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皮卡丘卖萌竟卖出高票房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复联4》余威仍在,黑马片《何以为家》向3亿元票房发起冲击,《罗马》《半边天》等文艺片集体上映,但都不敌一只会卖萌的皮卡丘。从上周五开始,根据全球知名IP宝可梦改编的影片《大侦探皮卡丘》连续三天包揽了超过一半的大盘票房,不仅把《复联4》挤下冠军宝座,也萌化了许多观众的心。

        皮卡丘萌化了观众的心

        “皮卡丘萌得让我心都化了。”“好想把皮卡丘抱回家。”“没有什么烦恼是一只皮卡丘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加一只可达鸭!”继《超能特工队》《小黄人大眼萌》之后,《大侦探皮卡丘》再次证明了“萌即正义”这一规律。尽管电影里的皮卡丘有着“死侍”的中年大叔嗓门,但毛茸茸的外形、圆滚滚的脑袋和闪电形状的尾巴,还是让很多观众在影厅里忍不住惊叹。凭借强大的卖萌力量,该片在5月10日上映首日顺利以7497万元票房登顶内地票房冠军,以56.1%的票房占比终结了《复联4》16天连冠的成绩。截至昨天下午五点,该片总票房已达2.58亿元,猫眼预测的最终票房为6亿元。

        《复联4》和黎巴嫩催泪片《何以为家》虽已上映多日,却依旧保持坚挺。前者目前已经跨过40亿元票房大关,但超越《流浪地球》还有一定难度;《何以为家》凭借超高口碑,累计票房已达2.35亿元。至于上周五公映的《罗马》《半边天》等文艺片,票房表现十分惨淡,最高的《罗马》也才不到300万元。

        “《大侦探皮卡丘》卖得最好主要还是因为特效难得,对各种宝可梦生物的还原度很高,应该还会掀起一波衍生品的购买热。”广安门影院市场经理张淼说,“《何以为家》则是在《复联4》的夹缝中诞生的一匹小黑马,势头很猛。《罗马》就表现很一般了,上周六我们只排了两场,时间都还不错,上座率也才五成。可能还是因为档期比较尴尬吧。”他分析,《罗马》虽在今年奥斯卡上斩获两项大奖,但上映时间距离获奖已经较远,中间还经历了《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大热,观众的兴趣已经不大。“另外,同档期文艺片太多了,竞争激烈,观众被分流了。”

        除了卖萌,影片乏善可陈

        皮卡丘、可达鸭、杰尼龟、妙蛙种子、小火龙、胖丁、大舌怪、魔墙人偶……姿态各异的宝可梦生物齐齐登场,让很多观众童年里的二次元动漫形象,变成了电影里的立体角色。出色的形象设计,是《大侦探皮卡丘》俘获大小观众的主要原因。

        “皮卡丘这个IP风靡全球数十年,动画、手游、玩具都卖得不亦乐乎,唯独缺一个真人大电影,《大侦探皮卡丘》算是填补了空白。电影把握住了动漫原作的神韵,打造出一个呈现虚拟与现实交织、栩栩如生的宝可梦真人世界。除了皮卡丘,可达鸭等宝可梦的设计都超可爱,许多女观众抑制不住喜爱之情。”影评人“燕山刀客”说,传奇影业这次终于没有像上次搞砸《魔兽》一样拍坏游戏改编电影了,“至少用100分钟有限的时间把宝可梦的世界观介绍清楚了”。

        但除了卖萌,该片也没什么其他值得说的东西了,低幼向的剧情漏洞多成了筛子。网友“谢谢你们的鱼”直言,影片从头到尾,宝可梦都只是主线故事的佐料和背景而已,整部电影敷衍到不行。“开头十分钟走马观花式地交代了一下所谓的宝可梦竞技,之后就和以上的设定没有任何关系,到了莱姆市则各种山寨模仿《疯狂动物城》。”在他看来,《大侦探皮卡丘》试图将一个黑色电影风格的侦探故事、反乌托邦阴谋以及大家熟悉的萌物结合在一起,结果哪个部分都没有讲好。

