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本畅销书难掩青春文学窘态

        本报记者 路艳霞

        “等不及了,先把小说熬一个通宵看完了。”“高中时看过原著,现在又重读一回。”电视剧《我只喜欢你》近日正在热播,追剧观众纷纷重拾原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熬夜狂读。早已不再火热的青春文学在这个初夏再度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青春文学生存现状这个话题也由此引出。

        一本青春小说点评高达28万条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写的是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不单纯写爱情,也写友情,目前在当当网的点评量高达28万余条,是点评量最高的青春文学作品。

        但出版方否认这单纯是因电视剧播出带来的好看数字。《我只喜欢你》原著早在2015年5月就面世。该书责任编辑之一、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唐龙告诉记者,这本书当年刚一面世就大火,时至当年年底突破了百万册,现在每月销量依然保持十几万册。而记者查询了当当网2015年至2019年青春文学热销图书,发现这本书年年名列畅销榜前20位,其中2015年登顶榜首,今年以来均名列前三位。

        跟着这本书上了热搜的,还有作者禾一微博的“停更”。微博正是这本书最早的出生地。几年前,禾一在微博晒出的美好文字和感情,也吸引来了图书编辑,之后才有了这部段子体青春小说的热卖。但如今,随着电视剧剧情的推进,很多网友却发现禾一上一条微博还是2017年5月28日发的。对此,唐龙说,禾一是个“素人”,这是她的第一本书,当年很少有人预料到这样一本样貌并不奇特的书会走红,唐龙和另一位责编却发现了它的潜质,“这本书能写出普通人心目中最普通的爱情,营造出普通人对爱情的最美好的想象,代入感很强,温馨,好读。”在唐龙看来,这几年,尽管青春文学热度不及当年,但大众对美好感情的向往,从来不会消失,这也令青春文学得以生生不息。

        青春文学要想火几个月都难

        不过,经历过青春文学黄金岁月的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认为《我只喜欢你》的火热,还仅仅是个案。他坦言,青春文学已是长江文艺出版社不愿轻易触碰的品类,很多人找来想出书,但出版社一直对此很慎重。

        早在2010年,金丽红、黎波这对出版界的黄金搭档就创造过辉煌。当年,《小时代2.0虚铜时代》全国销售业绩一片飘红,上市7天120万册首印告罄,两个月内追加至160万册之上,连续两个月占据各大书店新书排行榜榜首位置。郭敬明、韩寒、明晓溪、落落、饶雪漫等也成为当时青春文学作家中的耀眼之星。

        但是,对于眼下的市场,黎波却认为青春文学难做了。“过去做青春文学,三年一个轮回,这批学生毕业了,上了大学,下一拨学生喜欢的偶像不一样,但还是喜欢歌星,整体上有共性。”他认为,现在有很大不同,新一拨孩子转向喜欢多栖明星,有的喜欢“小鲜肉”,有的喜欢游戏中的虚拟人物,很难把握。

        北京磨铁图书曾以推出畅销青春文学读物而受业界瞩目,但近年来青春文学图书在磨铁已逐渐减少。北京磨铁图书IP出版中心总经理王那厮谈及法医秦明的《天谴者》时说,“这是个奇迹”,这部青春悬疑之作至今销量已达20万册。即便这样,他也认为青春文学要想火几年或几个月,现在并不容易。

        《花火》(A版)主编黄欢从事青春文学编辑已有十多年,她也清晰感受到了市场变化,“2015年、2016年之前,青春文学市场都还火热,随便什么题材、随便什么作者的作品印量都还不错。”但这几年有了下滑。她认为,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网文比实体杂志、实体书更多样化,而实体出版会因为题材方面的限制造成读者分流,“将来更多的作者会在网络上发表作品,而更多的读者也会选择网络付费阅读。”

        不仅如此,黄欢认为,青春文学作品版权对于影视改编的吸引力也在下降,“除非是非常耀眼的作品,一般作品已经很难卖出去了。”

        用文字书写青春之痛未变

        黄欢和她的同事却依旧对市场充满信心,毕竟有着15年历史的《花火》,见证了一代代读者的成长,“我喜欢这个工作,从未厌倦过 ,每当看到读者趁着假期到编辑部来看编辑,看到他们向往的眼神,我就在想,他们还是很需要我们的。”

        青春文学的自我生长、自我发展也是必然。唐龙认为,青春文学初期偏低龄化,大多是灰姑娘嫁给王子的故事模式,后来逐渐走向都市化,读者年龄段也从十二三岁转至十五六、十七八岁。如今青春文学也如同女性进入职场的说明书,更有取代职场小说之势。王那厮认为,现在年轻读者对专业知识的追求也是个趋势,《天谴者》除了情节很精彩,里面的法医知识也非常专业,读者不仅是看小说,也可以学习知识,因此,如何将情节与专业知识巧妙融合,也是青春文学未来值得探究的一个新方向。

