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国将建“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

        综合新华社消息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5月31日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说,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中国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对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企业实施封锁或断供,严重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外国企业、组织或个人,将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具体措施将于近期公布。

        记者问:中国政府出台“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出于什么考虑?

        答:当前,世界经济发展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面临严峻挑战,正常的国际经贸活动受到负面干扰。一些外国实体出于非商业目的,违背正常的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对中国企业采取封锁、断供和其他歧视性措施,损害中国企业的正当权益,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利益,也给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带来威胁,对全球经济造成负面冲击,对相关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造成损害。

        为维护国际经贸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企业合法权益,中国政府决定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

        问:中国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依据是什么?

        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反垄断法》《国家安全法》等有关法律法规,中国政府决定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将那些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实体实施封锁、断供或其他歧视性措施,对中国企业或相关产业造成实质损害,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或潜在威胁的外国法人、其他组织或个人列入其中。

        问:中国会对列入该清单的组织或个人采取什么措施?

        答:对于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的外国法人、其他组织或个人,将采取必要的措施。具体措施将于近期公布。

  • 美举措对我外贸外资影响总体可控

        近期,美对华不断升级贸易摩擦,并进行一系列无理指责。中方如何看待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行径?美对华加征关税对中国的外贸和外资将产生什么影响?中方将如何应对?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5月31日接受了记者采访。

        美指责中方“盗窃”知识产权是无中生有、欲加之罪

        记者:美对华单边加征关税,还不断指责中方强制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您对此怎么看?

        王受文:美方指责中方“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并以此为由挑起贸易摩擦,这完全是无中生有、欲加之罪。

        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2018年,中国的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54.2万件,连续8年居世界首位,其中,国外在华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4.8万件。专利申请的内容是公开的,如果是偷来的,别人立即就发现了,是申请不了专利的。此外,中国也从国外大量引进专利。2018年中国支付的外国专利许可费和技术使用费超过300亿美元,较10年前增长近4倍,每年平均增长13.2%。

        中国建立了较为完备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今年4月23日,我国修订了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标和商业秘密加强保护。新通过的外商投资法也明确禁止强制技术转让,下一步还要对著作权法、专利法进行进一步修改。中国还高度重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并加大对侵权假冒行为的执法力度。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情况如何?在华的外资企业最有发言权。今天,美国在华各类投资企业1.9万家。中国美国商会《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其会员企业在华运营的主要问题中,知识产权侵权已由2011年的第5位降低到2018年的第12位,体现出美国企业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认可。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强制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等问题。

        当然,任何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强调,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我们将认真落实,继续努力,为各类所有制企业创造更加公平、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美方欲通过极限施压迫使中方让步不可能实现

        记者:美方近期不断升级贸易摩擦,并对华为等高科技公司实施制裁,商务部对此怎么看?

        王受文:5月10日,美方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随后,美方又宣布启动对从中国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程序,并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将华为等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美方的这一做法损害了中国利益,损害了美国利益,也损害了世界利益。

        国际社会纷纷批评美方对华经贸限制措施,因为美方的措施是单边的、保护主义的,不讲规矩,破坏规则,完全是基于自身政治、经济需要,不考虑全球福祉,不考虑其他贸易伙伴的利益。今天美国可以肆意对中国商品征税、制裁中国企业,明天它就可以对其他任何国家征税、制裁其企业。美方凭借强权,搞贸易霸凌主义,每个国家任何企业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贸易战没有赢家,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中方始终认为,双方最终要通过对话解决经贸分歧。去年12月,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会晤达成重要共识,同意通过磋商解决经贸问题,最终取消所有相互加征的关税。中方认真落实两国元首共识,从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的大局出发,始终保持理性、克制的态度,与美方进行了多轮磋商。但美方出尔反尔,在磋商期间就宣布提高税率,随后又对中国企业实施单边制裁,导致经贸摩擦升级,责任完全在美方。

        在磋商中,中方始终强调要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主权和核心利益。平等互利,就是要确保磋商的地位平等、成果互利。如果一方强压另一方进行谈判,或者谈判结果仅让单方得利,这样的谈判不会取得成功。如果美方想通过搞单边主义、极限施压,迫使中方让步,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对我外贸影响总体可控,将多措并举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

        记者:美方采取加征关税措施后,对我国外贸有什么影响?商务部将采取哪些措施予以应对?

