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马杜罗:前情报局长策划未遂政变

        新华社加拉加斯5月10日电(记者 徐烨 王瑛)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10日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前国家情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菲格拉是4月30日未遂政变主要策划者之一,是国家的“叛徒”。

        马杜罗说:“菲格拉是一个叛徒,一个懦夫……他策划了政变、命令士兵前往政变现场,但他却没有出现并在第一时间逃跑。”

        马杜罗表示,菲格拉目前仍然在逃,但他迟早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他还说,根据调查,菲格拉从一年前起就被美国中央情报局买通,成为潜伏在委政府内的“叛徒”。

        美国副总统彭斯本月7日宣布取消对菲格拉的个人经济制裁,作为对他支持反对派军事政变的“奖赏”,并希望更多委内瑞拉军人加入瓜伊多阵营。

        加拉加斯一所法院10日做出裁决,认为此前因参与未遂军事政变被捕的委议会第一副主席、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副主席桑布拉诺涉嫌“叛国、篡权、煽动叛乱、串谋犯罪”,他将被转移到军事监狱囚禁。随后,美国财政部宣布继续扩大对委制裁。根据美财政部声明,任何与委国防和安全部门合作的公司都将受到美国制裁,两家运输委内瑞拉原油至古巴的船运公司也被列入制裁名单。

        4月30日,委议会主席瓜伊多与一些武装军人在首都加拉加斯东部的一个空军基地附近企图发动军事政变。部分反对党支持者和议员也来到政变现场支持瓜伊多。但委政府在几个小时内成功挫败了反对党的政变企图。

        委内瑞拉今年以来陷入政治危机。1月23日,瓜伊多自任“临时总统”,得到美国、欧洲和拉美多国承认。为逼迫委总统马杜罗下台,美国不断通过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和军事威胁向委施压。目前,委政府和反对派对峙仍在持续,国际社会呼吁以外交和政治手段和平化解危机。

  • 委内瑞拉重新开放与巴西边界

        委内瑞拉副总统塔雷克·埃尔·艾萨米10日宣布,重新开放与巴西的陆路边界和与荷兰属地阿鲁巴岛的海上边界。

        部分边界重开

        埃尔·艾萨米10日在电视讲话中说:“我们想让那里成为和平的边境。我们得到对方确认,我方主权会得到尊重,应该由委内瑞拉人处理的事情不会遭别人干涉。”

        委内瑞拉政府2月关闭与巴西边界以及与哥伦比亚交界地带3座大桥,以阻断主要来自美国的“援助”物资入境;关闭与北部加勒比海荷属三座岛屿的海上边境,禁止船只、飞机通行。

        埃尔·艾萨米确认,委内瑞拉与另外两座加勒比海荷属岛屿博奈尔和库拉索的边界依然关闭。

        巴西政府暂时没有回应。

        阿鲁巴岛当局在一份声明中说,“不知道”重新开放边界,没有收到委内瑞拉政府“正式通知”,认定“现在开放边界不合适”。

        邻国担忧安全

        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交界地带的3座大桥10日依然关闭。哥伦比亚政府对边境安全表达担忧。

        哥伦比亚总统伊凡·杜克10日指认委内瑞拉军方允许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在边境活动。

        哥伦比亚一家媒体9日晚刊登一份据信由委内瑞拉军方领导人签署的文件,显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示军方把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视为“盟友”。另一份文件显示,委内瑞拉军方曾向这一武装提供爆炸物。

        针对这篇报道,杜克10日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记者会上说:“我们不会允许边境成为民族解放军的避难所。”

        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雷亚萨随即作出回应,指认杜克“诽谤”,敦促他“管好分内事”。

        杜鹃(新华社专特稿)  

