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胡同幽幽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13日        版次: 08     作者:

    王凤如(左)

    本报记者 王天淇

    这是一条明代就有的胡同,不少高官显贵曾居住于此。 

    只是很长一段时间,这里不再静谧幽幽,而是违建林立,汽车堵塞,污水横流……

    胡同口立着路牌,上面写着“西总布胡同”。王凤如在胡同里住了几十年,提起从前的日子,就唉声叹气。

    当时,胡同从北墙到南墙不过五六米宽,小餐馆占道经营,供通行的路就剩下两米来宽,要走人,还要过汽车,不止一次发生过老人被撞的事故。还有小餐馆的污水、垃圾,到了夏天,异味扑鼻。“唉,不过也难办。”王凤如叹了口气,指了指胡同西口,那里紧邻协和医院,附近还有华尔医院和东城区中医药学会东单中医门诊部,总是车水马龙。

    2017年,一切有了变化。背街小巷治理中,违建拆了,“开墙打洞”封上了,不合规的旅馆、小餐馆也都陆续停办了……王凤如也当上了小巷管家,每天在胡同里巡视,维护秩序。

    胡同确实清净了,但问题并没全都解决。

    92号是一处两层的门脸儿房,原本是一家小餐馆,私搭的违建虽然拆了,餐馆也停办了,可老板暗地卖起了盒饭,见没人来查,老板以为风头过了,竟将装盒饭的箱子摞在门口,占道经营。

    王凤如来了。

    “你们招牌都摘了?怎么还营业呢?”

    “这房子不能开餐馆,不符合消防要求,有安全隐患!”

    ……

    王凤如天天来店里,劝老板按规停业,苦口婆心半个多月,老板先是不搭理,后来干脆耍赖,“我没卖,都是家里人吃的,我们家亲戚多,你也管?”

    “亲戚再多也吃不了这几大箱子的盒饭,再说这房子本身也住不了这么多人呀!”王凤如眼里不揉沙子,老板没辙了,继续沉默对抗,甚至还和王凤如打起了“游击”。

    见劝不动,王凤如用手机拍照取证,反映给社区、街道,联合执法,这家店终于关门了,胡同里偷偷经营的现象大为改观。

    “和停车比起来,小餐馆什么的都不算大事。”王凤如说,早在2016年,她就和十几位居民一同成立了“胡同不停车”自管会,可乱停车还是没解决。

    街道和社区的整治规划中,希望将西总布胡同变成“一条不停车的胡同”,先拓宽路面,然后再将两侧马路牙子加高15厘米,画上黄色禁停标识线,街道还协调妇女儿童博物馆前的停车场,为胡同居民提供140个车位,基本满足居民停车需求。2018年4月,胡同正式成为“不停车”胡同。

    胡同居民的车不乱停了,可胡同西口,还有华尔医院和东单中医门诊部,常有车乱停。

    王凤如上前劝,司机挺冲:“我来看病的,不让停这儿我停哪儿?”

    “北极阁头条那边有停车场,辛苦您走几步过来吧!”王凤如很客气。

    “人家有病人,我们还有老专家,你还让人家走那么远过来?”医院的工作人员上来帮腔。

    “那就门口停车不熄火,把病人和老人放下,司机把车开去停车场。”王凤如不急不恼。

    劝了好几次,司机理解了,可医院工作人员却不配合,总是冷眼旁观。

    王凤如就站在医院门口,盯着违停的车辆和司机,车不开走,她也不走,有时一人一车能僵持几十分钟。

    旧的问题还没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有些司机想出“充电”的理由,把车停在医院门口,王凤如赶紧指挥,“可以把车停在妇女儿童博物馆的停车场,那边有充电桩,要是都在这充电,那不又都堵上了。”

    这样的指挥,几乎天天都有,已经67岁的王凤如风雨无阻,已经坚持了一年多。现在,胡同主路车辆违停现象基本没有,支路里的违停车数量也大幅减少。

    胡同清净了,也正在慢慢变美。王凤如又和居民组建了西总布胡同环境卫生监督队,每天巡视、清扫,维护家门口的环境。

    青瓦灰墙、胡同幽幽,草木葱茏,花香扑鼻。王凤如背着包,拿着笔记本,穿梭在胡同中,偶尔她抬一下头,远远望着蓝天下高高耸立的“中国尊”,开心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