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

有实力有流量,依旧保持清醒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5月10日        版次: 11     作者:

    石倚洁在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中演唱歌剧《军中女郎》选段。

    青年说

    “我们这个行业自律很重要,一旦成名诱惑太多,年轻时可能很难抵御,但如果没节制地唱,几年后嗓子就不行了。艺术就像上楼梯,必须一步一步地走。”

    本报记者 韩轩

    石倚洁是谁?

    对声乐爱好者来说,他是首位登上诠释罗西尼作品世界最高舞台——意大利罗西尼歌剧节的华人歌唱家,还在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军中女郎》里轻巧“飙”出了19个高音C。

    爱看电视的人知道,他是综艺节目《声入人心》里客串坐在导师席位上那个戴着圆圆眼镜、书生气质十足的“出品人”。

    爱刷B站、抖音的年轻人看过,他早年在国外一家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因表现完美、感情充沛成了“网红”。

    他,就是80后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

    2007年是石倚洁叩开世界声乐舞台大门的一年,25岁的石倚洁在一年之内包揽了四个国际声乐大赛的金奖:第13届费鲁乔·塔利亚维尼国际声乐比赛、第37届托蒂·达勒·蒙特国际声乐比赛、第3届德国帕绍艺术节国际声乐比赛和第24届玛丽亚·卡尼利亚国际声乐比赛。此后,他开始在世界各大歌剧院、音乐厅登台,并从2008年开始连续五年登上诠释罗西尼作品的最高舞台——罗西尼歌剧节。这个文质彬彬的面孔,成为国际歌剧舞台的“新贵”。

    石倚洁的成功,在他早年默默无闻的努力时就已埋下了伏线。高中毕业后,他前往日本东邦音乐大学学习。临行前,出生于上海郊区普通家庭的他凑不齐留学的费用,父亲卖掉了家里的房子,把所有钱交到了他手上。为了生计,石倚洁在日本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本科毕业后争取到了免费去奥地利学习的机会。在奥地利的学习相当高强度,一年的时间他闭关学习了12部歌剧。也就是那一年之后,他拿奖拿到手软,被世界声乐界认识。

    因常年在国外演出,早年时并不为国内观众所熟悉。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因互联网最先被年轻人知晓。先是他在国外一家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被人传上网,在留学生圈引发狂潮;后来在国家大剧院出演歌剧《军中女郎》时,他返场连唱19个高音C,赚得无数掌声,而在此之前,这段高难的唱段几乎是帕瓦罗蒂和弗洛雷兹的“专利”;再到参加电视综艺《声入人心》,他拥有了更多的粉丝。“我夫人说她刷抖音的时候都能刷到我。”石倚洁一笑,带着80后青年的俏皮,“我是网红,我真的是网红。”

    毋庸置疑,石倚洁这个“网红”是靠天赋与刻苦赢来的。今年年初他来京出演歌剧《茶花女》时,曾向媒体记者展示过一张“小抄纸”。只见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张A4大小的纸,对折成四块,正反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都是《茶花女》的词和谱。“每唱一部歌剧都有大量的词和谱需要记,总带着谱子出来不方便,我就抄到纸上,揣兜里带出来随时能看。”石倚洁说,“就是被人发现了很尴尬,有一次我就被人说:‘这是要考试呀,还带着小抄。’”

    对现在的石倚洁来说,实力,他有,流量,他也有了,但他依旧保持清醒。被问及现在的演出邀约是不是很多,他腼腆地回答:“是不少。”随即正色道:“我们这个行业自律很重要,一旦成名诱惑太多,年轻时可能很难抵御,但如果没节制地唱,几年后嗓子就不行了。”他见过太多因不自律而失败的例子,即便现在演出邀约再多,为了自己的艺术生涯能够长久,他都会控制自己的演出量,每年只唱两三部新剧。随着年龄变化,他也从轻型抒情男高音向抒情男高音转型,逐渐调整和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剧目和角色,“艺术就像上楼梯,必须一步一步地走。”

    目前,石倚洁的演出安排已经排到了三年后,在国内外登台的时间基本持平。石倚洁说,他心里希望演唱更多中国作品,并且每唱一首中国歌曲,他都会像唱西洋作品一样,用拼音把中文标出来,掰开了揉碎了地处理声音与感情色彩之间的关系。

    这个常在海外登台的青年人,对中国作品有着别样的执着,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他在海外中餐馆即兴演唱《我爱你中国》一样,“那是一种情结,海外游子的情结。”