  • 古巴紧缺物资配给应对美制裁

        古巴政府10日宣布配给供应部分生活必需品,一些紧缺物资凭票兑换,以应对美国制裁、封锁古巴触发的物资短缺。

        限购防囤货

        路透社报道,古巴当前紧缺物资包括鸡蛋、面粉、鸡肉和肥皂等生活用品,国营商场门口排长队,货架上的商品越来越少。

        古巴国内贸易部长贝齐·迪亚斯10日告诉国有媒体,配给供应制一方面为防止民众因恐慌而囤积物资,另一方面旨在打击恶意囤货的不法分子。

        古巴遭受美国长期贸易禁运封锁,60%以上食品依靠进口,传统盟友委内瑞拉局势变动致使对古巴援助减少,令古巴经济更加困难。

        依据配给供应,古巴限购鸡肉、肥皂等商品,而鸡蛋、大米、豆子和香肠需要按月定量、凭票供应。迪亚斯说:“我们的任务是挫败美国政府施压的所有(制裁)措施,我们分得清轻重缓急。”

        一些古巴民众,尤其低收入和退休群体,无力购买黑市高价商品,得知政府推出最新举措松了一口气。

        迪亚斯说,迫于美国政府压力,从美国生产商进口食品越来越复杂,导致古巴从海外采购的生活必需品价格更高、进口程序更复杂。“限购会确保公平分配,惠及绝大多数人,避免囤货”。

        配给不得已

        伊丽莎白·奥尔特加现年72岁,退休金是唯一收入来源。她告诉路透社记者:“对那些急需帮助的古巴民众,这些(配给)措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国家面临艰难时刻,这是正确决定,”56岁的烟厂女工拉萨拉·加西娅告诉美联社记者,“不这么做,就会(有人)囤积。”

        一些民众对国家经济表达担忧。

        32岁的伊奥斯瓦尼·佩雷斯·罗德里格斯在首都哈瓦那经营一家小商店,认定临时配给“只能救急”,不能从长远解决问题,“这个国家自身生产能力太弱,因而极度缺钱”。

        发布配给政令前,古巴一些地区已经限购。内贸部长正式宣布后,各地将统一配给标准,向全国1100万民众定量供应生活必需品。

        迪亚斯提供部分数据,描述当前物资紧缺现状:古巴日均消费鸡蛋570万枚,而3月日均产量480万枚,4月510万枚;主要肉类消费品猪肉供应有数百吨缺口。

        迪亚斯说,“我们呼吁民众平静”,古巴人可以放心,至少食用油供应充足,“在哪儿都不会缺货”。

        美国再封堵

        美国财政部10日对两家外国海运企业施加制裁,原因是它们向古巴运送产自委内瑞拉的原油。两家企业分别是总部设在马绍尔群岛的季风航运公司和利比里亚的塞雷尼蒂航运公司。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在声明中说,这一决定是对委内瑞拉政府指控并逮捕一些反对派议员的“直接回应”,“如果古巴继续以军事支持换取委内瑞拉原油,美国将进一步采取行动。”

        美国政府、欧洲国家和一些拉丁美洲国家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要员、“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胡安·瓜伊多接管政权,取代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领导的现任政府。

        为实现这一目标,美国政府上月向委内瑞拉以及马杜罗政府“盟友”古巴和尼加拉瓜追加制裁,力图向这三个拉美国家施加更大压力,以便直接和间接作用于马杜罗政府。

        针对古巴,美国政府打破惯例,“激活”一项冻结23年的法案第三条,允许美国公民向美国法院“连带”起诉在古巴投资的第三国企业。

        古巴领导人说,虽然面临困难,古巴经济结构已经多元化,与不少国家建立经贸关系,无论如何,不会倒退回上世纪90年代初的“困难时期”。

        田野(新华社专特稿)  

  • 美国纪念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

        新华社美国普罗蒙特里峰5月10日电(记者 孙丁 谭晶晶)美国西部犹他州10日举行庆典,纪念首条横贯美国东西部的铁路——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白宫当天就此发表总统致辞,文中对约1.2万名华工为修建铁路作出的巨大贡献予以肯定。

        当天上午,两个复古火车头在犹他州普罗蒙特里峰的同一火车轨道上“相遇”,再现了150年前铁路合龙的情景。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在庆典上致辞说,太平洋铁路无论在工程、创新还是动用人力方面都是一大壮举,对美国当时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其积极影响持续至今,华工为修建这条铁路作出的贡献和牺牲应得到高度肯定。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通过视频致辞说,太平洋铁路强有力地说明了中美两国人民合作能够办成大事,甚至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一点在当今尤为真切。中美保持紧密的关系不仅能够造福两国,还能惠及世界。

