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南来北往

        本报记者 王海燕

        手术台上,一只还未成年的黑鹳蔫蔫地躺着,棕褐色的羽毛失去了光泽,又尖又长的嘴,无力地垂着。

        刘醴君戴着口罩,依次检查黑鹳的羽翼、腿脚,没发现大问题;再看脖颈,一个细小的钩尖从羽毛和皮肉中冒出,手指触及,周围鼓鼓的……“这黑鹳一定误吞了带鱼钩的小鱼,结果鱼钩卡在了食道。”刘醴君判断着。

        手术开始。黑鹳被固定在手术台上,嘴上套着呼吸麻醉机。刘醴君先给黑鹳患处消毒,然后拿着手术刀,小心翼翼割开患处皮肉,果然,一个1元硬币大小的三叉鱼钩,堵在黑鹳食道中间,周围的组织已经开始溃烂、发炎……虽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刘醴君还是心里一紧,“这伤口要再发展几天,估计黑鹳性命难保。”

        黑鹳还算幸运,它昏倒路旁的时候,被好心人发现,及时送到了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得到刘醴君的及时医治。

        取出鱼钩、清创、包扎,手术很顺利。仍处在轻度麻醉状态的黑鹳,被饲养员抱在怀里,送进隔离“病房”。经过几天观察,刘醴君批准黑鹳“出院”,转移到动物康复区,在饲养员的呵护下,好好休养一段时间,黑鹳就可以回归野外,继续高飞了。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院里,有片杨树林,林中有20多间隔离笼舍,所有送进救护中心的野生动物都要在这里接受观察、隔离、治疗,就好像医院门诊部。门诊部有两位医生,刘醴君是其中之一,别看只有35岁,但已救治动物7年。

        每年春秋两季,候鸟迁徙,南来北往,有大批候鸟飞过北京,这也是刘醴君最忙的时候。今年3月1日到4月中旬,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共接收动物2200只左右,其中禽类大约2160只,既有执法部门打击盗猎行动中收缴的动物,也有迁徙途中体力不支,迷途掉队,被好心市民捡到送来的候鸟。

        “像这种被鱼钩卡住的伤,主要发生在黑鹳、苍鹭、白鹭等以鱼虾为食的涉禽类身上,并不多见。”刘醴君说。去年11月以来,刘醴君医治的“患者”有雕鸮、红隼、黑鹳、鸳鸯、大天鹅、灰鹤等等,“这其中有患肺炎、肠炎的病鸟;有飞行中误撞到建筑物上导致骨折的鸟类,有因冬季食物匮乏,身体虚弱,偷吃家禽时被逮到的猛禽;也有在迁徙中落了单,或是刚孵出来,从巢中失足跌落的幼鸟……”

        隔离笼舍,流动速度很快,每天出现的“病患”都不同。这一天,隔离笼舍里出现了一只折断了翅膀的喜鹊,还有数十只被警察罚没送过来的亚历山大鹦鹉。

        “喜鹊你们也管?”

        “喜鹊为什么不管?”刘醴君反问,“麻雀送过来我们都管。”在刘醴君眼中,生命没有高低贵贱,不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大鸨,还是自带明星光环、招人喜爱的天鹅、雨燕,又或者是普普通通、到处都能看见的喜鹊、麻雀,都是大自然里的生命,都值得全心全意医治、对待,“只要是野生动物,我们都负责救治”。

        笼舍里,铺着厚厚的木屑,但小鹦鹉好像还是很冷,挤在一起“抱团取暖”,“它们不太适应北京的气温。”刘醴君说,白天每隔三个小时,他就和同事们把小鹦鹉逐一捧在手心,一边喂食,一边也让小家伙们暖和暖和。

        门诊部的工作台上,除了一些医疗器械和药品外,还放着一台搅拌机、几只注射器,“这是给鹦鹉‘做饭’用的。”刘醴君解释,被警方罚没的那数十只亚历山大鹦鹉,是不法分子从东南亚地区走私的,还是幼鸟,不会自己进食。鹦鹉在门诊部“留观”期间,刘醴君和同事们就当起饲养员,用搅拌器制作“饲料奶糊”,再用注射器喂鹦鹉吃。

