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科技向善要靠法规与伦理约束

        崔文佳

        人是科技的尺度,价值观决定着科技的方向。未来新技术还会层出不穷,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势必越来越多。只有完善规则、管好人心,我们才能充分享受科技红利。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日前闭幕,为我们留下了不少值得继续思考的前沿观点。比如,互联网大佬马化腾提出的“科技向善”。简而言之,意在倡导人类善用科技、避免滥用、杜绝恶用,引导技术和产品放大人性之善。而放眼全球,很多国家以及科技领军企业都在谈论科技伦理,提倡科技应该努力去解决自身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

        虽然有识之士早就对科技的二重性发出警告,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科技伦理的建构与科技法规的配套远远滞后于科技发展。只要环顾一下生活日常,我们就能明显体察到科技的负外部性。信息推送一味迎合受众的喜好,让人在虚幻的满足中深陷“信息茧房”的桎梏;即时通讯模糊着工作与生活的界限,让人在倍感便利的同时焦躁不已;处处留痕的背后是数据权属的暧昧不清,让人不安于隐私泄露却无可奈何……可以说,技术成为当代社会的最大变量,但现行的社会治理没有灵活到足以“包罗万象”。人们正被动地接受科技发展带来的负外部性,并在亡羊补牢中奔忙不已,一场关于科技的伦理革命、法规革命确实很有必要。

        从长远看,回答好科技如何纠偏、怎样向善的问题,更是一种未雨绸缪。想必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验:手中的线越放越长,人对风筝的驾驭感就越来越弱。科技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人类生活,如果说过去的科技还是精英化的,那么在当下以及更远的未来,则是大众化的、普及化的。

        这意味着,科技将触及更多未知领域,诸多可预见、不可预见的风险正在加速集聚。比如,脸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一个项目中,两个聊天机器人竟然自行发展出了人类无法读懂的语言。比如,有科学家预言一百年内人类就可以向“神人”迈进,而就在去年,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了。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其负外部性正加速溢出,甚至超出了人类可控的范围。如果不能防患未然,我们就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鉴古知今,察往知来。引导科技向善,我们必须弄清科技是如何“作恶”的。技术本身是中性的,不存在“原罪”一说,如今显现的种种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当一种新技术、新业态萌芽时,本身自然存在不完善之处,但各路人马在利益的驱使下一味地抢占先机,甚至乱加利用,势必催生一系列乱象。而监管举措的出台、法律法规的制定、社会共识的达成等,往往带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在无形中加剧着技术的野蛮生长。就拿20世纪的科技发明来说,从核武器到塑料袋,很多都是毁誉参半。这正反映出科技改变人类社会的深刻之处,一旦“缰绳”套得太晚,这匹“野马”就要横冲直撞,甚至造成不可逆的负面影响。

        科学的意义,永远在于展现其天使的一面而非魔鬼的一面,在于为人所用,而非让人类自毁长城。其间的尺度,完全存乎人心。在面对科技时,我们不能不保持敬畏;在利用科技时,我们既需大智大勇又需至纤至悉。也正是因为要管住“人”,所以科技向善不能空谈,必须以科技伦理尤其是严苛规则来捍卫。

        不妨拿跟你我关联度很高的网络隐私泄露来说,欧盟于2016年与时俱进地通过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效力层级更高,保护力度更大。一旦触碰红线,企业将收获高达其全球年收入的4%或2000万欧元的罚款。谷歌曾因将用户“同意”选项设定为“全局默认设置”,被处以5000万欧元的天价罚款。说到底,人是科技的尺度,价值观决定着科技的方向。未来新技术还会层出不穷,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势必越来越多。只有完善规则、管好人心,我们才能充分享受科技红利。

        如果说科技决定了一个时代的起跑速度,那么价值观则决定了它最终能跑多远。永远不要沦为技术的囚徒,始终恪守着法律法规、公序良俗,坚信“技术为体、文化为魂”,人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 政务上网要警惕“互联网+形式主义”

