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风致人死亡该谁担责

        姚媛

        新闻链接

        5月19日,强风“袭击”北京。在白纸坊西街,一棵大树被大风刮倒后,正好砸中了一名送餐员,经抢救无效,送餐员死亡。那么,谁该为此担责呢?该送餐员的家属能否获得赔偿?如果能,能获得哪些赔偿呢?

        1 “大风”并不一定构成不可抗力

        无独有偶,同日,在强风的作用下,北京东直门外斜街西侧、东直门枢纽站东边的一墙体倒塌,并砸中三名路人,其中两人当场死亡,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无论是墙体的倒塌,还是树木的断落,均符合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发生倒塌、脱落及坠落的规定。也就是说,路人及外卖送餐员的家属,可以要求致害物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此处需要注意的是,按照上述规定,路人及外卖送餐员的家属仅需证明侵权事实的发生,不需证明致害物的所有者及管理者是否就侵权事实的发生存在过错,因为法律规定存在上述情形时,直接推定致害物的所有者及管理者存在过错。

        作为墙体或大树的所有者或管理者,在实践中,通常会主张大风是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以此作为免责事由。所谓“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像地震、台风、洪水、战争等。因此,笔者认为“大风”并不一定构成不可抗力,是否属于不可抗力,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但是一般来说,仅仅风大,是无法构成不可抗力的免责事由的。

        2 送餐员能否构成工亡

        所谓工伤,顾名思义就是指因工负伤。我国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是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是患职业病的;五是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是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结合上述事件,如果路人是在上下班过程中被墙体砸伤,或者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被墙体砸伤,那么应当属于工伤,其家属可以获得工伤赔偿。

        送餐员则需先行确认其与外卖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有三方面的判断依据:一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均具有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是劳动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三是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主要通过审查劳动者的入职情况、工作内容、工作安排主体、接受管理的情况、劳动报酬的支付以及社会保险缴纳等情况来判断双方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如果送餐员与外卖公司之间形成劳动关系,那么,其家属应当获得工亡的赔偿。

        3 民事赔偿与工伤(亡)赔偿能否同时取得

        被侵权劳动者有权获得工伤保险待遇或者其他社会保险待遇的,侵权人的侵权责任不因受害人获得社会保险而减轻或者免除。同样的,劳动者因第三人侵权造成工伤(亡)的,在第三人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后,用人单位仍应向劳动者赔偿工伤保险待遇。但需要注意的是,医疗费、交通费、残疾用具费等须凭相关票据赔偿的费用,仅能主张一次。同时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亡),第三人不支付工伤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如果送餐员及路人均能被认定工亡的话,那么,其家属既可以向致害物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主张民事赔偿,又可以获得工伤(亡)赔偿。

        近几年,每年都会出现因为刮风发生人身或者财产受损的事件,虽说事件因风而起,但是大部分的受害者都获得了致害物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支付的民事赔偿,甚至部分受害者还获得了工伤(亡)赔偿。但是,无论是致害物的管理者或所有者,还是受害者本人及家属,都不希望此类事件发生。因此,在日常生活当中,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应当重视自身的职责,对于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进行正常维护。笔者提醒广大群众,在天气恶劣时,应当尽量减少外出,出门时尽量避让树木、广告牌等物品;同时,对于用人单位,在天气恶劣时,应当减少安排员工外出工作,并在平时日常工作中加强对员工的安全事项教育。

        延伸阅读

        未缴纳工伤保险,

        能否获得工亡赔偿?

        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一)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三)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内因工伤导致死亡的,其近亲属享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待遇。一级至四级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死亡的,其近亲属可以享受本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待遇。由此可以看出,工亡可以获得的补偿由三部分组成,一是丧葬费,二是供养亲属抚恤金,三是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其中第二项供养亲属抚恤金需要符合相应的规定才能获得。

        依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应当参加、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 二手车买卖纠纷频出,法律怎么说?

