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呈现残酷童年,观众揪心落泪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既无明星,又无大场面,语言还是中国观众不太熟悉的阿拉伯语,主演由一群真实难民组成。谁能想到,这样一部事先不被看好的小众文艺片,居然能从《复联4》“虎口夺食”,成为五一档票房亚军。截至昨天,黎巴嫩影片《何以为家》总票房已达2.1亿元。影片真实展现了黎巴嫩底层民众的悲惨生活,被观众怒赞为“眼泪收割机”。

        观众呼吁

        希望更多家长看这部影片

        “我想起诉我的父母,因为生了我……我希望大人听我说,养不起孩子的大人不要生孩子。关于童年,我日后能记住的只有暴力,辱骂、殴打,链子、水管、皮带打在身上的感觉……我以为我们能活得体面,能被所有人爱。但上帝不希望我们这样,他宁愿我们做洗碗工。”电影里12岁男孩赞恩在法庭上的这番呐喊,让不少观众落泪。

        《何以为家》用一种近乎纪录片的方式,讲述了生活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男孩赞恩的残酷童年:住在没有床的贫民窟里,一家人挤在地上睡觉;孩子没有学上,从小在街头打零工,还要帮父母偷偷卖违禁药物;11岁的妹妹被父母强行卖给房东为妻,婚后不久就因怀孕而死……种种令人揪心的悲剧场景毫无修饰地直接展现在观众面前,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战乱、动荡、穷困、愚昧的社会和一群饱受苦难的孩子。观众李康看完该片后,一连感慨了好几句“再也不要有战争了!”他说:“赞恩拿着刀子去为妹妹报仇的画面,看得我差一点掉眼泪,感觉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可以释放一下了。”

        还有许多观众表示,看完《何以为家》后,开始思考如何为人父母这一沉重话题。“从法庭那场戏可以看出,赞恩父母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犯下的错误。其实,这种情况在各个国家都有,有的家长不在乎孩子童年时的感受,但往往孩子此时受到的伤痛最深。有句话说得好,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观众安女士呼吁,希望有更多家长来看这部影片。

        影评人说

        精心打磨值得中国影人借鉴

        素人演员本色出演,大量情节全是真实经历,拍摄手法向纪录片靠近,这种对真实性的竭力追求,让《何以为家》拥有触目惊心的真实感,引发观众共鸣。“影片采取了回叙的结构,一开始就是赞恩向法官起诉控告他的亲生父母,先声夺人,产生了强烈的戏剧张力。后面则大量运用了纪录片和新闻镜头的拍摄方式,手持摄影中的外景呈现的是低矮破败的房屋,食不果腹的生活,人满为患的监狱,没有身份的难民如蝼蚁般生活着,让人无奈乃至绝望。”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如是说。

        饰演男主角赞恩的小演员,演技得到了观众和影评人的交口称赞。他在片中全程表情冷酷,嘴角永远撅着,直到片末在拍人生第一张证件照时才在摄影师的引导下露出一丝笑容。这位小演员是真实的叙利亚难民,被导演从贫民窟发掘出来时,12岁的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影评人史航说,他不是“演得好”,而是“站在镜头面前,让苦难再次发生一遍就可以了”。

        饶曙光认为,该片在追求真实性上做出的努力,也值得中国电影创作者借鉴。“这部电影历时五年精心打磨而成,其中单是社会调查就长达三年,拍摄花了6个月,素材长度达到520多小时,剪辑又费了两年多。仅仅是这些简单的、冷冰冰的数据,就值得当下中国电影人停下快速奔跑的脚步,好好想一想。”

        引进方说

        中午看片下午决定买下版权

        《何以为家》中国大陆版权方路画影视董事长曹佳回忆,去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期间,她看完这部电影,当即便决定将其引进国内。“《何以为家》进了主竞赛单元,而且是压轴放映,一个不成文的经验是,选择压轴放映的影片一般对自己比较有信心。当时我等不到官方放映,在电影市场就提前看了。那天还下着雨,好几百号人在外面排队。”看完后,她的感受是,“情感特别强烈,后劲很大,不是那种看不懂的文艺片,也有一些商业元素”。于是,她中午看完,下午就买下了影片版权。后来,该片获得了当年戛纳评审团大奖。