        盗猎,是刘醴君最痛恨的事,“他们怎么下得去手?”每年候鸟迁徙季,也是不法分子盗猎最猖獗的时候。有时候,执法部门一车就能送来一两千只候鸟。望着这些饱受惊吓的小生灵,刘醴君没有太多的时间愤懑,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救治候鸟中,也许只有忙碌才能让他释放一下心中的负面情绪。“有时候一忙起来,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刘醴君说,救护中心24小时有人值班,过春节也不例外,“只要有受伤的鸟儿,我们就没有休息日。”

        这种状态,刘醴君已坚持了7年。

        7年前,刘醴君本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后来辞职到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当兽医,“就是因为喜欢动物。”刘醴君说,这也是他坚持下来的原因。

        今年春季,先后有两只大天鹅、两只小天鹅、四只鸳鸯、两只红隼,被救护中心成功放归野外,看到经过自己精心医治的动物,一点儿点儿好起来,再次振翅飞翔,回归大自然,刘醴君开心极了,“没办法用语言形容,就是觉得特别幸福,特别自豪!”

  • 胡同幽幽

        本报记者 王天淇

        这是一条明代就有的胡同,不少高官显贵曾居住于此。 

        只是很长一段时间,这里不再静谧幽幽,而是违建林立,汽车堵塞,污水横流……

        胡同口立着路牌,上面写着“西总布胡同”。王凤如在胡同里住了几十年,提起从前的日子,就唉声叹气。

        当时,胡同从北墙到南墙不过五六米宽,小餐馆占道经营,供通行的路就剩下两米来宽,要走人,还要过汽车,不止一次发生过老人被撞的事故。还有小餐馆的污水、垃圾,到了夏天,异味扑鼻。“唉,不过也难办。”王凤如叹了口气,指了指胡同西口,那里紧邻协和医院,附近还有华尔医院和东城区中医药学会东单中医门诊部,总是车水马龙。

        2017年,一切有了变化。背街小巷治理中,违建拆了,“开墙打洞”封上了,不合规的旅馆、小餐馆也都陆续停办了……王凤如也当上了小巷管家,每天在胡同里巡视,维护秩序。

        胡同确实清净了,但问题并没全都解决。

        92号是一处两层的门脸儿房,原本是一家小餐馆,私搭的违建虽然拆了,餐馆也停办了,可老板暗地卖起了盒饭,见没人来查,老板以为风头过了,竟将装盒饭的箱子摞在门口,占道经营。

        王凤如来了。

        “你们招牌都摘了?怎么还营业呢?”

        “这房子不能开餐馆,不符合消防要求,有安全隐患!”

        ……

        王凤如天天来店里,劝老板按规停业,苦口婆心半个多月,老板先是不搭理,后来干脆耍赖,“我没卖,都是家里人吃的,我们家亲戚多,你也管?”

        “亲戚再多也吃不了这几大箱子的盒饭,再说这房子本身也住不了这么多人呀!”王凤如眼里不揉沙子,老板没辙了,继续沉默对抗,甚至还和王凤如打起了“游击”。

        见劝不动,王凤如用手机拍照取证,反映给社区、街道,联合执法,这家店终于关门了,胡同里偷偷经营的现象大为改观。

        “和停车比起来,小餐馆什么的都不算大事。”王凤如说,早在2016年,她就和十几位居民一同成立了“胡同不停车”自管会,可乱停车还是没解决。

        街道和社区的整治规划中,希望将西总布胡同变成“一条不停车的胡同”,先拓宽路面,然后再将两侧马路牙子加高15厘米,画上黄色禁停标识线,街道还协调妇女儿童博物馆前的停车场,为胡同居民提供140个车位,基本满足居民停车需求。2018年4月,胡同正式成为“不停车”胡同。

        胡同居民的车不乱停了,可胡同西口,还有华尔医院和东单中医门诊部,常有车乱停。

        王凤如上前劝,司机挺冲:“我来看病的,不让停这儿我停哪儿?”

