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罗大佑:并未与这个世界“和解”

        本报记者 韩轩

        电音、摇滚,这类词汇往往让人联想到青春和热血,但今年65岁的罗大佑显然想到得更多。先是推出了一首以电吉他伴奏为主的新歌《免费》,本周六,又将在工人体育场上演“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巡演的“北京摇滚旗舰场”。65岁的罗大佑怎么“摇滚”?着实令人期待。

        谈新歌

        人生没有真正的“免费”

        “免费,套餐的酒水免费。行规,两厢情愿无悔。先买一送一又下杀再送一杯。”这就是罗大佑最新上线的单曲《免费》,没有《童年》《光阴的故事》中的温情,也没有《恋曲1990》中淡淡的哀愁,取而代之的是电吉他伴奏的“轰鸣”,还有直指现实的歌词。

        “我们活在一个消费的时代,不管做什么都需要钱。于是商人就发明一些‘免费’的东西或方式,吸引我们过来消费。”罗大佑说创作这首歌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回应一下当代社会人与人的关系,还在歌词中揶揄了一下社交平台流行的“点赞之交”。坦白说,罗大佑绝非第一个指出消费时代“猫儿腻”的人,但他用沧桑的嗓音提醒听众“免费很贵”,就有些歌坛“大佬”谆谆教诲的意味。“人生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免费,如果拿来时免费,后面一定会有付出的代价。”他突然反问道,“人生不就是这样子吗?”

        前年,罗大佑推出了他的最新专辑《家Ⅲ》,那是当了父亲之后的罗大佑的新作,表达出对家庭生活的留恋。不少网文说,女儿的出生让罗大佑变得“柔软”,与世界和解,“甚至失去了锋芒”。没想到时隔一年,罗大佑就创作出一首犀利的《免费》,还用鲜明的电吉他敲打着听众的耳膜。

        “其实两者并不矛盾,一个生命确实会给另外一个生命以力量,但人不会在有了女儿后就会永远笑嘻嘻,而是有时候柔软,有时候坚强。”罗大佑说,“人要在不同的姿态中,展现出不同的样貌。”

        谈摇滚

        两三个钟头的演出不是问题

        和这首《免费》一起来的,是罗大佑将要举办“北京摇滚旗舰场”演唱会的消息。虽然主题沿用了上次巡演的“当年离家的年轻人”,但据透露,此次80%的歌曲都会更换,还会用上全新的舞美灯光,罗大佑打算带领观众“躁起来”。

        对于如今90后、00后的年轻人来说,摇滚恐怕是小众音乐了,但对罗大佑来说,那是他成长那个年代中“几乎最重要的音乐模式”。罗大佑说,在他成长的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乃至80年代,全世界都活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的阴影中,“摇滚呼吁不能有战争,但人类总会有竞争,摇滚的话题就是如何在竞争中保持良性的战斗精神。”

        带着这种反思精神,罗大佑写出了早年的《鹿港小镇》《爱人同志》等带有人文关怀的歌曲,如今的《免费》则延续了这个思路。他希望借此与当今的时代对话,“现在的网络时代有大量的资源共享,资讯容易取得,但当年摇滚音乐体现的生命力和良性的战斗力,年轻人就不太容易感受到。我想用影响我的音乐形态和新的时代做沟通。”

        但摇滚音乐的现场表演意味着大量的演唱、弹奏甚至舞蹈搭配,年过六旬的罗大佑却轻松地说:“问题都不大。”最近一年他在台北几乎保持着一个月一场的表演,为了锻炼身体,他也经常跑步游泳。“要在音乐界待下来,舞台表演的现场一定要禁得起考验,这是每个音乐人都要面对的。”他笑了笑说:“两三个钟头或者四个钟头的演出,都不是问题。”

        谈人生

        在不断离别中寻找创作灵感

        和一些公众人物不太一样,罗大佑从不避讳谈及自己的年龄。从他这两年持续出新歌、开演唱会的强度来看,他显然不认同自己“到退休年龄”这回事。

        “现在很多人怕老,这和社群媒体有很大关系。网络世界让你必须更年轻,23岁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老了,因为他会被拿出来和十几岁的人比。”罗大佑又一次戳破这层窗户纸,在他看来,生命的绝对价值早已经被打破,“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年龄,而在于生命的状态。”

        过了耳顺之年的罗大佑始终坚持创作和表演,就算在生活中说话,都带有写作的语气。“我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的创作动力来源是哪里。”他沉思良久,“我在一个地方生活得没有更多灵感,就会离开这里寻找新的体会。我是一个借着不断的离别,去寻找新的重逢的人。”