        奥斯卡获奖片不敌一只萌宠

        在全球共收获120多个奖项、被称为“奖项收割机”的《罗马》登陆国内院线后,则沦为业内和迷影群体的自嗨,在主流观众群中却并未掀起波澜。该片由全球知名流媒体奈飞出品,在海外主要在奈飞网站上放映,这次引进国内虽只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但仍收获该片在全世界最多的大银幕排片。

        影评人韩浩月表示,该片最大的看点在于比较完美地复原了导演阿方索·卡隆的童年记忆。“这部电影没有用拍商业片方式注重烘托,追求很强的故事性,而是一个孩子视角的关于家庭和时代的回忆。这种片子很少见,不是优秀的导演一般拍不出来。”电影在一些关键情节上的史诗感很强,比如全城堵车时汽车巨大的轰鸣声、片尾几个孩子差点被海浪淹死的场景,表现手法都特别经典,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史诗感扑面而来。

        不过,在艺术上的追求自我、尽善尽美往往意味着要付出失去大批观众的代价。叙事生活化、散文化的《罗马》提供了较高的观影门槛,需要观众静下心来全神贯注欣赏,但在“压力山大”的社会,很多人看电影恰恰是为了放松和娱乐,可爱卖萌的皮卡丘无疑更吸引人。“拍过《人类之子》《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的卡隆可以轻松拍出好看的商业片,但他在《罗马》里选择把电影艺术追求走向极致。只是我们的观众暂时还没达到这个程度,还需要培养。”韩浩月分析,另外,和《绿皮书》等奥斯卡获奖影片相比,《罗马》剧情较为平淡,跟中国观众的联系太少,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影片的受欢迎程度,“国内观众还是更喜欢情感浓烈、戏剧冲突强的电影。”

  • 倪大红:放下苏大强,继续朝前走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在77文创园的排练厅,还有三天就要演出的话剧《银锭桥》正在进行最后的磨合,身穿一件红色上衣的倪大红随口问了一句“我的咖啡呢?”身边就有人接话说“是手磨的吗?”引得众人笑成一片。看来,虽然人在话剧排练厅里,电视剧里的“苏大强”还是紧紧附在倪大红身上。

        采访中也是如此,媒体仍然用很长的时间来和倪大红探讨电视剧《都挺好》中的苏大强。倪大红说,观众记住了一些苏大强的点,比如手磨咖啡,其实每个镜头都是演员非常认真地磨出来的,“你要对自己塑造的人物有个定位,打开自己的想象力,去创作一个有特点的人。拍摄时,我经常和姚晨、郭京飞他们商量,这个角色到底要怎么演才对。”比如要喝手磨咖啡的那场戏,台词就是即兴出来的。他透露,当时这场戏其实比较长,演员的变化也有一个过程,最后剪辑后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虽然少了起承转合,但也给了观众更多想象的空间。

        首播结束后,重播的《都挺好》收视率依然很高,微博上还总有人喊话“苏大强”。倪大红说,观众们的这种反馈,让他由衷地感动。但他同时又能保持清醒,“苏大强是倪大红创作出来的,但在生活中,苏大强和倪大红是没有关系的。作为倪大红,我在生活中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喝酒还是该喝二两不会去喝一斤,炸酱面还是继续吃。”在他看来,能有一个角色让观众念念不忘,对演员是莫大的肯定,“苏大强这个人物可能会在中国的电视剧史留下来,但倪大红还要继续往前走,塑造更多的苏小强、苏二强。”

        一部影视剧爆红之后,演员原本应该忙得脚不沾地,不过倪大红却显得有些优哉游哉。5月中旬演完《银锭桥》,5月下旬他就要投入话剧《安魂曲》的排练,目前两部戏的巡演日程已经排到了2020年1月。他对于这一点,似乎还挺高兴,首演于2015年的《银锭桥》已经演了一百多场,而他的目标则是“还要再演N场”。

        这大概是因为话剧舞台对于他有着重要的意义,“舞台是让演员生根的地方。”很多人都认为话剧表演难于影视表演,而倪大红则认为影视剧更难,因为镜头捕捉的是近景,“舞台和观众的距离更远,他们是看不到细节的,看到的是你对角色的整体创作。”在舞台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发现虽然距离远,但话剧还是要求演员全身心地投入角色,“如果你没有投入其中,在舞台上一定会暴露出来。”