        《何以为家》的上映日期只比《复联4》晚五天,当许多影片因为《复联4》而纷纷改档撤档的时候,它却选择了正面对抗。对此,曹佳的解释是,这部影片主要走口碑方向,没有特别大的档期概念。“不是所有人都看《复联4》,《何以为家》是家庭向的,有很抓人的东西。”

        在宣发方面,《何以为家》也有许多值得小众文艺片借鉴的地方。宣发团队在新媒体营销上做了很多创新尝试,邀请徐峥、黄渤、陈坤等名人观影,为电影口碑造势;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发布预告片、影厅观众落泪反应等视频,一度上升到抖音热搜第一位。目前,该片的中国票房已经远远超过其在北美、法国的票房,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根据猫眼的预测,该片内地最终票房可能突破3亿元。

        上图:《何以为家》真实展现了难民孩子的悲惨童年。

  • 有实力有流量,依旧保持清醒

        青年说

        “我们这个行业自律很重要,一旦成名诱惑太多,年轻时可能很难抵御,但如果没节制地唱,几年后嗓子就不行了。艺术就像上楼梯,必须一步一步地走。”

        本报记者 韩轩

        石倚洁是谁?

        对声乐爱好者来说,他是首位登上诠释罗西尼作品世界最高舞台——意大利罗西尼歌剧节的华人歌唱家,还在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军中女郎》里轻巧“飙”出了19个高音C。

        爱看电视的人知道,他是综艺节目《声入人心》里客串坐在导师席位上那个戴着圆圆眼镜、书生气质十足的“出品人”。

        爱刷B站、抖音的年轻人看过,他早年在国外一家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因表现完美、感情充沛成了“网红”。

        他,就是80后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

        2007年是石倚洁叩开世界声乐舞台大门的一年,25岁的石倚洁在一年之内包揽了四个国际声乐大赛的金奖:第13届费鲁乔·塔利亚维尼国际声乐比赛、第37届托蒂·达勒·蒙特国际声乐比赛、第3届德国帕绍艺术节国际声乐比赛和第24届玛丽亚·卡尼利亚国际声乐比赛。此后,他开始在世界各大歌剧院、音乐厅登台,并从2008年开始连续五年登上诠释罗西尼作品的最高舞台——罗西尼歌剧节。这个文质彬彬的面孔,成为国际歌剧舞台的“新贵”。

        石倚洁的成功,在他早年默默无闻的努力时就已埋下了伏线。高中毕业后,他前往日本东邦音乐大学学习。临行前,出生于上海郊区普通家庭的他凑不齐留学的费用,父亲卖掉了家里的房子,把所有钱交到了他手上。为了生计,石倚洁在日本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本科毕业后争取到了免费去奥地利学习的机会。在奥地利的学习相当高强度,一年的时间他闭关学习了12部歌剧。也就是那一年之后,他拿奖拿到手软,被世界声乐界认识。

        因常年在国外演出,早年时并不为国内观众所熟悉。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因互联网最先被年轻人知晓。先是他在国外一家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被人传上网,在留学生圈引发狂潮;后来在国家大剧院出演歌剧《军中女郎》时,他返场连唱19个高音C,赚得无数掌声,而在此之前,这段高难的唱段几乎是帕瓦罗蒂和弗洛雷兹的“专利”;再到参加电视综艺《声入人心》,他拥有了更多的粉丝。“我夫人说她刷抖音的时候都能刷到我。”石倚洁一笑,带着80后青年的俏皮,“我是网红,我真的是网红。”

