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筑墙还是修路,世界会作出明智选择

        王鹏

        今天的经济全球化,不是谁想开始就开始、谁想结束就结束的,也不是谁想开倒车就能逆转的。WTO规则当然需要改革,但改革的方向应该是让更多国家受益,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

        日前,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提交《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重申了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坚定原则。在世界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和挑战的当下,“中国方案”再次以鲜明姿态为“不确定”的世界注入了确定性。

        世贸组织需要改革已经是国际共识。但具体怎么改,改成什么样,在改革的过程中谁主导,谁获益等等,却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路径。一种是倡导互利共赢,进一步深化并完善开放型世界经济,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的普遍共识。另一种则是秉持单边主义,强调“本国至上”,主张“关起门来”“筑起高墙”,这是特朗普一贯主张的美国思路。可以说,再次燃起的贸易摩擦、不断上涨的关税威胁,正是这两种路径博弈的具体体现。美国以其庞大的经济体量和霸权地位,肆意挑战着既已形成的国际共识,试图将WTO改革作为给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施加紧箍咒的机会。但这种出于一己之私的改革思路,必然不会得到世界的支持。

        时移世易,WTO规则当然需要不断改革,但改革的方向应该是让更多国家受益,而不是重蹈国际组织单纯为某些国家服务的覆辙。回顾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化”始于500年前的大航海时代。在人类近代史上的第一个百年里,西方人通过战争开启征服其他大陆和文明的历史,“全球”概念开始萌生,但“治理”却完全缺失,有的只是坚船利炮、侵略征伐。肇始于此的国际秩序,在几百年来几乎未曾跳出“丛林法则”的暗黑窠臼,甚至某种意义上,就是个别大国意志的结果,曾经的国联,完全沦为大国利益分配工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这套新国际秩序,虽一定程度规避了大国的显在操控,但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意图依然存在。不论是WTO,还是世界银行、IMF,起初都是基于美国利益而建立的国际组织。随着贸易、投资、金融全球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大国主导之下的贸易规则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经济全球化拓展着一个国家经济活动的半径,也增强着人类获得资源、创造财富的能力。在这一浪潮之下,WTO几乎囊括了全球所有的主要经济体,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贡献了全球GDP增量的一半以上、世界商品和服务出口增量的1/3以上,东西方原有的力量格局正在被打破。但面对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地区的整体崛起,一些国家坐不住了,认为自己在现有经济秩序中吃了亏,陷入到臆造的焦虑和恐慌之中,要么嚷嚷着退群,要么吆喝着改革,实行反全球化的单边主义政策,四处挑起贸易冲突摩擦,使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受到冲击。经济全球化曾经是人们心目中“阿里巴巴的山洞”,现在又被一些人看作“潘多拉的盒子”,说到底是自己心态失衡。本是当前国际贸易秩序下的最大受益者,却要以“受害者”身份自居,依仗军事实力和耍赖嘴脸在各种场合借题发挥,恣意发难,不仅无法达到目的,也终将失去人心。

        历史大势必将浩荡前行。今天的经济全球化,不是谁想开始就开始、谁想结束就结束的,也不是谁想开倒车就能逆转的。我们今天真正需要直面的,是如何解决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不公正不合理问题,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经济全球化更多地释放正面效应,进入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的新阶段。“如果人为阻断江河的流入,再大的海,迟早都有干涸的一天。”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习近平主席以海为喻,生动说明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重要性,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大海”观反映大智慧,汇聚众流,以成大观。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成立亚投行、设立丝路基金,这些来自中国的“公共产品”之所以广受好评,就在于我们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

        中国人有句话叫“要致富先修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此特别认同。他表示联合国非常愿意同中国加强合作,“共同建设好这条道路,让我们的行动造福所有人”。国际经济政策协调的最重要意义,就在于顺应地区谋求发展的强烈愿望。面对最广泛的期待,是“筑墙”还是“修路”?相信世界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 整治共享单车要避免“雨过地皮湿”

        鲍南

        “小黄”日薄西山,摩拜收归美团,哈罗小蓝各有各的地盘,斑斓的共享单车大战接近尾声,也迎来了清理整治的节点。近日,北京市交通委透露,将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以解决乱停乱放、企业违规投放、破损废弃车辆回收不及时等问题。“市级统筹、属地监管、企业主责”将是这次行动的原则。

