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不种玉米种花树,告别老营生开起民俗院

五月春“耕”忙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14日        版次: 08     作者:

    村里去年改种的花田引来城里客。孟楷摄  

    本报记者 王可心

    春光明媚,阳光和煦,五月正是春耕的好时候。今年京郊大山里的春耕可有些不一样,大片的农田不再是分割成方方正正的田畦,一部分栽上了小树苗,还有一大部分收拢在一起,松土施肥,准备种成颜色艳丽的成片花田。趁着这个热乎劲儿,不少村民开起了民俗院,告别了面朝黄土的辛勤耕作,经历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耕”时节。

    记者驱车来到怀柔区汤河口镇的大黄塘村,路边的农田大多种上了新树,枝杈上泛着嫩绿,村民正在给树坑浇水。再往村里走,一大片空地刚翻过土,黄褐色的土壤正在等候栽种。“这都五月了,咋还没下苗?秋天能按时收吗?”记者有些不解,虽说山里气温低,播种的时间比平原地区要晚上大半个月,但对于山区农民普遍种植的春茬玉米来说,五月中旬正是出苗的时候。“今年不种地了,这片是留着种花的,下周就开栽,六七月份就能开花,好看着呢。”村民陈艳东指着不远处的田地说,从去年开始,村里把大家的土地进行流转,靠近山根和河道的地方种树涵养水土,临近马路的地方就设计成花田,成片成片的造景,不仅美化了村里的环境,还成了比较出名的明星景点,吸引了不少城里客。

    大家常说,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这乍一不种地,村民的经济来源打哪来?“土地流转后,按照每亩地1500元给补贴,再加上有劳动力的村民可以参与种树种花和后续管护等工作,还能再挣一份工钱。”汤河口镇的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村里的耕地大多种植玉米,一亩地产量在千斤左右,除去种子、工钱、浇水的费用,一年到头也就剩下五六百元。“对于北京来说,发挥好土地的生态涵养功能比产粮要更具实际效益,伴随着高科技农业的不断发展,散户的耕种性价比越来越低,尤其是玉米属高耗水型作物,对于蓄水量不算丰盈的京郊农村来说不算是好选择。”怀柔区农业农村局的专家分析,调整农田的种植结构,既是针对生态效益的综合考虑,也是增加农民收入的实实在在的惠民政策。

    不仅如此,除了这些看得见的收益,春耕形式的变化,也将村民们从整年的田地劳作中释放出来,有的村民加入各种旅行团出去开眼界、拓思路,还有的已经开始干上了新事业。

    “村里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每天都有好些游客跑过来看花。”伴随着环境的变化,倚山靠水、空气清新、花田养眼的大黄塘村有了不小的名气,眼瞅着车来车往,游客络绎不绝,经常坐在路边晒太阳唠嗑的陈艳东被问了无数回附近哪有吃饭住宿的地方,村里仅有的几个民俗户赚的盆满钵满,连带着周边好几个民俗村都火爆起来。48岁的陈艳东也起了创业的念头,借着政策扶持,她家刚盖起了新房,宽敞明亮,一尘不染,再加上自己做饭的手艺不错,弄个几桌不在话下。今年刚开春,她的民俗院正式开门迎客,借着镇里举办的特色节庆活动,小院儿的生意十分红火,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她家客房被一抢而空,忙得脚不沾地。端午小长假日益临近,陈艳东早早地开始准备当地特色野菜,到处学艺更新菜单,还向村里的村官请教如何在网络上对自家小院儿进行宣传,这个新事业她干得倍儿起劲。

    “这个五月,咱们耕的不是地,是红火日子的新奔头儿。”陈艳东说,离开了土地,农民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