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决定对美国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13日发布公告,2019年5月9日,美国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美方上述措施导致中美经贸摩擦升级,违背中美双方通过磋商解决贸易分歧的共识,损害双方利益,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为捍卫多边贸易体制,捍卫自身合法权益,中方不得不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调整加征关税措施。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国际法基本原则,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

        中方调整加征关税措施,是对美方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回应。中方希望,美方回到双边经贸磋商的正确轨道,和中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争取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

        指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说”可休矣

        美国近来又出现指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声音。这种指责的动机显然不单纯,指责本身更是罔顾事实,站不住脚。对于中国科技创新和保护知识产权的努力视而不见,不厚道;对于国际技术交流和创新合作进行“双标”解读,不公道。

        中国科技创新取得的成果量质齐升,有目共睹。去年,中国已成为国际专利申请第二大来源国,并跻身世界最具创新力经济体20强。如今,中国在信息通信、航空航天、高铁、核能等领域掌握了一批核心技术,由跟跑转为并跑、领跑的领域日益增多。应用创新井喷,基础科研突破,这些成果偷不来、抢不来。

        中国取得如此成就,背后有政策支持、开放合作等主观努力,有市场巨大、人才众多等客观条件,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原因,恰恰就是注重保护知识产权。中国早已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刚需”,是国际贸易的“标配”。

        正因如此,中国保护知识产权不是空喊口号,而是付出了正心诚意、艰苦卓绝的努力。近年来,中国不断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大侵权行为惩处力度,提高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取得显著成效。

        “非本国居民知识产权申请量”是反映一个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与营商环境的“风向标”和“晴雨表”。2017年,中国非本国居民商标注册申请量、非本国居民发明专利申请量分别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位。2018年,国外在华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4.8万件,同比增长9.1%,实现“十三五”以来最快增速……

        知识产权保护的努力,让中国更具吸引力。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等多个场合,许多外商纷纷肯定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努力,对在华营商环境充满信心。美国美光科技公司总裁桑杰·梅赫罗特拉说,创新需要开放的市场、建立健全法治保障,而中国正在以实际举措推进这些方面进展,“我们希望能够成为中国的合作伙伴,融入中国高质量发展”。

        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成效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赏。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表示,中国将知识产权置于战略高位,注重知识产权保护,并表现出长期政策决心,这是“其他国家值得学习的一课”。

        全球反假冒组织还授予中国海关全球唯一的“反假冒最佳政府机构奖”。

        日本前专利厅长官荒井寿光去年底在《日本经济新闻》上刊文指出,中国专利申请数量激增,“是中国政府奖励创造发明取得的成果”;“在货真价实的知识产权领域,日本已经被中国赶超”。

        荒井寿光还直言,中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实力迅速提高,“美国倍感威胁,试图压制中国”。他认为,双方现在的贸易摩擦正发端于此。

        数字和事实证明,中国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态度是认真的,行动是有效的。污蔑中国“偷窃”知识产权是对历史和现实的严重歪曲。中国的创新成就一不靠偷,二不靠抢,而是十几亿中国人民靠智慧和汗水奋斗出来的。

        创新和知识产权绝非美国的独家“专利”,应用知识产权、推动经济社会进步也不是美国独享的权利。别有用心的指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说”,可以休矣!

        新华社记者 刘石磊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相关新闻

        中方试行开展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13日发布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已发布公告,试行开展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

        根据公告,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接受有关利益主体申请,并在对有关申请逐一进行审核的基础上,将部分符合条件的商品排除出对美加征关税范围,并制定公布排除清单。对排除清单内商品,自排除清单实施之日起一年内,不再加征我为反制美301措施所加征的关税;具备退还税款条件的,对已加征的关税税款予以退还,相关进口企业应自排除清单公布之日起6个月内按规定向海关申请办理。对排除清单公布前已经停止或已暂停加征关税的商品,已加征关税不予退还。

        申请主体为申请排除商品的利益相关方,包括从事相关商品进口、生产或使用的在华企业或其行业协(商)会。可申请排除商品范围为我已公布实施且未停止或未暂停加征关税的两轮对美反制措施商品。