        徐星星  李囡

        二手车网上交易模式让车源、买家更加集中,降低了流通成本,方便了买卖双方,但与此同时,二手车买卖纠纷也时有发生,引发诉讼维权。

        证据未能证明二手车有问题

        诉讼请求不能被支持

        ■案情回放

        赵某在某二手车交易平台看中了一辆二手车,与车主许某以及平台签订了《买卖定金协议书》(即购车格式合同),该平台还于过户前出具了《复检报告》,上面显示,除部分外观擦伤外,车辆的动力、转向、传动、刹车等系统均暂无异常。赵某提车后欲将车辆在内蒙古赤峰市过户,但上了高速没多久就发现车内有异响,为防止危险发生,他就近找了一家汽修店,发现车辆前轮轴承裂开,且变速箱无法升档,于是对车辆进行修理并更换了部分配件。针对维修费用,二手车交易平台的售后人员表示这不在售后范围内,不予赔偿。赵某诉至法院,认为该平台对车况质量有所隐瞒,要求赔偿维修费1万余元。法院审理后,因举证资料不能证明所诉事实,因此对赵某的全部诉讼请求未予支持。

        ■法官说法

        法院审理认为,当事人应对其主张的事实提供证据。本案中,如赵某主张涉案车辆存在质量问题、车辆部件需要维修或更换,应举证证明,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赵某提交的《维修单》并未载明维修更换部件的原因,因此,无法看出是因车辆部件损坏而进行必要的维修,也无法看出维修和更换的部件是赵某提车前已坏,还是上路后被损,赵某也未提交相应的付款票据等证明其实际支付了维修费用,因此,法院不能支持赵某的诉讼请求。

        消费者在买卖二手车时,首先要确认车况再交定金,买方在支付各项购车费用前一定要先确认所购买的二手车的车况质量、购置年限、是否为事故车辆、是否有违法行为尚未处理等。其次,如果格式合同中存在不合理的如扩大一方交易风险的条款,消费者有权要求对格式合同条款进行调整和修改。最后,还要确认二手车交易平台提供售后服务的条件和流程。如二手车交易平台为买方所购车辆提供售后服务,则平台有义务明确告知其提供售后服务的条件、内容以及报修流程、联系方式等,有相应的保修卡、保修手册的应向买方发放。车辆如发生售后服务范围内的情形,买方应依照相应的报修途径和流程向交易平台报修。

        平台欺诈卖车人

        格式条款被认定为无效

        ■案情回放

        郑女士花了9万元通过某二手车平台购买了一辆二手车,仪表盘显示该车行驶里程数为4.9万公里。二手车平台除签订了购车合同外,还提供了作为合同附件、未签字盖章的《二手车检测报告》。郑女士将车辆送至4S店做检测时发现,该车辆在半年前的实际行驶公里数已达9.8万公里。她认为该平台存在欺诈行为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支付10万元赔偿金。二手车平台认为,其仅是中介公司,与原告郑女士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受实际卖家委托。而且在检测报告中,明确说明“检测报告中表明的里程数仅为参考,不对真实里程数作出承诺。”法院认为,二手车交易平台存在欺诈行为,其出具的检测报告中的该条款属于格式条款,应认定为无效,判决支持了郑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格式合同是指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法律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有提示、说明的义务,应当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并按照对方的要求予以说明,免除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当事人主要义务、排除对方当事人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本案中,平台单方免除了其在交易中对车辆里程数负有的保证真实责任,且未提供证据证明已尽到提醒注意或说明义务,因此该格式条款无效。

        民事欺诈行为是指在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过程中,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作出错误的表示的行为。本案中,二手车平台作为专门经营旧机动车的经纪公司,具有车辆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检测能力,对其公司所出售车辆的重要情况应当明知,且负有向消费者告知车辆真实状况的义务,而其未能准确告知消费者,属于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欺骗、误导消费者购买涉案车辆,构成欺诈。按照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买车却迟迟未办过户

        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案情回放

        原告丁某接到二手车销售人员电话,称有人欲购买其挂在网上的一辆别克凯越车。经过多番商量,最后成交价是17000元,条件是买家刘某承担车辆存在的违章情况。随后,丁某应约将车开到一门店,经过验车,刘某确定购买。在双方办理过户手续过程中,刘某私自将车开走。丁某诉至法院,要求刘某协助办理过户手续,二手车交易平台与刘某赔偿损失4500元。法院经审理判决刘某协助丁某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并赔偿对方损失1500元。

