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舞润无声

        本报记者 刘冕

        舞台上,脚尖飞旋,白衣舞动,宛如一株兰花,静待绽放……

        白衣舞者,长发乌黑,笑意温婉,融于音乐的身影,释放着幸福的味道……

        是,她的确幸福。因为,这台演出是送给她的退休礼物,与她一起舞动的孩子们,是她35年心血浇灌出的朵朵芬芳。

        她叫孙惠君,这台歌舞剧叫做《山谷幽兰》,讲的就是她自己的故事。

        1984年盛夏,从北京师范学校舞蹈专业毕业的孙惠君,本有机会在城里工作,但她选择回到家乡门头沟。有人说她傻,她没反驳,只是轻轻地说,“年轻人嘛,总还有些冒险精神,当时,门头沟中学没有专业舞蹈老师,能填补这个空白,我觉得挺好的。”

        年轻的孙惠君到门头沟区师范学校报到,老校长李清华给了她很多支持——舞蹈课和数学课、语文课一样,被单独编入课表,成为孩子们的必修课之一。

        “我小时候,住在山谷里。夏日晚风习习,父亲闲坐在庭院里,会随手摆弄各种乐器,我就会跟着手舞足蹈。当时,我就希望站在讲台上,让我的学生们都能体会到这些单纯的快乐。”孙惠君说。不过,真正的第一堂课远没她想得那样完美。站上讲台,虽然教案早就烂熟于心,但她还是紧张,“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 不过,性格爽朗的孙惠君适应得很快。她成了孩子王,还组建了校园舞蹈队。

        上世纪九十年代,山区学校的艺术教学条件有限,没有练功房,没有舞蹈教室,只能借用附近学校的场地。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孙惠君经常早上6点就带着孩子们跑去练功。“因为不能跟人家学校的排练时间撞车,还不能耽误我们孩子的课程。”孙惠君解释着。

        “我们还在食堂里练过功呢。”孙惠君笑着说,因为邻校的练功房不外借了,她就带着孩子们在食堂浸着油渍的墙旁,伴随着油烟味儿压腿、练功,“观众就是盆里的西红柿、胡萝卜、大白菜。”

        条件有限,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如何让孩子们爱上跳舞,敢于表达。

        当时,孙惠君教的孩子大多十五六岁。没有舞蹈基础的男生,对穿舞蹈服、蹦跳,常有抵触,“这时候不能硬劝,更不能命令,只能慢慢引导。”孙惠君说。

        有一名男学生,身体条件很适合跳舞,但他性格很内向,总不好意思。孙惠君想了个办法,她请这个男学生和伙伴们看电影、看演出,只要有特别美的舞蹈段落,孙惠君就想办法带他们去看,虽然收入不高,但请孩子们看演出,孙惠君从不吝啬。

        润物无声,那名男学生渐渐感受到了舞蹈之美,开始主动训练。孙惠君又找机会让他们上台表演,“演出过一次,孩子们都上瘾了。”孙惠君很是得意。

        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孙惠君跟着门头沟文化馆的人去采风。第一次深入了解太平鼓。孙惠君被震撼到了,她琢磨着将这种传统艺术引入校园,“这是门头沟的地域文化,我希望孩子们都为自己的家乡自豪。”

        “这门艺术很民间,有些动作表现的是田间地头小脚老太太的动作。这些别说孩子们不爱看,很多成年人也不爱看。”孙惠君想要改变,她带着孩子们跳起来,孩子们使劲扭动腰部,正面击、反面击、敲鼓心、打鼓沿……孩子们的动作带着俏皮,太平鼓变得可爱了,孩子们越跳越起劲儿。

        后来,孙惠君将太平鼓引入学校课程,“我希望可以普及这门民间艺术,让孩子们了解家乡,也让民间艺术有机会随着孩子们的成长走出大山。”

        排练《太平鼓舞》时,孙惠君怀孕了,她挺着大肚子坚持带学生排练,有时还要亲自示范。“我带孩子们参加初赛时,女儿还在我肚子里。我们捧回北京市第一届中小学生艺术节一等奖的时候,女儿都出生了。”提起女儿,孙惠君一脸幸福,“女儿现在已经研究生毕业了,学的也和音乐传播有关。这都是当年胎教做得到位。”

