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孩子血型竟可以与父母不同?

        张田勘

        日前媒体报道了一则孩子与父母“血型不符”的新闻,引起公众热议。

        方先生在带女儿看病时发现,自己是O型血,妻子是A型血,女儿却是B型血。这一结果显然违背了公众所知的血型遗传规律,令他疑虑重重。后经权威机构鉴定,确认女儿是方先生和妻子的骨肉。

        这是怎么回事呢?

        1 血清学检出的血型未必准确

        人的血型来自父母血型的遗传,因此具有稳定性。人们所熟知的是ABO血型系统及Rh血型系统。其中,ABO血型婚配在后代身上所能产生的血型如下表所示:

        父母子女血型遗传对照表

        父母血型  子女可能血型  子女不可能血型

        O+O  O           A、B、AB

        O+A  O、A       B、AB

        O+B  O、B       A、AB

        O+AB  A、B       O、AB

        A+A  O、A       B、AB

        A+B  A、B、AB、O     -

        A+AB  A、B、AB   O

        B+B  O、B       A、AB

        B+AB  A、B、AB   O

        AB+AB  A、B、AB   O

        从血型遗传对照表中可知,O型血与A型血夫妻结合,其后代的血型只能是A型或O型,不会有AB型和B型。因此,方先生对女儿血型的疑虑是正常的,因为O型血与A型血夫妻不会生出B型血的后代。

        那为何方先生女儿的血型是“不可能的B型”呢?血型的复杂性可以解释这一点。

        临床上一般的血型查验是血清学检测,难以检查到复杂的情况,只有用血型鉴定的金标准——血型基因检测,才能查出真正的血型。通过血型基因检测发现,方先生的妻子袁女士的血型并不是A型,而是AB亚型。AB亚型与普通的AB型还不一样,它的A型抗原是正常的,但B型抗原表达极微弱。而O型父亲和AB亚型母亲是可以生出B亚型的孩子的。

        通过血型基因测序,发现方先生的血型基因是正常的O01/O01,袁女士的基因是A102/Bw11。袁女士的血型基因除了正常的A基因外,还有一条发生了突变的B基因,即Bw11基因。因此,夫妻俩的两个女儿的基因型都是Bw11/O01,其中Bw11来自母亲,O01来自父亲。

        这种发生突变的Bw11基因极为少见。由于Bw11基因和A基因在一起时,B抗原表达极弱,A抗原表达正常,因此袁女士的血型用一般血清学方法检测常被误以为是A型,实际上她的血型应该表述为“ABw亚型”。

        再深入进行族谱调查便能发现,袁女士的母亲血型基因正常,父亲有一条同样的Bw11基因,她的弟弟也有一条Bw11基因,因此袁女士的Bw11基因遗传自父亲。在明确了袁女士是ABw亚型,她和方先生的两个女儿是Bw亚型后,未来如果遇到输血情况就应特别注意。袁女士输血首选ABw型血,两个女儿首选Bw型血,三人都可选O型洗涤红细胞血,但一般不选用普通AB型血或B型血。

        这件事还提出了一个关于“血型改变”的问题。如果父亲或母亲的血型基因发生突变,会导致后代的血型发生改变。所以,血型遗传在稳定之余,也有变性。

        2 血型还可能中途改变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血型是与生俱来的,终生不变。除了遗传因素外,某些特定情况下人的血型可以发生改变,既可以是永久改变,也可以是临时或短暂的改变。

        这首先体现在移植骨髓干细胞的病例身上。人如果患了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等血液病,机体的造血功能就会减弱和遭到破坏,而人的造血功能是由骨髓中的干细胞来完成的。所以患者需要移植他人的骨髓造血干细胞,当完成这个过程后,受者的血型就可能会改变。对此,国内外有许多临床报道指出,接受骨髓移植后受者的红细胞血型转变为了供者的红细胞血型。如供者是A型,不论移植前受者是哪一种血型,移植后都会变成A型。