        在黄欢看来,青春文学如今正能量十足,没有了打架、抽烟等细节,但多了网络直播、电竞游戏等时代新元素,比如《应许你欢喜》《送你一片小薄荷》《夏桐慕晨风》等都有电竞游戏背景。此外,娱乐圈背景的长篇小说也渐渐风起云涌,《春意迟迟》《盐味奶糖》都是以娱乐圈为背景的青春文学。“不管怎么变,青春文学出版的初心没有变,就是扎根于学生群体,做他们喜欢看的小说。”黄欢说,《花火》的长篇作品模式已有十几年,如今作者挤破了头还想在杂志上连载,这就是青春文学强大生命力的一个证明。

        无数作者用文字书写青春的痛、欢乐和挣扎,这种形式从未改变。作者“不朽”还在读研究生,她的第一本书《和自己和好如初》将很快上市。她回忆道,在自己生病的那段日子里,她在社交媒体上写了很多负面的文字,后来收到一个读者的来信,说本来就很难受,看完这些文字后更加痛苦了。“我又愕然又难过,从那以后,我慢慢地学习着要为自己的文字负责任,尽可能给别人带来一些正面的东西。”  

        而对于青春文学创作现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国龙提醒道,“青春文学”正在丧失自己的个性和诗性,人物类型化、情节模式化值得作者和出版人注意。

  • 医病医人,更进一步是“医心”

        本报记者 徐颢哲

        由国家卫健委直属健康报社和乐正传媒联合策划出品,十集大型医疗人文纪录片《医心》本周日晚将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开播。节目组深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南京鼓楼医院、西交大一附院、浙江省人民医院、中科大附一院、河南省人民医院这六家大型三甲医院的妇产科、急诊科、肿瘤科、麻醉科、手术室、ICU等不同科室,进行了长达一年的纪实拍摄。通过跟踪拍摄一个个有温情、有责任、有矛盾也有希望的医患故事,树立医护人员和医疗行业的正面形象,探寻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区别于电视荧屏上现有的医疗类节目,《医心》的主角是不同医院、科室、职称、年龄、性别的医护人员,十集纪录片分别以初心、挚诚、信念、希望、守护、成长、契约、妙手、抉择、重生为主题,呈现了几十位高尚但不高冷、有血有肉的医生。中央电视台节目研发部主任吴克宇表示:“现有的医疗节目和纪录片,是医病,进一步是医人,而这个纪录片做到了医心。”

        即将播出的首期节目中,原南京鼓楼医院副院长兼妇产科主任胡娅莉和南京鼓楼医院骨科主任邱勇,就是两位典型代表。胡娅莉每周二下午都会去门诊楼坐诊,三十年如一日,从业以来为产妇接生的孩子数以万计。而作为法国外科科学院院士的邱勇,毅然放弃外方提供的高薪职位,回国为中国脊柱侧弯病人服务。在邱勇的门诊日,他同时开设六个门诊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服务,在诊室间来回穿梭问诊,创造了独一无二的“门诊奇观”。

        事实上,自2014年起,《人间世》《生命缘》《生门》《急诊室故事》等医疗纪实节目集中亮相荧屏,成为真人秀中的一股清流,这类节目所传递出的精神价值也备受观众认可。很重要的一点是,医疗纪实节目中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在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副院长、健康中国创新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郭晓科教授看来,观察式医疗类纪实节目,把镜头聚焦到医院的现场,零距离记录医生的日常工作状态,把医学科普、敬重生命等理念延伸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度,展现了主流媒体的责任担当,弘扬了社会正能量。

        带有公益性质的医疗纪实节目不仅向观众传递生命的价值与世间温暖,也给观众带来了实用而生动的急救医学知识,并将日常相关的医学常识、急救技巧等自然融入。《医心》也从观众关心的角度出发,呈现医院为服务患者实行的便民措施,传递健康宣教知识。片中,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紧急,短时间内得不到救治就容易致残乃至致死,许多大型医院都为此专门设置了24小时开放的绿色通道。为了对致死率极高的主动脉夹层施救,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王东进大力推进以鼓楼医院为中心的六小时生命圈。

  • 章子怡戛纳大师班吐心声感恩王家卫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当地时间5月22日,章子怡出席戛纳大师班,与来自全球的影迷分享自己的从影历程。当谈到她与王家卫的合作,个性倔强的章子怡十分动情,几度落泪。

        “王家卫在我整个人生、事业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第一次合作《2046》时,我一直没能看到他的眼睛。你可以想到,对于一个20多岁的新演员来说,是有多么恐惧。那个角色每天化装要用3个半小时,每天要用蒸汽做头发,这就是王家卫对造型的要求,他就是这么折磨我们的。当时我也没剧本,在3个半小时的准备时间里,我也没台词去准备,我就请经纪人买清酒给我喝。因为我害怕,害怕看不到眼睛的王家卫,我害怕整个拍摄是在广东话的环境下,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害怕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完全没安全感。”