        “舞”润无声,孙惠君用舞蹈让孩子们发现了更多的美好,她却错过了很多女儿的美丽时光,“大把时间都花在学生们身上了,陪女儿的时间确实有限。”对女儿,孙惠君总有些歉疚。

        2000年前后,学校改制,孙惠君再次面临走和留的选择。走,是到文化一线去,橄榄枝已经递过来,各方面待遇都比当老师强。留,是到大峪中学去,继续当一名普通的舞蹈老师。和19岁时一样,孙惠君还是选择了做老师,“我舍不得孩子们,我要到山里教孩子们跳舞。”

        35年寒来暑往,孙惠君没有离开校园,因为她,一批又一批的学生爱上了跳舞。

        舞台上,《山谷幽兰》临近尾声——

        孙老师的学生赵斌回到了山谷,也成为舞蹈老师。两代教师,带着孩子们,快乐的起舞,仿佛朵朵兰花,开满山谷……

        这不是虚构,这是真实发生在学校里的故事。孙惠君的很多学生都回到门头沟从教,这让她觉得特别幸福,“我的初心,是希望点亮孩子们对美的追求。现在我退休了,但我的孩子们继续在校园里传递着我的初心,这35年,特别值!”

  • 出差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单英夫总在出差。

        一年出差天数超过285天,行程20多万公里,穿行近100个县市……

        单英夫是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法官,十余年坚守在外勤岗位上,扛起全庭几乎所有的出差办案任务。

        这差出得可不容易。当事人拒收诉讼材料,出差亲自送达;当事人信息不明,案情不清,出差实地调查;当事人被羁押,出差去监狱或看守所开庭、谈话;当事人提出财产保全,出差查封、扣押、冻结……单英夫经常是周日下午从北京出发,连夜赶到目的地,以确保从周一开始办案,不浪费一点儿工作日时间。

        2013年,单英夫接手一起贷款购车案。深圳一家出租汽车公司通过丰田汽车公司的贷款购车业务购买了一批车,但只给了首付,剩下600多万元贷款迟迟没有还上,丰田起诉,要求出租车公司要么还钱,要么退车,并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单英夫先冻结涉案出租车公司的银行账号,然后赶赴深圳。先在车管所完成查封手续,确保车辆不能再买卖、过户后,他来到出租车公司。

        单英夫运气不错,正赶上公司开会,所有出租车都回来了。单英夫点了点,涉案的50多辆汽车,一辆不少!他马上决定,就地查封车辆。他给每辆涉案车都安上定位装置,“法院不影响你公司运营,但我们必须实时掌握这些车的位置,随时知道这些车的动向。”单英夫对出租车公司老板说,老板坐不住了,主动表示愿意还钱。最终,在单英夫的电话调解下,双方和解,出租车公司陆续还上欠款。

        出差到城市还好,到村里出差更需要随机应变。

        一位山东籍小伙子贷款买车,还剩4万多元没还时,突然“消失”。卖车企业将其起诉至法院。联系不上当事人,单英夫只好跑一趟山东,送达诉讼材料。

        一出火车站,同事要直奔小伙子家。单英夫说,“还是先去公安局,让民警带咱们去。”“咱有地址呀,还去公安局干什么?”同事不解,“农村的门牌号没那么清楚,而且咱们俩生人进了村,工作也不好开展。”单英夫耐心解释。

        果然,村里地形复杂,很不好找,村委会的人也是一脸为难,“这小伙子常年不在家,他爸有脑血栓,一着急就犯病,我们可不敢陪你们进去……”单英夫也不强求,和对方商量,“还得您带我们进去,您要怕为难,主要让我们说,真要老爷子身体不舒服,多个人还能搭把手送医院不是?”