        ■法官说法

        本案中,双方已明确约定,合同签署后且全额支付交易车辆价款后3个工作日内,双方须办理过户手续。车辆买卖办理过户是双方应尽的义务,且因涉案车辆及相关手续均已交付刘某,刘某作为买受人应当协助丁某办理过户手续。因涉案车辆在进行买卖时存在违章未处理,丁某对造成本案纠纷有一定过错,他所称当时谈妥由刘某承担违章无证据支持,因此法院对其损失承担比例予以酌定。二手车交易平台仅作为居间人促成刘某与丁某达成买卖合同关系,已经履行完毕应尽的合同义务,丁某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在此需要特别提示的是,二手车买卖双方及平台都应当严格遵守合同约定,否则就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本案中双方尚未办理过户手续,丁某即将车辆所有手续及车钥匙交付对方,其对纠纷的发生也负有一定的责任,理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 恶意消费公众善意
    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黄天闻

        据报道,河南周口一女子刘某因家庭矛盾,与亲友策划将其尚在襁褓的男婴抱走,此后她谎称散步晕倒后孩子被盗并报警,警方介入调查,在网上发布消息,全国十多个省市公检法司官微以及各大媒体、无数网友和公益组织纷纷转发扩散,事件迅速引发社会关注。但没过两天,案件发生反转,部分策划者向警方投案,目前已被拘留。“拿孩子开玩笑,感觉好心被糊弄了……”很多网友留言表示不满。

        从婴儿“被盗”到“丢失”再到找到,“周口婴儿丢失事件”着实将关注此事的热心网友、公安机关“涮了一把”。策划者为了一己私利,置社会利益于不顾,造成社会资源被浪费、爱心被嘲弄,其行为不但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的不良社会效果,也触碰了法律的红线。

        该事件中,就当前警方通报的情况,刘某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主观上并不存在拐卖婴儿的故意,尚难以判断其是否有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嫌疑,但其谎报警情、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已涉嫌违法。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谎报险情、疫情、灾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行为人需承担罚款或者拘留的行政处罚;而根据我国刑法修正案(九),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则需承担刑事责任。

        在此次事件中,策划者故意制造虚假警情,明知或应知其行为将扰乱正常社会秩序,具有主观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法律所禁止的报假警的行为,且该行为造成了扰乱网络秩序、扰乱公安机关工作秩序的后果,侵害了正常的公共秩序,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整个事件虽然最初只是家庭内部矛盾,可是在报警的一瞬间,公民要求国家机关介入,再通过互联网传播,此事就已进入公共领域。策划者们在“精致的利己主义”思维下,以为造谣成本很低,但这场闹剧对于社会、公众诚信以及无辜的婴儿,造成的伤害恐怕难以估量。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社会公共资源、国之公器更不容被作为私人工具肆意挥霍,公众善意也经不起屡次透支。对于恶意消费公众善意、恶意消耗社会诚信的行为,法律应当进行严厉制裁,为社会诚信建设保驾护航;同时,作为法治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也应以实际行动做好诚信公民、诚信企业、诚信组织,以个体诚信的涓涓细流汇入社会诚信的大海,共同守护和推动社会诚信。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 购买车辆被开走
    自诉侵占被驳回

        张浩 范静怡

        案情回顾

        贺某2013年从刘某处购得一辆他人名下的汽车,二人仅手写了一份出售协议,未到车辆主管机关变更备案,贺某也未向登记车主师某核实情况。2015年,为更换车辆发动机,贺某通过身份证信息找到了师某,但对方称刘某仅是承租该汽车,他对其处理车辆的行为并不知情。后师某趁贺某不备将涉案车辆开走,贺某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师某涉嫌盗窃,公安机关经侦查后认为其未构成盗窃。于是,贺某又向法院自诉师某犯侵占罪,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赔偿损失3万元。法院审理后最终判定,贺某提供的证据不充分,且不能补充新的证据,因此驳回其诉讼请求。

        法律提示

        刑法第270条的侵占罪,是指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2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本条罪,告诉的才处理。

        自诉人贺某通过刘某获得涉案车辆时,仅与刘某手写了一份出售协议,贺某没有向登记的车主师某核实刘某获得车辆的过程、是否有委托手续等资料,也未向车辆主管机关申请变更车辆所有权人登记,导致在现有证据下无法确认贺某拥有该车的所有权,进而无法认定师某犯有侵占罪。

        日常生活中,有些人在从事民间交易时,不注意交易形式的合法性,往往导致交易行为的无效,乃至“人财两空”。法官提醒公民个人在进行二手车买卖时,一定要查看相关手续,必须证照齐全才能进行交易,证照不全时应当进一步核实,并办理过户手续。这样才能确保交易的安全性、合法性,避免出现“人财两空”的结局。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本版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