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京华豪园业主难觅业委会

        最近,家住朝阳区京华豪园的多名业主致电本报,称业委会“失联”两年,小区东侧底商外绿化带被圈占,南侧围绕底商私搭乱建,北侧花园改成停车场,会所内游泳馆、健身房、阅览室等众多公共设施出租,公共收益却不清楚。业主们呼吁业委会尽快履职,公开物业收支及公共收益账本。5月31日上午,该小区业委会回应正梳理账目,争取早日公布。

        业委会“失联”两年 

        “门禁卡用得好好的,又让交钱办新卡,才知道小区物业公司又换了”“小区里有业委会吗?两年了也没见着”……最近,京华豪园小区多名业主致电本报,反映小区东侧、南侧底商外绿化带被铲后,硬化场地用于经营,搭建违建房,而小区北侧的花园则被改为停车场,以及物业费收支及公共收益未公开,业委会却“失联”等问题。

        有业主在微信群里喊话,要求业委会履职,可一直得不到回应。来自“京华豪园”业主群的文字信息显示,面对业主的询问与质疑,一男子多次破口大骂,并威胁“报上房间号”,“别让我找着你”等等。有业主透露,该男子是小区物业公司工作人员。

        找不到业委会,一些业主只好向小区所属的朝外街道办求助。今年4月23日,有业主从街道办获得《业主委员会备案单》。但名单中5名业委会成员的电话,几乎无一打通。备案单显示,该小区业委会办公室在小区北座地下一层,业主们赶至北座地下一层,该处却没有业委会办公室。

        前不久,又有业主多次拨打备案单上显示的5名业委会成员电话,其中4个或关机或无人接听,唯一接通的一个,没等该业主说完便挂断了,重新拨打便一直占线。

        业委会为何一直隐身?小区里到底有没有业委会?……业主们转而向朝阳区询问求助,结果答复是“信息不存在”。

        铲除绿地搭房搞经营

        私搭乱建也是业主们强烈反映的问题。小区东侧一排底商外,本设有多段绿化带,但大多数绿化带已被铲除,地面被硬化用于商业经营。在该处底商最北侧,绿篱、大树已被蓝皮围挡圈占,围挡外还装上了铁栅栏;向南不远,一饺子馆门前的绿化带则只剩一圈绿篱,其他部分已被硬化用于经营,露天摆着一些餐桌餐椅。

        在业主们向记者提供的竣工备案图纸中,底商南侧显示的绿化带,目前已由一排搭建的平房取代并用于出租,面包店、健身馆等的招牌很是显眼。

        业主认为小区大堂内也搭有不少违建。“原来大堂很宽敞,现在都被这些酒店给扩占了。”一名业主透露,曾有一家店面老板告诉他,小区业委会同意其扩建,但须自己掏钱建,“我们对比了大堂竣工备案图纸,原图上没有这些玻璃房。”

        记者了解到,针对小区搭建、扩建设施,不少业主向城管或是12345热线进行举报,“他们说来看看,但至今没能拆除。”

        小区北侧有一停车场,记者看到有不少车辆进出。业主们反映,2012年时,该处还是小区花园,“这些私搭乱建和商业经营,都在一点点扩张。”

        业主呼吁晒小区账本

        一进入小区大堂,浓浓的商业气息便迎面扑来。自大堂内海鲜酒楼北侧楼梯上至2楼,记者看到健身房内摆满了健身器材。健身房旁边是阅览室。有着4个泳道的游泳馆则设在3楼。业主程先生等反映,大堂本来是业主们的公摊,可目前全部用于出租。按照物业管理相关规定,业委会及物业公司应每年公布小区物业收支及公共收益账本,可至今业委会集体“失联”。“别说参与小区事务管理,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一名业主抱怨。

        多名业主呼吁业委会能尽快现身履职,以公开小区物业费收支及公共收益等情况。

        业主们的呼吁有望近期解决。5月31日,记者辗转联系到业委会成员。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正梳理小区相关账目,“一旦理清楚,就向业主们公布。”

