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西方视角”鬼话连篇的背后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29日        版次: 03     作者:

    晁星

    近日,在一场中加关系研讨会上,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谈到,一些西方人士在观察中国时总是戴着有色眼镜,并掷地有声地表示,我们绝不会因为西方国家有些不同看法、西方记者写几篇抹黑文章就改变自己的发展道路。其中,卢沙野举了一个颇为讽刺的例子,在美国知名调查公司盖洛普发布的一项报告中,利比亚的幸福指数排名连年高于中国,“这一定是哪儿出错了”。

    有道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太平安宁是幸福生活的基础。而繁荣祥和的中国,幸福指数竟不及战火纷飞、恐袭肆虐的利比亚,这种结论显然是个国际笑话。

    幸福不幸福,利比亚人民自有判断。去年推特上一组对比图火了,一名利比亚男子2000年在班加西拍了一组照片,18年后他又站在相同地点重拍了一组。男孩已长大,可城市却成了一片废墟。而要问利比亚为何陷入困局,西方国家自然脱不了干系。用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话说,“利比亚局势已成为西方政治干涉失败的典型案例。”一些西方国家打着“民主自由”的幌子,将利比亚推入深渊,反过来又为之贴上“幸福”标签,还别有用心再“踩一脚”中国。

    之所以胡说八道,还是骨子里的偏见作祟。从经济到文化,近代以来的世界由西方主导,而中国则被视为“化外之地”。而面对如今不断崛起的中国,西方政客依然不愿意放下那份散发着霉味儿的优越感。一方面,由于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路径等不同,西方政客向来视中国为“异类”,常把“中国崩溃论”挂在嘴边,一门心思污名中国。另一方面,无法抹杀中国经济、科技的突飞猛进,就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威胁论”,甚至把中国说成是“新帝国主义列强”,试图站在道德高地把中国打趴下。

    事实胜于雄辩,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崩溃论”者自己先崩溃了,“威胁论”更成了“贼喊捉贼”的戏码。西方世界秉承的种种逻辑愈发难以自洽,但为了维护“西方中心主义”的陈腐强权,又不免要强装“权威”,编出连篇鬼话自欺欺人。 欧洲有谚,偏见是无知的产物。而无知的人不只不敢正视别人,更难以认清自己。近年来,很多西方国家都出现了社会紊乱甚至失序的现象,如恐怖袭击频发、难民危机难解、民粹主义猖獗等等。可对于“西方之乱”,西方社会要么无视、要么失语,既给不出合理解释,也找不到解决良方。分析来看,文明、制度优越感等或是原因,但更深层的问题还在于,“西方中心主义”的观念使得一些人从自满自傲走向了自闭,失去了应有的反思、批判和鉴别能力。对此,新加坡前外交官、学者马凯硕在其新书《西方失败了吗?》中对西方提出一条建议:虚心倾听广大“非西方”国家意见。而想要真正做到“虚心”,首要一条就是放下对“不类己者”的傲慢与偏见,客观看待当今世界形势,公正评判别国发展实际。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国人眼中,这份“幸福调查”荒谬到不值一驳,甚至很多来过中国的外国人也被这里的安全感、便捷交通、好客国民等“圈粉”,自愿当起了“推介官”。叫醒装睡的人很难,面对抹黑我们当然要大声摆事实讲道理,更要靠脚踏实地发展。乱云飞渡,只要硬实力立得住,中国故事够精彩,那些无聊又可笑的聒噪自然会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