        谁的烂摊子谁收拾,这对于市场主体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此次北京的集中整治,传递出鲜明的“企业负责”导向。共享单车虽头顶“共享”二字,但并非社会公共财产。对其进行管理,政府可以提供指导与规范,但不可能大包大揽把所有服务收尾的事儿全揽过来。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几年中,创始人财务自由,投资人套现退出,各路人马在这场“盛宴”中过得风生水起,唯独给社会留下乱停乱放、单车坟场等“一地鸡毛”。赚钱时争先恐后,履责时缩头了事,把所有成本转嫁给政府和社会,这显然于理于法都不通。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规则的建立不能仅靠市场自觉、行业自律。政府需要运用“有形的手”,为企业树立规则,对越界者进行处罚,确保市场良性发展。为了让共享单车企业切实履行责任,这次集中整治行动制定了详尽的处罚措施,比如,对于违规投放的企业,要进行约谈并限期整改;再比如,对于逾期未改的企业,要公开通报并核减总量规模……但与一段时间以来共享单车的种种乱象相较,这些处罚可能并不算“痛”。应当看到,这些年推出的相关措施不少,不论是规划停车区,还是约谈企业,都没能阻止资本狂飙突进和车辆乱停乱放。鉴于此,我们有必要把制度的笼子收得再紧一些,建立市场退出机制,对拒绝整改、屡教不改的企业直接“红牌罚下”。

        据统计,目前北京街头共有191万辆共享单车,但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这么多单车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其管理维护、损坏回收等也将是一个动态持续的过程。在这场为期一个月的集中整治之后,我们还应当从“严”出发,建立相应的动态管理机制,实现监管的闭环。回首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企业漠视责任的做派贯穿始终,很多地方出于对新生事物的呵护以及共享单车对于环境、交通的贡献,没有做到“举措跑在问题前”。而整个行业经历速兴速衰。从“红利”到“公害”的蜕变,提醒我们必须提升防患未然的预见性,提早做好顶层设计,从严执法,防止“雨过地皮湿”。

        堆积如山的单车坟场,被碾成碎片的报废车,随处可见的僵尸车,共享单车的兴衰是一次城市管理的深刻教训。期待这次集中整治,成为反思“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和企业社会责任的切口,一方面还市容市貌以清新亮丽,一方面树立企业的责任心。

  • 多给“亲情陪伴”减减负

        郑宇飞

        “每天陪伴父母1小时,当月费用减免200元。”去年11月,某颐养中心推出了这项名为“亲情陪伴”的活动。但记者近日探访发现,半年多来,尚无一人成功获得减免奖励。

        通过“让利”引导子女多陪陪父母,既是激励也是督促,活动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但问题恰恰在于,这1小时的陪伴看似门槛不高,可一个月下来要一天不落,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而换个角度看,无论父母住在哪里,以何种方式养老,子女都有经常性探望陪护的义务,如今奖励之下仍无人“达标”,更反映了许多的现实无奈,远非“200元”或者“1小时”所能计算的。

        “常回去看看”为什么难?子女年轻点的,疲于应对繁重工作,刚踏入社会或刚生儿育女的可能连个人生活都无法顾及周全,反过来还需要父母帮扶;而年长一些的,虽然工作没那么忙了或是已经退休了,却又迎来“隔代带娃”等担子,每每分身乏术。加之如今社会流动,异地打拼已是常态,每年能回去相伴父母膝下的只有几个大假。七七八八的因素加起来,都让亲情陪伴变得有些奢侈。 

        对此,一味苛责子女、质疑孝心,无法化解窘境,需要思考的是,怎样多给“亲情陪伴”减减负。从小处说,那些想陪伴却没时间的人,工作压力是最大障碍。所在单位落实带薪休假和其他法定假期,或许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往大了看,陪父母难,不仅在于“陪”,更在于怎样“陪”。仍以颐养中心为例,许多机构设施薄弱、服务不佳,子女去看望,来不及说几句话,先得脚不沾地一通忙活。还有些人想把父母接到身边照料,又要顾虑异地医保报销、老人在都市诸多不适应等问题。这些痛点,都呼唤社会服务保障更好为孝心兜底。完善制度,落实政策,提升服务,创新方式,才是“老有所伴”的深层方向。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多么自然而美好。生活节奏在加快,但亲情不能压缩。让相聚、守护变得简单,让关怀、感恩有处安放,是每个小家的幸福,也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 “盯梢”

        近日,某地一警务区在微信群下发通知,称应上级派出所要求,辖区各住宿场所“见到记者立即上报”。目前,当地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要求涉事单位迅速纠正错误。李嘉/漫画

