,尤其是最基本的一些词汇,例如人称代词、数词、亲属关系、身体部位词等。比如古汉语中“五”“吾”“鱼”的发音,和藏语、缅语这三个词的发音都非常相似,而三个词的语义并没有联系,而且都是语言里面非常基本的词汇,很难从其它语言借用,因此这几个词只能是有共同来源的。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因此汉语、藏语、缅语必然是从一个共同的祖先语言那里继承下来的。

        我们应该注意,语言的出现远远早于文字的出现,语系诞生和最早分化的时候都没有文字,使用什么文字主要是晚期受什么文化影响的结果,而与语言的来源和谱系没有必然关系。比如维吾尔语历史上曾经用突厥字母、回鹘字母、阿拉伯字母、拉丁字母等来书写。日语、朝鲜语、越南语历史上受到汉文化非常深刻的影响,文字使用了汉字,语言里也引入了大量的汉语借词,然而这些语言最基础的核心词汇却和汉语的来源不同,因此这些语言不属于汉藏语系。日语和朝鲜语属于隔离的语言(也有学者将其划入阿尔泰语系),而越南语属于南亚语系。

        2.汉藏语系起源历史众说纷纭

        汉藏语系主要分布在中国、缅甸、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和东北部、尼泊尔、不丹等地。以汉藏语系语言为母语的人口约有15亿,仅次于印欧语系。汉藏语系已知有400多种语言,汉语、藏语和缅甸语及其方言的使用在绝大多数人口分布区域,而众多使用人数较少的语言集中在四川西部、云南、西藏东南部、缅甸北部、印度东北部、尼泊尔这一带。

        汉藏语系的语言内部差异非常大。在语法方面,多数汉藏语都是主语-宾语-谓语的语序,比如“我饭吃”,只有汉语、白语(云南大理白族的语言)和缅甸东部的克伦语是主语-谓语-宾语的语序,就是“我吃饭”。语音上多样性也很强,有的有8个以上声调,也有的没有声调。

        在语言分类里,传统上把汉藏语系中汉语之外的其它语言统称作“藏缅语族”。然而,因为汉藏语系语言之间差异很大,又缺乏历史文献材料,汉藏语的早期历史,以及汉藏语系各语支之间的亲疏关系在学者之间有很多争议。

        其中一种比较传统的观点认为,汉藏语系起源于6000年前左右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约7000-5000年前,陕西、甘肃东部、河南西部一带)和马家窑文化(约5500-4000年前,甘肃中东部、青海东北部一带)。所有汉藏语中,汉语是最早从共同祖先里分化出去的,其余的语言即藏缅语族有一个共同原始语,后来讲藏缅语的人群逐渐向西南方向迁徙并分化,形成了各个语支。

        而近年来也有学者提出第二种观点,认为语言多样性高的地方就是起源地和最早分化的地方,这个地方位于印度东北部到四川西部一带,有9000年以上甚至上万年的历史,最早分化的语言是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一些语言,而汉语和藏语等一些语言有更晚近的共同祖先。

        还有第三类观点,即认为很难判断这些语支相互之间的远近关系,于是提出了“落叶模型”,每个语支就像地上散落的叶子一样,无法知道它们原先在树上哪个位置。

        3.新研究支持汉藏语系约6000年前起源于中国北方

        为了检验上面这些观点哪种更符合历史真相,复旦大学金力院士团队的张梦翰博士、严实博士及潘悟云教授,利用汉藏语的词汇数据重构了汉藏语系的谱系。研究者们采用了美国斯坦福大学马提索夫教授主持搜集整理的“汉藏语词源数据库”,从中筛选了共19个语支、109种语言的100个核心词义的949个词汇形式,比较每个词汇在各个语言中的分布情况。大体来说,如果两种语言共有的词汇数目越多,就说明这两种语言相互分开得越晚,在谱系上也就越接近。

        计算的树形结果支持了汉语是最早从汉藏语系中分化出来的,而藏缅语构成一个单独的支系。汉藏语的首次分化时间约在6000年前,而藏缅语内部分化大约从4800年前开始。这些都和前面所说的传统观点一致,即汉藏语系最早分化应该是在中国北方,很可能与仰韶文化相联系。

        而马家窑文化可能与藏缅语先民相关。现代藏缅语人群都是数千年内从马家窑文化逐渐向南及向西迁徙的。而现今四川西部到喜马拉雅山南麓藏缅语极高的多样性,一是因为高山深谷密林、人群之间相对隔绝造成的,同时也可能是汉藏语人群到达这里以后与当地以采集-狩猎为生的原住民混合交流的结果,并不说明这里是祖源地。

        以上结果,即《语言谱系证据支持汉藏语系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起源于中国北方》一文,今年4月份发表在了英国《自然》杂志上。这是中国学者首次在世界顶级的综合性学术期刊上发表语言学方向的原创研究成果。

        4.遗传学研究与语言学结论相互印证

        除了语言谱系能体现出人群之间在文化方面的历史联系以外,DNA遗传信息也能体现人群在生物属性上的亲缘关系。讲汉藏语系语言的大多数人群均包含有扩张于大约8000年前的Y染色体Oα-F5支系,说明了汉藏语人群也共享一些祖先成分。这与语言学得出的汉藏语言同源的结果相互印证。而近年来通过对常染色体的大数据计算,还能更清楚地看出人群之间的混合关系。多个上万年前古DNA样本测序的进展也让我们确认,现代亚洲和欧洲人的基因组中保留有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的少量(通常占全基因组的2%以下)但重要的混血成分,这加深了我们对人类演化历史的认识。