        白宫在总统致辞中说,1869年5月10日,最后一根“金色道钉”把中央太平洋铁路和联合太平洋铁路连成一体。这一壮举汇聚了包括爱尔兰和中国工人在内的成千上万人勇敢无畏的努力。大约1.2万名华工完成了尤具挑战性的路段,他们历经暴风雪等恶劣天气,在内华达山脉坚硬岩石上挖掘出15条隧道。

        1863年,美国开始修建中央太平洋铁路,招募了约1.2万名中国劳工参与建设,华工人数占所有铁路工人的85%。

        华工为美国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却遭受种种不公平待遇。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带有种族歧视的排华法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部针对和歧视特定族裔的主要法律。2012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排华法案等歧视华人的法律表示歉意。2016年9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法,将华工对美国发展作出的贡献以及受到排挤和迫害的辛酸历史写入该州的教科书。

  • 中日举行第十一轮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

        新华社日本小樽5月11日电(记者 姜俏梅)5月10日至11日,第十一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北海道小樽市举行。中国外交部、中央外办、国防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农业农村部、国家能源局、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海警局等部门及日本外务省、内阁府、文部科学省、水产厅、资源能源厅、海上保安厅、环境省和防卫省分别派员参加。

        双方举行了磋商机制全体会议和机制下设的政治与法律、海上防务、海上执法与安全、海洋经济四个工作组会议,就东海相关问题交换意见,并探讨了开展海上合作的方式。

        一、双方同意,在两国高层交往引领下,坚持把东海建设成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的共识,并继续推进海洋领域的务实合作。

        二、双方认为,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自去年6月正式启用以来,得到有效运用。双方对此表示欢迎,同意尽早开通直通电话。双方积极评价中日防务交流的良好势头,就继续推进防务部门高层互访等交流合作深入交换意见。

        三、双方就海洋科考交换意见,确认遵守中日双方关于海洋科考相互通报框架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愿就相关事宜继续保持沟通。

        四、双方对今年2月《中日海上搜救协定》生效表示欢迎。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确认在《中日海上搜救协定》框架下促进信息分享,推进顺畅高效的搜救合作。

        五、双方同意,中国海警局与日本海上保安厅进一步加强双多边领域的交流合作。

        六、双方确认,将进一步通过对话沟通加强渔业合作,促进渔业健康稳定发展。

        七、双方同意,今年秋季在日本举办中日海洋垃圾合作专家对话平台第二次会议和第二届中日海洋垃圾研讨会;在中国实施海洋垃圾联合调查,并加强在该领域的交流合作。双方同意在二十国集团等框架下,就防治海洋塑料垃圾进行积极合作。

        八、双方就海洋地质科学领域的合作研究交换意见,并同意就此加强沟通。

        九、双方同意就两国资源能源政策继续交流沟通。

        十、双方围绕北极科研等问题进行了有意义的交流。

        十一、双方同意,为增进涉海领域的相互理解和信任,将开展中日外交部门涉海人员互访交流。

        十二、双方对两国涉海智库的对话合作表示欢迎,同意加强政府与智库的联动,进一步推进两国涉海交流合作。

        十三、双方确认坚持2008年东海问题原则共识,同意进一步加强沟通交流。

        十四、双方原则同意今年下半年在中国举行第十二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

  • 重视发展同中国关系

        据新华社基辅5月10日电(记者陈俊锋 钟忠)乌克兰当选总统泽连斯基10日在基辅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乌重视发展同中国在各领域的合作关系。

        泽连斯基是当天接受中国驻乌克兰大使杜伟拜会时作上述表示的。双方在坦诚、友好的氛围中,就发展乌中传统友好关系、进一步深化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泽连斯基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国际地位日益提升。我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愿意向中国借鉴有益的发展经验。乌中两国合作具有巨大潜力,乌不仅拥有区位和资源优势,更有大量优秀人才,可以在双边合作中充分发挥作用。”