        王受文:美方加征关税措施会对中国外贸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但总体可控。

        首先,美国仍是中国重要出口市场,但重要性在下降。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出口的比重在1999年曾达22%左右,现在只有16%左右。美国占全球进口的市场份额同样在下降,从2000年的18.3%降到2018年的12.8%。

        其次,我们的出口市场日益多元。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比重从2013年的25.8%提高到2018年的28.3%,对自贸伙伴出口比重已提高到35.5%,对新兴市场出口比重也从1991年的23%提高到2018年的46%。中国有230多个贸易伙伴,是其中130个贸易伙伴的前三大进口来源地,是61个贸易伙伴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第三,中国外贸规模大、韧性强。我们有近40万家出口企业,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从改革开放初期的0.1%,提高到目前的50%,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外贸的主力军和生力军。一般贸易出口占比从2012年的48.2%提高到2018年的56.3%,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提高到30%。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将给外贸企业带来利好。比如,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制造业增值税率降低3个百分点,交通、运输、建筑等行业税率降低1个百分点,小微企业增值税的免征额提高到月销售额10万元,企业社保缴费比例降到16%,将为企业直接减负2万亿元。还比如,进一步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目前,进出口环节的监管证件由86种减少到46种,货物通关时间压缩了一半以上。中方连续4次主动下调关税,关税总水平由9.8%降至7.5%,平均降幅达23%。今年我们还将继续加快推进自贸区建设,积极发挥自贸协定作用;支持企业开拓多元化市场,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出口。

        中国外贸发展是经历过狂风暴雨的,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我们曾经受过多次考验。历史证明,中国外贸发展潜力巨大,我们有信心继续推动中国外贸稳中有进,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吸收外资影响可控

        记者:美方采取加征关税措施对中国吸收外资有什么影响?如何看待一些外资企业向国外转移产能的现象?

        王受文: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吸收外资的影响,我认为是可控的。

        第一,美对华投资占中国吸收外资比重较低,截至2018年底,美对华投资实际投入851.9亿美元,在中国整体吸收外资中占比仅为4.2%。去年中国吸引外资1383亿美元,其中34.5亿美元来自美国。

        第二,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吸引力。中国有近14亿人口的大市场,有不断壮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国内消费增长潜力巨大。2018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5.8万亿美元,美国约为6万亿美元。2019年1至4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91万亿美元,美国为1.93万亿美元,差距很小。

        另外,外资企业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对于扎根中国、面向中国市场的外资企业,受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是有限的。特斯拉、埃克森美孚、巴斯夫、宝马三期等大项目纷纷在华落地,就是看好中国持续增长的巨大市场带来的发展机遇。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外资企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前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下降了23%,去年这一数字预计下降19%,同期中国吸收外资分别增长了2%和1.5%。

        当然,目前确实存在部分以出口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国外转移产能的现象,但总体占比不大。根据最近中国美国商会调查,只有约2%的美资企业计划退出中国市场。企业向外转移,虽然可能节省一些成本,但也面临其他不确定风险,例如产业配套能力、经济发展环境、劳动力素质等,同时也包括美国对其投资地采取贸易限制措施的风险。

        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

        记者:商务部如何看待在华外资企业的发展前景?将采取哪些措施进一步增加对外资的吸引力?

        王受文:我认为,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有很好的合作与发展机会和前景。首先,我们将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去年已将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压减到48条,今年7月1日前还将出台新一版负面清单,继续压缩。中国开放的大门还会越开越大,我们正在制定《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扩大鼓励外商投资范围。我们还要新布局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探索自由贸易港建设,推动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吸引外资规模占全国的20%,是外商投资的重要平台。国务院刚刚印发了文件,推进国家级经开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为外资企业提供更好的投资平台。

        我们还将持续改善营商环境。落实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讲话精神,我们将加强法治政府、诚信政府建设,按照扩大开放的需要修改完善法律法规,在行政许可、市场监管等方面规范各级政府行为,清理废除妨碍公平竞争、扭曲市场的不合理规定、补贴和做法,公平对待所有企业和经营者,完善市场化、法制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我们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有政治制度优势和庞大的市场优势,经济发展韧劲十足、回旋余地大,完全有信心、有底气、有能力保持外贸、外资规模稳定,保持国民经济稳定健康发展。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  