        尽管现在的研究还没有给出“血型改变”的完整答案,但通过一些事实和原理的推论可以初步给予解释。因为对受者移植骨髓干细胞主要是通过HLA(人类白细胞抗原)配型来进行的,所以受者与供者之间的ABO血型不合也可以移植。移植骨髓后,由于受者自身的造血干细胞功能逐渐退化到完全丧失功能,红细胞不断衰亡,就由移植进来的供者的干细胞担当起造血功能。从而,新生成的血液红细胞和白细胞就成为受者血液中的主要成分,其红细胞上的抗原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成为供者的抗原。同时,受者血清中原有的抗体也在逐步消失,于是受者的血型便慢慢转变为供者的血型。

        那么,这种血型变化是长久的还是短期的?如果受者的造血功能被移植进来的供者的骨髓干细胞完全或大部分替代,那么这种血型的改变就是长期的,除非受者自身的造血功能得到恢复,并在造血中占主导地位。

        只是,这种血型改变最为现实的问题是如何给受者输血。目前国内外研究的结论是,干细胞移植者在血型未改变之前,还是按其原有血型输血,如已转变为供者血型就应按新血型输血。但在每次输血和使用血液制品前,都必须严格进行ABO血型的查验,使用的血液和血液制品也要做技术处理,才可避免凝血反应的发生。

        血型还可以出现短期的或不彻底的血型改变。这种临时改变血型的原因有多种,如婴幼儿发育还未成熟、患病尤其是患癌、输血、服药以及接受放射性治疗等,都可以在短期内改变或表面上改变一个人的血型。但这类血型改变仅属于表现型的改变,不是基因型的变异。短暂的血型改变在病情得到控制后,大多数会变回原来的血型。

        这类血型改变也都是不彻底的。实验证明,这些患者只有红细胞上的抗原发生了改变或抗原性减弱,血清中的抗体却没有发生变化,唾液中的血型物质也没有发生变化。因此为了输血安全,鉴定血型必须做正、反定型,才有可能防止误定血型,以免造成输血反应。

        3 血型转变可在体外实现

        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还有一种人为的“血型改变”,但本质上不是改变血型而是改变血液血型。例如,把抽出的B型血改变成O型血。

        血型是红细胞表面抗原决定的,这些抗原其实是多种糖链结构。其中,O型血的结构成分最简单,B型血比O型血多了一个半乳糖,而其他血型又多了一个到几个糖链。如果把这几种血型的基本结构比喻为树,它们的不同之处就像一棵树上长出了不同的分枝,只要把这些分枝剪掉,就能转变成O型血。

        B型血比O型血在红细胞表面最外端多了一个半乳糖,利用一种酶就可以把这个分枝剪掉,这个酶就是阿尔法半乳糖苷酶。它可以把B型血中最外端的半乳糖切除掉,使B抗原活性丧失,呈现O型血的典型特征,也就使B型血转变成了O型血。

        所以,这种方法改变的只是抽取出来的血液的血型,为权宜之计,是为应对血液储备不足时的临时措施,或者是用作研究,并非真的改变一个人的血型。

        总之,血型由遗传形成,而这种遗传是由基因来决定一个人的红细胞、白细胞以及血小板上的抗原,从而形成自己的血型。血型不是简单的型号分类,它的复杂性对人体遗传和健康的影响还存在许多未知的可能,需要人类继续探索。

        延伸阅读

        血型与血型种类

        血型是指血液成分(包括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表面的抗原类型。通常我们所说的ABO血型是按红细胞所含有的抗原来分型的。

        1920年,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病理学家兰德斯坦纳发现,如果按血液中红细胞所含抗原物质来划分血型,就可以避免患者因输血而发生血液凝集并导致死亡。具体的区分是以人血液中红细胞上的抗原与血清中的抗体来定型。红细胞上含有A抗原(又称凝集原),而血清中含有抗B抗体(又称凝集素)的称为A型;红细胞上含有B抗原,而血清中含有抗A抗体的称为B型;红细胞上含有A抗原和B抗原,而血清中无抗A抗体、抗B抗体的称为AB型;红细胞上不含A抗原和B抗原,而血清中含有抗A抗体和抗B抗体的称为O型。