        面对业主们的寻找,业委会为何一直“失联”?该负责人称,目前骚扰电话太多,业主可以通过物业公司联系业委会,“业委会没有办公室,也没拿一分钱报酬,无偿提供服务。”他透露,前几天街道办向他发函,函件经物业公司送至家里,他才知道有业主在找业委会。有关业委会选举时的一些资料,因为业委会没有办公室,另一名业委会负责人称,之前的资料找不到了。

        针对业主恢复绿地、将停车场复建为小花园等提议,业委会负责人称,违建不归业委会管,业主可向城管部门举报,“至于是否将停车场复建成花园,业委会听从大多数业主意见。”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该小区公共收益结余数十万元。这些收益是返还业主抵作物业费,还是另做他用,业委会表态会听从大多数业主意见。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刘林 文并摄 

  • 钢制旋转门“卡”住居民出入

        “公园小区,河景地产,出则繁华,入则静谧”,这则看上去很美的广告语,曾给房山区昊天北大街38号天资华府小区的准业主们带来无限向往。然而,如今入住的近千户业主却面临一个共同难题——小区南门装着一个钢制旋转门,每次进出十分困难。

        “我很瘦,高1.63米,不到53公斤,就这样单人过旋转门还吃力。”家住天资华府15号楼的刘女士告诉记者,每次出门,如果她背一个稍大点儿的包,就会被旋转门卡住,“特别是买菜用的小拉车,根本拉不过去,只能站在旋转门左侧一个台子上,再递给旋转门内接应的家人。”

        多名业主反映小区旋转门“卡”住进出,出行很不方便等问题。一对推着婴儿车的老人反映,每次推婴儿车出入,两人中需有一人先过旋转门等着,另一边人则将婴儿车吃力搬起,“从旋转门左侧递过来。”“别说婴儿车,如果遇到下雨,也得把伞收起来淋着雨过。”一名业主称。   

        记者了解到,天资华府北门紧邻哑叭河,门前路窄车多,业主不爱走;至于绕行东门,则需要多花费一半时间。该不锈钢南门外,还聚集着超市、公交车站等商业及交通设施,故虽然旋转门难以通过,却是大家无奈的选择。

        “很多人走这个门,人多时还会排队。”李女士称,有次她买菜回来,车里的柿子椒、鸡蛋还被旋转门挤裂了。她说,冬天过旋转门时,穿的棉衣还能挡一下,别被不锈钢栏杆给碰了,现在进入夏天,一不小心就给磕了。

        业主们反映曾多次找小区物业公司拆除旋转门,但物业公司认为旋转门是开发商装的,不归他们管,“物业公司让我们去找开发商,我们又找不到。”

        5月31日下午,因无法同该小区开发商取得联系,记者联系到属地长阳镇政府。一工作人员记录后表示,会将业主们反映的问题向上级汇报,以求尽快解决。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李晔 文并摄 

  • 摸黑停车一不小心就蹭了

        近日,家住昌平区溪城家园小区的李先生反映,小区内路面坑洼不平,停车场没有路灯,垃圾清理不及时,环境问题多。

        李先生称,他搬到该小区居住已8年,小区内没有固定保洁员定时打扫,环境卫生难以保持;电梯间经常有遗撒的垃圾,没人清扫;院内到处都是宠物粪便。此外,小区东区南门处,因车辆进出辗轧,路面已崩裂成碎石子路,一到下雨,全是稀泥。

        小区脏乱令业主苦恼,但大家反映最多的还是位于8号住宅楼前的停车场,“场内路灯就是个摆设,多年来没亮过,晚上得摸黑停车。”“停车时得开远光,否则一不小心就同其他车辆蹭了。”业主们还反映,停车场上到处是枯枝败叶,加上车场旁边垃圾长期无人清扫,风一刮,破塑料袋、烂纸、枯叶都会被卷到车下。