        毋庸置疑,石倚洁这个“网红”是靠天赋与刻苦赢来的。今年年初他来京出演歌剧《茶花女》时,曾向媒体记者展示过一张“小抄纸”。只见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张A4大小的纸,对折成四块,正反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都是《茶花女》的词和谱。“每唱一部歌剧都有大量的词和谱需要记,总带着谱子出来不方便,我就抄到纸上,揣兜里带出来随时能看。”石倚洁说,“就是被人发现了很尴尬,有一次我就被人说:‘这是要考试呀,还带着小抄。’”

        对现在的石倚洁来说,实力,他有,流量,他也有了,但他依旧保持清醒。被问及现在的演出邀约是不是很多,他腼腆地回答:“是不少。”随即正色道:“我们这个行业自律很重要,一旦成名诱惑太多,年轻时可能很难抵御,但如果没节制地唱,几年后嗓子就不行了。”他见过太多因不自律而失败的例子,即便现在演出邀约再多,为了自己的艺术生涯能够长久,他都会控制自己的演出量,每年只唱两三部新剧。随着年龄变化,他也从轻型抒情男高音向抒情男高音转型,逐渐调整和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剧目和角色,“艺术就像上楼梯,必须一步一步地走。”

        目前,石倚洁的演出安排已经排到了三年后,在国内外登台的时间基本持平。石倚洁说,他心里希望演唱更多中国作品,并且每唱一首中国歌曲,他都会像唱西洋作品一样,用拼音把中文标出来,掰开了揉碎了地处理声音与感情色彩之间的关系。

        这个常在海外登台的青年人,对中国作品有着别样的执着,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他在海外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一样,“那是一种情结,海外游子的情结。”

  • 中国儿童人均年电子书阅读量达40本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与儿童数字内容平台KaDa故事最新联合发布《2018中国儿童数字阅读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儿童数字阅读潜在用户规模达2.5亿,潜在市场规模达5000亿元。2018年中国儿童人均电子书阅读量已达40本,远超全球最大童书出版社Scholastic调研公布的美国儿童人均每年23本的阅读量。

        从阅读内容上看,中国本土内容对儿童更具吸引力。在阅读完成率和重复阅读率达到80%的作品中,34.6%为本土原创内容,经典IP形象和传统文化主题的作品阅读完成率较高。同时,小动物是最受喜欢的主角,有小动物主角的作品占比高达79.3%。此外,戏剧性反转的故事也容易吸引儿童多次阅读。

        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阅读喜好自然不同。报告称,0-3岁的孩子喜欢《良好习惯养成书:幸福的小豆豆和小安娜》等颜色鲜亮、画面夸张的作品,4-6岁的孩子喜欢《葫芦兄弟:中国动画典藏》等主题简单、结局正义的作品,7-9岁的儿童更加偏好《新版美绘西游记》等带有冒险性、故事情节强的作品。即便同样喜爱科普题材,男孩会选择看《恐龙终极大决斗》,女孩会选择看《一片叶子的旅行》。

        过去的一年,中国儿童数字化阅读比例不断增长。从报告数据可知,2018年中国家长消费意愿度迅速增强,当月复购率年增长近3倍。在付费意愿城市排行榜中,排名前两位的分别是上海、北京。分析人士称,这说明经济发达城市的家长更愿意为孩子的精神文化内容买单。此外,90后家长对于数字内容付费的接受程度更高,也更尊重孩子。

        而在地域分布上,用户从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向三四线快速渗透,其中三四线城市占比40%。而在阅读量上,三四线城市儿童由于纸质图书获取资源较少,对数字阅读的热情甚至反超一二线城市,日均阅读量达到4.7本。在城市渗透率方面,杭州、深圳、温州、长沙等一二线城市领跑全国,泰州、临沂等城市对数字阅读的接受度快速提升,跻身前20名。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城乡差距,30%的城市孩子拥有88%的儿童图书。但随着数字阅读技术的渗透,不同地区的孩子可以获得更加公平接触阅读内容的机会。