        申请主体在申请时应以事实和数据说明以下三方面申请理由:寻求商品替代来源面临的困难;加征关税对申请主体造成严重经济损害;加征关税对相关行业造成重大负面结构性影响(包括对行业发展、技术进步、就业、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影响)或带来严重社会后果。填报不符合要求的将不予受理。申请主体应通过财政部关税政策研究中心网址http://gszx.mof.gov.cn,按要求填报并提交排除申请。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将组织专家和成员单位对有效申请逐一进行审核,按程序制定、公布排除清单。

  • 用日本民众感同身受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

        本报记者 丰家卫

        2016年4月14日晚,日本熊本县发生了6.5级强烈地震。次日,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为受伤的熊本县吉祥物熊本熊送竹子的漫画在社交网站上火了,很多人对此进行了再创作,以表达对灾区日本人民祈福的心愿。至今,这幅漫画依然经常出现在一些表达中日友好活动的场合。

        这幅漫画当时由负责对日传播的《人民中国》杂志社制作,与熊本地震报道一同刊发,首先构思出漫画的人便是该杂志总编辑王众一。

        谈到这幅现象级漫画的诞生,王众一用“灵机一动”来形容。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大地震。王众一带领团队第一时间做了20多个版的报道,有过多年中日文化交流经验的他深知,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受历史及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影响,中日两国国民亲起来并不容易。而有一些东西是可以跨越这些障碍的,比如人类在面临极端灾难时表达出的共同情感。

        “当时的宣传报道效果很好,集中展现了中国在大灾难面前对日本的支援。”王众一回忆说,但是不能每次遇到此类报道都用大篇幅报道,他和团队一直思考更加简单、直接、高效的方式。

        直到2016年日本熊本县发生地震,王众一带领团队连夜设计出了熊猫宝宝慰问熊本熊的漫画,刊发之后,立刻引发了日本民众的共鸣。

        有日本媒体在报道这幅漫画时,用中文和日文分别写道:“大家都是‘熊’,大家都是‘生命’。”这句话充分表现了王众一及团队设计这幅漫画时的初衷。

        “日语有个词叫‘心象风景’,意指对对方内心的了解。如何在中日文化交流中让中国故事打动日本民众心弦?报道熊本地震的漫画做到了。”王众一介绍,这种方式日本民众感同身受,接受起来很容易。

        在王众一牵头所做的中日文化交流策划中,熊猫作为文化符号多次出现。

        由《人民中国》参与主办的“熊猫杯”全日本青年感知中国大赛从2014年开始至今已举办了5届,每年邀请十几位获奖日本青年来华访问、交流。

        在2016年的一篇获奖作品中,一位熊本大学的学生回忆了小学时中国插班生与同学们交往的故事,那位只穿着短裤和T恤的中国插班生给了他很大启发。他写道,“只穿着短裤和T恤便坦诚相见”“不穿着又重又硬的护具就不会伤害彼此”,朴素地表达了中日两国需要真诚相交的道理。

        润物细无声,一次次实践证明,唤起日本民众共鸣的文化产品才能促进两国深入交流。

        王众一看到了这个规律,所以他在做杂志的同时把焦点投向了更广阔的领域,电影就是其中之一。41年前,反映战后日本社会的电影《追捕》在中国上映,引起轰动,增进了两国民众之间的了解。同样,2001年,反映湘西普通民众生活和风景的中国电影《那山那人那狗》在日本上映,堪比《追捕》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

        “这两部电影都是在对方国家火起来的,这个有趣的现象不是偶然的,它说明两国通过电影所表达的内容真正走进了彼此观众的内心。”王众一介绍,基于长期的研究积累,他还将日本著名电影史学家四方田犬彦的《日本电影110年》翻译成中文,为中国读者了解日本文化提供了一个新视角。

        王众一喜欢用费孝通先生的一句名言形容他对中日文化交流的目标追求: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自2016年二十四节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便开始琢磨将中日文化交流提升到“美美与共”的层次。

        二十四节气发源于中国,同样为日韩等东亚国家所共有。王众一连续三年尝试运用日本读者喜闻乐见的短诗俳句与中国化的汉俳互动的形式,讴歌二十四节气的风物,这种中日互动的文化交流形式如今也得到日本社会高度赞赏。日媒评价称,希望能够借此促成新的中日文化交流。