  • “战略收缩”的美国为何又想动武

        钮松

        近段时间,美伊关系持续恶化,特朗普政府一反试图减少在中东地区军事存在且在中东慎用武力的思路,转而派出航母大军压境霍尔木兹海峡。遏制伊朗是特朗普自竞选伊始到就任总统以来未曾动摇的坚定选项,尽管先后采取了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全面制裁,特别是重点锁定伊朗石油出口的极限制裁“组合拳”,但最终仍将希望寄托于超强的军事威慑。这其中看似存在明显悖论,实则反映了美国在武力偏好上的历史惯性、霸权逻辑和现实考量。

        首先,这反映了美国在武力使用上的历史惯性。诚如弗朗西斯·福山在“历史终结论”中所指出的那样,即便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与经济制度代表着他所认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西方世界内部仍旧存在着诸多与现行制度格格不入的地方。在他看来,这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缺陷,而恰恰体现了历史的惯性,是一种过往历史的遗产。美国对武力的偏好就是这样一种惯性,即便奥巴马与特朗普均在中东地区进行了程度不一的军力收缩,但频繁出现的热点问题很容易激活美国的武力偏好。从历史上看,美国在独立后领土扩张中的武力使用、瓜分旧殖民列强地盘的美西战争等都淋漓尽致体现了这种偏好。冷战结束后,美国更是肆无忌惮挑起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作为美国历史上最为特立独行的“体制外”总统,特朗普在关键时刻仍旧选择了“秀肌肉”这一简单粗暴的方式。

        其次,这反映了美国高度重视武力的霸权逻辑。欧洲霸权国从早年的西班牙与葡萄牙让位于英国与荷兰,直至最后转移至英法德。二战使得欧洲国家遭受重创,霸权顺势转移到美国,超强的军事实力也成为美国推行全球霸权的“利器”。理查德·罗斯克莱斯将世界划分为“军事政治世界”和“贸易世界”,前者的代表是美国,后者的代表则是欧洲。欧美之间在实现霸权的过渡之后,实际上进行了战略分工。欧洲往往被视为身处“后历史时代”并以“民事力量”和“规范性力量”示人,但不可忽视的真相是,其“民事”身份离不开美国作为“军事国家”的全面保护。作为冷战结束后唯一的超级大国,尽管美国也在“贸易世界”中通过相关制度工具大搞单边制裁或展开贸易战,但其对“军事政治世界”的天然迷恋真实体现了其霸权逻辑,以武制武也是美国应对地区霸权国挑战虽非唯一但却是极其重要的手段。

        最后,这反映了美国面对纷繁复杂国际热点时迫切的现实考量。“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的武力介入使得诸多地区和国家战乱与内乱频繁,随之而来的现实困境便是:美国人不该来,更不好走。不论是阿富汗、叙利亚还是伊朗,都与美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直接联系。美国在发动阿富汗战争与顺势介入叙利亚危机中投入了程度不一的军事力量,极大破坏了这些国家原有的国内生态和综合安全。特朗普试图撤军叙利亚遭到巨大阻力,处在事实上的两难境地。此外,美国为了维护地区盟友利益并履行其全球义务,也不得不通过使出“杀手锏”的方式来为盟友“站台”,在巩固美以沙反伊朗准联盟方面,航母战斗群也许才是最好的“粘合剂”。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以“美国优先”作为施政理念,在中东大举实施战略收缩,并试图通过撤出一部分驻军来集中力量应对其他地区的挑战,但中东局势瞬息万变。正在集结的海上大军将特朗普政府打回了原形,换而言之,“胳膊拧不过大腿”,特朗普“个性”再强也难抵历史惯性、霸权逻辑与现实考量等三者形成的强大合力。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 为何越来越多人“淡出朋友圈”

        晁星

        你的朋友圈还在被打卡党刷屏吗?以后不会了。近日,微信官方发布通报称,一些学习类App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机制违规,严重破坏正常的朋友圈体验,对相关行为将予以禁止。

        抛开打卡是非不表,单就“朋友圈体验”而论,大伙或许都少不了一番吐槽。眼下,朋友圈的时间流之上,除了分享的文章、朋友生活动态等常规内容,商业广告、拉票集赞、微商语录等芜杂信息也充斥其间。情感交流之外,强行乱入的各种利益交换、人情负担让很多人不堪其扰,感叹“朋友圈里无朋友”之余,甚至生出了“远离”的冲动。此情此景之下,人们对圈中信息的容忍度也在下降。以至于一些分享交流行为,却反过来给人徒增了不小的矛盾感与压力感。