        结合现代的计算方法和大数据处理手段,语言学和遗传学将会更加准确、深刻地揭开人类族群历史上不为人知的故事,告诉我们很多众说纷纭问题的答案。

  • 5G网联无人机带你翱翔世园之巅

        曹伟

        一路走遍世园内宏伟秀丽的“中华园”、奇美娟秀的“国际馆”,感慨植物之美、园林之美,观景打卡拍照后的你,是否想象过空中看世园是一番怎样的美丽?中国移动与世园合力,在园内设置“5G网联无人机”,带你翱翔世园之巅,俯瞰秀美妫川。

        说到无人机,大家一定都非常熟悉。最近这几年,无人机可以说是爆发式的发展,以前它仅用于军事,如今却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见怪不怪。要实现空中赏景,普通的无人机须经过飞行拍摄之后再拷贝、传输、编辑视频,高昂的成本、繁琐的流程和不高清的体验总是让人烦躁,但是通过中国移动5G网联无人机搭载的4K高清摄像头、全景摄像头,则可以实时传输超高清的视频,让人们通过5G网络及VR,足不出户从空中全景沉浸式俯瞰世园。

        5G网络带来的传输能力和边缘计算技术的计算分发能力,让无人机应用得到了极大的扩展,5G网联无人机可以配合园方进行园区内重大文艺汇演活动及景观的高清、全景直播,不仅可以随时随地无延迟地体验激动人心的现场,也可以让更多无法前来世园的游客远程欣赏世园风光。 

        基于5G的网联无人机已不是首次在我国进行“表演”了。2018年9月25日,在浙江海宁老盐仓回头潮景区,一架无人机就曾迎着江风盘旋遨游。央视直播过程中,当钱江回头潮拍岸激起“冲天浪”的关键时刻,央视导播在电视屏幕中同时切入了两路画面,一路是央视记者在直升飞机上俯瞰拍下的全景画面,一路是由无人机通过5G网络传回的高清近景画面。可以看到,两路画面构成了近远景的完美组合,远景距离百米高空,气势磅礴、气象万千,近景贴潮飞行,惊涛拍岸、浪花四溅,高清画面让人感觉到仿佛巨大的水汽扑面而来。

        网络直播中的卡顿问题,是时常困扰人们的问题。有时候,观看的人数过多,网络信号就会延迟严重,特别是在观看世界级别的大型表演、体育赛事的时候。中国移动通过无人机360度全景视频及实时5G网络传输,视频解码后,人们可实时在世园会移动5G展厅中体验空中世园景观。

  • “科学”流言榜

        柯谐

        流言1

        汽车只加半箱油更省油

        流言:给汽车加油时,故意只加半箱油,临近耗尽再去加油,这样能减轻车辆负重,可以省油。

        真相:我们不妨计算一下,一般的家用轿车油箱容积在50升左右,一箱油的重量约为35公斤。少加半箱油也就减轻十几公斤,这个重量相对于汽车1000多公斤的自重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实际上,油箱长期不加满油,不但起不到省油的作用,还会伤车。这是因为汽车的油泵在工作时温度较高,浸在汽油中可以有效降温,如果油箱中的液面总是过低,就会影响油泵散热,缩短使用寿命。另一方面,如果油面过低,遇到路面不平,汽车颠簸时油泵会经常抽空,加重发动机负担,导致车辆损坏。

        流言2

        日本年底前将全面禁用微波炉

        流言:微波炉有辐射,用其加热后的食物非常不健康,因此日本将在今年年底前全面禁止使用微波炉,韩国和中国也将跟进发布相关禁令。

        真相:在近期日本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没有任何跟“微波炉禁令”有关的权威报道。这条消息其实来自于俄罗斯讽刺新闻网站Panorama.pub的一篇恶搞文章《到2020年,日本最终放弃微波炉》。

        虽然微波炉确实存在辐射,但是这些辐射属于“非电离辐射”,并不会直接对人体造成伤害。微波炉中的电磁场只对食物中的水起作用,它在封闭环境下对外界的影响很小。正规厂家生产的、带有3C标志的微波炉是安全的,不会对人体产生有害影响。

        流言3

        用不粘锅炒菜会致癌

        流言:不粘锅的表面涂层中含有会致癌的全氟辛酸铵,用不粘锅炒菜会致癌。

        真相:不粘锅之所以做饭炒菜不会粘锅底,是因为锅底采用了不粘涂层,常见的不粘涂层有特氟龙涂层和陶瓷涂层。全氟辛酸铵的作用是将特氟龙涂层牢牢固定在厨具的表面。

        根据国际癌症机构的划分,全氟辛酸铵属于2B类致癌物,即动物实验中显示出了一定的致癌性,但是对人类的影响不确定,证据不够充分。

        而且,在不粘锅制造的加热过程中,绝大部分全氟辛酸铵已被破坏。因此,在合格的不粘锅厨具中,全氟辛酸铵的含量是极微量的,不会危害人体健康。

        流言4

        口臭是因为肠胃不好

        流言:肠胃不好可能会把消化道深处的气味带到口腔里,造成口臭。

        真相:人类的消化系统分工非常明确,嘴巴负责搅碎,食管充当通道,胃进行磨合,小肠是消化和吸收的主要场所。因为胃主要负责磨合,通过蠕动、挤压将食物和消化液充分混合,所以在胃和食管之间存在着肌肉,像阀门一样阻止胃内的食物、气味往上跑。

        实际上,绝大多数口臭跟口腔内的细菌有关。食物残渣和口腔上皮细胞都包含有机物质,比如蛋白质等。在细菌的作用下,蛋白质发生分解,会形成硫化氢等臭味物质。这些物质挥发出来、进入空气,便形成了所谓的口臭。所以绝大多数的口臭是口腔的问题,而不是肠胃。

        (北京市科协、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发布)

        本版部分图片/视觉中国、IC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