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话题剧”要出爆款有多难?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今年上半年的电视荧屏,关注社会现实的“话题剧”几乎占据了各大卫视黄金档。《青春斗》聚焦刚毕业走上社会的大学生,《都挺好》关注中国式原生家庭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我们都要好好的》则讲述中年女性如何走出丧偶式育儿危机。乍一看,每一部作品,都有足够的素材给观众呈现一个好故事,但从播后口碑、收视表现等综合效果看,只成就了一部《都挺好》。

        细数这几年的爆款“话题剧”,基本都是填补市场空白之作。《都挺好》的故事围绕“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展开,剧中的苏家是原生家庭问题的集合体:母亲强势重男轻女,父亲常年被压制,大儿子软弱、“愚孝”,二儿子粗暴、啃老,小女儿有出息但冷漠无情。而2017年的“剧王”《人民的名义》播出的时间节点,正是全社会关注反腐而反腐题材力作已缺席中国荧屏多年,该剧在深入描写反腐斗争的同时,也表现了“凤凰男”、互联网舆情、“丁义珍式”窗口、形式婚姻等社会问题。

        “话题剧”取得全民热议的效果,故事内容和人物设定必须要贴切现实。而不少所谓“话题剧”的创作,人物设定上用力过猛,和现实生活相去甚远。在编剧刘开建看来,为了制造矛盾冲突而让人物吵架,不得不把人物都扭曲成极品人物,这种唯“冲突”至上,是片面追求“话题性”的结果,“冲突的构建不是建立在正常的人物逻辑和合适的故事情境之上,而是为了达到冲突的强烈系数,不得不让人物脱离各自的逻辑,这种冲突是为了冲突而冲突,是生硬而劣质的冲突。”

        今年初播出的《逆流而上的你》,囊括了闪婚、住房、婆媳关系、生子、女性职场等社会问题,但剧情却经不起推敲,剧中杨光的妈妈和刘艾先后掉进泳池、刘艾以500元蕾丝裙拿下百万元大单、杨光因耿直被领导变相开除等桥段的设置都过于想当然。汇集了丧偶式婚姻、中年危机、全职妈妈、性别歧视等社会问题的《我们都要好好的》热而未爆,因为观众很难接受这样的剧情:男主角忙得极其夸张,不知道孩子花粉过敏、上学是上大班还是上中班,连听到老婆自杀的消息也依然忙着工作;女主角则抑郁得极其矫情,完全不能见儿子,连通话都抗拒。

        优秀的“话题剧”和实力派演员也往往是相互成就的。《人民的名义》带火了“汉东男子天团”,吴刚、张志坚等都是在话剧舞台上浸淫多年的优秀男演员;《我的前半生》成就了雷佳音,他也因此被观众送上“前夫哥”的外号;而因为《都挺好》,年近花甲的倪大红成为“中老年流量”担当,并获得今年电视剧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在故事逻辑经得起推敲、演员表演水准过硬的前提下,营销才可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比如《都挺好》开播后,“妈宝男”苏明成让观众恨得牙痒痒,饰演者郭京飞不忘在微博等平台上添把火,“最近被苏明成搞得掉粉严重,敷厚点”“感觉明天苏明成又要给我惹麻烦了,崩溃”……《都挺好》播出期间,随着剧情出现的各种段子以及剧中人物的表情包,传播极广,反而更加引发了观众追剧的好奇心。

        记者观察  

        “话题剧”应拒绝商业元素倾销

        在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史上,“话题剧”这一类别由来已久,并且不乏精品,充满现实主义关怀。上世纪90年代一直有以社会话题为导向的电视剧播出,如1991年《外来妹》,对当时社会刚刚兴起的外来务工群体给予关注;1994年的《北京人在纽约》针对彼时正热的移民话题进行了反映;1999年《牵手》直面婚恋关系中的“第三者”话题。进入新世纪后,“话题剧”也从未缺位,2002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对“家暴”问题的深刻展示,《新结婚时代》反映城乡婚姻的错位,《双面胶》对婆媳关系话题进行探讨等。2007年,赵宝刚执导的电视剧《奋斗》,围绕80后一代青年的奋斗话题展开讨论,更是反响强烈。

        这几年,随着大数据算法、热搜、流量排行等看似可衡量的指标的出现,让“话题热度”逐渐有了数据依据,“话题剧”又开始流行。这些剧以“话题”为导向进行创作,将“唯话题论”提到了新的高度,甚至活在“话题”营销中。没有人物就生造人设,没有剧情就硬编情节,在各类自媒体的营销和推广下,这类“话题剧”看似极为繁荣。

        需要正视的是,在当下这个被资本裹挟的流量时代,不少“话题剧”纯粹是商业逻辑下的产物,体现出了强烈的逐利属性。“社会话题”只是一种吸引收视的噱头,对于真正的社会痛点浅尝辄止,甚至剧集根本无意对社会问题进行反思,更遑论试图找寻解决思路,常常在披着“话题”的外衣下,实现大量商业元素的倾销。所以我们看到,彼时的“话题剧”,围绕一个话题“剥洋葱”,由表及里,常能引发观众共鸣,但如今的“话题剧”,却越来越不走心了。