        鲍南

        网络时代,留言“秒回”“详回”总能收获点赞,不过若是光说不练则必须要差评了。近日有媒体报道,某地一小区业主三次通过市长信箱反映被开发商收取2360元燃气工料费的问题,当地发改委、城管局与区政府都在网上给予了积极回应,孰料现实中却依旧被“踢皮球”,烦心事迟迟未能解决。网上回应很热情,线下兑现冷冰冰,大有“两张脸”之感。

        如今,政务上网已成大趋势。日益多样的发声渠道,丰富了政府与市民的互动方式,也提高了双方的沟通效率。但遗憾的是,技术加持了、话语变“潮”了,一些地方为民办事的积极性却并没有相应提高。线上满是真诚“很感谢,已知晓”,线下再无后文;线上信誓旦旦“马上办,已转某某单位”,线下毫无进展。如此虎头蛇尾本质上是一种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形式主义,反映出一些党员干部的懒政怠政以及作风建设上的虚与委蛇。

        必须承认,当代社会矛盾纷繁复杂,群众诉求多元多样,解决起来并不容易。确实有那么一些难题,网上回应只需敲敲键盘、动动嘴皮,实际处理却得牵涉多方力量,远非一两个工作日所能完成,但这不能成为线上线下“两张脸”的借口。

        而这背后有一个更值得警惕的倾向:“互联网+形式主义”在少数干部心中滋生,电脑屏幕很可能沦为懒官的“保护罩”。一来,不用跟办事群众面对面,“红脸出汗”压力大减;二来,便于硬拗“热情服务”的造型,将留言板打理得井井有条,将政务网站经营得热热闹闹,对群众诉求总是郑重承诺“马上就办”,表面上让人挑不出毛病,但关掉电脑、离开网络就把问题一推、事不关己。从窗口到网络,作风之弊借着载体之变隐藏得更深了。

        常言道“一诺千金”,个人信用弥足珍贵,政府的公信力更是重于泰山。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留言板上的承诺有没有履行,大家心里一清二楚,想靠“糊弄式”回复当障眼法,只能是自欺欺人。倘若一些基层问题甚是棘手,解决起来需要一个过程,就该老老实实、明明白白和群众讲清楚,而不是忙不迭承诺“能解决”,接下来又拖拖拉拉软性推诿。到头来,即使是个案也会给政府的整体形象抹黑。

        群众发声有网上网下之别,政府责任则无线上线下之分。网上回应是形式,解决问题才是实质。市长信箱里的来信、网络留言板上的“留声”、官微上的评论,都是实实在在的民情民意。回复了就要跟进,答应了就要做到,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才是政务上网的正确打开方式。

  • 跳绳班火热说明了什么

        郑宇飞

        跳绳也要交钱培训了?你没听错,媒体走访发现,一些青少年培训机构试水开设了专门的跳绳课。出人意料的是,开班即满员,一周多节仍供不应求。如此热闹的场面不禁让人怀疑,这还是我们熟悉的跳绳吗?

        在人们的印象里,跳绳是一项相当简单的运动。小时候,一双合脚的鞋,一根适宜的绳,课前课后跳上几个,强身健体、放松心情。虽说如今跳绳也是一项专业运动,但那些把孩子送进培训班的家长,恐怕不是为了让他们走专业路线,跟培养兴趣也无甚关系,说白了还是应付考试——“想读民办小学就要考跳绳,就算是上公办小学也是要考试的,总逃不了。”一个“逃”字,可见今天的家长们将跳绳视作“艰巨任务”,已毫无课间娱乐的意味了。

        家长们望子成龙之心可以理解,但一根跳绳搅得人心神不宁,足以看出一些父母已陷入了某种魔怔。为了孩子跑赢同龄人,拼这拼那,全线出击,直至迷失其中。很多时候脑袋发热、大把花钱,殊不知,自己的陪伴远比课外班有效。如果说一些科目辅导不了,那跳个绳跑个步,家长就不能陪孩子练练?只需利用片刻闲暇的坚持,就能见证孩子的进步,还能增加亲子互动,何乐不为?为什么要以专业之名将孩子的时间统统推给培训机构呢?

