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舞剧《天路》:从一首歌到一部剧

        本报记者 李红艳

        “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由印青作曲、屈塬作词的一首《天路》,从2001年传唱至今,激荡人心。如今,一部同名舞剧绽放在舞台之上,讲述“千里青藏一根轨”的故事。昨天,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正式宣布,国家大剧院原创民族舞剧《天路》荣摘第十六届文华大奖。

        从2016年立项到2018年首演,再到此番冲击“文华奖”,3年积淀打磨,10余次专家研讨会、20余次剧本创作会、11轮47场京内外演出……舞剧《天路》历经了艰苦而又美好的孕育过程。一部通过不断打磨精益求精的《天路》,也是一个关于现实题材主旋律舞台艺术创作的探索样本。

        创排

        一个个小人物构筑“天路精神”

        2016年8月,青藏铁路全线通车12年之际,国家大剧院启动舞剧《天路》创排。

        主旋律题材其实不缺好故事,青藏铁路修建便是其中之一。1958年,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开工建设,耗时26年,最终实现全段建成通车。2001年,青藏铁路二期工程破土动工,排除万难,最终在2006年完工,实现青藏铁路全线通车。48年修路历程,数十万铁路建设者执着坚守,筑起世界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堪称壮举。

        舞剧《天路》创作过程中,主创团队赴青海、西藏采风,在雪域高原体验缺氧环境下工作的艰辛与不易,深入探究藏民族的习俗与文化。采风所感所得,皆成为舞剧《天路》灵感来源,并为创作注入深沉的情感力量。

        编剧罗斌为全剧铺设了两条“路”:一是青藏铁路兴建、停建、复建的现实历程,一是藏族、汉族人民的精神之路,“筑路”与“心路”交织前行。“那片大爱大恨大彻大悟的雪域,那些俯仰天地动彻人心的人文,那种血肉筑就人神共寓天路的壮烈,深深激发了我。”罗斌说。

        青年作曲家杨帆以歌曲《天路》为基础,展开二度创作,以交响乐风格的创作方式,把藏族风格音乐渗透在整部舞剧的音乐中。他希望用音乐写就一条路,“将天路承载的记忆、信仰、坚守、羁绊,还有那些鲜活的生命和笑脸,连接在一起。”

        “‘天路’是一个宏大的主题,是我舞剧导演生涯中所面对的最复杂的一部作品。青藏铁路建设周期跨越近半个世纪,涉及老中青三代筑路人,同时更涉及汉藏两个民族、军民两个群体,如此繁复的线索在短短一部舞剧中同时呈现,着实不简单。”该剧总编导王舸一开始背负巨大压力。最终,他选择从常规的舞剧叙事手法和舞台呈现中独辟蹊径,在宏大题材下用一个个鲜活的小人物,塑造出青藏铁路建设者的群像,构建出几代人不畏艰险开拓“天路”的坚定信念。

        2018年6月30日,舞剧《天路》首演,观众跨越时空阻隔,体会茫茫雪域之上的希望与信仰、生命与死亡、家园与梦想、爱与力量……首演之夜,台下有一位特殊观众——1978年入伍参与青藏铁路建设的老兵李如银,他动情地说:“作为有幸参与5年青藏铁路建设,且亲眼目睹一期工程胜利通车的见证者,我在欣赏《天路》的精彩表演时心潮澎湃!舞剧非常感人真实,我好几次落泪。这部剧让我回忆起过去的时光,手拿肩扛的时代,在遇到危险时,我们都会先想到战友……”

        打磨

        100多个日日夜夜的“折腾”

        “我们折腾王导,王导也折腾我们!”2019年5月8日,国家大剧院举行舞剧《天路》媒体策划会,该剧主演、青年舞蹈家黎星这样说。

        其实,这也是一次关于《天路》修改打磨的工作汇报会。2018年底,舞剧《天路》正式被确定代表北京市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参评第十六届文华大奖。为此,《天路》排演组从2019年初便投入到更为细致的修改打磨工作中,从舞剧结构、舞段设计、服装造型、道具灯光、舞台多媒体等方面进行提升。