  • 不满非法移民涌入 特朗普对墨加征关税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5月30日宣布,美方6月10日起将对墨西哥所有出口美国的商品征收5%关税,以施压墨方加大力度阻截中美洲非法移民。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5月30日在致特朗普的公开信中表示,墨西哥不希望与美国发生冲突,主张两国通过对话以慎重负责的态度解决移民问题争端。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去年已与墨西哥、加拿大达成区域贸易协定,现在却为了在非法移民问题上早日拿出“政绩”,不惜加大火力、转嫁矛盾、挥动关税大棒,只会令近邻远交都更认清其霸凌面目。

        逐步加压

        特朗普5月30日先是告诉媒体记者,正就边境安全谋划就任总统以来“最大”的重要声明,稍后借助社交媒体“推特”宣布,从6月10日起对墨西哥所有输美商品征收5%关税,“直到非法移民停止经由墨西哥进入我们国家”。

        他写道:“关税将逐步提高,直到非法移民问题得到纠正,那时关税才会取消。”

        白宫随后发布声明,对墨关税将从7月1日起提高至10%,以后每个月提高5个百分点,10月1日提高至25%,后续维持这一水平,直至墨西哥“实质性阻止”非法移民北上美国。

        特朗普多次指认墨西哥政府做得不够。近几个月,美国执法部门每个月拘留大约10万名穿越美墨边界的非法移民。一名白宫高级官员说,得克萨斯州5月29日拦下一支1036人的偷渡队伍,是去年10月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令特朗普尤为关切。

        墨方拒绝接受美方指责,同时努力管控非法移民,包括不久前阻拦一支北上的非法移民队伍,逮捕数以百计中美洲非法移民。

        美联社报道,墨西哥塔帕丘拉市临近危地马拉边界,成为墨方遏止中美洲移民入境的中心。由于墨西哥政府拒绝发放签证,数以千计中美洲移民滞留在这座城市,无法北上。当地执法部门本周清理非法移民搭帐篷暂住的多座公园,突击搜查非法移民居住的旅馆。

        “毫无道理”

        墨西哥经济对美国依赖程度较深,80%的出口商品输往美国。路透社解读,特朗普加征关税将对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领导的政府构成直接挑战,增加两国经济关系恶化的风险。

        洛佩斯政府正寻求国会批准新版北美自贸协定“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法新社报道,特朗普的决定令墨西哥人难以置信、愤怒。

        墨西哥外交部分管北美事务的副部长赫苏斯·塞亚德5月30日晚些时候告诉媒体记者,这一举措令墨方吃惊。他说,谁都不可能预见美方干出这种事,因为移民事宜而加征关税“毫无道理”。

        “我们与美国构建良好关系的势头现在不错,可这就像是一场冷水浴。”

        在塞亚德看来,特朗普制定“灾难性”举措,如果美方真的就移民问题兑现关税威胁,后果将“极其严重”。

        按照他的说法,墨方不会坐以待毙。如果美方6月10日提高关税,“我们将不得不作出有力回应”。

        墨总统洛佩斯5月30日发表了一封致特朗普的公开信。他在信中呼吁特朗普加强对话,寻求解决移民问题的根本方式。他表示,希望两国避免冲突和战争,摒弃“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做法。

        洛佩斯说,社会问题不能通过关税或强制性措施解决。墨西哥政府致力于加强合作以推动发展,鼓励增加生产投资以创造就业,希望从根本上解决移民问题。他还说,墨西哥正履行自身职责,采取措施避免移民经过墨西哥前往美国。(综合新华社消息)  

  • 美方不要高估自己的造谣能力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 侯晓晨 马卓言)针对美方称中国正成为一个虚弱的国家,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31日正告美方:不要高估自己的造谣能力,也不要低估别人的判断能力。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5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美方在对华经贸问题上处理得很好。中国很想与美达成经贸协议。双方此前已达成协议,但中方破坏了协议。美对华进口产品加征的关税正对中国造成破坏性影响,促使在华制造商离开中国前往越南等其他亚洲国家。中国正成为一个非常虚弱的国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说,美方说这种谎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中方都及时地予以揭穿。“但美方似乎很执着,甚至很执迷,依然在不断地重复这些谎言。美方似乎相信,说得越多,信的人就越多;说得越多,底气就越足”。