        《银锭桥》由倪大红、史可主演,著名导演林兆华执导。倪大红说,当初接下这部戏,就是因为导演是林兆华,自己曾经是一个备受质疑的演员,林兆华是自己今生今世都要感恩的老师。大学毕业没戏演的倪大红,第一部戏就是林兆华的《哈姆雷特》,后来又陆续合作了好几部戏,“就是林兆华导演让我对表演开了窍,让我知道了在舞台上没有固定的表演样式,得到了长进。可以说没有他当年的那些指导,就没有今天的我。”

        当然,与苏大强的“作”不同,《银锭桥》里的餐厅老板于五是一个非常正的人,这一点也很吸引倪大红,“他是那种与时代同步,但又难得地保持着老北京人讲诚信、做人厚道的传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于五是老板也是餐厅的大厨,为了塑造这个角色,倪大红还调动了大学期间的积累。剧中于五经常会撩起围裙擦手,似乎手总是不干净的,这个细节就源于在中戏上学时的观察生活训练。那时他们班被安排在王府井的两家餐厅实习,他就发现厨师们要么喜欢玩儿厨师帽,要么就喜欢琢磨自己的围裙,不停地在围裙上擦手就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生于1960年的倪大红,明年就60岁了。虽然大家都拿他当网红,可他却似乎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老人,提到前不久拍摄的身穿潮服的照片,他说自己并没有追求所谓的“潮”,“我只是想,上岁数的人,一定忘掉你的年龄,要快快乐乐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舍不得花钱,不要老吃剩饭,这样你的晚年生活才会过得好。”

  • 与其被赞美,不如被看见

        本报记者 李洋

        又是一年一度母亲节,昨天,人们在朋友圈里尽情晒妈,不吝赞美之词:坚毅、勇敢、体贴、有爱心,甚至是“伟大”。但少有人关注的是妈妈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们的困境与焦虑又有何解?5月11日,家住顺义区后沙峪镇的一群高知妈妈聚集在一起推出“女主人试验剧场”,以两部自编自导自演的迷你戏剧《全职太太九千岁》及《单身一族》,探讨家庭的构建与女性成长,也为妈妈们提供了勇敢表达自我的社区大舞台。

        《全职太太九千岁》讲述了同为全职太太的四位闺蜜重聚,对比儿时的理想,自嘲如今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全职Loser”。而在真正经历家庭变故所带来的挫折后,全职太太们抱团取暖、相互鼓励,发挥各自所长开启创业之路,重新再出发的故事。该剧编剧陶太,是多年的全职妈妈,也是多家媒体的自由撰稿人,最近刚刚重回职场。她说:“我们希望让更多人看到,全职妈妈这个群体的存在;全职妈妈是有权利和能力去表达自我的,而不是像猫一样藏起来。”

        有统计表明,全职妈妈是中国最焦虑的群体之一,她们当中77%存在经济压力,66%担心与社会脱节,50%畏惧自我价值的缺失。更令人郁闷的是,24小时待机的全职妈妈被严重污名化了,比如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似乎把全部精力都用来吃饭、逛街、斗小三。煎熬不仅来自外界,还来自自身,有时连她们自己都不认同全职妈妈这个身份,普遍面临着社会角色缺失的困境。而当孩子进入学校,育儿任务完成,全职妈妈想重返社会的时候,却又无比艰难。

        “女主人试验剧场”的出品人维达介绍,由普通妈妈编剧、演出的尝试已经进行了3年。此前的作品还曾关注过爸爸缺席晚餐、父母对青春期孩子的疑惑焦虑等主题。试验剧场也是2017年妈妈们发起的“国际女主人文化节”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节于每年5月举行,除了戏剧演出外还举办妈妈画作展览,以及香草厨房、花居等社区交流活动。一系列活动不仅为全职妈妈群体鼓劲,还提供智力和微小资金的支持,帮助全职妈妈们微创业。5月11日演出现场的“妈妈两分钟”环节,就邀请已经“再出发”的全职妈妈们讲述创业故事。著名公益组织“心之助”平台的创始人赵悦辰等专家还对“全职妈妈再出发”提供专业建议。