        不过,针对儿童数字阅读的迅猛增势,资深出版人王磊也提醒道,与电子书相比,传统纸质书籍在朗读的过程中,更易在亲子间产生更多而更有意义的对话和互动,这些对话和互动对儿童的交流、情感及认知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他因此认为,纸质图书在儿童阅读中的作用依然不可替代,家长和阅读机构依然要想尽办法培养孩子的纸质书阅读习惯。

  • 朋友圈的“屏摄”,别再觉得美了

        牛春梅

        《复联4》和《何以为家》都是近期备受关注的热门影片,在大热氛围中,“屏摄”也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可能许多普通观众对“屏摄”这个名词会觉得有些陌生,但对这种行为一定不会陌生,也许你身边经常有人做,或者说你自己就会经常“屏摄”。顾名思义,“屏摄”是指观众在观看电影时用手机或相机将屏幕上的影像进行拍照和录制。这么一说,你是不是就觉得这不是个事儿了?毕竟在朋友圈里,这种行为简直太常见了。

        看个好看的电影,谁不想和朋友们分享一下感受,或者提醒朋友们不要错过好影片。你认为与苍白的文字相比,即使糊成一团的视频也更有感染力;那些因为在黑暗中拍摄焦距失准的照片也是你内心澎湃的见证者;更何况看到一些影片中的金句,你更想赶紧拍下来,将来能在朋友圈鼓励失意的朋友;甚至还有人认为自己的拍摄是在向好的影片学习,这“day day up”的好学之心岂容质疑?

        这么看来,“屏摄”简直千好万好,可为什么会被称为“不文明行为”呢?因为拍摄者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在公共场所观影时进行屏摄,既不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会影响到其他观影人的感受,有违社会公德。

        虽然早在几年前这一现象就引发关注,但《复联4》热映时“屏摄”现象再次泛滥。这让许多业内人士发现,内地电影观众对“屏摄”并没有正确的认识,若想消除这一不文明行为更是任重道远。不止普通观众,即使专业的从业者对此也存在误会,有的明星甚至会转发粉丝“屏摄”的视频,也大大鼓励了这种不文明行为。

        其实,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屏摄”不仅被认为不文明,甚至还会触犯法律。据悉,香港影院内就严禁在放映室拍摄及录影,否则有可能被罚款和监禁,即使以“学习”的名义也不可以。去年,有一位电影自媒体从业者就因为“屏摄”学习,而被香港电影节取消了采访资格。

        其实,内地也有相关法律。2017年颁布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明确指出:未经权利人许可,任何人不得对正在放映中的电影进行录音录像。发现录音录像者,电影院工作人员有权予以制止,并要求其删除;对拒不听从的,有权要求其离场。

        别说大部分“屏摄”者根本不知道《电影产业促进法》为何物,即使知道了大概也不以为怵。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影院中白光频闪,却很少有人出来制止,顶多是同场观影者嘟囔几句。可是身为社会中的一分子,不仅受法律约束,还有许多公序良俗需要遵守。

        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迅速发展,电影在人们文化娱乐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能不能有一个好的观影体验非常重要,人们对观影文明也需要更加重视。这不仅是对观众的要求,电影从业者也有普及常识的责任。当大家都认识到“屏摄”就像随地吐痰一样不文明时,大概就没有人冒着个人品行被质疑的风险,在朋友圈里发“屏摄”显摆了。

  • 20出大戏将亮相京城12家剧院

        本报记者 关一文

        动物扮相的北京儿艺演员活泼卖萌,北京民族乐团的演员拉响二胡,北京曲艺院的演员欢快地打起了快板……北京演艺集团九家院团依次亮相,借鉴沉浸式戏剧的理念,串起包围观众的环形舞台。昨天下午,国家体育馆副馆内一场别开生面的“庆生会”,拉开了北京演艺集团成立十周年暨第六届“梦想成真”五月演出季的大幕。