        从另一个角度看,只为应试的跳绳培训也曲解了教育部门的初衷。推广诸如此类的简单运动,本是为了以极低成本促进孩子强健体魄、快乐成长。将其纳入考试也不过是一种督促方式,期盼学校和家长能帮助孩子分出些精力投入到体育运动中。如今,考试有了,运动对孩子来说反而成了课余平添的麻烦。要化解这种矛盾,不妨于学校课程上想点办法。既然要考试,那么体育课上就应有一定的培训指导,家长们也就不用高度紧张,紧赶慢赶往校外培训班送了。

        校外补课过热,跳绳班可能只是一个极端案例,但确实是很多家长焦虑甚至“疯狂”的真实投影。很多事情本不复杂,回归初衷、守住初心,或许大家都没这么累了。

  • “挂着”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利评价。李嘉/漫画

  • 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力量在我们自己

        邹蕴涵

        我国经济回暖是否可持续?近两年来这一争论持续存在,其中不乏有人对国内需求能否担起支撑经济增长的重任产生疑问,甚至出现了“内需不行、经济不行”的悲观言论。不过,陆续发布的“五一”小长假数据及各地一季度数据有力回击了这些论调。

        打开这些亮眼的成绩单,审视中国消费市场以及宏观经济运行态势。一方面,发展型享受型等热点类型消费更热。据统计,“五一”假期国内旅游收入达到1176.7亿元,相当于2018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0.3%,银联网络交易总额高达1.29万亿元,相当于居民一天就“刷”掉3225亿元。在基本满足了吃穿生活需求后,我国居民开始更加注重享受生活。另一方面,热点地区消费更热。北京市今年一季度实现总消费额6280.1亿元,同比增长6.8%。其中,商品消费增长3.8%,服务消费增速达9.2%,服务消费占比已达到56.2%。上海、深圳等一线消费中心城市,以及杭州、南京、武汉等主要区域消费中心城市也在积极挖掘消费市场潜力。

        总体看,今年以来,我国消费市场总体运行平稳,热点亮点次第出现,充分发挥了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

        应该如何理解“消费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内生动力”?这需要从宏观经济的总供需循环来看。在市场经济下,总供给和总需求是否匹配、是否能够实现良性循环,是影响经济运行态势的基础性力量。当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产品不能被最终完全消费,无法获得预期利润,就无法进行下一步生产,既会影响到固定资产投资,还会直接影响劳动者收入,而这将进一步影响劳动者的消费。长此以往,经济循环就存在堵点。

        反观我国经济,当下工业化进程已基本完成,部分地区已开始进入后工业化阶段,总供给过剩、供需不匹配甚至出现错位成核心问题。若居民消费增长持续良好、国内消费潜力充分释放,能帮助企业将生产转化为效益,有利于纠正之前存在的下游企业销售不畅反过来影响上中游企业生产的全产业链问题,这是进一步扭转经济供需失衡问题的根本方法之一。当企业获得真正效益,反过来又利于居民收入提高,使得整个社会的总供需循环良性畅通。

        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总体就业形势基本稳定,在减税等政策的支持下,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前景可期,再加上进一步放宽城市落户等改革持续深入推进,农民进城定居又将释放一大波消费红利,这些都将为消费市场平稳运行提供坚实保障和增长动力。

        “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人的消费动向。”《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文章称。作为拥有世界最大规模人口、最大规模中等收入群体的市场,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力量还是在我们自己。身处一个不确定性明显增加、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的时代,这艘大船要平稳前行,既需智慧也需魄力。既往的累累硕果已展示了中国经济的韧性、潜力、定力,未来我们依然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步伐坚定地走下去。

        (作者系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 与城市同行 赢得更大发展

        汤华臻

        走进今天的首钢园区,昔日钢花四溅、钢水奔流的生产车间,早已变身艺术性十足的现代建筑。从“钢铁森林”到文化创意园区,首钢的发展曲线,也为我们观察北京城市进步和产业结构转型提供了生动视角。

        首钢地区位于首都西大门,拥有独特的区位、历史和资源优势。新中国成立之初,这里机器轰鸣、人声鼎沸,锻造了人人赞誉的“首钢速度”;十多年前,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了还首都一片蓝天,首钢毅然开始“从山到海的搬迁”,转战曹妃甸;而现在,这方热土再次被唤醒,以深厚的底蕴、细致的服务迎接着冬奥的到来。从夏奥到冬奥,从火到冰,首钢园区的华丽转身值得点赞。