        终于进了门,单英夫说明来意,当听见“诉讼”“被告”等词语时,老爷子神色大变,直骂儿子不省心,老太太冷着脸,瞪着单英夫……

        眼瞅着就要被轰出门,单英夫瞥见炕桌上一小篮烟丝,他笑呵呵地说,“老哥哥别激动,咱们抽棵烟啊,来,我给您卷一根!”说着,盘起腿坐在炕边,熟练地卷起烟……老爷子渐渐平静下来,接过烟,和单英夫聊起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老爷子主动给儿子打电话,苦口婆心地劝儿子还钱。小伙子认错了,在电话里对单英夫说,“我实在没钱了,才跑回老家,让您大老远跑这一趟真对不起,我肯定还钱,就是借,我也还上!”

        将心比心,是单英夫的办案“法宝”,更是他的处事原则。外出办案,常常是坐完飞机坐火车,坐完火车坐大巴,坐完大巴坐牛车,坐完牛车还得走着……遇上村里土地泥泞不堪,单英夫就走前面,让同事踩着他的脚印走;遇上同事精疲力尽有情绪,单英夫还得给同事不停“打气”……

        同事有休息,单英夫几乎没休息。常常是刚办完一个案子回到北京,连家都顾不上回,又要赶赴下一个案子,书记员都在机场或是火车站换岗。十余年来,金融庭里已流传开一句话:“流水的书记员,铁打的单英夫”。

        其实,已经58岁的单英夫,身体并不好,随身装着的小药盒里放着治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的9种药。法院不止一次问过他,要不要换个岗位,都被他婉拒了,他的理由很充分:“外勤工作不仅需要业务熟悉,还得了解人情世故,我还能跑得动,再坚持坚持,给年轻同志当好铺路石。”

        常年奔波,单英夫很少照顾家里。他妻子是朝阳检察院一名优秀干警,曾多次获得市级嘉奖,但为了照顾家里,申请调离一线办案岗位。“其实她比我优秀。”说起妻子,单英夫很是愧疚,“还有一年半,我就退休了,站完这最后一班岗,我得好好陪陪她和孩子!”单英夫说着,使劲搓了搓脸,又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 五分钱

        本报记者 任珊

        “我在王府井买了件衣服,多收了我五分钱,必须退给我。”电话里,一位大妈语气不善。

        “您方便时带着购物发票等凭证来,核实完,就可以处理。”余麟耐心解释。

        “去北京?我家在河北,一来一回,还要请假,车费、误工费,你给?”大妈急了。

        “您别着急。这样吧,我先给您登记,再核实情况,您等我反馈。” 余麟耐着性子,和善解释。

        余麟在王府井工商所工作,接待消费者投诉,调解纠纷,帮消费者维权……这工作,他已干了近20年。

        挂了电话,余麟就找到商店,经理一听,哭笑不得,“余哥,您跟我开玩笑吗?就五分钱的事儿。”余麟没笑,“就是一分钱,咱也得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差了人家钱。”

        经理无奈,只好查账。原来,当时店里做活动,衣服打折,结账的时候,“四舍五入”……“四舍五入是你们自己的规矩吗?消费者保护法里可没这个说法,这你可得给游客好好解释。”余麟说服了经理,很快联系上那名河北买家,微信转账,把五分钱退给了买家。

        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无论是“五分钱”,还是天价的奢侈品,余麟兢兢业业地处理每一件消费纠纷,“甭管钱多钱少,要让消费者得到满意的答复。”余麟笑着说,“能帮消费者维权,这工作,真的很有意义。”

        去年年底,一位消费者到王府井工商所投诉。原来,这位消费者跟团去墨尔本旅游,花了几万元买了一块欧米茄手表,可戴了没多久,日历不动了。品牌承诺“全球联保”,消费者回京后,就找到东方广场里的品牌直营店。店里承诺修理,可消费者拿到修好后的表时,手表变得又脏又旧,表壳上还有划痕。消费者提出:换一块新的。店里不同意,双方互不让步,闹到余麟办公室。

        买家和商家来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在“辩论”,余麟没有打断,边听边记,渐渐地,他心里有了谱儿。 “咱们品牌提出的全球联保,到底保什么,怎么保,你们对外公示了吗?消费者一般默认为是三包,包修、包换、包退,你们只答应修,换、退怎么办?”余麟问道,商店经理支支吾吾,答不出来。

