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国复兴要更多矢志不渝的奋斗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6月05日        版次: 03     作者:

    雨馨

    夏风轻拂,麦浪翻滚,走进河北曲周,一片生机盎然。站在这片希望的田野,谁能想到这里曾是老辈人口中“老鼠路过都会含泪离开”的老碱窝?

    曲周,地处河北省南部黑龙港流域低洼地带,盐碱地一度占据全县耕地的近四成,“春天白茫茫,夏季水汪汪,只听耧声响,不见粮归仓”是当地历史的真实写照。“没想到离北京这么近的地方,盐碱这么厉害,百姓这么苦。”1973年9月初的一天,来自中国农业大学的师生挽着裤腿、蹚着泥水进了村,以知识为武器,向当地的盐碱宣战。住的是“三漏房”,吃的是“三合面”,喝的是“苦咸水”,生活条件的恶劣没有打消农大师生的热情,他们设立“治碱实验站”,夜以继日地把脉当地水土;摸清“病根”,直击“病灶”,夏天顶着骄阳和农民一起挖沟,冬天不顾酷寒跳进冰河打坝……46年的坚守,践行了初来时“改不好这块地,我们就不走”的承诺,更让昔日的“盐碱滩”终于变成了“米粮川”。

    绝境生希望,碱窝变良田,当地村民激动慨叹“不敢想象”。而放眼中国大地,诸如此类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故事着实不少。在风沙肆虐的不毛之地,三代塞罕坝人以半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创造了能绕地球赤道12圈的“世界面积最大的人工森林”;在“飞鸟都无法穿越”的死亡之海,几代库布其人顶着风沙不回头,修复绿化沙漠6253平方公里,为全球防治荒漠化提供了教科书级别的样本……这些震撼人心的壮举,从根本上改变了一方土地的命运轨迹,也引发着外界的不断追问:为什么中国人总是知难而上?又为什么只有中国屡屡“变不可能为可能”,干成这些天方夜谭般的大事?

    如果按照经济学原理,上述行为确实有些说不通。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一名“理性经济人”行为的最终指向,就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战天斗地无异于愚公移山,投入惊人、周期漫长,而在接力奋斗之中,参与者个体未必能看到成果。但在中国,每个时代却都涌现出了一大批超脱于此计算的人,以“计利当计天下利”的热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像一代代风华正茂的农大师生,响应号召离开舒适的象牙塔,义无反顾踏进满目荒凉的田野间,支撑他们的,是一个科技兴国的梦想,是一份治学为民的情怀。这样的“无我”境界,让他们摆脱了心为物役、患得患失的利害计算,成就了一段“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动人故事。

    如果说家国情怀是许多奋斗者不计名利倾力拼搏的精神原动力,那么中国的体制优势又让他们的热忱得到充分保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那些被市场经济嫌弃的苦差事,放在社会主义中国的语境中,则有了完全不同的含义。即便穷乡僻壤,也有一群令人牵挂的百姓;即便边缘地带,也要山清水秀地交给子孙后代。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则保证了决策的稳定性、投入的连续性,让一代代建设者在接续奋斗中铸就“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就拿塞罕坝来说,我们不仅毅然选择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而且并未选择速生林、经济林,这样的“计利方式”显然唯社会主义国家独有。

    七十年寒来暑往,神州大地换了人间,其中密码何尝不也是上述的制度优势、理想情怀?这里头的哲学,为人生赋值、为社会定规、给国家赋形,是值得与世界分享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