        “我们对《天路》的舞段做了很大修改,在核心内容不变的前提下,增加了几个大的段落,打磨了接口、细节之处,让全剧整体更流畅舒服,更具有精气神。”王舸说。

        新版舞剧《天路》中,增加了“勘探群舞”“打墙群舞”两个新舞段。上半场末尾,众志成城的筑路段落将舞蹈编排与舞美实景相结合,近4米高的木架实景,掉落的玛尼石,配合演员的舞蹈动作营造出逼真的隧道筑路效果,让观众切身体会到筑路隧道下的重重艰险。

        下半场新增“打墙群舞”源于藏族人民修筑房屋时“打阿嘎”的传统技法,在节奏鲜明的劳动号子下,演员们手持一人多高的木夯反复击打地面,以协助铁道兵完成建设中打墙夯地的艰巨任务,气势磅礴、刚劲有力,充分体现出汉藏一家、攻坚筑路的深厚情谊。

        经过100多个日日夜夜,剧组从舞剧结构、舞段编排、舞美布景、服装造型、灯光多媒体等方面,全面做出提升。“精修”之后的舞剧《天路》,结构更加合理,故事更加清晰,人物更加鲜活,感染力也更加充沛。舞剧《天路》,凝聚着以国家大剧院为代表的中国艺术创作力量的勃发与活力。

        洗礼

        “新时代的伟大就是把平凡事做好”

        舞台之上,一条“天路”跌宕铺陈,触动人心;舞台之后,一群优秀而敬业的演员也在一场场排演中,经历了一场“心路”的崇高洗礼。

        “舞剧《天路》一直在反复修改,‘卢天’这个角色越改越平凡。他虽没有做过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但正是因为有这么多‘卢天’在这条‘天路’上,青藏铁路才能修建竣工,这难道不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吗?原来,新时代的伟大就是把最平凡的事情做好!”在剧中担纲主演卢天一角的黎星,发自肺腑地说了这样一番话。坦率说,一个舞蹈演员,能够对作品有这样深入的思考与深沉的情感,并不多见。

        饰演铁道兵卢天的黎星、饰演姐姐央金的冯敬雅、饰演弟弟索朗的拉巴扎西……他们在舞台上成功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独立、敢于担当的年轻人形象,与《天路》同呼吸、共成长,就像黎星说的,“将近50场演出,对我们演员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更是一次不同以往的历练和成长。这样积累起来的舞台经验,对我们而言是非常宝贵的。”

        “演员太累喽!虽说舞剧《天路》演了47场,但算上排练,演出得有100场以上了,演员们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据说回家之后眼神都发直,直犯傻!”王舸说。在他看来,对《天路》的打磨精修,所有主创、演员都好比经历了一场长途负重拉练,其间经历的辛劳,难以细细言表,这支团队是在“用天路精神为观众铺就一条神奇的天路”。

        舞剧结尾,年轻的铁道兵卢天和他的战友们,未能亲眼见证青藏铁路建成通车的那一刻,因为他们永远留在了因地震导致塌方的筑路隧道里,用青春和生命换来了这条满载希望和幸福的天路!当铁道兵们用肩膀扛起铁轨,步履坚毅地向前行进时,灯光、音响配合肢体语言彰显出的“天路精神”,让观众感动不已,潸然泪下……

        何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舞剧《天路》是为践行。

  • 朝阳区车库里办起炫酷艺术节

        本报记者 李洋

        位于朝阳区东大桥东北角的中复大厦停车场一层有近40个车位。周一到周五,这里停满车辆。周六周日,停车场则相对空闲。昨天,在朝阳区文旅局主办下,区文化馆提出创意,与大厦携手将这处在周末闲置下来的空间资源利用起来,开办了为期一天的朝阳区车库创意艺术节,为朝阳区公共文化再创新品牌,也为周边居民在即将到来的端午佳节、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打造出特别的文化氛围。

        路过中复大厦停车场门口,闪烁的灯光和醒目的活动宣传板吸引人忍不住走进去一探究竟。平常看起来朴素的车库,布置了汽车零部件拼装的机器人、涂鸦油桶、“漂亮的兵马俑”灯彩以及各种环境灯、舞台灯。近40个车位里摆了近30个文化展示台,分别展示“灯笼黄”走马灯、“大象巡游”时尚大象雕塑、端午香包和端午粽子、骑士模玩社的车辆模玩、汉服等针对不同人群的文化产品和项目。如果不是车库入口的摄像识别系统还保留原样,常在附近活动的人也快要认不出来这个空间。

