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S2线车站升级缓解“跑步进站”

        本报记者 金可

        通讯员 李溢春 赵衡 张俑  

        被誉为北京第一列“开往春天的市郊列车”的S2线,在“五一”假期刚刚创下发送旅客7.59万人及单日发送旅客2.1万人等多项新纪录。为优化旅客乘车环境,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对S2线沿线站场设施设备升级改造,优化乘车环境。昨天,各站硬件设施改造完毕,全新亮相。S2线黄土店站增设候车区,以前“跑步进站抢座”的情况得到有效缓解。同时,该站入口增设二维码刷卡进站等设施,旅客可刷手机乘车。

        站台增设同步候车区

        记者昨天探访黄土店站时发现,站外已增设3600平方米罩棚候车区。车站售票处的一个LED大显示屏,正滚动播出列车信息。站内也增加了车次信息公告,方便游客查询相关信息。

        此次改造后,黄土店站的站台上增加了同步候车区,并设置有候车座椅。车站将采取分段放行方式,当站台上旅客饱和时先行引导至站台同步候车区,旅客可先在站台候车休息,避免旅客拥挤,缓解候车压力。工作人员解释,“五一”期间遇到大客流时,站内旅客都排到了地铁口,为防止人群拥挤,当时就已经采取了每次放行30人的限流措施。因为黄土店站站内面积本身就小,容量有限,开通站台候车区后,将大大缓解站内候车区的压力。

        同时,站内增加文明出行标识、安全提示标识21组,引导游客有序进站购票候车,并增设工作人员、文明引导员、志愿者等,尽量避免出现以前“跑步进站抢座”的情况。为避免前往南口、八达岭沿途游览的旅客误上直达车,车站还专门在延庆和黄土店站开辟直达列车候车区,并安排专人引导。

        改造后,黄土店站还增加车站进站通道,增至5台闸机4条通道。同时,增加进站购票方式。S2线各站进站乘车由原来的使用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和定额纸质车票两种进站方式,升级增加到使用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亿通行二维码、京津冀交通一卡通和定额纸质车票四种方式,提高游客进站速度,压缩排队时间。为方便来京游客购票乘车,通州车务段还在沿线各站增加对外售票窗口,“全天候、不闭口”满足旅客购票。

        在黄土店站、八达岭站、延庆站还增加爱心服务区,为残障及老幼旅客提供专区候车、优先进站服务。

        列车上设置爱心座席

        车上服务设施也进行了升级。昨天,记者在S203次列车上看到,车身及车厢内都已张贴上了世园会海报。文明提示用语随处可见,每节车厢第一排设置为爱心座席并套上醒目的黄色椅套。

        据介绍,S2线既是旅游线,也是宣传世园会、饱览沿途风光的流动服务平台。负责担当S2线值乘任务的北京客运段,对车厢进行了全新布置和装饰,张贴世园会宣传标语、温馨提示、文明乘车须知等各种宣传图文7大类1400余张。补充增加列车电子显示屏内容及文明乘车提示,实现滚动播放。增加列车保洁人员,以加强车厢、卫生间打扫频次。    

        同时,重新布置调整车厢座椅,每列车共计增设27个爱心座席,明确“爱心座席”标识,增加相应爱心乘车广播和提示。

        针对中外游客出行习惯,车上还增加了带有中英文标识的各类饮料食品30余种,还为旅客提供八达岭长城景点门票代售、世园会概况介绍和购票咨询等服务。

        公交专线疏散旅客

        据了解,原S2线日常(周二至周四)9.5对、双休日(周五至周一)12.5对、假日高峰16对运行图,世园会期间统一调整为日常(周二至周四)14对、双休日及节假日高峰(周五至周一)18对列车开行。其中,还首次安排开行了11列黄土店至延庆间一站直达列车,全程压缩运行时间近20分钟。

        铁路部门表示,发往世园会的S2线列车每趟定员最高为900人,一旦出现高峰时人员拥堵滞留的情况,将配合公交等方式疏散旅客。目前,霍营地铁站口已增设去往世园会的公交专线,当S2线饱和时,即可用于运送世园会旅客。

  • 三级医院清查自助机蓄电池安全

        本报讯(记者 刘欢)一所市属医院用于挂号、缴费的一台自助移动服务终端机日前因内部蓄电池故障引发火灾。为消除安全隐患,市卫健委决定停用同类自助机设备,并在全系统开展蓄电池安全专项清查。

        据市防火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通报,近期一所市属医院内存放的一台自助移动服务终端机内部蓄电池发生故障起火,引燃周边可燃物并引发火灾,影响和干扰了正常工作秩序。据了解,该终端机由华北触控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组装生产,包括终端主机、显示器、打印机、锂离子蓄电池供电系统等部件,用于病患自助挂号、缴费、结算等移动式服务。市卫健委已要求各医院停止使用华北触控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组装生产的自助移动服务终端机或是同类相似产品,待设备维护单位进行全面检测合格后方可再投入使用。