        当话题成为一种新的“套路”,能讲好故事才怪了。本质上说,影像叙事应当是“摆事实”,不必“讲道理”,理念传递应融会贯穿于具体情节表现中。但很多“话题剧”,在渲染突出其话题属性时,不是利用巧妙的情节设计,而是通过角色之间大量生硬的台词对白,对“话题”进行阐述,让电视剧生生变成了“辩论会”。快时代的“话题剧”要赢回观众的心,最需要的是慢下来——好故事需要大量时间打磨,这比简单的技巧堆砌,能打动人多了。

  • 演艺人才缺口大,需要抓紧培养

        本报记者 牛春梅

        作为“首届北京人才宣传周活动”的专场活动之一,由京演集团主办的“以传承 助创新——新时代首都演艺人才论坛”,昨天在北京儿童艺术剧院成功举办。众多专家、管理者从各自经验出发,阐述了首都演艺人才的“痛点”,为首都演艺人才的培养支招。

        北京市文联主席、国家大剧院原院长陈平表示,近几年来,全国范围内艺术院团和剧场都在“井喷式”发展,2015年我国艺术表演团体数量为10787个,2016增长到12301个,2017年增长到15752个,全国艺术表演场馆也从2015年的2143个,增长到2016年的2285个,跃升到2017年的2455个。北京的情况也类似,未来3到5年间会新建一批剧场,如中央歌剧院剧场、中国爱乐音乐厅、北京人艺的国际戏剧中心等,环京一带京津冀地区也在猛建剧场。“这就意味着对演艺人才的大量需求,但我们的人才供给并没有跟上。”陈平认为,新时代是演艺事业快速发展的时代,也是对演艺人才急需的时代,这个趋势看来已不可避免,“北京做好思想准备了吗?做好应对‘抢人大战’的预案了吗?我觉得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加大演艺人才培养,来支撑我们事业的发展。”他提出,当前北京要抓紧制定演艺人才发展规划,大力引进各类稀缺演艺人才,营造演艺人才成长历练机制。 

        著名表演艺术家、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坦言,“人才”正成为北京人艺发展的痛点,老一辈艺术家建立了人艺的辉煌,濮存昕、杨立新、梁冠华也续写了辉煌,但面临着已经退休或将要退休的问题,然而年轻人的成长并没有跟上。2021年新剧场建成后,北京人艺将是首家拥有五座剧场的专业话剧院团,除承担群众戏剧活动的菊隐剧场之外,每天最多将有4台话剧同时上演,对人才储备提出了更高要求。“北京人艺演员队目前有将近100名演员,预计新剧场落成后演员数量将达到150人,才能够满足演出的需求。不仅仅是演员,与演出相配套的导演、设计、舞美,包括剧场经营服务人员等等,都面临着缺口。”冯远征透露,除了对现有人才进行继续培养,北京人艺还将恢复人艺演员培训班,今年年底将面向社会招收22岁到45岁的学员,由宋丹丹、杨立新、濮存昕等人艺老演员当老师,对他们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和实习。

        文化体制改革北京在全国先行先试,十年前率先组建北京演艺集团。北京演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康伟表示,演艺集团的改革发展在全国没有先例可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对人才的重视一直是集团推进改革发展的重要主线,“我们一直积极搭建平台,实施三大计划,加强文化企业人才体系建设。”京演集团持续推进了育苗计划、扶青计划、选贤计划,多层次、多方位培养、挖掘人才。如“育苗计划”与许多高校合作,培养后备人才;“扶青计划”为优秀人才搭建平台,让他们能够有良好的成长氛围;“选贤计划”则加大了社会优秀文艺人才的引进力度,先后引进著名主持人周涛担任集团首席演出官、著名相声演员周炜担任集团首席运营官,并引进王二妮、云飞、阿云嘎、李菁等优秀人才,充实集团演员队伍。为支持军改,探索军民文化融合,2018年集团还向退役的军队文艺人才张开臂膀,努力打造集团军旅文化新的业务板块。

  • 影院太小气,观众可“用脚投票”

        本报记者 袁云儿

        看3D电影要自费购买3D眼镜?中国消费者协会近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声,认为这一行为是影院转嫁了自身义务,违背公平诚信,属于典型的“不平等格式条款”,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这条微博称,一段时间以来,有消费者投诉去影院观看3D电影,影院不提供3D眼镜,要求消费者自行购买影院出售的3D眼镜。中消协专家委员会委员邱宝昌律师分析:“3D眼镜是观看3D影片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提供3D眼镜是观影服务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消费者按照3D电影的票价购买了观影服务,影院经营者就应当依约向消费者提供满足观影要求的全部服务,包括向消费者提供3D眼镜等观影设施。影院自行将自身应当承担的服务义务拆分开来,转嫁给消费者,加重消费者负担,违背公平诚信,属于典型的‘不平等格式条款’,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中消协呼吁各地文化主管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加强对影院此类行为的监督执法,纠正此类“霸王条款”,保障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在新浪微博,多数网友对3D眼镜收费持不满态度。“就跟去饭店吃饭让你买筷子租碗一样,影院不提供眼镜,索性别放3D了。”观众瞿先生说。还有网友无奈吐槽,说自己每看一次电影就买一回3D眼镜,家里攒的眼镜已经足够去摆摊了。根据网友的爆料,3D眼镜收费在广州、深圳、长沙、西安等地比较普遍,北京则较少。