        艺术节的内容也颇为丰富。围绕“文化与自然”为主题,上午,著名曲艺演员王玥波给现场观众讲起端午民俗,紧接着还有平衡车街舞表演、创意舞蹈涂鸦DJ秀及网络红人助唱表演等。“太意外了,现在的文化活动真是创意多多,很有意思。”带着儿子在附近刚参加完补习班的吕先生偶然逛进来,觉得什么都很新鲜。

        参加活动的非遗传承人和商户也觉得这是一次特别的体验。人称“树懒”的骑士模玩社负责人介绍,成人竞技模玩是一种小众活动,以前都是去动漫展举办竞技。“第一次听说车库艺术节,这种环境氛围和我们很搭,若能培养成品牌,每周都能举办,一定会积累足够的人气。”他说,在这种较为开阔的场地举办模玩竞技,本身就可以自带年轻人“流量”,有利于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到公共文化的新品牌。

        专门展售大象主题雕塑的“大象巡游”品牌负责人范子睿介绍,大象主题雕塑由荷兰著名设计师设计、在泰国手工绘制,每一组雕塑销售收入的30%都要捐赠给大象保护公益组织。“这种运作模式适合在一线城市推广,能在北京有更多展示机会无疑是好事情。”

        “非遗的宣传就得越广越好,各类文化活动都要尝试参加。”“灯笼黄”技艺传承人马海捷说,他特地带来了适合社区居民在家制作的简易走马灯产品,为传统灯彩做宣传。

        当天,还有不少周边居民在车库艺术节现场体验了包粽子、品茶、换上汉服拍照等互动活动,提前感受了一个多元、活力、时尚的端午节。

        主办方介绍,车库创意艺术节的探索还将继续,希望更多在周末相对闲置的车库物业方能够充分利用资源,联起手来举办文化活动,让新潮文化融入社区生活。

  • “春苗行动”献给孩子40场演出

        本报记者 牛春梅

        由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第八届“圆梦中国·春苗行动”北京市优秀少儿题材舞台剧目展演,六一期间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拉开帷幕,儿童歌剧《白雪公主》为这次戏剧盛会开启一扇精彩的艺术之门。此次展演将于今年6月至8月带来20台40场优秀儿童剧演出,为孩子们的火热夏天留下一番清凉且美好的回忆。

        “圆梦中国·春苗行动”北京市优秀少儿题材舞台剧目展演已举办七届,一直致力于培育展示精品儿童剧,曾被首都精神文明办授予“首都十大品牌活动”称号。

        入围本届“圆梦中国·春苗行动”展演的20家参演院团,不仅包括以国家大剧院、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中国木偶剧院、北京儿童艺术剧院为代表的在京院团,还包括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西安儿童艺术剧院、广西木偶剧团等。为了给孩子们打开一个更宽广的世界,本届展演共分为三个单元:“传统文化传承”“原创力量升级”“国际视野拓展”。

        以优秀传统文化元素为基础进行创作的儿童舞台剧,是本届展演最为突出的特点。儿童剧《偶王归来》《毛猴谣》《汉字王国之成语秘境》《披上狼皮的羊》《月亮上的妈妈》《我们是秦俑》,杖头木偶、毛猴、汉字、秦俑等元素融入剧目之中,分别从传统艺术、文化、历史等角度展现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的魅力。儿童古典歌舞剧《木兰从军》则融合戏曲、武术、杂耍、唢呐、木偶等传统艺术形式,用中英文两种语言向孩子们展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粹。

        一边是传统,一边是国际,“春苗行动”注重不同文化间的对话。“国际视野拓宽”单元强调艺术广度,多部具有国际视野的儿童舞台剧将陆续登台,不仅给孩子们全新的观剧体验,也帮助家长们“找回童年”。由加拿大瞬间剧团出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让木偶与真人交互演出;西班牙立剧团带来的《Loo,随风而行》从五官去激发孩子的感受力,唤醒孩子的童真天性;英国赛乐门环球戏剧制作公司全新打造的音乐剧《马达加斯加》,让青少年观众在感受音乐魅力的同时,走近非洲,了解动物、地理知识。本单元除了原版引进的作品之外,还有以经典童话故事为基础进行编创、由中西方艺术家联合打造、充满异域风情的儿童舞台剧,如儿童歌剧《白雪公主》、儿童剧《巨人的花园》《七色花》。