        泽连斯基强调,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来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欢迎更多中国投资者到乌投资建厂,充分利用乌人才和资源优势,在粮食深加工、通信、绿色能源、数字化建设等领域逐渐升级合作形式,扩大合作成果。

        杜伟表示,中乌是传统友好国家,更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伙伴。双方合作优势互补、潜力巨大。期待中乌关系取得新突破,结出新硕果。

  • “鸡同鸭讲”,美欧还不具备贸易谈判条件

        吴正龙

        不久前,欧盟通过多数表决,批准与美国展开正式贸易谈判,但法国投票反对,比利时弃权。这其实就是美欧贸易谈判困境的真实写照。

        根据批准的谈判授权,欧盟委员会提出与美谈判两大内容:降低工业品关税,以及协助企业验证产品符合欧盟或美国的标准。同时,欧方划出两条“红线”:一是农产品不包括在本轮谈判范畴之内;二是如果美国对从欧盟进口汽车加征关税,欧盟将立即中止谈判。

        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表示,欧方愿与美国立即开始谈判,争取在今年10月底前与美国结束谈判,具体谈判开始日期将取决于美国。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迄今未对欧方提议作出回应。笔者认为,在“谈什么”的问题解决之前,美欧贸易谈判只能是“鸡同鸭讲”,并不具备启动谈判的条件。

        从欧方角度来说,由于本届欧委会的任期将于10月底结束,此轮欧美贸易谈判内容只能是“有限的”,即聚焦工业品关税和产品标准两大议题,而不涉及敏感的农业问题。再者,在特朗普主政之前,美欧商谈数年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定》就是一份全面的贸易协定,但由于双方在农产品、政府采购、转基因食品、争端解决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谈判无果而终。因此,本轮谈判不可能面面俱到,谈出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欧盟的立场也符合去年7月欧委会主席容克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达成的四点协议,该协议只字未提农业和农产品等问题。

        就美国而言,美欧双方的工业品关税已经很低,再降的空间不大,即使彻底取消关税,对双方特别是美国所产生的利益也十分有限。美国此轮谈判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全力打开欧盟的农业市场。只有美国农产品大幅度出口欧盟,才能从根本上削减其对欧贸易的逆差,并为特朗普竞选连任巩固农民基本盘。与之相配套的是,美国还要与欧方商洽卫生和植物检疫问题,以消除美国农产品输欧的技术壁垒。所以,美国强调与欧盟商谈的是全面的贸易协定,而不是有限的贸易协定。

        为达此目的,特朗普总统威胁说,如果欧盟不改一改,我们将会对所有从欧盟进口的汽车和其他产品加征关税,欧盟不能这样对待美国的农民。美国国会议员也发声支持特朗普,表示排除农业的美欧贸易协议“不太可能”在美国国会通过。

        法国对与美贸易谈判授权表决投反对票,主要原因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动摇了以《巴黎协定》为核心的全球气候治理体制的基础,法国以此为由反对欧盟与美国商谈贸易协定。而作为欧洲农业大国,法国还坚持欧美贸易谈判不应包括农产品。虽然法国无力阻止欧盟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授权表决,但是对美欧贸易协议,法国有权一票否决。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双方的立场是相互对立和排斥的,不管哪一方施压另一方接受其主张,都不可能获得互利共赢的结果。

        实际上,当前美欧也不具备举行贸易谈判的氛围。美国去年6月向欧盟钢铝产品加征25%的关税,欧盟随即对部分美国商品征收同样税率的关税。容克访美与特朗普达成的四点协议为双方紧张关系去火降温。但近来围绕美欧飞机制造商补贴纠纷,双方分别发布向对方产品加征报复性高额关税的草拟清单,新一轮贸易战硝烟又起。无疑,这将恶化双方谈判的气氛。

        因此,欧美要正式开始贸易谈判,还有许多“家庭作业”要做,如创造合适的谈判大气候、确定共同的谈判内容和范围、制定可行的谈判日程等。双方工作团队近一年的努力没有解决的问题,要取得突破性进展仍需时间。(作者系中国驻克罗地亚前任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