        活动由周涛担任主持人,来自北京民族乐团的交响乐队奏响了《拉德斯基进行曲》,为启动仪式拉开大幕。北京歌剧舞剧院的《清平乐·大都吟》选段《步摇彩穗舞》将观众带回到了元代的大都,领略历史长河中的曼妙舞姿。北京歌舞剧院青年演员阿云嘎献唱了新歌曲《我心所向》,回顾集团十年来时路,饱含热爱之情,优美动人。

        十年来,北京演艺集团组织所属院团先后新创剧(节)目232部,复排剧(节)目144部,集团年平均演出达到3714场次,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北京演艺集团由初创时期的9家子公司发展到今天,拥有29家子公司,5大业务板块,已经成为艺术门类最齐全、内容产品最丰富、全国资产量最大的国有演艺机构。”北京演艺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珏表示,“十年间,北京演艺集团完成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历史嬗变,不断在文化体制改革的浪潮中击楫中流。”

        在未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京演集团将携20出精彩大戏登陆北京12家剧院,演出46场,包括杂技、评剧、木偶、歌舞、儿童剧、曲艺、民乐、河北梆子、北京曲剧、话剧多种艺术形式。其中,既有传统剧目改编的河北梆子《卧虎令》,也包含具有浓郁北京特色的曲剧《太平年》、刻画“开眼看世界”第一人的历史剧《林则徐在北京》等新创作品。此外,为进一步贯彻和落实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理念,本届演出季还将邀请天津北方演艺集团、河北演艺集团的两台话剧——天津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话剧《日出》、河北省承德话剧团演的话剧《成兆才》作为同贺演出,为新中国七十华诞献礼。

        十年是一个句号,也是一个新的起点。“北京市去年推出的《北京市推进市属文艺院团改革发展方案》对于未来演艺事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助推作用,为我们的潜心创作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王珏表示,“未来十年,我们会借助院团改革的东风,借助十年的新起点,发挥九大院团的力量,让更多的文化产品进入北京市场,为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服务。”

  • 200余美术家多维度“画说昌平”

        本报记者 关一文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繁荣美术创作,“北京意象”大型美术创作工程今年走进昌平。由北京市文联与昌平区委、区政府共同主办,北京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昌平区委宣传部和昌平区文联承办的“北京意象·画说昌平”大型美术创作工程近日正式启动。

        “北京意象”是北京市文联主办、北京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承办的大型美术创作工程,始于2010年,涵盖采风、创作、展览、出版、收藏等多个环节,是一次大规模的艺术之旅,通过反映地区精神风貌作品,全面立体地表现北京国际文化之都形象,推动北京美术创作的繁荣与发展。该活动每年与一个区合作,此前已连续举办9届。昌平区是“北京意象”的第10站,定名为“北京意象·画说昌平”。

        今年的“北京意象”大型美术创作活动将从自然风光、历史文脉、人文景观、民间习俗、典型人物等多个维度展现昌平的独特魅力。创作将涵盖以关沟风景区、虎峪自然风景区为代表的昌平风景;挖掘以居庸关长城、和平寺为代表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反映以漆园村龙鼓、涧头村高跷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描绘大运河文化带、沙河大学城以及昌平地区的英雄人物、典型人物、历史人物等。

        中国美协主席范迪安认为,“北京意象”在全国美术界都是一次持续时间最长、组织美术家数量较多,且具有时代主题的美术创作活动,也是首都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繁荣美术创造的一项重要活动。他介绍,3月份以来,昌平文联、美协组织有关人员对昌平地区具有地方独特性、代表性的几十处优秀景点进行摸排、走访,精选出来24个适合写生和采风活动的创作点,“艺术家们要深入到历史的景观中,更要深入到生活的现场,通过感怀时代、感怀生活,才能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据悉,活动将邀请200余位美术名家,在为期3个月的时间内,分8批次先后深入昌平区的各个乡镇进行采风写生,力争创作出一批反映区域特色的主题作品。9月份将组织专家从中评选出约130幅优秀作品,于11月7日到18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