        探究首钢转型成功的秘诀,关键在于紧扣城市战略定位,把握城市发展大势。白手起家时,扛起工业大旗成为城市经济发展引擎;转型发展时,主动服从大局谋求新生;优化升级时,当仁不让盘活历史遗存,积极投身新的城市规划建设。这些关键时刻作出的重要选择,无一不契合城市规划、国家发展的时势要求。把握好每一个时间节点,“钢铁巨人”持续为城市贡献力量,也为自己注入源源不绝的生命活力。最终,企业与城市实现了同频共振、收获了双赢多赢。

        首钢的故事充分说明,实现大发展,要有大视野、大局观。一座城市的发展有其内在规律,发展定位和产业布局总是在不断更新迭代。无论是大大小小的企业,还是身处其中的职工,都要保持与时俱进的奋斗意识,深度参与到城市更新的进程中来。曾经的首钢天车司机、现在的园区讲解员姜金玉即是一例。城市发展改变了原本的人生轨迹,但积极适应角色转换,迅速在新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就不难打开事业和人生的多种可能。

        当下北京,城市发展模式正在深刻变革,减量发展、绿色发展、创新发展成为首都追求高质量发展的鲜明特征。世界与中国的创新潮流正在形成历史性交汇,北京正处在“风口”的焦点上,“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的路径愈发清晰。保持自我革命的活力,主动融入城市发展大局,必将书写更加精彩的未来。

  • 莫让网络空间成为“黑暗森林”

        雨馨

        “藏好自己,做好清理”,这是小说《三体》中宇宙文明的最高生存法则。然而,令作者刘慈欣想不到的是,最近自己“没藏好”竟在网络中遭遇了“黑暗森林”的打击:有人对他发动人肉搜索,公布他的身份证号、住宅、手机等隐私信息,将疑似其匿名发表的言论搜罗整理“揭发”,大骂其“人设崩塌”。

        在公众传统印象里,刘慈欣行事低调、形象高冷。不管是接受采访谈及科幻情怀时的冷静,还是获奖感言中对人类探索未知热情下降的忧虑,都可谓“矜持平和,淡泊名利”,而这似乎也符合多数人对这位工程师出身的科幻作家的人设预想。但没想到,在网友扒出的所谓刘慈欣贴吧账号中,号主跟普通人无异,吹嘘自己的获奖经历,回击负面的网友评价,吐槽工作的种种遭遇……可就是这些不起眼的自恋与愤懑,全部被上纲上线为刘慈欣的“罪证”,一众粉丝对其口诛笔伐、恶语相向。

        仅凭几句未经证实的发言,就“一票否决”一个人的全部人格,进而否定他的作品,这显然过于偏激武断。且不说,这种非此即彼、简单粗暴的“二元论”,大有上纲上线的极端倾向,以完美标准要求一个科幻作家,也只是某些“键盘侠”将自己的惯性想象强加他人身上的任性之举。在笔者看来,相较某些“卫道士”的道德审判,真正应该批判的是人肉搜索本身,是这种以道德之名行违法之实的行为。在本次事件中,刘慈欣的个人信息被挖得体无完肤,还被恶意公布网上,这早已僭越法律红线,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惟有依法惩之,方能以儆效尤。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公众人物都遭遇了隐私被支配的恐惧。不同情境下的只言片语都被搜罗出来,然后断章取义加以解读。这些信息掀起一场场网络审判,搅得乌烟瘴气。有些人满足了窥私之欲,逞了口舌之快,但这种行为真的公平吗?固然,公众人物出镜率高,但他们公开展现出的只是一个侧面,我们不能以此为据,拿着一把尺子来丈量其所有棱面。公众人物首先是个人,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件供大众消费的商品。纵然粉丝经济盛行,但不是所有公众人物都要走“小鲜肉”那种迎合粉丝、靠粉丝供养的路子。

        谁也不是完美无瑕的圣人,只要不违反法律、不违背公德,每个人都有权利活得参差多态。一个泛道德化批判的网络生态,谁都可能是受害者。这也提醒我们,在批判别人前,不妨先审视自己。多一点宽容与理性,网络空间才不至于变成“黑暗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