        “作为首都北京最大的直营店和旗舰店,我觉得咱们有义务协调在上海的总店,联系瑞士总部,把这个问题反映过去,看看怎么解决。”

        经理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

        “如果这样处理,可能周期会有些长,你同意吗?”余麟又问消费者,“如果真的能帮我换货,我也不要什么赔偿,这事就解决了……”消费者点点头。

        余麟的办公室不足十平方米,一张桌子,一部电话,两组堆满消保投诉单的工作柜特别显眼。从2012年开始,余麟一个人守着“维权岗”。7年来,他已受理投诉13000余件,举报3000余件,调解成功率达95%,办结率100%,为消费者挽回各类经济损失达3000余万元。

  • “亲儿子”

        本报记者 王谌

        李献领那儿,几乎有楼里所有老居民家的钥匙,大爷大妈都信任他,把他视为“亲儿子”。

        方庄芳古园一区第一社区26号楼的居民近八成是老年人,子女大多不在身边。灯不亮、水不流、电视不响、火打不着……甭管什么事,大家都愿意找李献领。“人老了不容易,都是力所能及的小事,能帮就帮帮。”李献领笑着说,他是楼里的门卫,已陪了这栋楼25年。

        老人行动不便,买菜成了难题。一开始,李献领帮忙捎点菜,后来干脆专门为老人跑腿买菜。附近李村卖菜新鲜、实惠,李献领就骑车十几分钟专程代购,送菜到家,账目也记得清清楚楚。

        住12层的张培基老人86岁了,老伴儿李月园87岁。老爷子睡觉不踏实,经常半夜掉下床,老太太扶不动,只能求助李献领。甭管是白天还是深夜,李献领只要接着信儿,一准及时赶到,帮着把老人扶上床,再观察一会儿,确认老人没事儿才会离开。张老家的房子不算大,单位多次想给他们调换,都被老两口谢绝了,“大房子虽好,但那儿没有小李啊!”

        住10层的叶毅老人88岁,晚上起床找东西吃,晕倒在厨房。凌晨一点多,李献领接到叶毅老伴儿的求助,赶紧把老人送到医院,经过救治老人转危为安。老人女儿早上5点才赶到医院,把叶毅老人交给女儿,熬了一夜的李献领才放心离开医院。

        4层的唐吉梅老人92岁了,身体健朗,但思维已不特别清楚。一次,老人在购物中心被撞倒,竟记不得子女的电话,只记得李献领的电话。接到电话,李献领马上赶来,将老人送到医院,并及时通知她家人,还隔三差五地去医院探望。去年12月,唐吉梅的老伴儿过世了,李献领没事就到老人家里坐坐,陪老人聊天,只要见到李献领,老人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李献领还把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各个单位的联系电话整理好,压在自己桌子的玻璃板下,随时为居民提供咨询服务。

        李献领今年56岁,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年轻人”。“人生都有年老的那一天,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比楼里的老居民年轻,我愿意帮助他们。”

        25年,李献领和26号楼居民的感情越来越深。老人们把他当成“亲儿子”;李献领更把老人们当成自己的父母,“只要我能在这干一天,我就一如既往地孝顺他们。”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刘青(北京安脉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董事长)

        男,1962年6月出生。他发明的3D精密打印可吸收血管支架技术,将大幅降低患者的并发症并降低医疗成本。

        ★周广兵(退伍军人,现为自由音乐人、作词人)

        男,1988年6月出生。他曾是川藏线上的汽车兵,2010年退伍开始创作歌曲,近年已创作近百首军歌、几千首歌词。

        ★李献领(丰台区方庄地区芳古园一区社区门卫)

        男,1963年10月出生。他25年如一日,守护着楼内老年居民的平安。

        ★申振水(房山区供电公司长沟供电所职工)

        男,1971年2月出生。去年,他路遇男子侵犯一女子,见义勇为,擒住嫌疑人。

        ★余麟(王府井工商所消保维权组组长)

        男,1963年1月出生。他全心全意帮助消费者维权,及时挽回经济损失。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