        “但我觉得自己像被烧到尽头的野草,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中可以生活下来。我从来不去多想超过一天的事情。”章子怡说,当有一天真正看到王家卫摘眼镜时,她瞪大了眼睛,“原来我不需要那么紧张,他是所有导演里最了解我的一个。”《2046》是章子怡首次和王家卫合作的电影。当时章子怡凭借《我的父亲母亲》《卧虎藏龙》走红,正春风得意。凭借《2046》中颇具层次感的表演,她也获得当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等到拍摄《一代宗师》时,章子怡正遭遇“三重门”(“泼墨门”、“诈捐门”、“诱惑门”)事件陷入事业低谷。“我跟他拍《一代宗师》时,是我人生中最不顺利的时候。我在很焦虑、忧郁的状态下,每天在工作。有一天我把他请到我的休息室,我很勇敢地说,你能不能给我放个假?停一天会损失很多的制作费,但是他同意了,我记得当时他知道我在特别艰难的状态里,他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想回到片场,我等着你。”

        正是凭借《一代宗师》中对宫二这一角色的出色演绎,章子怡的演技受到观众和业内的一致叫好,更是一举拿下国内外12座影后奖杯,演艺事业重返高峰。章子怡说:“未来王家卫不管让我演什么角色,用三年还是五年准备,我都愿意和他一起走下去。”

        章子怡还谈到了自己年轻时面对的争议。“我的第一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去了柏林电影节,《卧虎藏龙》得到了很多奖项,我那时不过20岁出头,但大家是先看到了结果,再放到我身上。大家会说这个女孩太有心了,知道这个片子要去柏林、要去奥斯卡,都是所有事情发生后,再给我戴一个帽子。忘记了前后的顺序,忘记你为此付出的努力,看到的只是结果。所以我背负了很多误解和压力。当一个年轻女孩横空出世,大家只会评判你的野心,而不去看为什么有这个结果。”她还说,“我今年已经40岁了,现在的年轻演员才十几岁,很多人影响力也很大,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眼前的事做好,其他都不在我控制范围内。”

  • 一支烟的威力为何这么大?

        牛春梅

        一支烟能有多大的威力?《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北京公共场所、工作场室内环境,室外排队等场合禁止吸烟,违者将被罚最高200元。但明星王源的一支烟却像是炮仗点燃了火药桶,虽然他很快就此发表道歉声明,但还是不可遏制地爆发出巨大的威力。

        日前,偶像组合TFBOYS成员之一王源被拍到在北京某餐厅内与其他几位明星聚餐时,熟稔地吞云吐雾。按理来说,一个已经过了十八岁的年轻人抽支烟并不算离奇,但这支烟在王源这里能够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则是众多因素的叠加。

        一方面,不在禁止吸烟的室内吸烟是任何人都应该遵守的,无论明星还是普通人。违反禁烟条例虽然罚款并不算多,但也是一种违规行为,明星有了违规行为自然备受关注,尤其是作为顶级流量明星的王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抽这支烟的是王源,他是众多姐姐粉、妈妈粉看着长大的,总觉得他应该是很乖的王源,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能看到他如此熟稔地抽烟,因而引发了“人设崩塌”的说法。

        王源的遭遇对于众多明星来说,也提了一个醒。作为明星就是生活在放大镜之下,对于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得慎而又慎,更不用说是室内吸烟这种明显的违规行为了。世界上并不存在完美的人,可经纪公司总是喜欢将明星包装成尽可能完美的形象。这样就像是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明星自然无法始终保持完美,一般来说以往包装得越好,保持得越久,崩塌的时候威力就越大。就像曾经的儒雅大叔吴秀波、明星学霸翟天临,因为当初的包装太成功,当问题暴露后,无论如何都无法力挽狂澜。

        许多粉丝在为王源辩解的时候都会说他是成年人了,抽支烟,认了错还不够吗?而王源也曾经多次表现出想要摆脱掉自己身上长不大的标签,像个大人那样去生活、工作。

        不过,什么叫真正的长大?也许不是可以自由地吸一支烟,而是对自己有更清醒的认识,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担负着怎样的义务,得到了什么,又要付出什么……如果觉得付出的太多,也可以选择一条更轻松的路。据了解,目前北京注册的控烟志愿者有一万三千余人,对于这个城市来说还远远不够,控烟协会呼吁和欢迎所有市民踊跃报名,加入志愿者行列。不知道,王源愿不愿意去做这个志愿者,像个大人那样。