        另外,在该小区东区南门处,还装有一个自动收货机,“位置就设在机动车行驶盲区,每天开车经过,大家都提心吊胆,交通安全风险很大。”业主赵先生说。

        业主们称,小区也有物业公司,但当大家将相关问题反映后,往往没有下文。大家呼吁,相关部门能尽快介入,督促物业公司整治好小区环境,并为停车场装灯。

        马艺涵 文并摄  

  • 金地朗悦启动绿化修复计划

        “大堂里侧红枫5棵,1号楼3单元北侧2棵。死亡红枫已伐除,计划10月20日前补种”“1号楼1单元北侧,玉簪死亡6平方米,5月31日前补种”“3号楼东侧,草坪约200平方米死亡,5月31日前补种”……最近,针对小区内草坪斑秃、花木枯死等问题,房山区金地朗悦小区已制定绿化修复计划。记者了解到,仅在该小区四期润园,有关补种草坪、金叶绣线菊、玉兰等花草,以及在今年秋季前补种银杏、松树等林木,便制定了39项修复计划。

        前不久,多名居民反映该小区绿化养护失管问题。今年5月13日,本报以《美景打卡地为何草秃花木枯》为题,对该小区花草苗木枯死等问题进行报道,呼吁该小区物业公司及相关部门,能及时补种草坪及花木。物业公司一负责人表示会恢复小区原有的绿化风貌。

        “斑秃的草坪已补完了,现在感觉是满园绿意,生机勃勃。”小区居民李女士高兴地说。“草坪补得早,现在是成活了。可是花坛里刚种的一些花儿,前些日子下大雨,都给雨打趴下了,希望物业公司能及时养护。”居民吴先生称。

        记者了解到,该小区物业公司已向居民承诺,到今年秋天,会把枯死的花木全部替换补种。该小区原来三季有花,四季常青,草绿果红,居民们期待着小区美景早日重现。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孙肖磊 文并摄  

        ●1月28日,本报以《叠罗汉》为题,对位于北三环蓟门桥西南侧的一堆共享单车占用通道问题进行报道。海淀区北太平庄街道及时组织城管执法队员,对占道的共享单车进行清理,后续将对该区域加强治理,防止类似问题再出现。

        ●2月27日,本报以《线缆纠缠》为题,对位于东城区西草市街南口东侧墙上的线缆缠绕问题进行报道。东城区回复称,该问题是因各通信运营商无序排线造成。东城区城管委已组织各线缆权属运营商,清除了废弃线缆,并有序捆扎了各类仍在使用的线缆,消除了安全隐患。

        ●3月25日,本报以《字牌成空架》为题,对位于西城区西便门东街北京八中门前的一处停车收费牌丢失情况进行报道。目前,西城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核查后已拆除该停车收费牌,该条路段已改为自行车道。

        ●3月25日,本报以《洋桥东里北门外铁围挡截断人行道》为题,对该小区北门外人行道上摆有3个装有建筑垃圾的围挡进行报道。丰台区回复称,该小区为老旧小区,楼前狭窄,无处摆放大件垃圾,居民直接将垃圾随意堆放在楼前,给环境卫生保持带来难度。该垃圾存放点的选择获小区多数居民支持,目前已在丰台区城管委报备。

        ●4月3日,本报以《新植花木盼浇返青水》为题,对位于大兴区茉莉公馆南门外的近百株花灌木干旱问题进行报道。大兴区回应,该地块为大兴区园林绿化局2018年代征绿地,目前已为该地块苗木浇水。

        ●4月15日,本报以《千疮百孔》为题,对由董村公交站开往北京站方向的公交637路站牌破损情况进行报道。北京公交集团立即对站牌进行了修复。

        (以上处理结果来源于相关部门)

  • 乱如麻

        ◀在西城区右内大街与半步桥交叉口东南角,线杆上一团线缆缠绕如麻。

        唐先生 5月31日摄 

  • 不挪窝

        ▶通州区新华联家园东门、马路北侧,一辆车长期不挪窝儿,车身满是尘土。

        马艺涵 5月31日摄 

  • 三缺一

        ◀大兴区博兴西路由北向南、鹿海园一里公交车站,共有兴47、兴48、兴49路停靠。目前兴49路站牌缺失。

        王青 5月25日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