        “这里我要正告美方,不要高估自己的造谣能力,也不要低估别人的判断能力。真正的底气不是来自于反复重复的谎言和谬论,或者自我编织的某种幻觉,而是来自于顺应时代潮流,来自于赢得人心向背。”耿爽说。

        他说,美方当前采取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径遭到了美国国内民众的强烈反对,也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我们希望美方能够认清形势,早日悬崖勒马,回归正轨。”

  • 赞赏马来西亚总理关于文明对话观点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 侯晓晨)据报道,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近日出席第25届“亚洲的未来”国际交流会议期间表示,我们应摒弃意识形态差异,和各国建立友好关系、寻求合作。现在的中国越来越开放,东西方文化和政治体制应相互借鉴和促进。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3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对这一观点表示高度肯定与赞赏。

        “我们也奉劝那些鼓吹所谓‘文明优越论’和‘文明冲突论’的人,多听一听这位90多岁高龄的资深政治家的忠告。”耿爽说。

        耿爽说,当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持续蔓延,国际秩序和多边贸易体制遭受严重冲击,在此情况下,各国摒弃意识形态偏见、加强交流合作、携手应对挑战显得尤为重要。

        耿爽表示,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与会的各国都强调,不同国家、民族和文明间应坚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中方愿与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秉持上述精神,坚定捍卫多边主义,维护当前国际秩序,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肩负起我们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耿爽同时表示,马来西亚是中国的友好近邻和重要合作伙伴,中方一贯高度重视中马关系。中方愿以两国建交45周年为契机,同马方继续增进互信、深化合作,为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注入新内涵,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注入更多正能量。

  • 中俄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界河公路大桥合龙

        5月31日拍摄的中俄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界河公路大桥合龙现场(无人机拍摄)。当日,中俄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界河公路大桥合龙。新华社发  

  • 大庆在京签2.2亿元农产品订单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日前,黑龙江大庆市政府与北京宏福国际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本来生活网三方签订2.2亿元“宏福柿”及林甸本土农产品采购订单购销合同,将黑龙江大庆市林甸县扶贫攻坚战的规划落到实处。

        北京宏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走进大庆市林甸县,开启了12万平方米种植基地的建设。为了进一步推进林甸县农业产业化,将振兴当地经济落到实处,也使得大庆“温泉之乡”优质无公害土特产品全面走向市场,宏福农业携手本来生活网,打造线上线下购销平台,用互联网助推农业产业化发展,使扶贫更加精准化、数据化,从而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

        大庆宏福现代科技产业园是北京宏福(控股)集团打造的大型综合园区(特色小镇)的核心农业产业项目,占地约5000亩,计划分三期建设现代智能温室270公顷。总体项目完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现代智能温室群(玻璃城)。

  • 刘国鋕:赤子之心死而无愧

        据新华社成都5月30日电(记者 袁秋岳)刘国鋕,四川泸州人,1921年出生于当地名门望族。1940年在西南联合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2年,刘国鋕从昆明到重庆找党组织,在中共南方局的领导下,以四川省银行经济研究所资料室工作人员的公开职业作掩护开展工作。1947年2月28日,《新华日报》被迫撤退后,刘国鋕大力协助《挺进报》的出版发行。同年6月1日,国民党在成渝两地进行大逮捕,刘国鋕终日奔走,成立“六一事件后援会”及共产党外围组织“六一社”,领导抗暴游行、营救“六一”大逮捕被捕师生。不久中共重庆市委决定成立沙磁区学运特支,他任书记。

        1948年4月,由于叛徒出卖,刘国鋕不幸被捕。刘家通过各种途径进行营救,并从香港请回刘国鋕的五哥刘国錤,他是国民党四川省建设厅厅长何北衡的女婿。在丰厚的利诱下,国民党重庆行辕二处处长徐远举同意放人,但提出:刘国鋕必须在报纸上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组织。刘国鋕毫不犹豫地说:“不行。我死了,有共产党,我等于没有死;如果出卖组织,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1949年7月,五哥刘国錤再一次来到徐远举办公室为刘国鋕奔走。徐远举同意刘国鋕可以不声明退党,但要在刘国錤替他写的悔过书上签字,才能将其释放。然而,刘国鋕仍十分坚定地表示:释放必须是无条件的。这样,第二次营救也失败了。

        1949年11月27日,刘国鋕在国民党特务的大屠杀中殉难,时年2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