  • 倪大红何冰等5人角逐最佳男主

        本报记者 李夏至

        昨天下午,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组委会在北京公布了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中国电视剧单元入围片和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全名单。今年的白玉兰奖聚集了来自5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千部优秀作品,经过多轮角逐,入围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的作品包括《大江大河》《都挺好》《正阳门下小女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天盛长歌》《芝麻胡同》《最美的青春》《归去来》《那座城这家人》《创业时代》等热门作品。

        其中,《都挺好》同时入围了最佳中国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改编)、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等7个奖项的提名,剧中演员高鑫和郭京飞还共同角逐最佳男配角的奖项,成为本届白玉兰奖当之无愧的夺奖热门大剧。陈坤(《天盛长歌》)、何冰(《芝麻胡同》)、倪大红(《都挺好》)、王凯(《大江大河》)、祖峰(《面具》)5位男演员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蒋雯丽(《正阳门下小女人》)、刘蓓(《芝麻胡同》)、万茜(《脱身》)、姚晨(《都挺好》)和赵丽颖(《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

        上海电视节期间,由中外电视行业著名艺术家、专家组成的国际评委会将在上海进行白玉兰奖终评;四大类别中的综艺类别则通过选片人机制进行终评投票。6月14日晚,各类别的最终获奖名单将在“白玉兰绽放”颁奖典礼上揭晓。

        此外,组委会还公布了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全名单。其中金爵奖评委会主席由土耳其导演、编剧努里·比格·锡兰担任,评委分别为意大利导演保罗·杰诺维塞、俄罗斯导演小阿列克谢·日耳曼、中国演员王景春、印度导演拉吉库马尔·希拉尼、墨西哥制片人尼古拉斯·塞利斯、中国演员赵涛。

        今年,亚洲39个国家和地区的1772部电影报名参加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数量超过历届。此外,上海国际电影节共收到来自全球112个国家和地区的报名影片3964部参加展映,经过选片人的精心遴选,500部左右的中外优秀影片将从6月15日至24日,在上海的47家影院展映。为让全国电视观众能分享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精彩,6月15日晚举办的电影节金爵盛典,将首次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4K超高清频道进行直播。

  • 两部戏以当代视角演绎经典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在国内众多的戏剧节中,“柏林戏剧节在中国”虽然体量不大,却有很多精品。第四届“柏林戏剧节在中国”将于今年6月17日至7月15日在北京、上海带来两部戏,包括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奥德赛》和德国慕尼黑室内剧院的《夜半鼓声》。

        柏林戏剧节与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英国爱丁堡艺术节并称为世界三大戏剧节,是德语区一年一度最重要、规模最大的戏剧艺术节。过去三年,“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主办方先后带来《国家剧院的绊脚石》《他她它》《轻松五章》等多部作品,引发了专业戏剧人和戏剧爱好者的关注和讨论。

        今年汉堡塔利亚剧院带来的《奥德赛》,让伟大的荷马史诗走下了神坛。导演安图·努涅斯选择以奥德修斯两个儿子之间的一段漂泊旅程作为切入点展开叙述,对希腊神话中最杰出的人物之一奥德修斯进行了当代重释。该剧将于6月18日至19日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

        《夜半鼓声》是著名剧作家布莱希特的作品。该剧讲述了一个男人从战争前线回来,却发现昔日的爱人已与大发战争财的奸商订婚。盛怒中,他决定投身革命,而行动前夕,爱人却回心转意、前来挽留……一边是失而复得的爱人,一边是迫在眉睫的起义,身处历史洪流与情感漩涡的“小人物”将如何抉择?慕尼黑剧院的青年导演卢平,重新将这部近百年前的作品搬上舞台。

        全新版本的《夜半鼓声》以其尖锐的思辨气质、清晰的剧作构思和霓虹灯、迷雾、麦克风构建出超现实的舞台效果。《纽约时报》评论道:“布莱希特的这部剧作,在导演卢平手中变成了一部令人兴奋得浑身冒汗的作品。”该剧将于7月14日、15日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

  • 吴冠中54件力作亮相荣宝斋展览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2019年是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为纪念其在中国绘画发展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与辉煌成就,5月25日,“自家江山·吴冠中诞辰100周年作品展”将在荣宝斋大厦多功能厅开展。

        吴冠中一直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和国画现代化的探索实践,是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代表性画家。他博采中西、融通古今,在中国水墨绘画方面力求出新,在油画等艺术形式上探索民族特色。本次展览共展出吴冠中精品力作54件,其中《弥勒佛》是吴冠中1985年创作的作品,弥勒佛不畏艰难、乐观豁达的精神,是吴冠中先生一生的精神写照。苏州狮子林是吴冠中“风筝不断线”理论的发源地,《狮子林》题材为吴冠中最为重要的艺术题材之一,此次展览将展出一幅吴冠中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的《狮子林》。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31日,展品中的40多件精品将参与近期的荣宝斋春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