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梁书记的“读书会”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21日        版次: 07     作者:

    梁盼(左)常到村民家中拉家常。本报记者 陈强摄

    本报记者 陈强

    房山区深山,有一位叫梁盼的“第一书记”。他不仅为村里引进了家禽饲养技术,还办了个特色鲜明的读书会,精选乡土故事大声朗诵给村民听。

    5月12日,是梁盼结束两年半任期与村民道别的日子,道别的方式,就是一场“读书会”。天气预报说当天山里有阵雨,他因此提前一天就进了山,“如果冒雨上山,大伙儿会担心的。”108国道上,车灯很难划破前方的夜,胳膊肘弯儿更是一个连着一个。下了国道,还要再走5公里山路,才来到石板房村口。

    记者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山村:地处一处狭窄的山谷中,二十几户村民几乎全都住在半山腰,路灯微弱光线映照下,显得有些冷清。“人口不多,土地稀少,交通闭塞,发展很难。”梁盼说,2017年年底,他第一次来到石板房时,心就凉了半截,好在原单位北京农业职业学院给了村民一批家禽饲养,解了燃眉之急。

    梁盼的住处位于村委会,是整个石板房最好的宅院。“山里人朴实,待人诚恳。但大家又很孤独,即使是村里人,一般都很少说话,因为说来说去,也就是山沟沟里的那些事。”当天,记者在石板房村住了一宿,刚刚晚上8点,村里就已是一片沉寂,连一声狗叫也没有。这样孤独的夜晚,梁盼经历了900多个。

    来到石板房之前,梁盼是一名大学老师,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作家。在博客上,梁盼拥有不少粉丝,而他的博客头像,正是石板房的一处老宅院。两年多以来,他写作了上百篇有关石板房的散文、短诗,获得了不少人点赞。“我是湖北人,若不是爱好读书,也不会成为大学老师,更不会成为‘第一书记’。”当天晚上,梁盼和记者聊到很晚,“山里人想要让生活精彩一些,但文化水平有限,读起书来有些困难,索性我就给他们读。”

    “那这‘读书会’搞得怎么样?”听记者这么一问,梁盼扑哧一乐,“明天一早,让你感受一下。”

    小雨淅淅沥沥。梁盼熟练地爬上半山腰一处平台,“大伙儿,上午10点,村委会参加读书活动。”这一嗓子,让对面山坡上几十户老人都从屋里走了出来,大家纷纷使劲儿朝梁盼招手应答。梁盼说,石板房村手机信号差,用“吼”的方式传递消息,最灵。

    雨下得有些紧。“读书会”还没开始,村委会大会议室里就已经聚了二十多口子人,梁盼跟大伙儿正聊得热络:

    “陈大哥,今天咋没去上班?”

    “临时请了假,特意来听您讲故事。”

    “这么干,嫂子没意见?”

    “就是你嫂子想的招儿。清早她还特意炒了瓜子,请大伙儿尝尝。”

    满屋子哄堂大笑。梁盼一边招呼大伙儿吃瓜子,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石板宅日思录》。这是村民们最喜欢的一本书,因为作者史长义就是土生土长的石板房人,书中描写的山村生活,就发生在石板房。

    “读这本书,也是摸索出来的。”梁盼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忆,第一次“读书会”,他好说歹说招呼来了十来位村民,但当他翻开报纸读起新闻时,却惹来了大家的白眼,都觉得这“第一书记”不接地气,“我反思过,外面的世界村民不熟悉,所以我找来了和大家关系最近的一本书《石板宅日思录》。果然,大伙儿都爱听!”

    时针指向10点,梁盼打开了书慢慢翻阅,记者注意到,书中不少空白的地方都已经写上了批注,这些密密麻麻的小字,记录的全是村民的听后感。不一会儿,他翻到了《麦秸》这一篇,站起身就大声朗诵起来。

    “小时候,我们常在麦秸上打滚玩耍……故乡的麦秸啊,常使我魂牵梦绕……故乡啊,生我养我的地方。”梁盼是湖北人,普通话不太标准,但朗诵起来很是动情,会议室里,二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盯着梁盼。不长的文章,几分钟就朗诵完了,接下来是交流环节。看到有记者在场,腼腆的大山人有些拘束,等了一分多钟,也没人打开话匣。

    “我先说吧,这作者是我发小儿,文章里那段麦秸上玩耍的情节里就有我。”穿着一身军绿色服装的刘可豪打破了沉默,“那会儿条件艰苦,上麦秸上哼儿歌都特知足,再瞅瞅现在,村委会就能卡拉OK。”发言结束,还顺手摸了摸身后的大音响。

    紧接着,史明银、张天才也抢着说话,气氛越来越活跃,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梁书记要离开咱石板房了,咱们得跟他合张影!”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句。村委会门前,石板房青山绿水做背景,大家伙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结束“读书会”,记者乘坐石板房村通往108国道的唯一一趟通勤车离开时,梁盼依然在和村民恋恋不舍地道别。第二天,他将去往房山的另一个山村南窖担任“第一书记”。那里不仅有几百位老人,还有不少儿童等着他去开办“读书会”。而石板房的“读书会”,梁盼希望村民能够继续办下去,通过读书,让生活变得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