        细想一下,罗大佑最初从医生转行做音乐,从高雄辗转台中、台北,写下了《童年》《之乎者也》《明天会更好》等经典作品,之后离开台湾到香港,才有了《东方之珠》《海上花》《滚滚红尘》,后来他又来到北京、上海,写出《只得一生》《家Ⅲ》等作品。“我离家的时间几乎有40年,这是成长的故事,就像现在的北漂,也都有成长的故事。”

        那未来呢?以后罗大佑会拿出什么样的创作,会不会依旧保有摇滚精神?“我不知道唉。”他回答得很坦诚,不无接受挑战的意思:“靠讲没有用,那得看作品,就看我之后写的歌在新的时代里成立不成立了。”

  • 铃木忠志:不同文化碰撞,做出新东西

        本报记者 牛春梅

        继话剧《特洛伊女人》《酒神狄俄尼索斯》后,6月6日至8日,著名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将携利贺剧团再度亮相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这次他带来的是五国演员用五种语言演绎的莎士比亚经典戏剧《李尔王》。

        《李尔王》是一出经典的悲剧,剧中年迈昏聩的李尔王不辨忠奸,被花言巧语迷惑,将王国分给两个虚伪的女儿,却把没有说漂亮话的小女儿驱逐。失去权力和土地的李尔王,被两个女儿抛弃,渐渐陷入疯癫……铃木忠志的《李尔王》则更多了一些对现实的观照,故事在“世界是一座医院”的设定下展开。医院里一个在孤独中只能等待死亡的老人,听着身边的护士朗读《李尔王》,渐渐地把自己的境遇和李尔王的境遇联想起来。

        铃木忠志版《李尔王》刻画了家庭的毁灭和老人精神的崩溃,自1984年首演以来一直在世界各地巡演。在铃木忠志看来,剧中人的困境在今天依然存在,就像日本这样老龄化的社会,很多老人都在养老院里孤独终老,“他们虽然不会疯掉,但是有很多人患上了老年痴呆。”

        这部作品曾于2014年在北京演出过,此番再度重来,演员阵容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当初由中日韩三国演员演绎的《李尔王》,如今则由中日韩美俄五国演员用各自的母语演绎。铃木忠志由各国演员共同演绎的作品,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同一个舞台上,每个演员都用各自的语言来表演。

        从铃木忠志以往的作品来看,尽管演员们说着不同的语言,但表演上却能够做到十分默契。在他看来,这些演员在表演上都受过铃木忠志训练法的训练,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再加上大家对这部戏都很熟悉,即使听不懂语言也知道别人在说什么,“我的训练有一点像足球比赛的规则,或者是橄榄球比赛的规则一样,大家把这些规则都掌握得非常好,所以排练也不用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这部戏将不同文化直接以本来的面貌并置在舞台上,这一点又通过演员的不同国籍身份得以加强。他认为好的戏剧作品是没有国籍的,优秀的艺术作品一定是超越民族的作品,“我不会用一个国家的元素来统一一部戏,而是要用到多个国家的文化元素。做戏剧不能只强调一个国家文化优秀之处,应该把全世界各个国家文化、艺术长处拿过来进行碰撞,做出新的东西。”

        很多人会觉得铃木忠志的作品带有很浓的日本文化色彩,但铃木忠志却不大认同这种说法,“我的作品不是日本式的戏,而是铃木式的戏,只不过叫铃木的这个人有日本国籍而已。《李尔王》中不止台词有五国语言,音乐也是把多个国家的音乐都融合在了一起,正是因为这种融合产生了新的东西,才会有那么多不同国家的人找我排戏。”

  • 《哥斯拉2》特效不错故事崩坏

        本报记者 袁云儿

        特效差强人意,故事和人物则全面崩坏,上周五上映的好莱坞大片《哥斯拉2:怪兽之王》让许多观众向片方喊话:砍掉人类的戏份吧,我们只想看怪兽打架。影片凭借档期优势,目前已取得5.3亿元票房,但口碑持续走低。

        从场面和特效上看,《哥斯拉2》要比五年前的《哥斯拉》进步不少。“这部电影号称‘超级爆米花’,在这点上确实没让我失望。凡是怪兽的几场戏码,都拍得非常刺激。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海里,海陆空三栖顶级大战,最后还有四大怪兽长达半个小时的大混战。从人类角度来看,人类在怪兽侵袭后的废墟中穿梭,也有灾难片的效果。”网友“觊礼”评价。

        与还算值回票价的特效相比,影片在故事内核和人物逻辑上则全面崩坏,让许多观众大跌眼镜。片中主要人物面对怪兽的态度可谓匪夷所思,比如女主角认为人类是地球的病毒,需要靠怪兽来恢复生态平衡,因此自作主张放出怪兽。影评人张宗铅说,片中人类全程在找怪兽,一会儿要毁灭世界,一会儿声称人类会变成哥斯拉的宠物,还在各种传说和壁画中编造怪兽的来源,“属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片中人物的死活和行为都不需要逻辑,一群特效巨兽在那里打个昏天黑地,人类只是在边上全程旁观而已。”至于加盟该片的章子怡,在片中的表现也乏善可陈,不仅造型被网友评为章子怡表演生涯“最丑”,“打酱油”的戏份也可有可无,换谁演都差不多。