        为消除安全隐患,市卫健委向市中医局、市医管局、各区卫生健康委、各三级医院和各直属单位下发通知,要求在市属三级医院开展蓄电池安全专项清查。各单位对于目前正在使用、库存保管的各类蓄电池(含待修、待报废仪器设备上的蓄电池)进行全面盘点,特别是华北触控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组装生产的自助移动服务终端机或是同类相似产品,要查清数量、具体分布和产品来源。要逐一核查在用蓄电池的质量情况,查看其是否具备欠压、过流保护及短路保护功能;要对长期停用设施上的电源设备和蓄电池进行断电处理,并定期检查;要对待报废蓄电池进行统一处理,及时淘汰老旧产品。同时,要查清是否逐级明确管理责任,特别是操作使用、保管保养、检查维护等工作,是否明确到具体人员。凡未明确的,一律要明确到位,防止失管漏管现象发生。要对自助机蓄电池的配套设施进行清查,如加强对蓄电池充电、存放的集中管理,全面检查充电线路、插座,加装短路和漏电保护装置,杜绝私拉乱接电源线路。

        市卫健委还要求各医院加强隐患整治。整治电瓶车乱停乱放,禁止停放在楼梯间、疏散通道、安全出口处,禁止占用消防通道;整治蓄电池失管失保,避免风吹雨打,防止因蓄电池进水引起短路导致车辆或设备自燃;整治长时间违规充电,一般情况下平均充电时间不得超过4小时;整治私自拆卸改装行为,各类蓄电池一旦发现故障,要安排专业人员进行维修,不得擅自拆卸电气保护装置、加装防盗器等设备,确保电气线路和保护装置的完整有效。

        市卫健委要求各单位在日常安全生产检查过程中,将各类蓄电池日常使用管理情况作为重点,及时发现并纠正违法违规行为,确保管理责任落地落实。同时,要结合电气火灾警情提示,加强相关人员的安全教育培训,提升员工识别、发现、化解火灾隐患、扑救初起火灾的能力。

  • 俩丹麦曲奇中国打官司

        本报讯(记者 高健 通讯员 文海宣)美味的曲奇饼干发源于欧洲,丹麦曲奇饼干闻名遐迩。海淀法院昨天受理一起案件:“丹麦曲奇”之间开战,“皇冠”诉“蓝罐”不正当竞争,索赔三千万元。

        原告方“皇冠丹麦曲奇”的出品方丹麦丹尼诗特色食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尤益嘉(上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称,“皇冠丹麦曲奇”已经连续多年在中国大陆市场同类产品中销量领先,属于知名商品。而“丹麦蓝罐曲奇”产品的生产商、进口商及经销商,包括丹麦奇新蓝罐有限公司、丹麦蓝罐曲奇有限公司、蓝罐金宝(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荔之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兆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北京翠微家园超市连锁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实施了虚假宣传、混淆、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皇冠丹麦曲奇”方诉称,“丹麦蓝罐曲奇”对其历史进行了虚假宣传。在产品包装及网页多处宣传“丹麦蓝罐曲奇”“源自1933年”,具有“百年历史”,让消费者误认为该产品历史悠久;使用“皇室经典”等宣传词,并且宣传“丹麦蓝罐自诞生以来,陪伴几代丹麦皇室成长”,让消费者误认为“丹麦蓝罐曲奇”百年来都属于皇室御用品牌,而事实上其于2009年才获得丹麦皇室御用认证。

        原告方认为,“丹麦蓝罐曲奇”对其质量存在虚假宣传。在产品包装及网页宣称“丹麦蓝罐曲奇”使用“1933年的原创配方”“百年配方”。事实上某些配方成分在1933年时并不存在或并未被使用于曲奇产品,且1933年至今也未满100年。此外,其关于保质期和净含量的宣传与产品参数存在不一致。

        “丹麦蓝罐曲奇”在宣传中使用极限用词。其在官方网站上使用“全球最大之现代化曲奇生产线”“我们以最先进的设备,制作最优质的产品,面对来自市场上的挑战”宣传用语让相关公众以为“丹麦蓝罐曲奇”是品质最高的丹麦曲奇。在宣传中使用“顶级曲奇大师”“送礼首选”“聚会最佳拍档”等极限用语,让相关公众误以为其品质优于其他品牌。

        “丹麦蓝罐曲奇”对曲奇产地存在虚假宣传。在其微信公众号和官方微博多次宣传市面上只有“丹麦蓝罐曲奇”每一块饼干都在丹麦生产,让消费者误以为其它品牌都不在丹麦生产或部分在丹麦生产,只有其生产的曲奇才是最正宗的丹麦曲奇。“丹麦蓝罐曲奇”的蓝罐礼盒装(赠送咖啡)产品正面包装上印有“原产国 丹麦”,但咖啡产地却为越南,“原产国丹麦”字样让消费者误以为咖啡也产自丹麦。

        “丹麦蓝罐曲奇”对于丹麦皇室御用称号存在虚假宣传。其在视频广告和官方微博多次宣传市面上只有“丹麦蓝罐曲奇”唯一获得丹麦皇室御用的称号,让消费者误认为曲奇类产品只有“丹麦蓝罐曲奇”获得了丹麦皇室的认可,品质优于其他品牌曲奇,但实际上丹麦曲奇品牌BISCA同样也获得过丹麦皇室御用认证,并且时间早于“丹麦蓝罐曲奇”。