        这种体验之变背后,是朋友圈自身特质的演变。微信与微博、QQ等不同,是基于强关系链搭建起的社交平台,“好友”之间相互熟识。因而微信朋友圈更像是客厅沙龙,半私密型的聚会空间极大激励了众人自我呈现与表达的热情,分享、点赞、评论,不亦乐乎。可随着微信好友不断增多,强关系链逐渐弱化,朋友圈无限加载的结果就是,“客厅沙龙”回归到了“广场集会”,参与其中的人难免觉得少了私密感及安全感。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三天可见”“分组可见”成了使用率最高的热门功能。但是,社交堡垒越筑越高,“谢绝参观”成为常态,某种疏离感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滋长出来。如何通过新技术、新机制,调试线上交往的方式和距离,已经成为社交平台面临的一大难题。

        作为一项国民应用,微信朋友圈的演进,算得上一场大型社会试验。这场试验让人们深切感受到,真正的“朋友圈”难以承受过多的额外负累。互联网时代,我们常常提及“信息过载”,而如今这一现象也延伸到了社交领域,被社会心理学家们称之为“社交过载”。正如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所言,朋友圈这样一种高压力的社交工具,可能并不代表未来的趋势。为此,许多社交平台也正在选择一种“减负”路向。例如,微信推出“视频动态”,内容不会主动推送到用户面前,保留时间也只有24小时;在国外,“阅后即焚”功能也是许多商家尝试方向……社交媒体突飞猛进,必然有很多不成熟之处,对于产品开发与运营者来说,关键是通过认识那些使人感觉糟糕的机制,慢慢总结探索出人与人线上互动,以及人与科技互动的最佳方式。

        当然,自由还是束缚并不完全取决于技术与平台。麦克·卢汉曾写道,“媒介是人的延伸”,但媒介的变化不能改变人们真实的交往方式,媒介特性也不会遮蔽真实社交的基本规则。而你我如何从媒介变化中找到自己的社交平衡点、舒适点,也是对个人社交观的一个考验。

  • 让生活中少点“一次性”

        汤华臻

        据报道,《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于今年7月1日起施行。届时,当地酒店将不主动提供牙刷、梳子、剃须刀等一次性日用品,旨在引导消费者绿色出行,杜绝浪费。

        眼下,“白色污染”侵城之势迅猛,方便筷、塑料袋等一次性用品无处不在。以旅游住宿业为例,2017年中国有酒店44万家,70%以上的香皂仅使用一次,按重量计算,每天约有40万吨一次性香皂被丢弃。以每吨香皂两万元的成本来算,相当于80亿的花销。而且除了香皂,牙刷、梳子等很多用品还不可降解,“一用就弃”不仅造成巨大浪费,也给环境带来沉重压力。从酒店入手,降低一次性用品供给,不失为有益探索。

        不过,要彻底告别一次性用品,需要回答的问题远不止于此。比如酒店不主动提供,消费者会不会索要,有人忘记自备了怎么办?如果仅仅约束在“不主动”,那么很可能演变成这样的场景:一次性用品依旧,无非多开一次口,该提供还提供,该浪费还浪费。如此这般,与规范之前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可能因为有了“禁令”作挡箭牌,反倒有了加价的借口。

        人的消费方式和生活习惯是长期养成的,改变起来的确需要一个过程。一个人思想意识、行为方式的变化,一般经历服从、认同、内化三个阶段。以此观之,减少“一次性”,首先要亮明态度定出规矩,别分什么“主动”“被动”,不提供就是不提供。同时要做好告知工作,网站高亮显示也好、短信定制通知也罢,确保消费者提前知晓提早准备。“堵”的举措要严格,“疏”的路径也要更加清晰。这些年,“一次性”备受诟病却屡禁不绝,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使用起来太方便。拿来即用、用完即弃,不用清洗且价格普遍不高,可以说除了环境成本,其他方面的性价比极高。对其说“不”,是否有其他可替代品出现,至少在便利性上旗鼓相当?这恐怕是治理成功与否的关键。只有消费者的刚性需求得到满足,市场份额被更优秀的产品占领,原有的落后产品才可能销声匿迹。

        当然,这一过程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但为了绿色未来,值得花大力气去做,改变一点就有一点收获。比如治理酒店一次性用品,不妨就从开发推广更多循环可利用的便携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