        “二十四节气带动的中日文化交流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它彰显着中国的文化自信,一定能为中日文化交流注入新活力,未来,我们还会试着将它扩展到中日韩乃至更大的文化交流范围中。”王众一满怀信心地说。

  • 李白:誓死守护党的秘密电台

        据新华社长沙5月12日电(记者 刘良恒)李白,原名李华初,曾用名李朴,化名李霞、李静安。1910年出生于湖南浏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成为红四军通信连的一名战士,后任通信连指导员。

        1931年6月,参加了长征。全国抗战爆发后,1937年10月,李白受党组织派遣,化名李霞,赴上海从事党的秘密电台的工作。在日寇与汪伪军警特务等麇集、环境极其险恶的上海,李白克服各种困难,负责上海党的地下组织与党中央的秘密电台联络工作,用无线电波架起了上海和延安之间的“空中桥梁”。

        1943年,党组织安排李白打入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做报务员。他化名李静安,往返于浙江的淳安、场口和江西的铅山之间,利用国民党的电台,为党秘密传送日、美、蒋方面大量的战略情报。

        抗战胜利后,李白回到上海,继续从事党的秘密电台工作。1948年12月30日凌晨,他在与党中央进行电讯联络过程中,因国民党特务机关测出电台位置而被捕。被捕后,李白经受了高官厚禄的利诱,遭受了各种酷刑的逼供,但他始终坚贞不屈,敌人始终没有能够从他口中得到一点想要的信息。

        1949年5月7日,在上海解放前夕,李白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

  • 黄竞武:与共产党并肩战斗

        据新华社上海5月13日电(记者 郭敬丹)黄竞武原名敬武,1903年出生,是上海市川沙县人。他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24年考取公费生赴美留学。

        1941年,黄竞武加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抗战胜利,黄竞武随中央银行迁回上海,担任上海中央银行稽核专员。他参与筹组民盟上海市组织,并当选民盟上海市支部临时工作委员会执行委员。

        对于民盟、民建遭到国民党变本加厉的打击迫害,黄竞武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一方面积极投入民盟、民建争民主、反内战的地下斗争,一方面策划建立地下转移站,掩护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协助中共地下组织做好保护和撤退民主人士的工作。

        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逼近浦口。为阻止国民党将中央银行库存的金、银、美钞等偷运台湾,根据中共地下党要求,黄竞武收集整理国民党政府“四行两局”的情况和有关金融资料。

        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黄竞武发动中央银行部分职工罢工抗运,又通过工商界、新闻界揭露中央银行的偷运阴谋,团结金融界出面干涉,给国民党政府造成了强大的政治压力,使其偷运计划未能全部实现。

        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2日,黄竞武等13位革命志士的遗体在原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监狱所在地被发现。后经证实,黄竞武在狱中备受酷刑,于5月18日凌晨惨遭活埋,时年47岁。

  • 我国将全面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记者 张泉)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日前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全面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

        目前,我国已有24个省份完成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整合工作,其余7个省份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仍是并轨运行。通知重点针对两项制度尚未完全整合统一的地区,明确要求加快整合力度,于2019年底前实现两项制度并轨运行向统一的居民医保制度过渡。

        通知要求,制度统一过程中,要巩固城乡居民医保覆盖面,确保参保率不低于现有水平,参保连续稳定,做到应保尽保;完善新生儿、儿童、学生以及农民工等人群参保登记及缴费办法,避免重复参保;已有其他医疗保障制度安排的,不纳入城乡居民医保覆盖范围;妥善处理特殊问题、特殊政策,做好制度统一前后政策衔接,稳定待遇预期,防止泛福利化倾向。

        通知要求,各地在确保覆盖范围、筹资政策、保障待遇、医保目录、定点管理、基金管理“六统一”的基础上,进一步统一经办服务和信息系统,提高运行质量和效率。

  • 财政部原副部长张少春一审获刑十五年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13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财政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张少春受贿案,对被告人张少春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对张少春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1995年至2018年,被告人张少春先后利用担任财政部办公厅副主任、部长助理、党组副书记及副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或者利用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子女入学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98.0081万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少春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张少春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