        无论台上演戏的还是台下看戏的,积极参与的妈妈们大都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以及跨越东西方不同国家的生活经历。“我连续参加三年了。”留美归来的观众陈颍说,不同类型、个性的全职妈妈们伴随着每一届文化节的举办找到了认同感与自信。她透露,自己虽然是理工科出身,但从小就有一个绘画梦,如今已重回学校,报考中央美院研究生班并进修了两年,开启了自己的艺术“再出发”之旅。

  • 央视纪录片首次全景讲述亚洲文明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召开前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制作推出三集高清主题纪录片《亚洲文明之光》,从人类历史发展的叙述视角,跨时空、全方位、多角度展现亚洲文明的演进脉络。

        该片是全球电视领域第一部全景式梳理与讲述亚洲文明的高清主题纪录片,通过看景、看物、看故事的线索,浓缩呈现亚洲地区从文明出现、建立、成熟、辉煌、交流和影响的历史进程,讲述了越南的奥黛、柬埔寨的吴哥窟、印度尼西亚的巴迪、约旦的佩特拉古城、马尔代夫的海洋生态等文明,在历史中不断延续的传奇历程和亚洲先民艰苦奋斗创造历史的伟大故事。

        纪录片的拍摄足迹涉及亚洲22个国家和地区,使得亚洲47个国家和地区在节目中完整亮相,涵盖从中华文明、古印度文明、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到亚洲各国、各地区、各文明圈的历史遗迹和文明创新。

        片中通过描绘巴基斯坦古城遗址摩亨佐·达罗、巴比伦空中花园、唐长安西市、日本绳纹时期古陶片等经典场景,精心演绎了一幅美美与共、和而不同的亚洲文明全家福。

        该片使用4K超高清技术拍摄,新拍内容中文化景观、文物细节栩栩如生,打造身临其境、独一无二的文明体验之旅。后期制作又通过三维动画等各类技术手段,使文物“复活”,譬如公元前7世纪的西亚两河流域浮雕、亚洲先民水利灌溉的场景都动了起来,给文明插上想象的翅膀。

        纪录片主题音乐以大管弦乐为基调,同时融入远古的埙和箫、亚洲共有的琵琶、古印度的萨罗达琴以及西亚、中亚、东南亚等音乐元素,通过营造一场视听绝伦、交相辉映的文明巅峰盛会,进一步彰显亚洲文明的悠久灿烂、多姿多彩。

        据悉,《亚洲文明之光》三集分别为《文明华章》《传承创新》《交流互鉴》,5月12日开始陆续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中文国际频道和中国国际电视台英语频道、阿语频道以及总台所属多个融媒体平台重磅推出,献礼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 猫咪“吾皇”受到千万粉丝喜爱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上周六,北京颐堤港冬季花园里人潮涌动,在8米猫咪“吾皇”的注视下,近千名热情粉丝被集体萌化。他们一同参与了超人气漫画家白茶与人民文学出版社打造的《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4》(简称《喜干4》)全国首发式。

        让书迷开心的是,距双方共同推出的《喜干1(增订版)》问世仅隔4个月,该系列新作就与全国读者见面了。而白茶更是一上场就被主持人朱红调侃说是“超气人”漫画家。他在“白茶创作生活大揭秘”中分享了创作和生活中的许多趣事儿,他说,未来也可能会学习做导演并拍一部跟猫和狗有关的电影。当现场书迷提问会不会把“喜干”系列一直画下去,他肯定地说:“《喜干》肯定会一直画下去,直到读者说‘你不要再画了’为止。”

        白茶还与观众分享了他的阅读观:“我自己会把每天要做的事情排个序。如果你觉得没时间看书,那是因为在排序中总把看书放在最后,而我们都喜欢把最不重要的事情排在最后……但实际上看书很重要,它的影响就像蝴蝶效应——如果你今天看书了,会直接影响五年后、十年后的你。”