        “北极阁头条那边有停车场,辛苦您走几步过来吧!”王凤如很客气。

        “人家有病人,我们还有老专家,你还让人家走那么远过来?”医院的工作人员上来帮腔。

        “那就门口停车不熄火,把病人和老人放下,司机把车开去停车场。”王凤如不急不恼。

        劝了好几次,司机理解了,可医院工作人员却不配合,总是冷眼旁观。

        王凤如就站在医院门口,盯着违停的车辆和司机,车不开走,她也不走,有时一人一车能僵持几十分钟。

        旧的问题还没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有些司机想出“充电”的理由,把车停在医院门口,王凤如赶紧指挥,“可以把车停在妇女儿童博物馆的停车场,那边有充电桩,要是都在这充电,那不又都堵上了。”

        这样的指挥,几乎天天都有,已经67岁的王凤如风雨无阻,已经坚持了一年多。现在,胡同主路车辆违停现象基本没有,支路里的违停车数量也大幅减少。

        胡同清净了,也正在慢慢变美。王凤如又和居民组建了西总布胡同环境卫生监督队,每天巡视、清扫,维护家门口的环境。

        青瓦灰墙、胡同幽幽,草木葱茏,花香扑鼻。王凤如背着包,拿着笔记本,穿梭在胡同中,偶尔她抬一下头,远远望着蓝天下高高耸立的“中国尊”,开心地笑着。

  • 新家园

        本报记者 任珊

        “距离‘中国·水谷’竣工仅剩116天”,马乃军办公桌上,有一个倒计时牌,亚洲最大再生水湿地公园竣工的日子越来越近。

        很难想象,“水谷”所在地,曾经是一片尘土飞扬,垃圾乱堆的“城中村”。

        这里叫半壁店村,12年前,是名副其实的“四无村”——“叫农村无农业、称农民无耕地、农转居无工作、要发展无空间”,初到村里工作的马乃军很是吃惊,但心里也有隐隐的兴奋,他准备大干一场。

        2011年5月,马乃军当选半壁店村党总支书记,开始实施自己的“新家园”计划。

        先修路。半壁店下辖水南庄、西店、方家村、半壁店、小郊亭5个自然村。曾经,7条铁路穿村而过,11个平交道口把村路切割得支离破碎。为了这几条铁路,马乃军奔走协调,用了3年时间改扩建了7个涵洞,修建了1条环村路,打通了连接广渠路和京通快速路的村内“微循环”。

        再建桥。在马乃军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通惠河上终于架起了人行天桥——“同心桥”,村民、上班族、学生出行,再不用冒着危险攀爬铁路高架桥了。

        半壁店畅通了,吸引了一批企业进驻。“我们聘请专家规划,打造出带有火车文化的文创产业园区。”马乃军坚信,只要规划得好,“拙料”也能变成宝。

        日子红火了,环境也要美起来。随着生态湿地公园项目提上日程,广渠路沿线“南三村”要启动周转腾退。马乃军挨家挨户调查摸底,做村民工作,他和同事们还积极为村民找房源,帮助大家周转搬家。

        加班加点的高强度工作,马乃军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可刚做完手术没几天,他又出现在工地……

        短短60天,“南三村”腾退签约100%。

        新家园,更要有新风尚。

        以往,办红白事,村民都习惯在自家门口搭一个棚子,这个习俗没少让马乃军上火,“把道路堵住了不说,还吹拉弹唱、吵吵嚷嚷。有些外来商户不理解这些习俗就投诉。”

        移风易俗, “疏”比“堵”好。2015年,马乃军和同事们在村里建起了“怀恩堂”和“喜寿堂”,村民可以免费使用。办事的环境好了,村里也安静了许多。

        马乃军还提出兴建村史博物馆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明德堂”,以留住村里的记忆。目前,村史博物馆和“明德堂”都成了村里的“地标”。