        因此在输血前需要做血型鉴定,确保输入同一血型的血,或虽不是同一血型但不会发生凝血反应的血,如O型可输给A型、B型和AB型。

        1921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向全球推广认同和使用A、B、O、AB四种血型,即传统的ABO血型分类。由于在血型发现和分类上的贡献,兰德斯坦纳获得193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并被誉为“血型之父”。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除了ABO血型外,还有其他分类。1940年兰德斯坦纳和韦纳又发现了Rh血型。到1995年,有23个红细胞血型系统被发现,外加一个低频率抗原组、高频率抗原组和尚未形成体系的血型集合,抗原总数达193个。1958年,法国的道塞特发现第一个人类白细胞抗原(HLA)。

        截至目前,人类的血型分类已有ABO血型、Rh血型、HLA血型等多种血型系统。在生活和医疗中应用最广的也是ABO血型、Rh血型、HLA血型,前两者与输血和妊娠密切相关,后者与器官、骨髓和干细胞移植密切相关。

  • 头晕?腿疼?四肢测压揪出“真凶”

        杨宇 张童

        家住天通苑的李师傅半年来经常头晕、走路不稳,特别是在晾衣服、取高处物品、打乒乓球时会突然发作,近来症状发作得越来越频繁,甚至晕倒了一次。

        李师傅的街坊刘大妈年近七旬,一年来觉得腿脚力不从心,往往走上三五百米双腿就酸胀乏力,如灌了铅一般,停下来休息才有所好转。

        这两个人在血管外科的门诊相遇了。等医生问诊查体开出检查单来,二人均感不解,“头晕”“脚痛”不是一个症状,居然要做同样的检查——肢体动脉节段测压。

        两位老人到底怎么了,难道他们的病是同一类?

        肢体动脉节段测压,即在人体的两只胳膊、两条腿绑上类似于测血压的袖带来测量血压,检查过程不到十分钟。凭借这项检查,血管外科医生发现了两位患者“怪病”的根源。李师傅是锁骨下动脉狭窄,刘大妈则是下肢动脉粥样硬化闭塞症。

        做一个这样的检查,就直接把病查出来了?虽然测血压是就医时再简单不过的基础检查,但它对于血管外科的诊治来说尤其重要。我们来重点讲讲“四肢测压”为什么能够抓住头晕和腿痛的“真凶”。

        一是双上肢血压明显不等关联两种病

        正常人双上肢血压差值在10mmHg以内,大于20mmHg的差值就应考虑相关疾病。

        首先考虑的疾病是“锁骨下动脉狭窄”。锁骨下动脉是向上肢供血的血管,狭窄、闭塞会导致上肢缺血,出现上肢疼痛、无力、该侧血压下降等。由于锁骨下动脉发出分支椎动脉向大脑供血,一部分严重的锁骨下动脉近端病变患者当肢体运动量增加时,上肢便无法通过锁骨下动脉从主动脉获得足够的血液供应,而是通过锁骨下动脉的分支椎动脉向小脑“窃取血液”,导致小脑严重缺血。这种现象被称为“锁骨下动脉窃血”。通过上肢动脉测压及时发现锁骨下动脉狭窄,进行开刀搭桥、介入球囊扩张或支架等治疗,就能避免颅内缺血的严重后果。

        其次要考虑的疾病是“主动脉夹层”。一部分突发剧烈胸痛的患者到医院确诊为胸主动脉夹层,其往往会出现双上肢血压不等。主动脉夹层是人体内最大的供血血管主动脉出现内膜撕裂引发的严重疾病,会出现脏器缺血坏死,可致人死亡。当主动脉夹层累及锁骨下动脉时,会影响上肢血流而出现受累侧血压下降。一旦发现主动脉夹层,应积极控制血压并积极手术治疗,避免撕裂的血管范围进一步扩大、夹层进一步进展加重。

        二是上下肢血压差异大关联动脉问题

        通过测量踝部胫后动脉或胫前动脉,以及肱动脉的收缩压,得到踝部动脉压与肱动脉压之间的比值,就是踝肱指数(ABI)。正常人休息时踝肱指数的范围为1.0-1.4;低于0.8提示中度动脉疾病;低于0.5提示重度动脉疾病;低于0.3提示严重肢体缺血。