        此外,“原创力量升级单元”将展现当下国内儿童剧原创的水准。《我们都带刺——奇尼和小伙伴们》《火光中的繁星》《体育场的流浪猫王》《老狼狂想曲》《树洞的秘密》等儿童剧,从不同角度展现儿童成长的主题,既贴近孩子们的现实生活,又经过舞台的提炼与升华。

  • 众文艺明星长城夜读品诗意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不到长城非好汉”,但仅仅是毫无创意的打卡式爬长城又有什么新鲜?位于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古北水镇,近日以一场特别的朗读会赋予长城新的文化意境。

        著名编剧、策划人史航邀请演员王珞丹、邢佳栋,歌手张楚、成方圆,以及导演李玉、脱口秀演员梁彦增等人登上司马台长城,在星空下进行了一场名为“并非不可能,烽火台上的倾听”的长城朗读会。在古老的长城上,这些演员、歌手、导演抛开他们身上的社会标签,专为朗读而来,以文学为指引,大胆跨界、重述经典,用声音的魅力找回倾听的本真。

        史航是此次朗读会的邀请人。他一向热衷于朗读这种形式,尤其是名人朗读,已经在鼓楼西剧场组织了许多次朗读会。在他看来,让导演、演员们成为朗读会的主角,就像是他们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小小转型,让人们看到他们有不一样的另一面,“很多导演,你熟悉他的作品,却并不知道他们朗读时会呈现什么模样,那非常有趣。”而王珞丹则是被史航描述的在星空下的长城上读诗的特殊意境吸引而来,还特意选择了和星星有关的诗。

        这些朗读者虽然都是名人,但是对于朗读并没有特别的训练。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朗读充满了质朴、真诚的情感,更具打动人的力量。他们选择朗读的作品也各有千秋,王珞丹选择朗读诗人江河的《星星变奏曲》和一些孩子的诗作,成方圆读了影响她人生的三毛散文,李玉导演则选择了日本诗人石川啄木的作品,借那些短到极致的作品,读出生活中的真相。久违的歌手张楚,选择朗诵一段自己歌词,“月光洒落在海岸,永不会改变的习惯……”

        据悉,以“并非不可能”为全新概念,朗读会为开端,今年夏天,古北水镇还将开启一系列全新另类长城玩法,如骑单车游长城、长城瑜伽营、长城星空帐篷营。

  • 吴冠中《狮子林》拍出1.4亿元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每年的嘉德“大观”夜拍,都是“高端买家”必争之地。6月2日晚,“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76件精品上拍。作为领衔本场拍卖的重器,吴冠中水墨画《狮子林》以逾1.4亿元价格成交。

        当晚9点45分,《狮子林》作为第383号拍品以8800万元起拍,随即叫价至9000万、9200万、9500万、1亿、1.1亿……最终,该件拍品由场外买家通过电话委托以1.25亿元拍得,加佣金最后成交价达到1.4375亿元。

        本件《狮子林》是吴冠中创作于1988年的一幅作品,描绘了苏州四大园林之一狮子林。《狮子林》一直被吴冠中看作是他走向《情结》《春如线》等抽象作品的“上马石”。在《狮子林》的创作中,吴冠中发现被前贤反复搬上画纸的禅园,与他对形式美、抽象美的追求十分合拍。画面中大面积的湖石组合搭配,同时也是点、线、面的穿插排列,充分展现了抽象的形式之美。

        2019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此幅《狮子林》甲冠市场迄今可见同题材创作,被誉为吴冠中意识流造型的典范巨制。该作完美阐释吴冠中“风筝不断线”艺术理念,补充完整了其关于抽象美、形式美理论的重要一环,成为其艺术的至关密钥。自《狮子林》开始,吴冠中开悟得道,游心象外,进入艺术神游的自由王国。

        此外,在当晚拍卖中,卢光照旧藏潘天寿《午睡》以超过预估价16倍的255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2932.5万元成交,被场内买家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