        记者调查了北京各影院关于3D眼镜的收费情况后发现,大部分影院均免费提供3D眼镜,包括万达影城、首都电影院、百老汇、耀莱影城、大地影城、博纳影城等品牌旗下的全部影院。但仍有个别影院不免费提供3D眼镜,需要观众自备,或在影院购买、租赁。这些影院大部分位于郊区,3D眼镜的售价从5元到10元不等;租赁价格则一般为2元/副/4小时,同时需要交30元左右的押金。一些影院对收费给出的理由是出于卫生考虑。

        北京电影协会会长刘洪鹏认为,国内观众已经习惯了免费使用影院提供的3D眼镜,如果每次去电影院还得拿着眼镜,确实不方便。“观众高高兴兴地去看电影,影院非得让人家多出一点钱,虽然钱不多,但也会让观众觉得不舒服。这样的影院太小气,而且影院收入来源多了,犯不着为了几块钱的眼镜得罪观众。”他建议,如果消费者不能接受收费的3D眼镜,可以“用脚投票”。但他也认为影院收费这一行为“不是特别大的事情”,因为影院不算垄断行业,充分竞争的市场带给了消费者多种选择。

  • 鹿晗舒淇携手反击“外星势力”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继《流浪地球》之后,又一部国产科幻片《上海堡垒》即将接受观众检验。该片由曾拍摄《失恋33天》的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主演,将于8月9日全球同步上映。片中,未来世界外星文明突袭地球,各大城市纷纷陷落,上海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一群心怀热血的年轻人,在上海坚守人类最后的战场。

        影片改编自江南2009年出版的同名小说,该小说问世后影响力不断扩散,豆瓣评分高达8.5分。此次江南本人也参与了电影剧本创作。片中,鹿晗饰演一位大学生,他追随舒淇饰演的女指挥官林澜,进入上海堡垒成为一名指挥员。随着外星势力不断发动猛烈袭击,保卫人类的最后一战最终在上海打响,鹿晗与舒淇也肩负起了拯救地球的重任。

        从片方最新发布的海报看,片中,纽约、伦敦、东京三座城市纷纷被外星势力攻陷,沦为一片废墟,与之相对的是依旧在坚守的上海,岌岌可危的上海将以哪番景象应战,人类能否守护住最后的希望,引人遐想。这也是科幻战争电影首次将主战场设置在中国。导演滕华涛表示,这是拍给国人看的科幻战争片,会把整个上海呈现给观众,片中有很多熟悉的场景和科幻设置,希望能引发观众强烈的共鸣。

        把原著文字变为银幕影像,《上海堡垒》一共花了近6年时间,尤其在美术视效上反复打磨。在江南的笔下,那艘满载“捕食者”的外星母舰长达900公里,是月球直径的四分之一。海报中,这位“巨无霸”敌人初露面容,悬浮在上海上空的母舰仅露出一小角,便覆盖了大半个城市。“我们光是前期在概念设计上,就用了3年多时间反复推敲。想象力不是胡想,母舰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他们进攻的模式是什么,这些都需要一一弄清,要把书中的文字,最贴切地变成影像。”滕华涛说。

  • 钢琴家福格特回归本行开独奏会

        本报讯(记者 韩轩)在古典乐坛,“弹而优则指”的音乐家不在少数,德国中生代指挥家、钢琴家拉尔斯·福格特就是这么一位。5月30日,福格特将回归“本行”,登台国家大剧院2019国际钢琴系列,上演一场钢琴独奏会。

        与世界上众多优秀钢琴家一样,1990年福格特通过利兹国际钢琴大赛进入了观众视野。从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等古典作曲家,到格里格、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等浪漫主义作曲家,再到捷克民族乐派的雅纳切克,福格特都驾驭得游刃有余。后来,福格特像不少成熟钢琴家一样转投指挥领域,凭着对钢琴作品的深厚理解,与圣盖茨黑德北方皇家交响乐团录制的全套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备受好评。

        这一次登台国家大剧院钢琴系列,他将展现德奥钢琴学派的魅力。音乐会上半场是勃拉姆斯专场,其中的《帕格尼尼主题变奏曲》充满炫技元素,被称为“最困难而细致的钢琴作品之一”。而在下半场中,福格特将演奏作曲家雅纳切克的奏鸣曲《1.X.1905》和贝多芬的奏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