        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早期常表现为发凉、麻木,腿部肌肉会出现痉挛,俗称“抽筋”,容易与其他疾病混淆,常被误认为是老年人缺钙或腰椎病。如果病变继续发展,就会出现“间歇性跛行”,特点是在行走数十米至数百米后出现下肢疼痛,停下休息疼痛缓解,继续活动疼痛又反复出现。出现跛行症状仍没有诊治,会出现“静息痛”,患者即使不运动仍有下肢疼痛,尤其在夜间入睡时更重。这个阶段患者必须积极治疗,严重下肢缺血者一旦发生足部皮肤破损,创面将迁延不愈,甚至只能截肢。

        (作者: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血管外科医师)  

  • 饮用过多果汁
    害处不亚于碳酸饮料

        袁原

        相比碳酸饮料和其他含糖饮料,人们常以为果汁更健康。然而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饮用过多的果汁同样危害健康,死亡风险不亚于碳酸饮料。

        美国埃默里大学研究人员分析先前的调查数据得出上述结论。这项调查涉及13440名年满45岁的美国人,调查随访6年期间,168人死于冠心病,1000人死于其他原因。研究显示,计入肥胖等因素后,每天每多摄入355毫升100%果汁,死亡风险增高24%;每天每多摄入355毫升含糖饮料,死亡风险增高11%。研究人员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100%果汁与含糖饮料的成分“非常相似”。

        “100%果汁含有一些维生素和植物营养素,这是大部分含糖饮料所没有的,但这两种饮料的主要成分都是糖和水。尽管含糖饮料中所含的糖为加工过程中添加,100%果汁所含糖是天然存在的,但它们在人体新陈代谢中会引发同样的生物化学反应。”研究人员称。不过,相比碳酸饮料,适度饮用果汁并非不可,“由于果汁含有维生素和矿物质,适度饮用仍然比碳酸饮料和其他含糖饮料好。”研究人员之一、埃默里大学教授雅娜·韦尔什说。该研究报告刊载于最新一期《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开放》期刊。

  • 日研发帕金森病新药
    可抑制蛋白异常蓄积

        华义

        日前日本大阪大学等机构宣称,研发了可抑制与帕金森病相关蛋白质蓄积的新药物,在动物实验中已确认具有改善帕金森病症状的效果。

        帕金森病的产生被认为与脑内一种名为“α-突触核蛋白”的蛋白质异常蓄积有关,迄今没有根本的治疗方法。大阪大学和东京医科齿科大学等机构的研究小组最近研发出可抑制“α-突触核蛋白”蓄积的寡核苷酸药物,它能够与“α-突触核蛋白”基因结合并阻碍其合成,从而抑制这种蛋白质的蓄积。研究人员在实验鼠实验中发现,接受该药物治疗的帕金森病模型实验鼠“α-突触核蛋白”蓄积受到抑制,行动障碍也得到了改善。

        研究小组表示,期待这一研究成果和方法能够成为帕金森病的划时代疗法,也期待将其应用于其他神经疾病的治疗。相关研究成果日前发表在英国《科学报告》杂志上。

  • 男性带薪陪产假
    或降低其生育意愿

        王鑫方

        西班牙一项研究显示,与未休带薪陪产假的男性相比,休陪产假的男性生育更多子女的意愿较低,再生一个孩子的时间间隔更长。

        西班牙于2007年开始允许男性休两周带薪陪产假。庞培法布拉大学和巴塞罗那大学研究人员起初想调查这一制度对劳动力市场和性别平等的影响,结果意外发现,休陪产假的男性生育意愿下降,再次生育的时间间隔延长。

        研究人员猜测,出现这些趋势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陪产假增加男性育儿参与度,使得女性得以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从而降低生育意愿;二是男性更多地参与育儿后会体会到育儿艰辛,或者更重视子女质量而非数量,因此不再急于多生孩子。

        不过,研究人员在由荷兰最新一期《国民经济学杂志》季刊刊载的文章中写道,西班牙这一情况未必适用于所有国家和地区。西班牙实行男性陪产假制度以前,大部分家务由女性操持,男性很少参与育儿。这项研究显示,自陪产假制度实施以来,男女家务分担逐渐均衡,女性产后6个月就业率大幅提高,男性就业则未受影响。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