        影评人“梦里诗书”分析,虽然《哥斯拉2》相比第一部带来了更多的视觉震撼,但本质仍旧是一部爆米花电影。“从电影剧情的设定来看,其导演和编剧只是再度生搬硬套了好莱坞最常见的通用模板——家庭与爱的内核,这在别的电影中或许能给人带来感动,可在这部电影里非但没起到任何正向作用,相反只使得这种爱既苍白又廉价。”哥斯拉题材中关于环境保护、人类文明的隐喻,也没有被影片深入挖掘,只是“拍出了一场外强中干的怪兽大战”。影片目前的豆瓣评分已跌至6.4分,与第一部持平。

        不过,因为整个五月都没有新的国内外大片上映,该片赶上了一个基本无人可敌的档期。自5月31日上映以来,影片排片占比一直居高不下,在所有上映影片中遥遥领先。根据猫眼专业版预测,该片最终票房可能突破8亿元。

  • 藏家惜售,春拍征集难度空前

        本报记者 王广燕

        进入六月,中国嘉德、北京保利拍卖等京城主要拍卖行的春拍“大考”陆续拉开帷幕。对于收藏拍卖从业者来说,长达数月的“备考”迎来了检验成色的时刻。与往年相比,多位从业者坦言本季春拍征集拍品难度提升,寻觅好拍品需要更加细致的耕耘。

        从业十几年的诚轩拍卖总经理高虹见证了多次行情的跌宕起伏,在她看来,从2013年至今,收藏拍卖行业都仍处在低迷徘徊中。“今年的征集过程中,我们强烈感受到藏家惜售心态比往年更厉害,高性价比的藏品征集难度可以用‘寸步千里’形容。虽说以往经常说难,这一次真的很难。”

        谈起征集拍品的感受,高虹表示征集周期正在变得更长。一方面藏家客户活动的区域扩大,征集团队不仅要在国内活动,还要去欧美、日本等地征集。另一方面,随着藏家群体扩大,征集团队每个征集地点需要去的次数也变多了,“比如早年我们去香港两次就可以见完客户,现在很难做到去两次就把所有客户见完。”此外,前期制作拍品图录时,诚轩拍卖也花费更多精力查资料做功课,为拍品质量把关。

        “现在市场越来越理性成熟,买家会追求艺术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北京保利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殷华杰说,本季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板块拍品总体数量为800多件,与去年相比减掉了25%的拍品数量,但总标的额没有下降。他认为,减量提质不仅是保利拍卖采取的策略,也是藏家收藏行为的趋势。“好的东西难征集,一般的东西我们不想要,这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前期征集的选择门槛提高了,拍卖成绩才会好看;如果收来的拍品参差不齐,拍卖结果就难看。我们先把好关,藏家才能更容易买到心仪的东西。”

        “征集拍品的步骤,是决定拍卖结果好与坏的关键。”中古陶(北京)拍卖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崇檀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们不能只是坐在家里等藏家送拍,可能藏家送来的都不是我们最想要的,最好的拍品都是我们一个城市一个城市‘铲地皮式’征集到的。”作为新崛起的拍卖行,中古陶拍卖行专注佛教艺术特色定位,不过这类拍品的征集难度尤其大。她透露,今年佛教艺术藏品征集去了拉萨、甘南等地,有的征集团队成员甚至因为高原反应病倒。

  • 国家图书馆征集“当代追梦故事”

        本报记者 李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着自己的梦想,这些个体记忆汇聚起来,构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一个国家的历史、一个民族的精神。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面向全社会发起“我们都是追梦人——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

        中国记忆项目启动于2012年4月,是以中国现当代重大历史事件、重要人物、文化遗产为专题,以图书馆馆藏文献为基础,采集口述史、影像史等形式的记忆资源,并以在线发布、在馆阅览、展览、讲座、线下活动等形式,进行利用和推广的文献资源建设与服务项目。

        个体记忆的收集是该项目开展的记忆资源建设重点之一。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希望通过此次“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鼓励公众上传自己的追梦历程,分享身边人的梦想故事。公众可通过“我们都是追梦人——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H5页面上传梦想故事。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将选择其中主题相符、内容完整的故事入选“我们都是追梦人——当代追梦故事征集计划”,并通过“国家数字图书馆”APP向公众发布。

        公众可登录“国家数字图书馆”APP查看入选证明,并浏览更多梦想故事。本次梦想故事征集将持续至今年7月。在此期间,国家图书馆北区二层读者大厅将设置线下装置,公众可前往体验并分享梦想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