        “中国·水谷”快要竣工了,马乃军又有了新的期待,他期待5个自然村能实现“一村一品,一村一韵”;他还期待建设以现代金融服务产业为主体、科技金融为核心的产业园区……

        “半壁店一定会越来越美。”马乃军说着,望着墙上挂着的规划图,仿佛看到了正逐渐成为现实的新家园。

  • 真朋友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儿子李德春走得早,但老李老两口儿这些年并不孤单,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叫马宝民的儿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马宝民和李德春同在北京市大型物资运输公司上班,两人天天在外面跑车,风餐露宿,同甘共苦,日子一长,就成了好兄弟。

        1993年8月1日凌晨1时许,23岁的李德春为了救一位姑娘,胸口被歹徒扎了两刀,倒在离家不远的街边,没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就永远地离开了。

        噩耗袭来,马宝民难以相信。出事的前一天,马宝民还和李德春在一起聊天,临走时,李德春还和马宝民说,“你说人这一辈子,在世上能交几个真朋友。”

        李德春的人生戛然而止,但他交到了真朋友。

        第二年的除夕,马宝民没在家过,他到李德春的父母家过年。此后的20多年里,逢年过节,马宝民一定陪在李德春父母身边,“德春是独子,过年过节大伙儿家里都热热闹闹,让二老(李德春父母)孤孤单单的不合适,我去陪陪他们,老人家心情能好点儿。” 马宝民说。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宝民不容易啊,非亲非故,照顾我们这么多年……”李德春的母亲王玉华哽咽着,对她来说,马宝民就是第二个儿子。

        马宝民的家人也都把二老当自家父母孝顺。2016年的一天,马宝民的妻子去看望李德春的父母,发现老爷子走路总往一侧歪,十分不协调,她立刻给马宝民打电话,让他送老爷子去医院。当天,做完CT检查已是半夜,老爷子确诊脑梗,办住院手续时,马宝民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家属栏,并且叮嘱医生有事立刻给他打电话。在马宝民夫妇的精心照顾下,老爷子康复出院……

        53岁的马宝民已和方向盘打了30多年交道,如今他是一名专车司机。短短两年,他行驶里程超过14万公里,服务乘客超过8000人。

        遇到有家人帮着叫车、单独出行的老人孩子,马宝民在到达目的地后总要提醒乘客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遇到不熟悉北京的外地乘客,他就义务当起导游,给乘客讲解老北京的风土人情和名人轶事……

        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马宝民接到一个订单。叫车的乘客喝了不少酒,说不清自己的位置,只能大概描述出看到的景物。马宝民到达乘客设定的出发地后,把车停在小区附近,顶着寒风在小区里找了近半个小时,才接到了这位乘客。随后,马宝民把乘客安全的送到目的地,等到乘客家属把人接走,他才放心离开。

        这么活,累不累?马宝民憨厚一笑,反问一句,“人这辈子,在世上能交几个真朋友?真心换真心,其实,很幸福。”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金大钧(东城区东四街道二条社区居民)

        男,1947年9月出生。他是东四四条小巷管家,为居民解难题,将家门口变成 “口袋花园”。

        ★季东洋(昌平区天通苑南街道综治维稳工作部科长)

        男,1987年6月出生。他牢记“守土有责”,讲究方式方法, 5年间共查处违法群租房1800多套。

        ★李秀娥(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护理部主任)

        女,1965年12月出生。她凭借综合医院急救科8年护士长的经验,转型口腔护理后率先在国内开展医生与护士“四手操作”技能培训,起草行业技术操作规范。

        ★马宝民(滴滴专车全职签约司机)

        男,1966年3月出生。好兄弟见义勇为牺牲,他照顾兄弟父母已有26年。

        ★马秀英(大兴区义和庄东里社区居民)

        女,1953年6月出生。她呵护智障肢残的儿子已36年,鼓励孩子多次参加市区文艺演出,帮他找到快乐自信。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