        编剧、影评人鹦鹉史航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活动,身为一位爱猫如命的“患者”,他在家中养了18只猫,也时常在各类综艺节目中分享“猫段子”。他现场为养猫人总结了有趣的性格特征:“说养猫的人自恋是对的,因为你养的东西像你,你喜欢它就是喜欢自己,这是肯定的。但是你跟它形成了小世界,你喜欢它就是喜欢世界。”他调侃道,对猫好一点就是对自己好一点,不然很容易“打脸”——今天你这么严格要求它,明天早上你不起床,猫来看你怎么办?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肖丽媛分享道:“人文社选择白茶的作品是因为它们是国产优秀漫画作品的佼佼者,也是80后和90后群体拼搏奋斗的写照,白茶带领的年轻团队朝气蓬勃,将‘吾皇’一气呵成地打造成了超级国民IP,同时也像一股清流,为传统出版业注入了新的活力。”她介绍,《喜干4》还融入了AR技术,为读者提供与时代接轨而又新鲜立体的阅读体验。同时,人文社将利用其成熟的“走出去”平台,让“吾皇”被更多国籍读者认识,成为重量级的IP形象。

        据悉,创作之初,“喜干”系列漫画先是受到了白领青年的广泛关注与热捧,随后在过去3年间,这只拥有“王之蔑视”的猫咪和它的朋友们受到数千万粉丝的喜爱,成为一部现象级漫画文学作品。据“吾皇”团队统计,截至目前,“吾皇”漫画的全网阅读量已超过了六十亿次。而主办方为此次首发式准备的1500册《喜干4》在活动现场被抢购一空。

  • 毕业生热衷科技与艺术结合

        本报记者 关一文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门外人群熙攘,前来排队的人络绎不绝。美术设计的爱好学习者,教学调研的教育从业者,培养孩子审美的带娃一族,闻风而来的休闲娱乐群体……各行各业的人汇聚一堂,好不热闹。

        5月10日下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19年毕业作品展正式开幕。今年的毕业展展出了绘画系、雕塑系、染织服装艺术系、陶瓷艺术设计系等10个科系、共176名硕士毕业生的约1000余件(套)作品。展览空间较去年扩大一倍,除了美术学院展厅还增加了艺术博物馆。与此同时,中央美术学院的316名博硕士毕业生的1000余件毕业创作也精心布置在央美美术馆、校园展厅、7号楼展厅、石膏雕塑馆展厅等,同样于5月10日开始对公众开放。

        “与往年相比,本届学生的毕业作品更多呈现了多元化和跨学科的特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杨东江介绍,学校鼓励学生将科技手段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尤其培养学生对某种材料的兴趣,并形成对材料的整体认知。玻璃艺术专业的硕士毕业生季源已经在清华美院学习7年,为了完成毕业作品,他学习了冷加工抛光技术,将艺术思想与工艺技法相结合。“以前本科阶段由于技术限制,会选择将作品送出去让工厂的师傅打磨抛光,现在自己学会这项技法亲手制作,会更完整的表达自己想表达的艺术理念。”他介绍,自己从入学来就深入研究玻璃的材质特性,“由于玻璃体积越大退火时间越长,我不得不早早着手准备,我最大的一件作品在窑炉里退火就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对技术的重视和实用性的考量在央美的毕业展上也得到凸显。实验艺术学院毕业生作品综合媒介、科技及新媒体等多元创作方式,凸显了对于人文、历史及社会维度的思考,将技术和艺术相结合。设计学院毕业生展示了首饰设计、家居设计、产品设计、平面设计、工业设计等多维度的设计作品,充分考量应用性与艺术性的结合,综合观念与技术的融合。

        毕业展也吸引了很多其他艺术院校的老师同学前来参观。北京化工大学学习设计的大二学生小酴,开幕当天就来到央美美术馆。她脖子上挂着相机,手中握着笔,一路走来边拍摄边记录。“毕业展上有很多立体呈现的作品,尤其是声光电的综合运用,让我感受到了科技手段在艺术作品中运用的魅力,让我意识到装置艺术理念也可以融汇在平面作品中,启发了我的思维。”对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作品,她还会扫描作品下方的二维码,联系作者进一步深度交流。

        “除了鼓励毕业生更认真地完成毕业创作,毕业展也促进了教学研讨和改革。”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认为,“毕业展为社会各界提供了超大规模的艺术展览和人才展示,构成了学校与社会的互动。社会各界人士都可以在此观赏丰富的作品,也为毕业生的创业就业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这是其他展览所不能比拟的。”据悉,两所高校的展览都将持续至5月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