        “皇冠丹麦曲奇”方认为,“丹麦蓝罐曲奇”实施了混淆行为,使人误认为“丹麦蓝罐曲奇”与“皇冠丹麦曲奇”存在特定关系。“丹麦蓝罐曲奇”的产品包装及赠品存在与“皇冠丹麦曲奇”产品包装中皇冠相似的皇冠形状,属于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相似的标识。此外,被告方还在新闻发布会上散布“皇冠丹麦曲奇”侵犯了蓝罐曲奇的知名商品包装装潢专用权等不实之词,并在多家媒体进行宣传,从而贬低“皇冠丹麦曲奇”的商品声誉,损害其商业信用。据此,原告将上述六公司诉至法院,索赔三千万元。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全市开展共享单车清理整治

        本报讯(记者 王谌)记者从市交通委获悉,针对乱停乱放、企业违规投放、破损废弃车辆回收不及时等问题,本市从昨天起,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 

        截至今年4月底,在京运营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共9家,报备车辆规模达191万辆。据市级监管平台监测统计,目前活跃车辆占比较低,以今年4月份为例,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

        为整治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车秩序,市交通委按照“市级统筹、属地监管、企业主责”的原则开展此次专项治理行动,重点针对乱停乱放、违规投放、破损废弃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和违规投放的租赁电动自行车,予以清理或回收,并对责任企业依法查处,持续形成严查严管态势。

        专项行动的重点是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骑行量较大且问题较集中的区域:一是长安街及其延长线、平安大街等城市主干道,二环、三环、四环等城市环路及其辅路沿线以及道路桥梁和桥下空间等;二是轨道交通车站、公交车站、交通枢纽及北京站等交通场站及其周边;三是奥林匹克公园、南锣鼓巷等旅游景区;四是金融街、CBD、三里屯、上地软件园等重点商圈,确保交通环境安全有序、市容环境干净整洁。

        此次车辆清理工作以企业自主清理为主,重点是回收占用城市公共空间的破损、废弃车辆;清理在人行道、车行道上停放且影响正常通行的车辆,在桥下空间、桥梁匝道、道路隔离带、绿化带等区域散落的车辆,以及在公共区域乱堆乱放的车辆;清理退市企业遗留车辆和租赁电动自行车。

        在此过程中,各区相关部门加强现场巡查,将发现的问题点位通告企业及时采取措施,对未响应的企业进行约谈并责令限期整改。根据《北京市非机动车停车条例》相关内容,由市交通执法部门对逾期未改正的企业依法进行惩处,同时通过新闻媒体等渠道进行曝光,进一步形成严查严管高压态势。

  • 63辆京牌小客车启动司法处置

        本报讯(记者 王天淇)昨天,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启动2019年第二期涉案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工作,共有63辆小客车(带指标)将被处置。

        本次进行司法处置的小客车为刑事案件以及民、商事案件中查封、扣押的车辆,公众可通过北京法院网(http://bjgy.chinacourt.org)、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信息系统网站(http://www.bjhjyd.gov.cn)等渠道登录北京产权交易所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网络平台(https://otc.cbex.com/page/jpxkc/s/index)查看处置车辆信息、处置公告,并参与竞买。报名时间为5月13日10时至5月23日15时,将在5月27日开始竞价。

        记者登录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网络平台后看到,有关车辆的详情、照片、视频等信息和公告都在网上予以展示。其中,评估价最高的是顺义法院处置的一辆大切诺基,评估价为38万元,最低的是朝阳法院处置的长安牌小客车,评估价为2.05万元。

        根据规定,竞买人必须具备小客车摇号资格,即按照《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在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系统内已取得经审核确认的有效申请编码但尚未取得车辆配置指标的个人。法人及其他组织不得参加竞买。

        据了解,本次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继续采用“设定最高限价的竞价模式”,以车辆评估价为起拍价进行处置,同时规定车辆最高限价为车辆评估价的150%。买受人为在限价范围内出价最高者。

        据介绍,在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系统内审核通过但尚未中签的个人在交纳保证金后,可报名参加竞买。按照规则成功竞买后,买受人根据要求履行完交齐成交价款等相关程序,可持北京高院和指标管理机构共同出具的《北京市司法处置小客车转移登记确认通知书》,在有效期内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转移登记手续,车辆原号牌号码不再保留。

  • 农机大讲堂开进乡村

        北京市农机安全生产巡回大讲堂日前启动。通过“错误演示来找茬”“安全驾驶正操作”“急救操作人人学”三个环节,专家向基层农机手讲解了操作农机过程中的常见问题及正确做法,纠正了违规操作行为。陈晓根摄  

  • 自编情景剧 普法在校园

        昨天,丰台区第一届青少年法治情景剧评比决赛暨展演活动在丰台二中附属实验小学举办。同学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情景剧,演绎了现代社会以及当代青少年在学习和现实生活中经常遇到的法律问题。本报记者 吴镝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